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七章 道士驱鬼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六十七章 道士驱鬼2

    赵雅琴虽然把小男孩避开了,但是她还是感觉到自己小男孩摸到了自己的肚子,然后感觉到肚子轻微的痛了一下,所以他脸色一变,但是她又看见小男孩回来了。★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允许她的停顿,然后她拼尽全力的往前跑,她没有敲门,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了,直接就冲进了道士的家里,然后大声的呼喊:

    “救命!救命啊!快来人救救我的孩子!”

    这个时候,道士刚好从里面的房间出来,看见她的这个样子,立马把她扶住,正想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儿,然后只看见赵雅琴指着后面说救她。

    道士一抬头,就看到了追进来的小男孩,一眼就看出了他是鬼魂,然后又看见赵雅琴是怀孕的,然后道士一看到,立马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然后将赵雅琴放到一边的座位上。

    小男孩一进来,看到了道士和屋子里面的装饰,突然就转身往后跑回去,可是道士哪能就这么让他逃了,于是立马跑过去按了墙上的一个开关,门就关上了。

    小男孩看到门关了以后,立马就转过头来了,他看着道士,立马就往赵雅琴的这边跑,道士却端起他旁边桌上的黑狗血向他洒了过去。

    小男孩立马避开,但是还是被泼到了一些,他似乎很难受,一直在地上打滚,然后赵雅琴看见道士从一张桌子上拿起了一把桃木剑,对着小男孩去了。

    小男孩看到道士拿着桃木剑过来,也顾不得身上的疼了,立马趴起来,然后一个劲的往赵雅琴冲过去,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够重生,才能够逃走,不然等待他的就会是魂飞魄散!

    道士看出了他的想法,立马咬破手指,然后将手指从桃木剑头到尾的滑下去,桃木剑上全部沾满了他的血,前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然后道士将桃木剑射像小男孩。

    小男孩连忙跳开,在地上翻了一个滚,他虽然避开了,但是他的脸上却被刮了一个口子,没一会儿,他脸上的那个口子就开始化脓,看起来很恶心。

    但是小男孩并没有因此放弃,他仍然继续趴起来,还是继续朝赵雅琴扑过去,因为他知道他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唯一能生存的办法就是赵雅琴的肚子,所以不管他再受什么伤,仍然要爬起来冲向赵雅琴。

    道士也知道小男孩想要干什么,所以他见桃木剑没有刺到小男孩,立马扯过旁边桌子上的桌布盖住小男孩,然后他跑到这间房子的另一头边儿上,那里有一个祭祀的台子,然后拿了一张符咒。

    他拿到了以后,立马就跑了回来,小男孩由于个字太小,他完全被整个桌布盖住了,一时也没能挣脱开,这时,道士拿着符咒过来了。

    赵雅琴见道士用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符咒,然后把手伸直,手腕弯曲,让符咒竖着对着小男孩,一只手将大指母、无名指、小指弯下,只留食指和中指竖着。

    然后道士将这两个指头放在嘴边,闭着眼睛念了一些咒语,只听见他最后说了一声“急急如律令”然后睁开眼,将两个手指往他面前的那张符咒一指,然后他面前的那张符咒就燃烧了起来。

    符咒燃起来了以后,道士就丢往小男孩的身上,小男孩盖着的桌布一下子就染了起来,随着就是小男孩撕心裂肺的哭声,火就一直烧,不曾间断。

    小男孩的哭声一直不止,赵雅琴听到这个哭声,心里也难受得紧,因为这么小的孩子就这么死了,现在又正在遭受着这样的罪,心里是很不忍的。

    但无奈,如果他不死,死的就会是她自己的孩子,或者是其他的孩子,只要是一个母亲都不可能让自己孩子出事,所以小男孩这样归根结底也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如果他能放下,不在想要重生,自己慢慢地净化,这样也可以有重生的机会,也不至于落到这步田地!

    知道最后,小男孩的位置冒出了一缕青烟,他真正的魂飞魄散了!赵雅琴也叹了口气。

    第三章:孩子以后的眼睛会看到一些东西

    道士又拿起三柱香,把香竖在手里,走到刚才小男孩在的那个位置,然后跟着就对着那个冒青烟的地方,开始念着一些自己听不懂的东西,赵雅琴知道,他是在超度那个亡魂,所以也没有出声打扰他。

    念了一会儿,然后他将那三柱香横起,对着那堆灰烬拜了三下,然后拿起香走到刚才他拿符咒的那个祭祀台旁,将他手中的那三柱香插在香炉里面。

    弄好了以后他就回来了,然后开始收拾着地上的的东西,然后对赵雅琴说:

    “你用不着叹气,人生死各有命,鬼也一样,他也有着规定,如果他能遵守规矩,安安分分的净化,也不至于魂飞魄散,旁门左道是条不归路,然而这终究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

    赵雅琴听到道士这样说,心里也不免感叹,其实每个人都特别的想要生存下去,求生的意识也非常强,平时里没有表示出来,但如果遇到什么事儿,在这个时候一但走错路,必将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这就好比刚才的那个小男孩一样!

    这时候这个道士却问她:

    “这一般人可是看不到这些东西,有时候连自己是怎么出事儿的都不知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而且你为什么又能看见?”

    赵雅琴听到她这样问自己,于是便摇摇头说: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以前的时候,我是不能够看见这些东西的,也是在这两年里面才看到,去年我也见到过一次,但是那次很明显,一看就看出来了,这次怀孕了,我倒是感觉自己对这方面的事儿更加敏感了,所以能看出这个小男孩是鬼魂!道长,你能告诉我原因吗?告诉我为什么能看见吗?”

    道士听到了以后,皱了皱眉头,然后便问她家里面是做什么?

    赵雅琴也没有隐瞒,说:“我家里面很普通,父母只是有个工作而已。”

    道士听了以后,仍继续问她:

    “那你的夫家呢?我看你怀孕了,你夫家又是做什么的呢?”

    赵雅琴也回答他说:

    “他的家庭也很普通,怎么了?道长你是有什么事儿吗?难道我能看到这些是因为什么事儿吗?嗯?”

    道士摇摇头,然后对她说:

    “这个不敢说,能看见这些东西,是有很多原因的,有的是家族就有遗传,有的又是经过一些这类的事儿,从而能够看见这些东西,而有的人却是天生阴阳眼,还有很多种可能,所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对了,你怎么会一个人遇到呢?你老公呢?你怀孕了,他怎么没有和你在一起?”

    赵雅琴听到他问自己原由,然后就将如何遇到这个小男孩的全部细节告诉了道士。

    道士听到了以后,也为她捏了一把汗,一个女人,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是他听到后面,对打断了她。

    就在是赵雅琴告诉他小男孩在自己下车的时候准备袭击自己,然后被自己躲过了,但是小男孩的手却也摸到自己的肚子,然后自己的肚子也痛了一下,由于当时情况紧急,也没来得急管,就在这时,但是打断了她。

    被他打断的赵雅琴这时候也意识到了,于是便问道士会不会出什么问题,道士想了一下,然后说:

    “这个说不一定,你既然被他摸到了,而且也感受到了疼痛,肯定会有一些问题,胎死腹中也不是不可能,现在我先给你解决了,免得出什么大事儿!”

    赵雅琴知道这个事儿是大意不得的,立即就同意了,然后道士叫她等一下,他去拿一些东西,随后他就去拿了一道符和端着一碗清水来,将那碗清水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随后赵雅琴见他拿着符对着自己的肚子,然后念了好一会,又拿着符对着自己的对子一会儿顺时针,一会儿逆时针的绕着。

    过了一会,他就停了下来,然后手一甩那张符咒,符咒便再次的燃烧了起来,着就像是变魔术一样,随后,道士就把燃烧的符咒扔在那桌子上面的那碗清水里面,那符咒瞬间就灭了,变成了黑色的灰烬,就那样躺在那碗清水里面。

    然后道士将那碗水抬过来,叫赵雅琴喝了,赵雅琴也没有犹豫,端起就可起来,因为这关系到孩子的事儿,她也不能有半点的犹疑。

    当她喝完了以后,便问道士:

    “那现在我的孩子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对吗?也不会出现胎死腹中的情况了吗?”

    道士回答她说:

    “是不会出什么事儿了,也不会胎死腹中,但是终究还是受了些影响,可能将来孩子生下来了以后,她的眼睛可能也会看到这方面的事儿,这是不可避免的,我也没有办法,但是你放心,绝对不会出现生命危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