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二七章 吕将军,我跟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风,迎面徐徐。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吕布漫无目的的走着,脑海中泛起刚刚那些河内将军们的一言一行。

    他们能有如此大的反应,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好在吕布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这些光凭出身就甩他一大截的将军们纳头便拜,跟着他抛头颅洒热血,奋勇杀贼。

    所以,即使在最后无人愿随时,吕布也只是哂然一笑,独自一人走出了营帐。

    唯独在说严薇的时候,吕布的的确确是动了怒。

    对吕布而言,薇娘便是这世间最好的女子。

    别人说他吕布攀附严家,痴心妄想,他可以全当没有听见。

    但要说严薇,就不行。

    薇娘可以跟着自己患难共苦,住进农家小院,过粗茶淡饭的日子。

    但吕布更想带着她,执子之手,一起看江山如画。

    …………

    晌午过后,似乎未隔多久,便望见天空中的那轮圆日,开始摇摇欲坠,往西渐沉。

    又过了一个时辰,在绯红漫天的晚霞中,日落西山。

    日落之时,也就是吕布同宋宪侯成所约定的时间。

    营帐里的吕布放下手头书简,准备去看看两人完成得如何。

    刚一起身,却看见帐帘被人掀开,两个被捆成粽子一样的人物径直跪倒在了吕布面前,将头重重磕在地面,齐声道“宋宪(侯成)无能,有负将军之托,特来请罪。”

    原本约定交付的一百架云梯,结果仅仅只完成了三十二架,攻城锤也只有四个,半数不到。

    愧疚无比的两人觉得愧对吕布重托,不等吕布来问,就令人将自个儿绑了,前来向吕布请罪。

    吕布知晓之后,也并未出言责备二人,反倒亲自上前将其身上的麻绳解开,在两人疑惑的目光中,缓缓说道“这事不怪你们,毕竟只有一天时间,要完成一百架云梯,的确太过于强人所难。三十二架也不算少了,你俩起来吧。”

    就在此时,帐帘再度被人掀开。

    胡车儿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见到吕布后,艰难的将口中唾沫咽下,双手杵着大腿膝盖处,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手往外边指着,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头儿,那些……那些河内士卒……他们……他们嚷嚷着,要回去。”

    吕布脸色一僵,眼眸中的寒芒一闪而过,迈开步子就往外走。

    帐内的其余三人,也赶紧跟了出去。

    这一仗,河内军是绝对的主力,他们若是走了,那还怎么打。

    营寨大门口,人头耸动,黑压压的一片。

    河内军两万士卒裹着各自的军需物资,全部准备离营。

    闻讯的魏木生领着三千骑和狼骑营堵在门外,同河内军对峙,不放任何一人通行。

    双方开始争吵、推攘,空气中的火药味也越来越重。

    头上缠着白色绷带的胡海站在人群之中,极为得意的笑着吕布,你不是能打吗?我看你没了士卒,明天还怎么攻城!

    剑拔弩张之际,一道气冲云霄的清朗声音从后面传来。

    吕布站在演武场的高台上,目光扫过那些正往外涌的河内士卒,大声质问着“你们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走吗?是怕死?还是没有勇气与鲜卑人一战!”

    门口的河内士卒们纷纷回头,望向那高台之上的青年将军。

    吕布见士卒们的注意力全都聚集到了自己身上,遂又漫不经心的说了起来。

    “曾经,有一只雄踞草原的民族,匈奴。”

    “匈奴人厉害吗?很厉害。”

    “有多厉害呢?我举两个简单的例子,大秦始皇帝遣十万士卒戍边,筑万里长城以御匈奴。高祖率三十万大汉儿郎北击匈奴,被困白登山七天七夜,屈辱求和。”

    “然而就是这般凶残的匈奴人,却也被鲜卑人打得节节败退。最后不得不被迫西迁,曾经草原上的霸主,也因此一蹶不振。”

    听到吕布说完这些,许多士卒已是心无斗志,纷纷叹息的说着“唉,咱们肯定是打不过鲜卑人的,去了也是白白送死,还是走吧。”

    一瞬间,整个军营里哀兵遍地。

    混在人群里的胡海讥笑起来,“吕布啊吕布,你真是蠢得可以,你这样长他人志气,士卒们哪还有勇气去跟你打仗。除了一身蛮力,你脑子里装的全是浆糊吧。”

    原先还准备添油加火一把的,如今看来,似乎没那个必要了。

    “或许你们之中,有许多人都不认识我,这不重要。”

    望着一众垂头丧气的河内士卒,吕布吸了口气,语气一如起初的平淡“可你们知道鲜卑人是怎么说我们汉人的吗?狗要拿上武器,都比我们要强。”

    嘲讽,天大的嘲讽。

    所有在场的将士,沉默了。

    他们攥紧了手中的拳头,心中不甘,可,又能怎样?

    “难道我大汉儿郎就应该被人踩在脚底,践踏我们的尊严吗!”吕布陡然暴喝一声,毫无征兆,淡然的语气不在,如同一道惊雷,在每一个士卒的心间炸开。

    随即,吕布又语速飞快的连问起来“魏木生,平峰口之战,敌我实力如何?”

    门口处的魏木生面色一正,朗声回道“鲜卑人一千五百人,我军七十六,斩敌七百余。”

    “陈卫,云中郡之战,敌我实力又如何?”

    身后的亲卫统领站直了身板,昂首挺胸,大声应道“郡城守军四千,我军两千不到,斩首两千,俘虏千余。”

    “宋宪,雁门关一役,又如何?”

    “鲜卑人十万,我军一千三百人。”

    宋宪顿了口气,双目泛红,然后用尽生平最为洪亮的声音呐喊起来“我军斩破敌将过百,斩杀士卒无数。”

    这突变的画风,令河内士卒们始料不及,他们瞪大着眼珠像是听傻了一般,对他们而言,这些事迹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狼骑营。

    便望见门口那些身披黑甲的莽汉们,一个个发了疯似得,激慨大吼“无双披靡,无双披靡!”

    声浪一波高过一波,每个狼骑营的士卒都在奋声大喊,他们愿意为了身后的那杆吕字旗,前赴后继。

    因为,这是他们用生命和热血来守卫的荣耀。

    吕布伸手做了个下压的手势,狼骑营的声音才渐渐小了下去。

    此时的吕布,与其说是将军,倒更像是一位领袖。

    他望着每一个士卒,语气斩钉截铁,“我说这些,并不是要证明,我吕奉先有多威风,有多了不起,而是要证明,鲜卑人从我们手中夺去的,我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头儿说得没错,”曹性站了出来,接过话题“我曹性以前是个地方祸害,痞子流氓。平日里只敢欺欺老百姓,听见鲜卑人入侵,我也是两腿都打摆子。”

    “再看看现在,老子怕过谁?”

    曹性撸起袖甲,指着营外“你们看见狼骑营的装备武器,还有魏木生的三千兵骑没有?”

    “你们肯定会纳闷儿,并州已经穷得叮当响了,咱们这些装备马匹哪儿来的啊?”

    “还不是老子们从鲜卑人手里抢来的,鲜卑人是人,我们也是人,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怂他个鸟!”曹性大咧咧的说着,“狼走千里吃肉,狗走千里吃屎,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改善伙食,发家致富?就他娘遇到鲜卑人的时候。”

    “哈哈哈哈……”

    在场的将士无不哄然大笑。

    地痞出身的曹性说话一直都这样,口没遮拦,但总归是话糙理不糙,还是有些道理的。

    吕布见众人心中的抑郁已经一扫而空,朗声说道“要拿下虎泽关,仅凭我吕布一人,不行。所以,我恳求大家留下来,助我一臂之力。”

    说完,吕布抱拳朝着众人深深鞠了一躬。

    作为先锋统帅的将军,居然对着他们这些最底层的士卒行礼鞠躬,这使得河内士卒们一时间手足无措,傻愣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吕将军,我跟你走!”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从斜侧站了出来。

    吕布自然是第一时间将目光放到了那个少年身上,笑着问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

    “我叫司马朗,刚满十三。”少年大声答道。

    吕布倒没想到,这个从外形看起来起码有十五六岁的少年,居然才十三岁。

    说起司马朗的身材,还有段趣事。

    就在去年,司马朗十二岁时,便通过经学考试而成为童子郎,但当时的监考官觉得司马朗身体高大强壮,怀疑他匿报年龄,就质问于他。

    司马朗回答说“我家中族人世代以来的身材一向都很高大,我虽然年轻幼弱,却没有急功近利的习气,通过谎报年龄以求得在仕途上早有成就,这不是我人生立志要做的事情。”

    此事一经传开,当地之人都觉得司马朗品行才能果然异于常人。

    除此之外,司马朗还有个弟弟,名唤司马懿,今年四岁。

    南阳太守杨俊素以知人善任著称,有次去司马家中做客时,偶然间见到正调皮捣蛋的司马懿,大惊,说他绝非寻常之子,非司马家任何一人能比。

    此事方悦也略知一二,不过他对此倒是有些不以为然,这些看面相的文士尽喜欢满口胡诌,一个四岁才断奶的熊孩子,能看出个什么子丑寅卯。

    不过要说起司马家的威望权势,那可就了不得了。

    不只是在河内声名显著,即使是在庙堂,也是能说上话的主儿。

    这种世代相传的世家豪阀,远非那些一般的上流世家能比。

    为此,方悦的叔父方桓还特地派了个将军,给他两千精锐士卒,专门护卫司马朗的安全,并且曾暗中嘱告方悦这场仗可以输,但司马家的公子,决不能伤了一根汗毛。

    人群中的胡海哭丧着脸,再也没了起初的幸灾乐祸。因为他就是那个被方桓指派的将军,谁曾想机关算尽,到头来把自个儿给绕了进去,搬起大石头,砸的却是自己的脚。

    军中士卒少有人认识司马朗,不过一个十三岁的少年都敢站出来,那他们这些铁骨铮铮的汉子呢?

    靠近吕布这边的一个粗汉将手头东西一放,望向高台上的冷峻青年,大声道“将军你要是不嫌弃,我老卫这条命,就交给将军你了。”

    有了带头的,很快越来越多的人站了出来。

    “还有我!”

    “我!”

    “我也是……”

    “算我一个!”

    从一道一道的声音,到最后,满场沸腾。

    夕阳最后的一抹余晖,洒在吕布身上,他站在那里,如似一樽金甲战神。

    他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胸口,掩心镜下紧贴着刺绣的荷囊,里面放着一撮最为柔软的秀发。

    天空中,无数只大雁成群结队的往南飞去,偶尔排成人字,偶尔排成一字。

    吕布顺着它们的方向,朝着南方远眺。

    在那里,有着数十万的并州百姓,有老将军,有他亲手构筑的小院。

    还有,薇娘。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