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六五章 京辅都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陶摆今年三十有七,京兆杜陵人氏,经过多年经营攀爬,终于坐到了长安城京辅都尉的位置。★首★发★追★书★帮★

    京辅都尉,乃是京兆尹的属官,其基本职务便是负责城内百姓的长久治安。

    这天,陶摆带着甲士巡防路过明光宫,就顺带来横门这边看看。

    熟料,还未走至横门,便望见一名身穿衙役服的差吏朝他急跑而来。

    “陶都尉,有人在西市闹事,市丞请您赶紧过去帮忙。”差吏见到陶摆,如是得遇天大救星,急剧喘息着说了起来。

    陶摆闻言眉头一挑,微怒道“何人这般大胆,竟敢在我管辖的地盘闹事?”

    “是三个外地来的莽汉,听那口气,像是北方并州那边的口音。”差吏答。

    “走,看看去。”

    陶摆将手一招,带着身后五十名甲士,直接杀奔西市。

    他负责城内治安,如果有人恶意搞事情,不仅是对他权威的挑战,而且一旦闹大,肯定会影响上面对他的评判。

    能不能再往上爬,除了使钱,还得靠业绩说话。

    一行人风风火火的赶到西市,陶摆先令二十名甲士守住出口,没他命令,任何人不得放行。至于他,则带上余下三十名士卒,挺胸阔步的走进西市。

    见到如此大的阵仗,市集里的百姓们纷纷趋避,主动让出一条道来,生怕殃及鱼池。

    前方的空地,近二十名衙役瘫在地上哦哟连天的叫唤。许家父子抱成一团,脸上浮现的表情如是见鬼一般,屁股坐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直视前方的三道身影。

    市集里的商贩近两年深受许邮压榨,此刻见他落难,不仅没有出手帮他的意思,反而全都在心中称庆叫好,平日里作威作福,今日活该遭有恶报。

    “何人在此闹事?”威严的声音从入口前方传来。

    许邮听得这道熟悉声音,立马有了精神,肥胖的躯体颤巍爬起。起初畏惧的脸庞此刻也变得略显兴奋,他指向吕布,大声叫嚣着“小子,你死定了!殴打朝廷命官,仅此一条,就足以让你下狱受死!”

    眼见父亲有了底气,许才也跟着壮起胆来。老实说,他从出生到现在都没见过这么能打的家伙。三个人,几乎眨眼间,就将他父亲所带来的衙役,全部撂翻在地,并且再也爬不起来。

    何其恐怖的武力。

    这边的许家父子得意,那边卖柴的男人则脸色担忧。他万万没想到,一件小事居然会引起这般大的轰动,遂赶紧朝着吕布三人催道“此事皆因我而起,不想却拖累三位壮士,你们赶紧逃吧。”

    “逃?我告诉你们,今儿个,谁也别想完完整整的离开这里!”

    许邮听到这个字眼儿,揉着挨了一拳的肿胀脸颊,细小眼珠死死盯住吕布三人,放出狠话。

    吕布闻言嗤夷的笑了起来,在那些王公大臣眼里,或许他这个度辽将军还不够分量。但在这座长安城里,比他官阶大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更何况你一个小小的长安市丞,不入流的官吏,居然也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再说了,觉醒后的吕布根本不怵任何人。

    很快,陶摆在分散开的人群之中,带着士卒赶到了这里。

    …………

    东市出口,走出三道身影。

    最中间的是名中年男人,相貌刚正,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态势。

    在其左边的则是名颇为年轻的温儒青年,头上系着蓝色纶巾,微欠起身躯,以示对中间男人的尊重。

    右边则是名看上去有十七八岁的少年郎,仪态恭谨,颇有世家公子风范。

    然则,他今年不过也才刚满十四岁罢了。

    如果吕布在此,或许会认得这个少年,司马家的大公子,司马朗。

    中间的威严男人自然是司马朗的父亲,也是如今长安城的京兆尹,司马防。

    而他左边的那名青年,则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姓杜,名畿,字伯侯。

    要说起杜畿的家史,曾经也是辉煌过好一阵子。他的祖宗杜周、杜延年父子,也是在《史记》《汉书》中留下姓名的大人物。

    然则杜家到了杜畿父亲那一辈,已经不再做官,成为了普通人家。杜畿的母亲去世很早,父亲又续娶了一位性格凶狠的后娘。后娘到家没多久,杜畿的亲爹也去世了,年幼的杜畿便由后娘一个人照管,这日子就别提多苦了。

    对于此事,后世的史书上很简单地提了一句“少孤,继母苦之,以孝闻。”

    也就是说,杜畿从小受尽了后娘的欺负,但是坚强地活下来了,并且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拥有了孝子的名声。

    汉朝以孝治天下,孝子做官的机会是比别人多的。出了名的孝子,相较之下做官就更为容易。

    杜畿二十岁时,也就是去年,他被司马防任命为京兆功曹,官职不算高,但对年轻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除此之外,他还兼职了郑县的县令,也就是县里的一把手。

    郑县的前任县令,因政绩不佳而被罢免,在任时积压了很多案件,监狱里关了数百号嫌犯,他是既不判也不放,就把人家锁在牢里受苦。杜畿到任后,首先处理这件事情,他亲自到监狱审案,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全部结案,该判的判,该放的放。

    也就是在这个岗位上,杜畿第一次显示出了自己不平凡的政治才能。

    此番前来长安,便是向司马防汇报下半年的县内政务,以及县府职员的替换变动。

    司马防对杜畿显然是颇为看好,他觉得此子识大体,顾大局,懂得轻重缓急,将来必会大有作为。故想着要好生栽培一番,否则也不会让杜畿一块儿陪着来逛市集。

    “咦,西市那边好像出了什么事情?”司马朗见到有甲士守住西市出口,压低着声音极为好奇说了起来。

    司马家的家教极严,司马防要求他的儿子们,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都不准大惊小叫,要时刻保持沉稳严谨。

    显然,大儿子司马朗如今就做的很好。

    司马防往那边看去,刚正的面庞上微皱起眉头,随后迈开步子,往西市走去。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