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二二章 将星陨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兵不血刃的拿下陈留,这也意味着吕布已经打开了兖州的门户。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入主陈留,吕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张榜安民,并且大开四方城门,准百姓们继续收割还未割完的谷麦。

    此番举动,赢得了城内百姓们一片欢呼,同时也对这位陌生的大司马,无比感恩戴德。

    几日之后,吕布如约放张邈离去。

    临别之前,吕布摆了筵席为张邈饯别,随后更是亲自将其送出城外。

    秋风漫漫,枯黄的树叶经风一吹,在空中打了个旋儿,零零散散的飘落下来。

    一片黄枯的叶片,落至张邈肩头。

    吕布伸手轻轻为其掸去,随后将马鞭交到张邈手中,神情略微有些不舍说着“孟卓,倘若在曹操那里待不下去了,就来找我,我必出城十里相迎。”

    听闻此话,张邈心中百味杂陈。

    说不感动,那是自欺欺人。

    但要说就此为吕布驱使效力,还不至于。

    张邈翻身上马,同吕布拱了拱手“大司马,保重!”

    吕布点头,道了声多加小心。

    “驾~”

    张邈口中低喝,双腿轻夹马腹,胯下骏马奔跑起来,留给送行的众人一道渐行渐远的黑色背影。

    “头儿,这家伙看起来没啥大本事,为什么你还要处处礼让,搞得别人以为他多能耐似的!”在逄纪的撺掇下,曹性凑上前来,语气略带不满的询问起来。

    这种事情,逄纪不会主动来问,若是问了,便有中伤、妒贤之嫌。

    “你们不懂。”

    吕布低叹了一声,撤回目光,往城内走去。

    十月下旬,张邈在己吾与其弟张超汇合。

    见到兄长无恙,张超心中舒了口长气。

    他本想直接攻打陈留,替兄长出口恶气。但张邈却摇头婉拒,言吕布兵多将广,人数也远超他们,还是等到与曹操汇合之后,再做打算。

    此时的曹操已领兵从兖州出发,进驻山阳。

    十一月初,被袁术派去攻打荆州的孙坚在樊城、邓县接连击败黄祖,乘胜追击,并渡过汉水,成功包围襄阳。

    刘表闭门不战,派黄祖乘夜出城调集兵士。

    黄祖带兵归来,孙坚复与大战。

    黄祖不敌,败走逃亡至岘山之中,孙坚乘势追击,却被黄祖部将从竹林间发射出的暗箭射中,当场坠马身亡。

    一代将星,就此陨落。

    淮南,寿春。

    “袁公,请您借我三千兵马,以讨刘贼!”袁术的府邸中,一名披麻戴孝的少年郎咬牙切齿,发誓要替遇难的父亲报仇。

    背对少年的袁术脸上露出些许不耐烦的神色,这少年天天往他府上跑,拦都拦不住,每次来说的都是些借兵报仇的事情。

    区区一小儿,如何能让人放心。

    袁术心中如此想着,他摸了摸下巴,眼珠在眼眶中来回转溜两圈,回过身来,脸上露出尤为悲痛的神情,轻拍少年肩头,悲伤中带有一丝的气愤“伯符,你父亲与我亲如手足,当年把手共誓挑灯畅谈,至今思来,彷如昨日。如今得知他遭小人所害,叔父也是痛心不已,恨不能立马挥军南下,斩了刘表这虚伪小人,以祭汝父在天之灵。”

    少年面色冷漠,根本不为所动。

    袁术的这番说词,显然他也不是头一回听了。

    “可前些时日,曹操遣使节来此,邀我共讨奸贼吕布。我已经答应了曹操,并下令召集五万大军,不日就要领军北上,所以……”

    袁术顿了口气,看向孙策语重心长的说了起来“所以,在手足情谊与国家大义面前,我不得不忍痛抉择,以国家社稷为重。”

    剑眉星眸的少年退后一步,卸开袁术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掌,抱拳再度恳请起来“袁公,我父亲替您打下南方这么多的基业,如今我只向您求借三千兵马,这不算过分吧?您若连这个小小要求都不答应,不觉得会让将士们寒心吗?”

    孙策不买账,袁术眼底悄然闪过一抹不悦,嘴上却是继续用国家大义来进行搪塞“侄儿啊,你也不要着急。叔父不是不想帮你父亲复仇,而是等诛杀了吕布此贼过后,咱再来对付刘表。那时候,叔父让你当先锋,如何?”

    面对袁术信誓旦旦的承诺,孙策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波动。熟悉袁术的人都知道,袁术此人,喜欢出尔反尔,最是不讲信用。

    就拿当年攻取汝南的事情来说,在孙坚率军出发之前,袁术许诺,若是能够攻破汝南,就表孙坚为安南将军,坐阵豫州。

    结果呢,孙坚鏖战三月,以死伤无数将士为代价,终于拿下汝南。

    可袁术担心孙坚坐大,不好控制,就只给了孙坚一个‘破虏将军’的将衔。

    如此食言而肥,着实让人寒心。

    不过现在,并不是跟袁术翻旧账的时候,孙策心中所想,只是替父亲报仇雪恨。

    “袁公,是不是我帮你赢了吕布,你就肯借兵与我。”孙策懒得再求袁术,直接开门见山的提出条件。

    “伯符之勇猛,吾亦常听你父亲提起,若有心为国效力杀贼,乃是天下一大幸事也!若能除了吕布,别说三千兵马,就算是一万将士,叔父也借给你!”

    袁术说得斩钉截铁,当场给孙策许下诺言。

    袁术手下将领不少,但在武力上出众拔萃的却几乎没有。

    孙策虽然年少,武力却是尤为强猛,纵观袁术麾下,就连他最为倚重的纪灵,都不是孙策对手。

    听得袁术许诺,孙策心中也有了计较,不管这话可信度有多少,姑且先信他这一回。

    “既然袁公如此看重,策不才,愿做此行先锋。”

    说罢,也未得袁术同意,孙策直起身躯,转身径直的走出了堂外。

    本想去扶孙策起身的袁术尴尬的收回手来,望着那道背离而去的英气身影,脸上浮现出浓浓不悦。

    好个狂妄的小儿。

    府外,韩当、黄盖、程普等老部下站在门前石狮的旁边,张长脖子望向袁府里面,脸上俱是焦急不已。

    他们家的这位少主,什么都好,就是性情太过于耿直,万一触怒袁术,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毕竟,他们现在还得靠袁家来遮风挡雨。

    此时,孙策大步走了出来。

    几人赶紧迎了过去,“少主,如何了?”

    面对一道道期冀的目光,孙策攥了攥拳头,咬牙道了声“收拾行囊,准备北上。”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