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零八章 吕字旗下,所向披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翌日,长安城南的郊外。免-费-首-发→【追】【书】【帮】

    晴空万里,微风轻轻吹拂,森林里的树叶随风摇摆,小草在暖暖阳光的沐浴下吐出了嫩嫩的新芽。

    受邀参加阅兵的各国使节早早来到了城楼,探头往下方望去,还有许许多多的百姓前来观看。

    刘协听到消息,也率着文武百官登上了城楼。

    其实,统治者对武装力量的检阅由来已久,早在夏商时期,就已经出现了阅兵仪式。

    后来经过春秋战国的发展衍变,到了汉王朝才正式以‘阅兵’二字命名。无论是中央军还是地方军,大体上每年秋季都要举行一次。被称为“秋射”、“校阅”或者“都试”。中央设有都试郎,总阅试习武备。

    只是因近些年来,军阀连年征战,各地暴乱四起,所以才一直没有进行过大规模的阅兵。

    上一次大规模的阅兵,还是在十一年前,那时候蛾贼闹得厉害,几乎威胁到王朝政权。于是刘宏在洛阳平乐观举行阅兵仪式,并自称“无上将军”,骑马持剑检阅了驻守洛阳的中央军。

    刘宏当时还想去御驾亲征,结果被百官万般劝阻,才改为任命吕布平乱。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间,已是十一年的光景。

    随后,吕布也带着三个儿女来到城楼,见天子也在此处,遂拱手向天子见礼。

    巳时三刻,负责指挥仪式的郝萌越过天子百官,来到吕布近前,躬身询问“大将军,是否可以开始?”

    伴随着郝萌的话音落地,天子周围的官员们大都咬牙怒目。

    岂有此理!

    当着这么多外国使节的面,居然将天子视若无物。但凡有点常识的都知道,这种大事自然该由天子定夺,你一个临时任命的都侍郎居然敢这般目中无人,还是说你家的那位主子,他是想造反吗!

    忠于汉室的臣子们心里头窝着火气,却也不敢发作。

    吕布倒没有越俎代庖,他微微侧过脸颊,问向不远处的天子“陛下,您说呢?”

    刘协怔了一下,只得顺着吕布的话往下说“那就开始吧。”

    郝萌望了望主公,见后者点头之后,才大声传令起来“阅兵,开始!”

    呜呜呜~呜呜呜~~~

    亢长而低沉的号角声在天地间回响,下方负责擂鼓的士卒用力将鼓槌敲击在鼓面,发出‘咚咚咚咚’的急骤鼓声,振奋人心。

    远处,一支黑色骑兵率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来了!

    下方的百姓霎时间沸腾起来,但随着那支骑兵的缓缓靠近,百姓们的欢呼声渐渐小了下去,直至寂静无声。

    原因无他,实在是那股子凶戾气势太过压抑,让这些从未上过战场的百姓平民,有些承受不住。

    这些将士清一色的骑着高头骏马,身披墨色轻甲,手中握有六尺长的甲刀,在马背的左右两侧,是硬弓与箭囊。

    当先领军的大将擎着一杆大旗,猩红的旗帜上,镌绣着一个大大的‘吕’字。

    狼骑营!

    这支队伍的名称,呼之欲出。

    在万众瞩目下,狼骑营走到城楼正对的中央,统帅狼骑营的陈卫比了个停的手势,身后三千将士全部勒马转身,面向城楼。

    唰!

    不仅动作整齐,而且干脆利落。

    “好厉害!”尉头国使者发出感叹。

    在他旁边的接待官员则为他介绍起来“哈察使,这是大将军麾下最为精锐的骑军,同时也是大将军的发家之本。据说当年大将军就是靠着这支劲旅,成功阻止了鲜卑人的入侵,并且痛击鲜卑,将后面的形势逆转,转守为攻。”

    “狼骑营全体将士,向大将军~~~敬礼!”

    陈卫卯足气劲,虎吼起来。

    三千将士同时将刀柄在手中翻转,刀锋朝下,然后左手拍压在握刀的右手拳头上,齐齐低下他们那高傲的头颅,吼啸之声直冲九霄“狼骑营将士参见将军!”

    吕布淡然的抬了抬手,郝萌见状,便将手中的蓝色小旗一摇。

    陈卫会意,在马背上直起身来,重新扯过马缰,领着身后的狼骑营将士往右边空地走去。

    狼骑营第一个登场,随后而来的第二支队伍,仍旧是严阵以待的骑军,装备气势上虽差上些许,却仍旧是斗志昂扬,数量上更是远超狼骑营。

    领军的乃是迁任偏将军的魏木生,曾经的锐气青年如今也过了而立之年,蓄起黑硬的胡须,给那张原本俊朗的面庞,增添了几分粗狂和威武。

    来到城楼下方,魏木生同样调转马头,面向城楼大声呼吼“飞骑营全体将士,向大将军敬礼!”

    五千飞骑营士卒顿时将手中长枪掷插地面,抱拳大声吼道“飞骑营将士,拜见大将军!”

    呼吼的声音震耳发聩,比起方才的狼骑营,大上两倍不止。

    作为吕布麾下的两支招牌骑军,飞骑营可是一直都将狼骑营视为劲敌,常常暗中较劲。

    城楼上的吕布目露欣慰,飞骑营能够有如今的规模实力,成为仅次于狼骑营的存在,魏木生当属居功至伟。

    “不愧是主公麾下的精锐啊!”从旁观看的孙策两只眼睛里精光闪闪,充满了羡慕。

    他所在的江东郡地,江河湖泊遍布,陆地上又多是山地丘陵,根本不适合大规模的蓄养骑卒,就算行军作战,也多是以水战和步战为主。

    马超听得这话,摇头说道“狼骑营和飞骑营固然不错,可你要说天下就只有这两支劲旅,我凉州甲骑和羌族铁骑是铁定不服气的!”

    要不是为了震慑局面,马超还真想把凉州铁骑拉出来溜溜,也好让这些西域人开开眼界。让他们知道,凉州人不仅民风彪悍,骑战更是勇冠九州。

    “我的老天,组建这么多的骑军,得耗费多少钱财啊!”西夜国的使节瞪大着他那双碧蓝色的眼睛,像是头一回入城见到繁华景象的乡野村夫,惊呼出声来。

    这也难怪,西夜国只是西域的南道小国,总人口也不过万余人,举国之力也就三千兵马。如今吕布随便搞个阅兵,上来就是七千精良骑军,超过了西夜国总兵力两倍不止。

    昨天吕布说要龟兹国王下台,不少使节还以为是开玩笑,如今见这阵仗,却是脸颊滚烫,不是吕布没这实力,而是他们自个儿夜郎自大,坐井观天。

    “骑军就是烧钱的机器,像我们这些小门小户,这辈子估计都组建不了。”有人感慨起来。

    任职侍御史的陈宫听得这些使节感叹,微笑说着“大将军辖下,在并州的河套和朔方两地,有许多大牧场,专门供养战马。诸位使节若是有兴趣,到时不妨与大将军贸易协商。”

    早些年前,吕布就和陈宫等人商议,说要在并州北境开胡市,与西域互通贸易。

    要不是因为宋建的突发叛乱,并州的胡市早就营业起来。

    开胡市的主要目的,除了收集情报,还可以将西域的珠宝,转手运往中原各地贩卖。

    低价买来高价卖,这个生意,绝对来钱最快。

    有了钱,就可以制造更好的军备,养更多的军队,进一步的扩充壮大实力。

    飞骑营下去之后,接着登场的是一支重装步卒。

    从人数少看,不过寥寥数百人,似乎成不了多大气候。

    然则现实却给了这些小觑之人一记狠狠的耳光。

    当陷阵营踏入阅兵场地的时候,将士们手中提着的盾牌猛然举在胸前,右手握着的钢刀,如机械般一下又一下的重重拍击在盾身,发出强烈的肃杀气息。

    这还不算完,当陷阵营即将走至城楼下方的中央场地时,领军的高顺陡然大吼“陷阵之志!”

    “有死无生!”

    “有死无生!”

    身后整齐的陷阵营士卒做出准备拼杀的姿态,怒吼冲天,两只脚重重踏在地面,发出轰隆隆的沉闷惊雷,令大地都为之颤抖。

    明明只有七八百人,却愣是走出了数千人的气势。

    城楼上各国使节无不为之变色,单是骑卒厉害也就罢了,这步卒怎么也跟不要命了似的。那一道道闪着寒光的刀锋,以及那凶戾且视死如归的眼神,看得他们心里头拔凉拔凉。

    “末将高顺,率陷阵营七百九十四名将士,见过主公!”神态威严的高顺掀开腿甲,抱拳单膝跪地。

    “见过主公!”

    身后将士亦是单膝跪地,齐声呼吼。

    陷阵营的士卒都是精挑细选得来,战斗力自然不必多说,从创立之日到现在,战绩也是未曾一败。

    即便是在伤亡之后,也会及时从各营挑选最为强壮精锐的士卒补上。毕竟近百斤的甲胄套在身上,没有一个好的身体可吃不消。

    看着下方跪拜的高顺,吕布脸上有着格外的开怀。

    高顺跟随自己多年,行军打仗,统兵布阵,皆是无可挑剔。

    总而言之就是,够忠心、有能力,从没有让自己失望。

    最重要的是,高顺没有野心。

    当然,缺点也有,比如死脑筋,不会变通,跟许多将领都合不到一块儿,容易得罪人。

    但这些缺点在吕布看来,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

    随后,冲骑营、神机营、武卫营接连登场。

    城楼上的各国使者在经历了震惊、狐疑、畏惧等一系列的心理变化,到后来,直接就麻木了。甚至都开始怀疑,吕布是不是随便选支队伍出来,就可以将他们灭国。

    参加阅兵的队伍走完,城下的偌大空地也已经人满为患。

    五万将士整齐排列在下方,以营为单位,各自呈方阵站立。

    “这便是大司马麾下的全部军队了?”有使节小声问道,在他看来,光这五万兵马就已经太多太多。

    “乌蔺使,您真爱说笑,这里的兵马,连大司马麾下一半也没到哩。”

    陪同在侧的汉官很有耐心的解答起来,“这五万兵马,只是暂时驻守在关中的兵力。大司马麾下可以调动的军队,除了关中,还有并州、西凉、汉中、司隶等地,大概给您估算一下,随随便便调动各个二十万兵马,应该不成问题。”

    乌蔺国的使节艰难的咽了下口水,二十万!

    何等恐怖的一个数字。

    陪同的汉官偷乐,他哪知道吕布的兵力部署情况,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不过能够看到这些西域人吃惊时的模样,心中那叫一个爽快。

    吕布不经意间听到了这番谈话,心里有些想笑。把他现有的全部兵力加在一起,约莫也就二十五六万的样子,要说随随便便就能调来二十万兵马,也委实有些夸张了。

    不过看那使节的模样,貌似还真的信了。

    吕布此番阅兵,其实主要就是想给这些西域小国展示一下汉王朝的军事力量,起到震慑的作用。

    如今看这些使节的惶然神态,目的显然已经达到。

    随后,吕布给了郝萌一道眼神,示意今天的阅兵可以收尾结束。

    郝萌会意,收起手中小旗,面朝下方将士大吼起来“吕字旗下!”

    “所向披靡!所向披靡!”

    “所向披靡!所向披靡!”

    这一声大吼,如同将一块巨石抛进了平静的湖面,激起无数回响。

    鼓声和号角声随之激昂响彻,伴随士卒们的兴奋与呼吼,直冲云霄。

    “老子鸡皮疙瘩都起来,太特么热血了!搞得老子都想参军了!”

    “到时候也叫上我,能够加入到这样的军队,白干都行!”

    “还有我!”

    “我!”

    下方围观的人群里,农家汉子们也热血沸腾起来,一个个高呼着要从军入伍。

    众人欢庆,唯独刘协脸上不见一丝笑容。

    “多好的汉家儿郎啊,可惜全都是吕布的爪牙。从始至终,根本就没人在乎过朕这个天子!这天下,究竟是姓刘,还是姓吕啊?”

    刘协偏头看了那边的吕布一眼,无能为力的声音里带着些许自嘲,有些嫉妒,也有些不忿。

    落下帷幕的同时,在士卒们的呐喊声和擂动的鼓声、号角声中,一道被淹没的声音在城楼响起。

    “狗贼,纳命来!”

    “爹爹,小心!”

    …………

    …………

    这刺客的幕后主使,你们怕是猜不到吧,o(n_n)o哈哈~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