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五九章 是谁杀了我的弟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时节入秋,天空下了场小雨,淅淅沥沥。★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北平将军府的门口,一匹下半身浑身裹着泥土的快马疾驰而至,马背上的骑卒滚鞍下马,充满疲倦的面庞上,显得风尘仆仆。

    “快进去通报将军,就说渤海出大事了!”

    没过小会儿,公孙瓒便命人将报信的骑卒带入了大堂。

    来到堂内,骑卒见到体态威武的公孙瓒后,扑通跪倒在地,大声哭诉起来“将军,公孙郡守在渤海郡遭袁绍的人杀害了!”

    什么!

    听闻这个消息,公孙瓒整个人如遭雷击,脸上的表情霎时僵硬凝固,眼眸中满是不敢置信。

    “你再说一遍!”公孙瓒宁肯当做是自己听错,也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他可是一直都把公孙范当成亲弟弟的啊!

    报信的士卒将事情前因后果彻底交代了一遍,还说公孙范的头颅被整个切掉,不知去向。

    砰!

    一道巨大的声音在桌面炸响,公孙瓒死死握着拳头,双目狰狞。

    这显然是故意不留全尸,想让公孙范做鬼也不得安宁。不能尸身完整下葬,下辈子是要饱受苦难,投入畜生道的。

    这是古时候人们普遍公认的事实。

    当真是,好歹毒的心思!

    公孙瓒脾性火爆,更不是能忍的乌龟王八。袁绍竟然如此侮辱作践,公然杀害他的弟弟,这分明就是裸的挑衅。

    是可忍,孰不可忍。

    “来啊,给吾传令下去,整备集合兵马,本将军誓要血洗冀州,以慰吾弟在天之灵!”公孙瓒怒声吩咐,不灭袁绍,不足以平息他胸中怒气。

    此时,身为谋士的李儒从堂外走了进来,作揖见礼,然后问道“何事让主公如此生气?”

    “军师你来得正好,吾正欲差人请你,商议讨伐袁绍之策!”李儒不是外人,公孙瓒自然不必瞒他。

    李儒听得这话,眼底闪过一抹诧异,不禁疑惑问道“主公,这是为何?”

    他之前给公孙瓒设定的霸业方案,是先吃掉幽州北边的异族小部落,以及辽西一带的乌桓人,然后再吞并黑山贼,继而袭取并州。近几年来,并州发展得很是不错,当地百姓虽说仍是以畜牧养殖为主,但却额外添了胡市,主对外贸易,在严信的管控下,也是越发的有繁荣之势。

    如今,北边的小部落以及辽西的乌桓人已经被公孙瓒彻底打服,屈膝投降,下一步就是吞噬东边的黑山贼,等拿下了并州之后,以幽、并两州之力,再转过头来对付袁绍,方能把握十足。

    拿下了冀州,便有了立足之本。以此为基,然后好生经营,必能鼎定天下,成就霸业也就指日可待。

    这是李儒给公孙瓒制定的战略方针,少则三五年,多则年,只要公孙瓒肯听他的话,必能完成北方的雄图大业!

    然则,怎么就突然改变起主意,想起要攻打袁绍了呢?

    李儒想不明白。

    公孙瓒便将事情简要说了一遍。

    李儒眉头微皱,以谋士的敏锐直觉,他感觉事情并不简单,但同时也听得出来,公孙瓒心里窝着很大火气。

    来到报信的士卒面前,李儒直视着此人,想看他是否存在说谎的嫌疑“我且问你,你是如何知道,这是袁绍下的黑手?”

    士卒不敢隐瞒,如实答道“回禀大人,那人自称是袁绍属官,说是有要事求见,而且还穿着官服。公孙郡守也认可了身份,所以才会带着他去了书房,谁想,竟会因此遭了毒手!”

    报信士卒乃是公孙范的心腹护卫,案发当日,他也在府内值守,所以记得清清楚楚。

    “哦对了,我们在冲进房屋的时候,在郡守的书桌上,还看到凶手留下的一行字迹。”士卒回忆起来。

    “写的什么?”

    “回将军,写着我主袁绍不曾杀。”

    “哈哈哈……好好好,好一个‘我主袁绍不曾杀’,你这是把我公孙瓒当傻子玩吗!”

    公孙瓒掩面气极而笑,用力咬着牙齿,脸色愈发的狰狞起来。袁绍杀我弟弟不说,居然还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羞辱自己智商,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公孙瓒此刻正处于气头上,但有些话该说的还是得说。

    “主公,这件事情恐怕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李儒沉默了稍许,脸上露出浓浓的担忧之色。

    经过脑海中的仔细推敲,李儒愈发的觉得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为的就是想故意激怒公孙瓒出兵冀州,然后踩进这设好的圈套之中。

    “何以见得?”公孙瓒语气不悦。

    “主公您想啊,袁绍这个人最为爱惜羽毛,若真是袁绍所为,他怎么可能会用这么蠢的方式,来败坏自己名声?”

    李儒细细分析起来,这是再也简单不过的道理。

    公孙瓒顺着话往这么一想,好像还真是如此。

    说起袁绍,四世三公望族子弟,曾经还当过讨董联盟的盟主,以公孙瓒对他的了解,不应该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

    “不是袁绍,那你说是谁?”公孙瓒抛出了新的问题。

    李儒嘴角露出自负笑容,仿佛看破一切“试想,主公出兵冀州,在这天下间,谁的获益最大?”

    公孙瓒皱起了眉头,仔细想了想,不确定的给出答案“难道说……是黑山贼?”

    因为公孙瓒下一个要对付的目标,便是盘踞在黑山的数十万贼众,若是他出兵冀州,从中获益的肯定是黑山贼无疑。

    李儒对此深感失望,公孙瓒作战打仗倒是足够勇猛,但这智商也特别令人着急。

    他们还没对黑山贼发起战争,又怎么可能会是黑山贼下的杀手?

    “是南边的吕布!”

    最后,李儒笃定的给出了答案。

    兖州境内战事吃惊,袁绍攻破濮阳,致使吕布军陷入被动之中。若是公孙瓒此时攻击冀州,袁绍势必不能再向南边增兵,如此一来,吕布便有了喘息之机。

    等到公孙瓒在北方彻底拖住了袁绍,吕布就好正面歼灭曹操,然后再将矛头指向他们。

    李儒对此看得透彻,然而公孙瓒却将信将疑。因为这么些年,他和吕布一直都没有利益上的往来冲突,不仅如此,吕布还屡屡向朝廷进书,表扬公孙瓒对异族作战勇猛,赏赐升官也不再少数。

    你现在说是吕布派人弄死了公孙范,公孙瓒心中有些不信,也是理所应当。

    李儒正欲再劝,此时,堂外忽然传来一声叱喝“李儒,你休要在此胡言,诓骗我家主公!”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