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七八章 厮杀开始(第二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轰咔!

    遥远的天际,忽然响起了惊雷。免-费-首-发→【追】【书】【帮】

    天边翻涌起乌云,明媚十足的天空,不过瞬间便已阴沉得吓人,大有黑云压城之势。

    刀锋落在戟杆,爆发出的巨大轰鸣,被雷声所掩。

    两杆兵器撞击在一起,许褚的身体在空中有过刹那间的停顿,原先充满暴戾杀意的眼眸,此时更多的是震撼与惊骇。

    这一击,起码有百分之三百的力量加成。

    而吕布,只是在马背上往下沉了沉,竟然凭着一杆画戟和双臂的气力,完全硬接了下来。

    这家伙,真的是个怪物!

    许褚心中骇然,落在马背上单手攥住缰绳,下意识的就想回逃。

    他的心境已经彻底乱了。

    当许褚回转调头,余光无意间瞥见了吕布发颤的右手,以及虎口处渗出的一抹猩红。他竟像是疯了似的大笑起来,笑声中透着一股子悲凉“哈哈哈,原来你也是人,也会受伤!”

    许褚高兴的是,吕布并非金刚不败,他不是神,他也会受伤,会流血!

    悲凉的是,吕布毁了他武者的心境,恐怕这辈子都再难往前半步。

    听得前方许褚传来的笑声,于禁凝沉脸庞,十分果断的向曹昂请命“大公子,现在便是最好的时机!”

    从许褚话里的意思来看,他应该是击伤了吕布,至于这‘伤’是大是小,无关紧要,总归是伤了吕布。

    曹军将士听得这话,士气霎时间大为高涨。

    倘若此时不发起进攻,等到吕布缓过神来,一切都悔之晚矣!

    曹昂看清形势,当即立断,命人大声传令下去,一切按照计划和部署行事。

    得令的诸位将军回到各自营部,开始战前动员。

    夏侯渊跃马在前,同身后将士大吼“儿郎们,建功立业便在今天,可敢随我奋勇杀敌!”

    “杀!杀!杀!”

    本部将士们挥舞着手中兵器,怒声呼喝。

    所剩不多的骑卒面前,担当统帅的曹纯亦是振臂高呼“都说吕字旗下无弱卒,今天我们便让敌军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骁勇儿郎。杀垮一切挡路之敌,杀出我曹家军的威风士气!”

    “翻过吕布这座山,让世人听到我们的声音!”

    “儿郎们加油,都给我冲呀!”

    打气鼓舞的声音在曹营中此起彼伏,士卒们群情激奋。

    随即,在将军们的率领下,超过半数的曹军士卒,开始往前方呼吼着发起冲锋。

    吕字纛旗所在的中军位置,逄纪阴沉起脸庞,望着如潮水涌来的曹军士卒,口中恨声说道“对面这些家伙,可真不讲信用!明明说好了单挑,现在居然一窝蜂的把数万大军直接压了上来。”

    “也是主公莽撞,哪有手下将士看戏,主帅在前方搦战的道理。”

    旁边的陈宫长叹口气,显得很是无奈。在他看来,真正的统帅,就应该号令三军,坐镇中军运筹帷幄。可吕布倒好,上前就跟敌将干了起来,没赢不说,结果还受伤了。

    如今曹昂发起大举进攻,陈宫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命人挥动起令旗,调动左翼的马超和统帅步卒的潘凤、徐晃、庞德、雷虎等将,直接先押了四万兵马上前,与曹军展开厮杀。

    双方的铁骑如洪流奔来,在战场的中央碰撞起巨大浪花。

    吕布用扯下的布巾给流血的虎口做了简单包扎,方才许褚那一记斩击,确实有几分力道,不过想要就此斩杀自己,还差了不少火候。

    望着前方滚滚而来的数千铁骑,吕布眉宇舒张,深吸口气。

    兴许是得知了吕布受伤的消息,许多曹营将士都往吕布这里杀来,仿佛在他们眼中,吕布已经是深受重创,成了待宰的羔羊。

    只要稍微动动手,就能捞取这巨大无比的功勋。

    如此大的诱惑之下,谁又不会心动呢?

    最先冲来的曹营小将已经冲到吕布面前,手里长枪抖擞,低喝一声,用尽生平最厉害的招式,直刺吕布面门。

    坐在赤菟马背的吕布连躲闪都觉得麻烦,不是每个人都能对他产生威胁。

    手一抬,画戟入喉,再一撤,咽喉处血水溅出。

    继而‘扑通’一声,这名想着要取下吕布首级邀功的曹营士卒,用双手捂着咽喉,一对眼珠里满是不敢置信的惊愕,直挺挺的从马背上栽倒下去。

    后面的曹军士卒接连涌来,马超的骑兵队伍此刻也已经杀至。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双方相遇没有任何言语寒暄,抄起手里的家伙,对着彼此就是一通乱干。

    枪来矛去,双方将士在交锋的瞬间,就都已经爆发出了强大的战意。

    仅仅眨眼功夫,噼里啪啦的兵器交戈声便响成一片。

    吕布手持画戟,在双方将士的呼吼厮杀中自由穿梭,如闲庭散步。

    偶尔有人想来取他的性命,吕布便先一步将他送上西天。

    率领着骑卒而来的马超一路杀至吕布近前,见到吕布安然无恙,他心中舒了口长气,但还是担忧的询问了一声“主公,您没事吧?”

    “你觉得呢?”

    吕布笑着反问一声,手中画戟探出,马超亦是同时出枪。

    ‘噗通’两声,想要趁机偷袭的两名曹军士卒,往后倒在了地上。

    “主公,军师让我来请您回去,您是主帅,应当坐镇中军。”厮杀之中,马超向吕布传达起陈宫的意思。

    然则吕布也有他自己的想法“中军有公台坐阵便是,吾若此番回去,万一儿郎们以为我是想撤退逃离,定会严重影响士气。有吾在此,将士必将更加奋命!”

    吕布语气笃然,马超也觉得这话很有道理,便不再出言相劝。

    竖起的吕字旗下,陈宫望向前方厮杀,面色显得微微有些着急。他派了马超前去接应吕布,可这都好一会儿了,却迟迟不见吕布归来。

    他知道吕布武力惊人,但凡事都有万一。

    万一有个好歹,他这个随行军师,万死也难辞其咎。

    与陈宫的担心相比,旁边的司马懿倒是看得透彻“军师勿忧,主公出身边塞,以武扬名于天下。主公既不肯回来,必有他自己的想法,吾等身为属下,应当相信主公才是!”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