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一七章 天下英杰,入吾彀中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华雄点了点头,如实禀道“一切都瞒不过主公慧眼,方才得到情报,占据濮阳的麴义纵使属下兵卒,在东郡各处县地劫掠,致使东郡百姓苦不堪言。首发www.zhuishubang.com所以吾等商量之后,想请主公定夺。”

    麴义。

    吕布咬牙低念一声,他对此人可谓恨之入骨。先是悄咪咪的袭取了濮阳,然后又在他与曹军决战的时候,击败黄忠的数千骑兵,偷偷摸进战场,射杀了不少的吕军将士。

    “我还没去找他,他居然还敢主动生事!”

    吕布恨声说道,面有怒容。

    东郡亦属兖州管辖,当初被麴义占去,一直没有收复。本来想等这阵子忙完过后,就去收复濮阳,如今看来,计划得提前了。

    吕布带上华雄,往军营驻地而去。

    到了军营,军中士卒见到吕布大步走来,无不立正见礼,表情崇敬。

    “陈卫,去通知高顺等人,让他们来中军大帐集合。”

    吕布吩咐一声,陈卫领命便去。

    不出半个时辰,中军大帐内济济一堂。

    “我等拜见主公!”诸将抱拳行礼。

    吕布目光扫过,帐内人头耸动,人数之多,纵使偌大的中军大帐,也都快挤不下了。

    武将既有高顺、黄忠、华雄、宋宪、侯成、马忠、潘凤、方悦等年纪较大的中老年老将,也有张辽、徐晃、马超、庞德、黄叙、曹隽等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以及臧霸、吴敦、尹礼、孙观、昌豨等新编的泰山将校,还有从西北建功回来的管亥,以及新加入麾下的魏木生族弟魏越。

    说完武将,再看文官。

    不仅有陈宫、逄纪、郭嘉、司马懿、徐庶等人,还有新降在军中任职的名士许汜、田楷,以及不少的世家子弟,诸如刘晔、杨修。

    如此规模。

    简直就是史无前例的超豪华阵容!

    “事情我已经知道,麴义既然敢来捋我虎须,他就应该已经做好承受怒火的觉悟!”

    吕布大声说着,雄浑的声音里透着激昂,帐内诸将听来,一个个神情激动,倍觉振奋人心。

    “此番作战,以兖州为中心。军中将士分为两队,分别向北边的冀州和南边的豫州,发动进攻!”

    吕布心中早有计划,目光中透着坚定,与麾下文武布置起来。

    失势的曹操奔往徐州,刘备正忙着休养生息,恢复徐州元气,此二人已经不足为虑。

    “吾将率军北上冀州,高顺你也同样挂帅,以剿灭地方贼寇为名义,进驻豫州。若有阻拦者,杀!”

    高顺当即出列,抱拳沉声应道“末将领命!”

    “另外,兖州由公台坐镇,以防范青、徐两州之敌。虽说曹操已经势弱,但保不准他会勾搭刘备,这二人若是联合起来,仍旧不可小觑。”

    吕布把守家的重任交到了陈宫手里,相较其他谋士,陈宫最为稳重。

    陈宫当即出列,深知吕布这是把退路交到了自己手上,这是何其信任!

    他快要抑制不住胸中的这股感动,笃声应道“主公尽管安心北伐,吾定不负主公所托!”

    总的概括就是,陈宫坐镇,吕布伐北,高顺征南。

    吩咐完毕之后,吕布似是想起了什么,询问起来“对了,咱们现在有多少兵马?”

    “回禀主公,足足二十五万人。”在军中担任主簿的杨修拱手回道。

    这位杨家的二公子,不仅相貌俊逸,而且极为聪慧。

    前些年,吕布去杨府做客,偶然间遇到正在读书的杨修,于是便过去考校一番,结果诸子百家,经史子集,全难不倒他。

    吕布便起了爱才之心,将他带入军营,委以主簿之职。

    听得这个答案,吕布还以为是自己听错,再三确认之后,变得尤为震惊“怎么会有这多人?”

    杨修回道“与曹军决战之后,先有曹军三万余降卒加入,后来高顺将军汇合,加上臧霸将军的泰山军,主公您又推下新令,兖州儿郎无不纷纷来投,以致军中各营人数暴增。”

    这么多的将士,光每日粮草开销,就是一个巨额的天文数字。

    见吕布眉头紧锁,逄纪揣摩一番之后,小声问道“要不,咱们先裁军一部分?”

    反正是些新兵,即使上了战场,也没有多强的战斗力。

    对于裁军一说,将军们多有不满,吕布也当即否了这个建议。哪个老兵不是历经战火洗礼,从新兵一路熬过来的。

    至于粮食,大不了再从关中、河内、河东等地调来。

    等兖州屯田有了起色,明年就会缓和很多,再往后,只会一年比一年的好。

    目光放长远些,几年之后,这些存活下来的新兵便会组建成为一支百战之旅,成为强大的军事力量。

    吕布深知其中利弊,所以裁军是断然不能。

    吩咐完后,诸将各自忙活去了。

    吕布在帐内独坐了小会儿,走出大帐,恰巧撞见了正在巡营的高顺,遂也跟着一同闲步起来。

    “等打下豫州,你准备如何处置那些世家?”吕布看似随意的问着。

    高顺略作思量,答了声“杀鸡儆猴。”

    这也是吕布之前的一贯作风。

    然而这一次,吕布却摇了摇头,认真叮嘱起来“豫州与其他地方不同,昔年镇压黄巾时,我率军去过豫州。攻取豫州不难,只是那里世家门阀居多,德高望重、才学渊博的大儒数不胜数,其中以荀、陈两家为首,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你攻下豫州之后,勿要制造杀戮,当以怀柔为主。”

    高顺应了声‘是’,吕布是主公,他自然以吕布马首是瞻。

    两人走了小会儿,在一处高地顿住脚步,望向下方正在接受操练的新兵。

    “高顺,你还记得吗?当年初见时,我还只是个小小的校尉,你也还在喂马。谁曾想,如今我已是位高权重的大将军,你也成了军中的大元帅。”

    一转眼,十几年啦!

    吕布负手而立,无比感慨“不知再过十几年,你与我,又会是如何光景。”

    高顺想了想,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只在心中默默道了声。

    君于我如王,誓与君天下!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