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四七章 激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军在濮阳城驻下。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歇息两日,吕布会见了城内的世家豪绅,这些平日里趾高气扬的大人物,此时在吕布面前宛若听话的乖宝宝,毕恭毕敬。

    吕布手段以安抚为主。

    当然,也免不了要他们出些粮食,好在这些人也都识相,表示今后愿意听从吕布的领导指挥。

    处理完这些,吕布唤来黄忠,面带笑意“汉升,听说你把袁军大将麴义和张郃给抓住了?”

    “回主公,此乃仲达所设之计!这小子个头不大,鬼点子倒不少,不然哪能这么轻松的攻下濮阳,诱使麴义上当。”

    黄忠抚须大笑,向吕布讲明了其中细节。

    得知麴义和张郃仍被关在牢房,吕布起身,招呼起来“走,咱们瞧瞧这两位去。”

    来到牢狱,顺着石梯走进阴湿的地牢。

    “张郃,还记得吾乎?”爽朗的声音从外边传来。

    狱卒谦卑的打开牢门,由于身材挺拔的缘故,低矮的牢门迫使吕布微微佝下身躯,走了进来。

    看着眼前的雄武男人,张郃羞惭的低下了头“败军之将,岂敢劳烦大将军亲至。”

    吕布笑了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张郃连忙站起身来,面色窘迫,恭敬候在一旁,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吕布打量了张郃一番,言语间颇有赞赏“汉升说你是忠义之士,武艺也是上乘,屡次在本将军面前隆重举荐。本将军想了想,确实如此,当年虎牢关下,你也与我交过手,的确实力不俗,若是就此埋没,实在可惜。”

    提到往事,张郃脸上的羞惭之色更甚。

    遥想当年,虎牢关下,群雄激战吕布。

    先有颜良文丑,再有关羽张飞,后来张郃和武安国、夏侯惇、夏侯渊也一并上了,结果仍旧奈何不得眼前的这个男人。

    如今相见,张郃发现当年气势如山的吕布变得愈发沉稳,深不可测。

    “怎样,吾亲自前来相请,你可愿意归顺?”

    吕布将内容转移到正题。

    “大将军乃当世英雄,张郃不过一小卒,本当主动投效,可我受袁冀州提拔,他于我有知遇之恩,所以,请大将军恕罪。”

    张郃抱拳向吕布躬身,致以歉意。

    吕布却说“袁本初优柔多忌,有良将贤能却不能用,非是明主。否则,你何至于如今仍是一员副将?”

    张郃默不作声。

    如果先遇到的是将军,那该多好。

    “你应该清楚,当今天下,乃是大汉朝的天下,是天子的社稷江山。若说主,只有未央宫里的天子才是唯一的主人,你归顺于我,才算是真正的为朝廷尽忠,你且好生想想吧!”

    吕布大声同张郃说起道理,说完之后,作座位处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间囚室。

    张郃躬身相送,待到吕布走远,他才重回墙边,背靠着墙壁,坐在冰凉的石地板上,陷入了沉思。

    从张郃那里离开,吕布又来到另外一间关押着麴义的地方。

    与张郃相比,麴义的态度明显傲慢许多。

    即便吕布进来,他也没有起身,更别说主动见礼了。

    “麴将军,那日我与曹操决战,你率军阴袭,几乎击溃我的左侧防线。那时你是何等的英姿卓越,怎么才几月未见,你就落得这般下场?”

    吕布怀抱双臂,言语里带有很明显的讥讽语气。

    面对麴义这种心高气傲的人物,你要低声下气的跟他好好说话,肯定是行不通。所以,吕布干脆反其道而行之,主动激他一激。

    “成王败寇,这回是我输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吕布你也是天下间响当当的人物,何必如此羞辱于我!”麴义含恨说道。

    “那你肯不肯降我?”

    听得这话,麴义霎时明白过来,吕布此番前来,原来也是为了招降自己。

    此时,脸上的怒意变为得意的笑容,麴义自以为踩住了吕布的尾巴,嘿嘿笑道“我说过,只要黄忠肯自断一臂,我就降你。”

    “黄忠随我征战多年,大小战役无数,你算什么东西,你也配?”吕布面露鄙夷的呵哧一声,毫不留情的践踏起麴义尊严。

    麴义愕然。

    然则不待他开口驳斥,吕布又接着说道“你可知黄忠对我有多么重要?此番北进,不怕实话告诉你,本将军就是想拿冀州开刀。黄忠向我保证,只要三万兵马,就能打下河北,生擒袁绍,你有这本事么?”

    “汝以为这算难事?不过小事一桩。给我三万兵马,我也一样可以,可你敢放心的给我兵马吗?”麴义大声说道,不甘屈于人后。

    吕布忽地笑道“怎么不敢,别说三万,五万我都给你!那你敢不敢去打冀州!”

    麴义再一次傻眼儿了,这才意识到踩进了吕布的圈套。

    他要说不敢,必被吕布嘲笑;要说敢,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可就真的要去打冀州了。

    但麴义不相信吕布有如此魄力,硬着头皮答上一声“有何不敢!”

    谁料吕布竟没有半分犹豫,一口答应下来“好!我便与你五万兵马,由你负责训练指挥。”

    麴义又一次懵了,不知道该说吕布自信,还是该说他自负。不过这股魄力,确实天下少有。

    “难道你就不怕到时我带着这五万人反水,给你来个反戈一击?”麴义看向吕布,这个答案对他至关重要。

    “吾愿意用五万兵马,与老天爷赌上一次!”吕布语气坦诚,仿佛是在说平常小事,没有故作的矫情。

    麴义大为感动,别看他平日里到处怼人,其实内心是个极为耿直的男人。话不多说,麴义单膝跪地,低下了他那高傲的头颅“主公在上,麴义愿降!”

    袁绍不肯将魏郡、清河的兵马给他,就说明对他已经没有了信任,就不值得麴义继续效忠下去。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

    自古以来,皆是如此。

    吕布上前扶起麴义,脸庞上满是高兴和愉悦,爽朗大笑“吾得足下,河北可定矣!”

    听闻此话,麴义愈发的感动起来,同时也向吕布提出请求“末将请主公恩准,由张郃继续担任副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