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七五章 王允动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从戏府大门出来,以伏完为首的作乱官员,连同麾下卸去兵器的士卒排成了一长串的队伍,押往廷狱候审。★首发追书帮★

    阵阵闷沉的脚步声,加上驱赶士卒的呼喝,如此之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城中百姓注意,不少人蹑手蹑脚,猫着腰,透过门缝向外望去,

    稍微胆子大些的,还爬上篱笆院墙,将脑袋伸出了墙头,想要一探究竟。

    “当家的,外面闹哄哄的,到底咋啦?”一名哄着娃儿睡着的农妇见自家男人趴在篱笆墙上,心中也不禁好奇起来。

    “咋?”

    趴在墙上的汉子松开手臂,两只大脚稳稳落在地上,然后拍了拍手上灰尘,一脸郑重的模样“娃儿他娘,我刚刚瞅见,街道上有好多官兵,比起早上的时候还多。好多大官都被上了锁铐,看样子要倒大霉哩!”

    “吓,那会不会牵连额们?近两年关中不太平,要不然咱们迁去陇西,叫额爹收留好了!”妇人胆子甚小,听得自家男人这话,心有余悸的叨叨不停。

    汉子浑不为意,走向妇人,没好气的说道“头发长见识短的憨货,你怕啥!这里是大汉都城,又是大将军的坚固后方,要是这里都不安全,其他地方就更别指望了。”

    汉子说得极为笃定,要不是舍不得婆娘和娃娃,他早两年也从军入伍去了。

    关中百姓都知道,在大将军麾下当兵,待遇极为丰厚。

    以前当兵是混日子,只要不被饿死就行。后来得知大将军麾下士卒,哪怕是最为底层的伙夫,倘若不幸阵亡,大将军也会发下十倍与朝廷规定的抚恤金。

    得知了这个消息,当年踊跃参军者,简直如过江之鲫。

    许多人参军,其实就是图着送死讹钱去的,只要能让家人好好生活下去,许多品性质朴的汉子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然则,在得知那些老卒的待遇后,这些汉子又舍不得死了。

    原来,活着的价值,远远比死了要强上百倍。

    就拿汉子的堂弟来说,这小子父母早亡,从小到大,全依赖他这个堂哥得活。

    前几年参军之后,仅用一年时间,就给家里寄回上千钱的俸禄。

    汉子当时还以为这小子是当了逃兵,随人落草为寇,干起了抢劫的营生。后来才知道,这是堂弟拿军功换来的奖赏。

    汉子至今还记得,那小子请人代笔写会的书信中,那副显摆而且欠揍的得意语气他说自己运气不好,才砍了几十个叛贼头颅,不像那些老卒,动不动就是以万钱计数。

    要知道,像汉子这类的普通百姓,除去日常开销,一年到头,也不过才攒下两三百钱。

    去年年底,那小子告假回来,身板儿壮实了许多,同时也充满了男子气概。

    汉子很是欣慰。

    见到自己,倒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话多。

    他时常懊恼自己没有早些加入大将军的麾下,又说那些老卒都有了自己的田土,哪怕死了,后代也可以衣食无忧。

    他还问汉子,有没有试过最新研发出来的强弩。

    说到‘强弩’两个字眼儿的时候,青年眼中满是雀跃,又是比划动作,又是描述起那强弩的威力“上百步的距离,根本不需要太多力气,只要动动指头,‘嗖’的一下就去了……”

    唯一可惜的是,从入伍至今,他也只摸过两三次军弩,就像他眼馋那些体肥膘圆的战马,却也从没骑过一次。

    走的时候,青年告诉汉子,他一定会想办法混到大将军麾下的主力营去。因为那样一来,即便是死了,也可以为子嗣赢取一个去书院上学的名额。

    他们家里没有出过读书人,所以他告诉汉子,到时他要是死了,就让汉子的娃娃去书院进学。

    通往廷狱的道路上,作乱被俘的大小官员耷拉着脑袋。

    郑郅站在看热闹的人群中冷眼旁观,心中暗忖王允那老东西说得果然没错,伏完这厮,完全就是个成事不足的家伙。

    不过如此一来,倒也摸清了戏策底细。

    目送走伏完等人,郑郅悄然无息的退出了人群。

    随后,他来到司徒府上,将此事报与了王允。

    “受伤了?”

    王允轻捋了两下胡须,眼中的思索之色尤为深沉。

    郑郅对此也不敢打包票,他是听郝萌手下的一名军官说的,至于是不是真的,目前仍未可考。

    “这倒是个机会。”

    王允低喃一声,浑浊的眼神里陡然划过一抹亮色,随后他吩咐管事,备下滋补参药,他要亲自登门去戏府拜会。

    “司徒公,你这个时候登门,恐怕戏策未必会见你。到时候马屁拍到马腿上,可就白瞎了这番功夫。”郑郅讥讽的说了一声。

    “郑家侄儿,你也以为老夫是去溜须拍马的?”王允反问。

    “不然呢?”

    “老夫若说是就此去杀了戏策,你信否?”

    郑郅目光一凛,继而嗤笑起来。

    经过伏完他们这么一搞,现在戏府上下估计到处都是甲士守卫,王允一个糟老头子想去刺杀戏策,基本上等同于天方夜谭。

    “最危险的时刻,往往最出人意料。”

    王允露出个老谋深算的笑容,现在的戏府虽然加强了戒备,可同时也空虚了起来,因为王允差不多已经摸清了戏策藏在暗中的手段。

    “你来真的?”郑郅神情一变,他起初还以为是王允在开玩笑,如今听他口气,好像是真要搏上一把。

    王允微微颔首,当场与郑郅制定计划“到时候,你且悄悄潜入戏府,尾随老夫身后,待老夫将戏策引出。你便冒充伏家死士,将戏策击杀!”

    “戏府可是铜墙铁壁,伏完几千人的军队都攻陷不下,你指望我一个人?”郑郅反问王允一声,表示难度太大。

    “那是伏完他们蠢,你皇宫都去过数次。区区戏府,对你来说,应该不算难吧?”王允一言点破,在他暗中搜罗训练的死士营中,郑郅实力绝对稳居前三。

    “嘿嘿,你这老家伙的目光,真狠!”

    之后,王允携带好管事准备好的礼物,起身出府,他抬头望了眼临近暮色的天空,那双历经沧桑变幻的老瞳里,罕见的流露出了炙热之色。

    戏策一死,皇权派也垮了,这长安城,终究该是让我王允执掌!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