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二章 士可杀,不可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关某不求活,但求一死。”

    这是关羽的原话。

    吕布见他神情决绝,便知道多说无益,挥了挥手,令人将他拖了下去,继续看押起来。

    夜间,吕军营寨燃起篝火,守夜的士卒往来巡逻。

    看押关羽的营帐外,华雄大步走来。

    负责看守的士卒见状,行礼抱拳,喊了声‘华将军’。

    只穿了身单薄寝衣的华雄‘嗯’上一声,作势就要掀帐入内,口中是一如既往的惯用言语:“本将军要亲自审问这名降将,看能否从他嘴里套出有用情报!”

    守在帐外的士卒哪会不知华雄心思,这要换做以往,他们司空见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可今天,却是不行。

    领头的那名士卒将华雄拦下,面有难色:“华将军,杨主薄方才来传过话了,说是不准任何人进帐探望,尤其是您。所以,您就别为难小的们了……”

    军营里,九成九的将士都知道这位华将军喜好与众不同,一旦俘虏落到他的手里,几乎没几个能正常的走出俘营,精神失常崩溃者,比比皆是。

    听得士卒说完,华雄的一张悍脸顿时拉了下去,愤恨说道:“杨修小儿,不过仗着家世背景,和大将军的宠信,居然也敢管起老子的闲事,着实可恶!”

    “给老子让开,我今晚还非要进这营帐不可,我倒要看看,他一介小儿,能拿我如何!至于主公那里,赶明儿我自会前去汇报。”

    华雄不由分说,推开挡道的几名士卒,作势就要掀帐而入。

    “华雄,你要向我汇报什么?”

    此时,身后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华雄听见之后,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

    他回过头去,在望见那一道高大身影后,顿时变了脸色,方才的嚣张气焰不在,嘿嘿笑着,一脸的谄媚狗腿模样:“主公,您怎么还没睡呐?”

    吕布只是看了华雄一眼,没好气道:“华雄,你给我过来!”

    后者闻言,耷拉着脑袋,小跑过来跟上了吕布。

    “关羽为人心高气傲,他今晚要是被你给作践了,定会以死明志。”

    吕布怀抱双手,脚下的步子不快不慢,淡淡说着。

    华雄以为吕布是起了爱才之心,当即粗起嗓门儿,拍着胸脯保证起来:“主公,这事儿还不简单,你只管把他交给我,末将只需一番调教,定叫关羽拱手而降。”

    “华雄,你要再敢有这些想法,我就把你那玩意儿剁了!”

    士可杀,不可辱。

    在吕布冷冽的目光下,华雄胯下一凉,连道不敢,直说自己方才不过是开了玩笑。

    两人又往前走上小会儿。

    中规中矩的走,华雄那叫一个浑身难受,他忽地灵光一闪,抱拳与吕布郑重说道:“主公,末将忽然想起,军帐里还有半部兵书尚未读完,这就不打扰您勒,先告辞了。”

    说完,竟飞也似的溜了。

    吕布无奈摇头,他哪会不知华雄这是故意找机会遁走,却也没有喝止。

    平日里,他屡屡叮嘱华雄等莽将多读兵法韬略,可这些五大三粗的汉子,没几个能真正听进心里。

    也罢,等这场平叛结束,群雄湮灭,天下就不会再起战事。

    念及此处,吕布负手而立,目光深邃的望向叛军营地所在的方向,意味深长的道了声:刘玄德,名声和兄弟,你会如何抉择?

    真是有些叫我期待。

    …………

    联军大营。

    黯淡的火光下,联军士卒散在各地,疲惫不堪的围坐在篝火旁,咽着干燥的军粮,四下都能听见伤兵弟兄的痛苦哀嚎。

    今天的对阵交战,己方伤亡过万,士气跌入谷底。

    升起的大帐里。

    刘辩正与群臣议事。

    “陛下,还请您给臣一个说法!否则,三军将士寒心,臣亦解甲归田!”

    醒过来的曹操在得知刘辩居然对典韦他们进行无差别的射杀后,怒气汹汹,当众质问起来,直言不讳。

    这还是刘辩头一次见到曹操如此激动,眼下这个节骨眼儿上,本就局势艰难,曹操要是走了,无异于自断一臂,所以刘辩赶紧好言劝道:“曹将军勿急,此事朕已查出,乃是侍郎余疾擅自下令,进行射杀,朕全不知情!”

    关键时刻,刘辩把锅全部推给了侍郎余疾,随即喝道:“来啊,给朕将谎报君令的余疾拖下去砍了!以泄众愤,以慰今日阵亡之将士!”

    帐外士卒进来,拖着余疾就往外走。

    这位一脸懵的侍郎大人,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只是不断的挣扎大呼:“陛下,臣冤枉,臣没有!”

    不出小会儿,执刑的士卒回报,言余疾已被斩首。

    知晓内情的刘备选择了沉默,木已成舟,现在出来公众揭穿,与刘辩撕破脸皮,百害而无一利。

    “曹卿,这件事情朕亦有错,但朕可以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次。”刘辩很是郑重的说道,希望曹操可以再相信自己一次。

    “陛下言重,您是君,我是臣,即使有错,也是在臣身上。”

    曹操拱了拱手,压下心里怒火,缓缓退回队列。

    翻过这一页,刘辩继续与众人商议起对策。

    毕竟眼下,如何对付吕布,才是当务之急。

    如今的局势,早已今非昔比。

    当初的大优势,遭到吕布翻盘。

    若再这样继续僵持下去,马超、徐荣、高顺、张辽这几路大军杀到,吕布势如中天,刘辩他们就该彻底凉了。

    要怪也只能怪韩遂、匈奴、鲜卑、刘表这些盟友,不够给力。

    然则讨论了许久,也未能得出一个合理可行的方案。

    期间,以关东各世家为代表的保守派要求固守现有城池,而曹操、公孙瓒等激进派则表示,必须寻机会主动与吕布展开决战。

    胜败,在此一举!

    双方唇枪舌战,谁也说服不了彼此,一场议会最终不欢而散。

    刘备回到自个儿军队所在的驻营区域,亲卫陈到快步跑来。

    “主公,方才有人潜入您的军帐,留下了一封书信。末将无能,未能擒获那贼。”

    刘备闻言眉头一皱,先入了营帐,坐下之后,才询问起来:“信呢?”

    陈到恭敬呈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