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二二章 唯独弓弩手,尽戮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笑容戛然而止。

    曹性低头,目光向下,他怔怔望着那支透穿胸膛的利箭,眼神中有些不敢置信。

    但从心窝处传来的撕裂痛楚,已经清晰的告诉自己,他中箭了,而且很是严重!

    身躯在马背上晃了两晃,仿佛不受控制般,坠下马来。

    “曹性!”

    宋宪急吼,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

    跳下马背,他将中箭的曹性搂在胸膛。

    此时的曹性右手捂着中箭的胸口,没了以往的嬉皮笑脸,毫无血色,惨白得可怕,胸口处鲜血抑制不住的向外溢出,染红了他的手掌。

    仰躺在宋宪怀里,曹性艰难睁开眼眸,映入眼帘的是宋宪那张熟悉的面庞,相较以往的冷漠脸,如今却满是担忧和着急。

    曹性心中涌起一阵暖流,他就知道,这家伙一直都是嘴硬心软,其实啊,宋宪比谁都在乎自己。

    “老宋头,我怕是不行了。”

    曹性低声说着,言语间有些丧气。

    宋宪听得这话,眼眶一下就变得湿润起来,他咬牙骂道:“你这家伙,命大得很,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才不会在这里倒下!”

    “终日打雁,今天却被雁啄瞎了眼。”

    曹性语气轻松,我这一生,射杀过无数名将,连鲜卑大王都死在了我的手里。今日死在箭下,这是报应……

    咳咳~咳咳咳~~

    话还没有说完,曹性一阵剧烈咳嗽,口中带血。

    宋宪见状,赶忙将他扶正,轻拍后背,为曹性顺气,口中急道:“曹性,你别说了,我就这带你去找医郎!去见主公!”

    “别……”

    听得这话,曹性不知从哪儿生出一股子力气,生生拉住了宋宪手臂,摇头说着:“我中箭的事情,你千万别告诉主公!现在正值关键时期,千万不能因为我,而扰乱主公计划……再坚持一会儿,臧霸他们应该就快到了……”

    “你他娘会死的!”

    宋宪冲曹性大吼,声音里带有哽咽。

    “箭已穿心,我活不了的。”

    曹性微微摇头,很明白自己的伤势情况。

    擂鼓号角声响彻苍穹,周围的厮杀声未有一刻停歇,厮杀的双方将士双目充血,狠狠将手头兵器捅进对方心窝,顶在最前方的人倒下,后面的人又继续顶上,前赴后继,从未间断。

    从战场收回目光,曹性看向宋宪,重重喘息几口,脸上有着前所未有的郑重:“这一仗关乎天下命脉,主公赢了,群贼皆灭,天下可定;若是输了,等到休养生息之后,恐怕又要再接着打十余年、二十年,甚至更久……”

    “所以,这场仗一定要胜!”

    “更何况,兄弟们还在奋命,他们的血不能白流!我曹性地痞出身,我的命,不值钱,比起这天下,更是九牛一毛……”

    曹性目光坚毅,强忍着疼痛,语气中充满笃定。

    宋宪低垂脑袋,心中酸涩难以言喻,一双拳头握得青筋暴起,可他无能为力,眼珠不知何时划过眼角,顺着脸颊滚落。

    “你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哭哭唧唧。”

    曹性笑骂,虚弱的伸出手去,擦拭掉宋宪眼角泪珠,然后拍了拍他肩膀,尤为洒脱:“老子这是先去阎罗殿探路,顺便给主公招兵买马。到时候,你叫我一声曹哥,我罩着你,如何?”

    “还有,等这场仗打完了,你替我转告主公,就说这些年,我还是想称呼他一声‘头儿’。下辈子,也还愿意继续做他的兵……”

    说到后头,声音越来越小,曹性眼神的神采渐渐黯淡下去。

    “曹性,给我振作起来!你不是想让儿子娶我女儿吗?只要你睁开眼,四个女儿,我全都嫁你府上,你这家伙,倒是睁开眼啊!”

    宋宪哽咽吼了起来,眼泪啪嗒啪嗒的落在曹性近乎安详的脸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曹性有很多的朋友,可他,就只有曹性这么一个可以交心的兄弟啊!

    “曹性,谁伤的你!”

    恍惚间,曹性仿佛听到了一道熟悉声音,压抑的语气里夹杂着足以灭世的愤怒。

    他用力睁开眼眸,却只能隐隐约约的从虚缝中,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向他这里大步走来。

    于是,他眼中光彩重盛,绽放开来。

    一如许多年前,他带着几十号喽啰围堵吕布,结果却被这个强得不似人类的青年,打得屁滚尿流时,眼中所崇拜的神采。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曹性的老大了!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他当着一众泼皮的面,语气郑重,跪在地上朝吕布拜了三拜。

    吕布却不理他,转身就走。

    “喂喂喂,别走啊!”

    “你要去哪儿?等等我!”

    他丢下一众泼皮,死皮赖脸的追了上去,不顾一切。

    这一追,就是二十余载。

    不久,便有士卒将曹性中箭的消息禀报给了吕布。

    获悉曹性伤得严重,吕布心中忽地涌起股不好预感,他虎吼一声,一戟逼退典、许、赵三人,朝着曹性这里疾驰。

    可惜,还是来迟一步。

    望着躺在宋宪怀里安详逝去的曹性,吕布怔楞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

    “宋宪,谁伤的他?”

    吕布下了马背,声音冷漠刺骨。

    任谁都听得出,这声音压抑之下的汹涌怒火。

    宋宪摇头,他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射来的流矢。

    吕布蹲下身去,看向曹性的眼神中,闪过浓浓的痛苦之色,心里面更是一阵剐心窝子的痛。

    “传令三军,投降者免死,唯独弓弩手,尽戮之!”

    吕布冷冷说着,将这位追随多年的老兄弟扶上赤菟马背,既然找不出凶手,那他就要所有的弓弩手,统统去给曹性陪葬。

    宋宪心中也是满腔怒火,当即抱拳领命,翻身上马,奔驰在战场之中,口中怒吼:“传主公令,敌军投降者免死,唯独弓弩手,尽戮之!”

    杀!

    吕军士卒愤声大吼,更加奋命死战。

    吕布随之翻身上马,他扯下曹性将旗,将曹性与自己的后背牢牢系在一起。

    “你不是一直憧憬战场上的万夫不挡吗?”

    吕布回头望了眼趴在自己肩头、无比安静的曹性,然后喃喃一声:“今日,头儿就带你,斩将夺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