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六六章 迁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场秋雨,前前后后下了将近半月。

    站在高处眺望而去,许多半秃的树木,在这场大雨的冲刷下,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到处都是泥洼水凼,地面上满是水泞泞的稀泥。

    这一日,天空放晴,久违的秋阳升上天空。

    “老爹,天晴了!”

    金灿的阳光洒下,一名青年小将跑去向华雄欣喜禀道。

    正啃着面饼的华雄砸吧两下嘴,看了儿子一眼,浑不为意道:“晴就晴吧,你高兴个啥子?”

    “天空放晴,等地面干了,咱们就能攻进下邳城了啊!”

    华武脸上表情兴奋十足,初生牛犊,总是想着要上战场磨砺一番,最好能生擒一两个敌将回来。

    他来得晚,名声也不显,与他年龄相仿的小哥哥们,诸如曹隽、黄叙等人,大都有了功勋,且在军中颇有声望。

    华雄不喜女人,所以这辈子只娶了一户妻子,也不纳妾。两人育有一子,取名“武”字,意寓将来可以继承自己的武道意志。

    所以华武从小就勤习武艺,刀枪棍棒,骑马砍杀,也都是样样精通。

    华雄在儿子身上也是寄予了厚望,但又怕他独自征战出个好歹,所以才只将儿子带在身边,充作亲卫。

    儿子想要立功,他这个当老子的又何尝不想?

    “要不,您去问问大王,什么时候有作战计划?”华武怂恿着说了起来。

    华雄没好气道:“别问,问就是等。”

    此时,外边有亲兵跑来,手里呈上一卷竹简:“将军,大王差人送来书信,请您过目。”

    听得此话,华雄眼中顿时一亮,上前抓过竹简,直接打开浏览起来。

    “父亲,怎么说!是不是要打仗了!”华武一脸的期冀之色。

    华雄起初也这么认为,但当他看完内容之后,脸上的表情很是古怪。

    “你自己看吧!”

    华雄将竹简丢给了儿子。

    “迁营?有没有搞错!”

    看完竹简内容的华武语气惊诧,一脸不敢置信的模样。

    雨过天晴,不进攻倒也罢了,怎么反而还迁营别处,这不等于是摆明告诉世人,我们怕了刘备?

    “大王现在胆子越来越小了,不行,我一定要去问个究竟!”

    华雄令人备了马,径直去往吕布大营。

    途中,他还撞见了从各自营地出来的马超、黄忠、管亥等人。

    很显然,他们也不能理解吕布迁营的这套方略,所以想方面询问清楚。

    毕竟以他们现有的兵力,哪怕是强攻下邳城,也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几人急匆匆的来到吕布大营,却被告知,天晴之后,吕布就带着人外出去了泗水河岸。

    于是,几人又重新上马,奔向泗水所在。

    泗水河岸,波涛汹涌。

    近些时日,连续性的降水,致使河面水位骤涨。

    吕布伫立河岸,奔流的河水在他眼眸里回旋跌宕。

    河风吹拂,带来阵阵凉爽。

    除去吕布,郭嘉、逄纪、贾诩等谋士也在,吕布带他们来此,他们也自然知道吕布意图所在。

    下邳城易守难攻,强行攻城,将士难免多有伤亡,以水灌城是最好的办法。

    “主公,华雄将军他们来了。”不多时,陈卫前来禀道。

    吕布微微点头,脸上并没有丝毫诧异,以华雄几人的脾气,来找自己问个究竟,也在意料之中。

    “叫他们过来。”吕布吩咐了一声。

    很快,华雄几人大步朝这边走了过来,向吕布抱拳见礼,齐齐喊了声:主公。

    吕布“嗯”上一声,算是作为回应,又问华雄等人:“你们来找孤,所为何事?”

    面对吕布的质问,来时气势汹汹的华雄这会讷讷的挠着脑袋,似乎不想再当出头鸟了。

    倒是黄老爷子性情直率:“主公,战斗还没开始,为何下令迁营?”

    明明能打的战役,却不战先撤,如果给不出个具体说法,这样会很伤士气。

    “黄老将军,主公这般做法,自然是有他的深意。”逄纪过来打起圆场。

    黄忠却是不服,拱手说道:“末将驽钝,请主公明示!”

    人呐,一旦上了年纪,脾气难免会顽固不少。

    看向奔流不息的河水,吕布缓缓说道:“孤决定掘泗、沂两水灌城,将刘备及其党羽,一网打尽!”

    如果不迁营,他们的营地也都会被这两股大水吞噬殆尽。

    听得这个计划,黄忠等人霎时目瞪口呆,因为他们压根儿就没想过,还可以有这种神来之笔的操作。

    “之前没告诉你们,主要是担心走露风声,尤其是华雄,整天喜欢瞎咧咧。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就越能万无一失……”

    听得吕布点名,华雄不由的老脸一红。

    吕布讲完,诸将皆是心服口服:“主公英明,我等不及也!”

    吕布摆了摆手,又问:“还有其他事没?”

    诸将连连摇头,心里的疑惑解开,自然是没事了。

    “既没有,那就赶紧准备去吧。”

    “是,主公。”

    黄忠等人应下,再也不多说什么,全都老老实实回去迁营去了。

    …………

    迁营?

    怎么可能!

    听得手下传来的情报,刘备满脸的不可思议。

    好不容易挨到天晴,正是攻城的大好时机,而吕布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选择了撤退,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

    “据探听回来的情报说,好像是吕布后方长安出了大问题,再加上这些天的强降雨,以至于道路难走,粮草不继,所以吕布才急着想要撤兵……”

    陈到将得来的情报,尽数报与刘备。

    照这么说来,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刘备心中不由的信了几分。

    “主公若有顾虑,属下愿和赵将军各领一支人马,前去探个虚实。”

    陈到认真说着,现在刘备麾下,就属他和赵云最能打了。

    “出兵就不必了。”

    刘备微微摇头,否了这个提议。

    吕布此举很有可能是诱敌之计,想故意引诱自个儿上当,还是且再看些时日,再做打算。

    只要吕布不来主动招惹,他就该谢天谢地了。

    不求有功,但求守住城池。

    这就是刘备现有的心态。

    然则,仅仅只过了两日。

    便有士卒见鬼似的跑来,近乎哭腔的喊道:“主公,大事不好了!”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