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千零六九章 绝地求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临近傍晚时分,云端低垂,天色渐黑。

    下邳城下,几匹快马从远处疾驰赶来。

    “城下何人?”城上守军警惕的大声质问。

    几人勒马停下,任由战马趟在水中。为首的阔脸汉子大声应道:“城上守兵听着,吾乃笮公麾下大将靳石是也。如今来此,是有重要军情要面呈刘使君!请速速打开城门!”

    再度醒来的时候,刘备发现自己躺在就寝的床榻之上。

    透过窗户向外望去,外面,天色已黑。

    屋内,燃着几根烛火,时不时的摇曳几下,忽明忽暗,整间屋子里平添了几许诡异阴森。

    咳咳咳……

    兴许是下午吐了血,刘备醒来的时候,喉咙发干,一张嘴,便是一小阵的咳嗽起来。

    他想下床榻端杯水喝,结果浑身上下却使不出一丝的力气。

    好在听到动静的陈到急忙走进,见到主公醒来,他的眼神之中满是担忧之色:“主公,您好些了没有?”

    刘备张了张嘴,只说了一个字:水。

    陈到立马吩咐人端来温水,另一只手将刘备从床榻扶起,然后将水喂进刘备嘴里。

    喝上一大碗温水,刘备的脸上有了几许红润,总算是恢复了些许气色。

    房间里沉默稍许。

    良久,刘备才缓缓吐出一声:“这场仗,没得打了。”

    声音很小,却在这间近乎于死寂的屋子里,被无限放大。

    陈到愕了一下,他从没见过这般丧气的主公。

    以前,即便是被敌人打得落花流水,丢盔弃甲,这个温润仁和的男人也总会笑着说,没什么,以后会好起来的。

    仿佛在这世间,没有什么能够将他打倒。

    而如今,他却像是认命一样。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陈到觉得,床榻上的这个男人,像是迟暮的老人,沧桑而枯竭。

    这么多年,纵使败仗吃了无数次,刘备也从没放弃过斗志,只有这一次,让他生生感受到了绝望。

    四面楚歌声,大王意气尽。

    灌城、绝粮、断援、围城,吕布的种种手段,摆明是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而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反击的手段。

    只能坐以待毙了么?

    想到这里,刘备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起来。

    陈到见状,赶忙抚顺着刘备后背,替他舒气缓压,同时关心说着:“主公,您还是躺下歇着吧!城里的事情,有赵将军和其他将军们呢!”

    刘备却是不愿,仍旧背靠着床头,问向陈到:“叔至,我昏迷的这段时间,吕军可有动静?”

    陈到微微摇头,很老实的回道:没有。

    听的这话,刘备舒了口长气,能拖一时算一时吧。

    多些时间,总归是多些机会。

    犹豫了小会儿,陈到又说:“不过,广陵郡守笮融遣大将来了,说是想要见您。”

    听得这个消息,刘备霎时间似是又生龙活虎了不少,他的脸上掩饰不住动容,略带责备道:“如此重要的事情,怎么不早说!”

    “主公,医郎说您身体虚弱,脑中累有郁疾,实在不宜再过操劳……”

    然则,刘备这会儿根本听不进去,他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从床榻上翻身而起,招呼起陈到:“我无碍,快,替我更衣,叫他去大堂见我!”

    方才还气息奄奄,这会儿又生龙活虎了起来。

    因为,这已经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来到会客的大堂,刘备迈步走进,此时,他也注意到堂内的阔脸汉子,在他身后站着几名带来的亲兵。

    长史简雍正在与他攀谈。

    见到刘备进来,简雍即刻起身,与阔脸汉子介绍起来:“靳将军,这位便是大汉皇叔、徐州牧兼任镇东将军刘备刘使君了。”

    同时,也为刘备介绍:“主公,这位将军乃是广陵郡守麾下广宁将军靳石。”

    “末将拜见刘使君!”靳石面向刘备拱手抱拳。

    刘备则是面带温和笑意,上前拉着靳石的手腕,两人同坐一席,可谓礼贤下士。

    “靳将军客气,你远来辛苦,如今城中粮食略有不继,未能好生招待,还请将军见谅。”

    刘备略带歉意说着,脸上因未能尽地主之谊而感到深深自责。

    不得不说,刘备在为人处事上,还是很有一套。

    只要不是能瞬间将人置于死地,刘备绝对不会与人撕破脸皮。

    譬如,上一世的时候,刘备敢叫吕布一声兄长,也能在吕布落难时,来上一句:君不见董卓、丁原之事乎?

    曹操收留时候,刘备直呼明公,一旦离开,再见面,就是大骂曹贼……

    此等例子,不在少数。

    毕竟能屈能伸,才是一个合格枭雄的自我修养。

    “刘使君言重,咱本就是粗人一个,没那么多的礼仪规矩。此番前来,乃是奉了我家主公之命,送来书信,请刘使君亲阅。”

    靳石也不在乎没有酒肉招呼,浑不为意的说着,从怀中掏出书信。

    遣大将送信,信的内容,显然非同小可。

    刘备也不含糊,接过认真浏览起来。

    约莫小半炷香的功夫后,看完书信内容的刘备将信件搁置桌上。

    两封书信,一封是孙乾的笔迹,另一封则是笮融亲笔所书。

    笮融在信中表示,已经答应刘备出兵,并且进驻到了下邳境内,并约好在三日后,会对吕布军后方进行突袭,到时候以击鼓为号,希望到时候刘备能够率军出城,来个前后夹击,共破吕布。

    相比之下,孙乾的书信则较为简单。

    不过内容却是格外沉重,因为除了之前许诺的粮草、马匹、田土,笮融还明确表示,得额外再加八百万钱,并在下邳修建佛寺七十余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