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9章 第三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呼——

    站在略显空荡的街道上,公孙鞅呼出一口热气,心中忍不住感慨:冬日里能够吃上一顿火锅,真的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啊!

    在上车那一刻,他忽然愣住了,脑子有点迷糊地想到他来找边子白并不是来吃火锅的啊!也不是为了来喝酒,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询问边子白。

    昨日的烽火已经传到,赵军已经开始进攻了。目标就是马邑,要是赵军进攻的目标是平邑的话,公孙鞅一点也不会紧张。就平邑如今的防御能力,就算是赵军精锐异常,他有信心看着赵军从不可一世,最后灰溜溜的离开这座被边子白营造的如同铁通一般堡垒。

    可是马邑的守将是公子岐,他能守得住吗?

    公孙鞅相信自己的脑子一直很够用,也以聪明著称,要不然老师王诩也不会收他为徒。甚至他还是王诩的开山大弟子。一票小师弟只能仰慕的存在。

    但是为什么自己一和边子白在一起,智商就不够用了呢?

    边子白似乎能够猜透他的心思似的,一开口就将自己的注意力给吸引住了,随后步步引导,让他这地走歪。

    不得不说,边子白对赵军的分析,确实让他大开眼界。原本他以为边子白仅仅是为了获得魏军的支持,才将平邑作为抗击赵军的首要堡垒。可是没想到这之后还有那么多的道道,首先固守平邑,甚至在平邑屯重兵竟然可以威胁到赵军的补给和粮道,让赵军不敢进攻朝歌,从而保护了因为战争暂避在朝歌的十多万卫人。同时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平邑驻扎重兵之后,朝歌的驻军就不用那么多了,这也是缓解了上军兵力不足的困难。

    逼迫赵军不得不进攻平邑,将平邑这颗钉子拔掉,或者彻底改变作战部署。

    当然,边子白还是最希望看到庞爰和他打一场耗时耗力地攻城之战,因为攻城战虽然取胜不容易。最可能的结局就是双方大战一两个月之后,都筋疲力尽,无力再战。战争成为一场势均力敌的平局。赵军再也无力攻城,而卫军也不敢出城发动进攻。作为主将,求胜自然可贵。但是最优先选择的还是不败。

    而赵军主帅没有做出边子白最希望看到的选择,将进攻目标放在了马邑,甚至在大河以南。远离平邑卫军的威胁。这显然不是边子白的失误,而是他是给庞爰两个选择,庞爰选择了一条对赵军更加有利的路。

    这也是边子白自始至终都没有因为部署不成功而惊慌失措的原因。

    如果庞爰选择进攻平邑,大家就在平邑城下真刀真枪的干一场。

    如果选择马邑,那么边子白就在赵军漫长的补给线上寻找突破口,袭扰赵军的补给,然后等待机会的出现。

    而且,随着赵军在马邑的进攻受阻,补给线的问题会一再被扩大。

    送走了公孙鞅,孙伯灵用捧着他专用的钵头,盛了满满当当的一钵的黄米饭,用刷过羊肉的汤底拌饭吃,木箸飞快的划拉,米饭的高度用可见的速度下降着,伴随着喂猪时候才有的呼噜声,边子白一阵担忧。好好的小军神,不会让他给养成小肥猪吧?

    这位虽然历史上的经历悲催了一点,但是领兵打仗的实力,绝对可以排到战国前五。真要是因为体重给废了,边子白的内疚之心恐怕少不了。

    “老师,您为什么不把所有的部署都告诉公孙大叔?”

    孙伯灵绝对是被孟轲给传染了,要不然他是肯定不会叫公孙鞅大叔的,可是孟轲会腆着脸这么干,不仅叫了,还要好处。

    边子白笑道:“你老师我担心公孙这家伙的心脏受不了,到时候吓出什么病来,我可担当不起。”

    “但弟子以为,老师的办法是为今最好的办法了。我们不顺着赵军的意图改变,赵军自然会处处难受。如果马邑能够坚守一个月,就算是我们的计谋不成功,也能让赵军无功而退。这是老师比庞爰高明的地方,至于公孙大叔,他不是武将,怕什么?”呼哧,呼哧,孙伯灵说两句,就划拉一下木箸,沾满了汤汁的米饭,呼哧带劲,虽然听着不雅观,但看着带劲。眼瞅着边子白一天的饭量竟然在他说话的间隙之中,被孙伯灵的小嘴吞了个七七八八。

    边子白虎着脸道:“不能再吃了,你看你都胖成什么样子了,明天起开始跑步,围着城跑三圈。”

    “老师,弟子要给老师看公文,还有处理军情。”孙伯灵一听要跑步,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舀了一碗热汤小心的喝着,压压惊。

    边子白却不给他讨价还价的机会:“不行,我会盯着你。再不济,我和你一起跑。”

    “老师,城外有赵军的探子。”孙伯灵想起来城外不安全,顿时笑了起来。

    边子白道:“吓唬谁呢?城外的赵军探子都是属兔子的,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撒丫子就跑。而且还是骑兵,连狗都撵不上。你以为赵军的探子还有胆量靠近平邑不成?”

    这话倒是真的,赵军自从在平邑被剿灭了一支骑兵斥候之后,赵军就警觉了起来。相比步兵,骑兵的代价实在太高昂了一些。但是作为边军的斥候,不用骑兵,采用步兵的话,速度上就根本逃不脱车兵的围剿。

    吃一堑长一智,赵军似乎也知道平邑的卫军很不好惹,都是远远的看着。到时候就走,就像是每天天一亮起来上茅房似的,不去吧,憋得慌,去吧,臭的很,要说在茅房里一直呆着,更是对自己极大的考验。

    而赵军斥候的松懈,却直接导致了赵军根本就不知道平邑城内少了一个师,两千五百人的步卒,还有从邺城离开去赵军粮道偷袭的骑兵队伍。总数五千多,要是赵军的斥候胆子再大一点,再不要命一点,边子白真怕赵军能够掌握偷袭粮道的卫军数量。

    这已经不是小规模的偷袭了,而是分兵作战。

    马邑。

    如果说第一日的进攻,仅仅是六月里的天,说变就变,但来得匆忙去的快。一场攻城战还在意犹未尽之时就已经结束。

    但第二天的战斗一度进入到了白日化。

    这一日,公子岐甚至有过动用所有军队都上城的打算,最后要不是端木方苦谏,要不然下午恐怕所有卫军都要筋疲力尽了。等待他们的就是兵败城破的命运。好在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

    第三日。

    公子岐扶着城垛,目光远眺,地平线上一轮红日出现在了视线之中,仿佛如同人的血一般鲜艳,带着血腥味。天亮了,预示着赵军的进攻又要开始了。但是下军能够守得住这一天的进攻吗?

    马邑城内,靠近城门的地方,公叔简正在指挥工匠们安装一个巨大的守城工具。看上去很怪,像是一个巨大的天平。但是却一头长,一头断,短的一头还有一个大木箱子,没有盖子,另外一头还有一个渣斗一样的填料斗,看着挺新奇,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公叔简,这就是你说的防御器械?”

    公子岐盯着眼前用木头打造的如同一栋大房子般高大的器械,好奇的问道。

    公叔简傲然道:“公子你瞧好吧,别看这器具笨重,真要是打起来,一下子能死一大片,厉害着呢?这还是将主给我的图纸,我琢磨了好几天才制作出来的大家伙。”

    “赵军攻城之后就能使用?”公子岐被赵军的疯狂给吓住了,迫切希望一切能够打击赵军的力量加入,任何能够增加卫军战力的帮助,都被他视为救命稻草。

    公叔简为难道:“公子恐怕不行,全部组装完成,需要到下午才能做到。但是攻击的时候,我担心误伤我军。所以最好明日使用,好给我们一点使用上手的时间。”

    “明日?不行,必须要下午用。”公子岐立刻拒绝了公叔简的要求,反而让他尽快投入使用。

    正在这个时候,城头的士兵开始喊道:“赵军过来了!”

    根本就不需要有人提醒,因为赵军在整队时候用的鼓声,能够传递出很远的距离。

    赵军的战斗力很强,公子岐心知肚明,要是在野外,如果他的下军遇到同等数量的赵军,大败而逃的肯定是自己,绝对不可能是赵军。

    也就是攻城战,对赵军很不利,才会弥补彼此在数量和战斗力上的差距。可即便如此,城内的卫军伤亡也超过了一千人。相比赵军有箭伤,有剑伤,还有摔伤,被滚木擂石给砸死的,五花八门,但是卫军的伤口大部分只有一种,箭伤。也不知道赵军是否在弓箭上淬毒没有,不然受伤的士卒别说伤口愈合了,就算是能活下来就很不容易了。

    这时代的淬毒很多,最高级的当然是乌头,见血封喉不是吹的,但是这玩意贵的很,只有森山老林才有,而且极难提炼。但是有更简单的办法,比如将箭头放在茅厕里沤,人中箭之后就很难愈合,行程溃烂之后致死。但是刚中箭的士卒是不清楚箭头是否经过这种处理,只有等到伤口一直恶化,无法愈合才会明白。医士除了割肉疗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与此同时,赵军的军阵前,庞爰在战斗开始前,给他手下的将领下达着作战命令,庞爰带着强大的自信高喊:“今日破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