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章 深宫,惨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章 深宫,惨死

    “贱妇,你与南泽太子苟且之事以为朕不知道,现在还求朕原谅你,呵,你莫非也太天真了!”

    雍和宫中,灯火摇曳。免-费-首-发→【追】【书】【帮】

    柯七叶双脚被斩,此刻正无力的蜷缩在大殿之下。

    痛,却连呻吟都不曾吐露一声。

    十指蜷缩,白骨森森血肉模糊。

    柯七叶抬眸,高堂之上的两人,柯晴儿,即墨染,皆是一脸阴狠的看着自己。

    “皇上,她吓到我了,还有我们肚子里的孩子。”

    只是一眼,柯晴儿故作柔弱的靠近即墨染的怀中,娇嗔道。

    十指芊芊,轻抚于小腹之上。

    “大胆贱妇,来人,将这贱妇的眼珠子挖出来!”

    即墨染低吼一声。

    一群人黑压压的围了上来。

    这时候,一道惊雷,在殿外撕扯开惨白的夜色。

    柯七叶双眼被无情的剜了出来,再也不能看,一双明眸只剩下两只血肉模糊的血洞。

    耳边,尽是柯晴儿如银铃一般的笑声。

    “即墨染,你好狠心。”

    这几个字,从已经咬破得血肉模糊的嘴唇之中挤出。

    她感觉到一股寒冷从自己的脑袋上披头盖地而来。

    “姐姐,你身上太多血了,将这个雍和宫都染红了,妹妹给你洗洗,好吗?”

    温软狠戾的话语落下,一阵刺痛,从脚上的伤口传来。

    她用的,是滚烫的开水。

    即便是这样,柯七叶都不曾痛呼一声。

    “染哥哥告诉我,若是姐姐说出那个东西的下落,他会看在我的面子上,饶姐姐一命哦~姐姐,你说,妹妹对你好不好?”

    痛感减少,柯晴儿的低语继续在耳边响起。

    柯七叶勾唇,任由脸上鲜血淌过刺痛一片。

    “告诉即墨染,就算他做了西城的皇,没有那个东西,他永远都只是一个傀儡,而那个东西,就算是死,他都别想得到!”

    咬牙切齿的话语,说出来几乎花费了柯七叶所有的力气。

    耳边的笑,变得阴狠毒辣。

    良久之后,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响起。

    柯七叶的已死的心,仿若被一只手生生撕碎一般,又痛了起来。

    “姐姐,你说贤儿还这么小,要是将他丢进蛇窟,会不会-――”

    “你放开我的贤儿,他是太子,你不许伤害他!”

    柯七叶痛呼,顺着声音爬过去,一双手,被狠狠踩住了,“我把贤儿还给我,还给我!”

    她的孩子,她担心的始终是发生了。

    “哈哈哈,姐姐,谁不知道你跟南泽的皇帝不清不楚,你敢说,这个孩子真的是西城的太子吗?”

    “不要--”

    嘶声力竭的吼叫,伴随着惊雷充斥撕扯着这压抑的夜。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在路上叮叮当当行驶的马车之中,雅儿见着柯七叶一张小脸苍白,光洁的额头上更是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口中还念念不休的持续喊着“不要!”,便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使劲的推着她的身子,“小姐,小姐你不要吓奴婢呀!小姐!”

    迷迷糊糊之间,故事似乎又快进了些许,柯七叶抱着已经冰冷了的贤儿的尸体,坐在祭天坛上,周围,是冷飕飕发射过来的利箭。

    即墨染,得到了你想要得到的东西,你为何要是容不下我?!

    就连你亲生的贤儿,你也能够狠心杀害。

    她都能感觉到,怀中的冰冷孩子尸首不全,是她,是他,连个全尸都不曾给她苦命的贤儿留下。

    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

    高高浅浅的呼喊声传入她耳,混沌黑暗之中,那道声音牵扯着她的思绪,不断的走远,离开了这片流血的世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