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二章 谁让你干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十二章 谁让你干了

    “其实他挺厉害的,只是外表看上去不太招人喜欢罢了。免-费-首-发→【追】【书】【帮】”陈雪漫满脸尴尬地道。

    总不能告诉妹妹,这王八蛋是自己的债主吧?

    这样一来,自己被坏人追杀的事就要被妹妹知道了。

    “姐,这个人不行啊,还是辞了吧。”陈果果豪不介意方天的再场,大摇其头道:“你看他,个头不高,肌肉也不强壮,能有什么本事啊?你以前招的那些保镖,哪个不是长得像终结者似的,最后怎么样呢,还不是被人三拳两脚就揍爬下了?害得我在同学们面前都抬不起头,老是被那些混蛋取笑呢。”

    “这个……”

    正如妹妹所言,陈雪漫以前挑选保镖,个个都是五大三粗型的。

    本想靠他们保护妹妹的安全,哪知招来的全是些废物。

    第一天去学校,就被妹妹的流氓同学给揍成了猪头。

    陈雪漫觉得挺对不起她的。

    “如果你看不上他,哪姐姐再给你找其他的保镖来。”陈雪漫讪讪地笑道。

    “算了吧,还嫌我在学校丢的人还不够多吗。”陈果果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惦着白皙的小脚,满脸都是怨气:“反正自从妈妈去世后,我就是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孩子,就让那些混蛋欺负死我算了。”

    说到这里,她突然发现方天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而且目光的焦点,就在自己翘起的大腿上。

    陈果果赶紧放下浴袍,朝他娇斥道:“喂,小子,还站在这里干嘛?赶紧走啊,我是不会请一个废物当保镖的。”

    废物?

    听着这两个姐妹对自己的评价,方天顿时愤怒了。说我是收破烂的,本少爷忍了,竟然说我连保镖都没资格当?

    奶奶的,这个保镖我还当定了。

    “难道块头大就一定是个好保镖?你这逻辑也太搞笑了吧。”方天冷笑道。

    “喔?这么说,你很厉害喽?”陈果果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

    “不可否认,我就是你们要找的,最厉害,最牛气,最称职的……保镖。”方天挺着胸脯,豪不谦虚地自我表扬道。

    听到这里,陈雪漫眼中不禁一亮。

    她当然知道方天的身手,给妹妹当保镖,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刚才之所以说他是自己聘请的保镖,其实也是想试探下方天的反应。原本还担心以这小子心高气傲的性格,肯定不会屈就呢,哪知被自己姐妹一激,这家伙竟然主动答应了下来。

    “切,吹牛也不怕闪了自己舌头,做我的保镖可不是那么容易当的。你都有什么本事啊,说出来听听?”陈果果目光狡黠地看着方天。

    突然发现,这小子长得倒挺顺眼的,就是穿的邋遢了一些。

    如果能打扮一下,给自己当个挡箭牌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功夫好,还懂医术,精通厨艺,琴棋书画也略通一二……”方天一连列举了自己七八个优点,不禁有些得意起来,自己还真是个全才啊。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你既然什么都会,怎么混得跟个收破烂似的?”陈果果满脸不信地撇撇道。

    臭丫头,再敢说我是收破烂的,我就揍烂你的屁屁,方天恶狠狠地肺腑道。

    “妹妹,其实他真的很厉害的,你试过就知道了。”陈雪漫在旁边替方天说起了好话。

    陈果果一听,马上拍手大赞道:“嘻嘻,这个注意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说着,便从沙发上站起了身。

    试?怎么试?

    看着陈果果那玲珑曼妙的诱人身段,方天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副少儿不宜的邪恶画面。

    “看腿!”

    陈果果走到方天面前,二话不说,便是一记辛辣的横踢。

    方天没想到这娇滴滴的姑娘,竟然还是个练家子,看她出腿的重心和架势,练习跆拳道应该有二,三个年头了。

    只是这种花拳绣腿用来对付普通的流氓都费劲,更何况是自己这样的高手。

    “好腿!”

    方天伸手一捉,便像老鹰捉小鸡般,很轻松地便将陈果果纤细的脚踝给抓住了。

    呜!真香啊。

    “混蛋,放开我。”陈果果金鸡独立,表情显得十分尴尬。

    更尴尬的是,她身上还穿着浴袍呢。

    大腿被方天抬起来之后,顿时春光大泄,连不该露的地方也露了。

    方天低下头,看到某处不可说的部位爬着一头喜羊羊,正对他做着傻瓜似的v字形手势。

    那呲牙咧嘴的表情,好像在向他说:有种来打我啊。

    方天顿时看傻了眼,好幸福的小羊……

    “混蛋,看够没有!”陈果果气得几乎要抓狂了。

    “方天,还不把我妹妹的腿放下?”看到这一幕,陈雪漫也马上冲过来,脸色通红地朝方天娇斥道。

    方天听后,便听话地松开了陈果果的脚踝。

    “流氓!”

    陈果果得到解放之后,一记耳光又朝方天抽来。

    方天怎么能可能被她打中,脑袋微微一偏,便躲了过去,接着又在她的小屁屁上踢了一脚。

    陈果果“哇呀”一声,一个狗啃泥,扑爬在了前面的沙发上。

    浴袍再次被掀开,脚上的拖鞋也摔飞了,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方天!”陈雪漫朝他跺了下脚,接着便朝妹妹跑了过去:“果果,你怎么样,受伤没有?”

    “呜呜……”陈果果翻身爬起来,用手捂着后面,眼中泪花滚滚。

    她也不说话,咬着两排小碎牙,就这么怒气冲冲地瞪着方天。

    “方天,看你干的好事。”陈雪漫气愤地转过了身。

    “这能怪我吗,是她先攻击我的呀。”方天十分委屈地说。

    “你走吧,我们家不欢迎你!”陈雪漫冷着脸,下达了逐客令。

    一听这话,方天便来气了,冷下脸道:“本少爷还不想伺候你们姐妹呢,拜拜。”

    见他转身要走,陈果果马上叫道:“臭流氓,你给我站住。”

    你说站就站,把本少爷当成什么了?方天根本不搭理她,径直走向了门口。

    “姐,我决定了,让他做我的保镖,你快拦住他啊。”陈果果见方天不听自己的命令,马上对陈雪漫撒娇道。

    “啊?”

    陈雪漫楞住了,犹豫着说道:“他刚才那么对你,你还让他做保镖?”

    “我不管,我就要他做保镖。”陈果果耍起了二小姐的作风,十分蛮横地说道。

    “那好吧。”

    陈雪漫非常疼爱这个唯一的妹妹,平时就是要星星不敢给月亮,她想让方天做保镖,那就由着她去吧。

    更重要的是,这么大的院子,就住了她们姐妹二个人,也实在有些冷清了些。这个混蛋虽然流氓了一些,不过人倒是挺闹腾的,有他住在这里,也能活跃一下家里的气氛不是?

    其实她心里还有个担忧没敢说出来,那就是这个院子里闹鬼。而且还是个很可怕的红衣女鬼。

    不过对于那个女鬼,陈雪漫自己倒是没有亲眼见过,全是听陈果果说的。

    为了这事,妹妹已经吓得半个月没有回家住过了,这些天都躲在学校宿舍里。陈雪漫虽然不迷信,但她毕竟也是个女人啊,晚上一个人住在这里,心里哪能不害怕?

    现在好了,有个武功高手保护着她们姐妹,女鬼想必也不敢出来吓人了吧?

    想到这里,她便立即朝方天喊道:“方天,你等一下。我决定了,聘请你做我妹妹的贴身保镖。”

    “不干!”方天头也不回地说。

    “你……”陈雪漫没想到他竟然拒绝了。

    看着妹妹满脸祈求的表情,她只好咬咬牙道:“一个月二万块,包吃住,表现好还有奖金,这样总行了吧?”

    有这么好的事?方天一听,便停下了脚步。

    现在他最缺的就是钱,万一把这对姐妹得罪了,另外两万块肯定也会打水漂,自己可就亏大了。

    算了,不就是给小丫头做保镖吗,以自己的本事,那还不跟玩似的?

    “好,我答应了。不过,你妹妹让我干多久?”方天问道。

    自己还要寻找大师姐呢,自然不可能在这里干太长时间的。

    听了方天的话,这对姐妹花顿时羞红了脸。

    “放屁,谁让你干了?”陈果果也是个猛人,马上红着脸骂道。

    “方天,你以后说话能不能别漏词啊?”陈雪漫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对活宝了,说话都不经过大脑吗?

    “我说话怎么了?”

    看着二女咬牙切齿的模样,方天回味了一下刚才的话,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靠,自己还真是个坏人啊。

    “好吧,我再问一遍,给你妹妹做保镖,让我干多久?”方天又一本正经地问道。

    “只要你想离开,随时可以走,不过,要先征得我妹妹的同意才行。”陈雪漫看了一眼陈果果,说道。

    “对,从此之后你就是我的人了,我让你往西,你不能往东,我让你揍人,你就得往上冲……”陈果果说完,又威胁道:“不听话,我就会扣你工资的。

    ”

    心中一阵暗爽,等做了我的保镖,看姑奶奶怎么折磨你。

    敢踢我屁屁,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陈果果的下场,哼哼。

    刹那间,陈果果便筹划了一系列损招,准备找方天报那一脚之仇了。

    方天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下来。

    虽然有给陈果果作狗腿子的嫌疑,但谁让自己现在缺钱花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