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一章 天之娇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十一章 天之娇女

    雷少宇越想越来气,拎起红酒便狠狠地灌了两口。免-费-首-发→【追】【书】【帮】

    “对了!”

    几口酒下肚,雷少宇突然灵光一动,想到了一件事来。

    刚才苗倩倩在电话里,好像说她被方天给非礼了?

    虽然方天最后没有得逞,但只要苗倩倩一口咬定,判他个非礼未遂,然后在监狱里关几年,也不是难事啊?

    “哈哈,方天,你这次死定了,我看你还怎么跟我抢女人。”想到这里,雷少宇抓起自己的外套便往外跑。

    “喂,你干嘛去?”齐北威奇怪地喊道。

    “老子这就英雄救美去,哈哈……”话音未落,雷少宇便出去包厢,去那个公共厕所找苗倩倩去了。

    “我靠,又让我付账,真卑鄙。”齐北威十分郁闷地骂道。

    …………

    青牛山位于林阳市的南郊,离市区也就二三十公里的路程,因形似俯卧的青牛,因此得名。

    很多林阳市的市民,在周末放假的时候,都喜欢携带着家眷,在青牛山附近郊游野餐。

    以前岳珊珊也带着自己班里的学生,在这里游玩过。

    不过他们活动的地带,也仅限于青牛山的边缘地带,再往深处,因为环境太过荒凉原始,除了当地的村民,根本没人敢深入其中,听说里面还有野狼豹子等凶兽出没。

    “方天,你说青牛山有草药。可是我以前来过几次,都没有发现过啊。”坐在开往青牛山的大巴车上,岳珊珊心里有些没底地说道。

    “呵呵,我说有,就肯定有。”方天自信满满地笑道。

    他的这份自信,当然是从无数次深山采药中历练出来的。

    虽然方天从没有进入青牛山,但这里的温度事宜,雨水充沛,地理环境非常适合各种草药的生长。

    如果运气好,估计这次还能采到自己极需的珍惜灵草。比如何首乌,灵芝一类的。

    而方天这次陪岳珊珊进山,其实也是有私心的。

    此时他的境界已经到了瓶颈期,想要突破,只有尽快服用聚气丹。

    但那玩意可不是随便找些草药就能炼制的,除了那株千年紫木精魄之外,像赤芝,红鬼笔等极品草药,也是多多益善。

    不过像这种极品药草,世价都贵得离谱,方天现在根本没钱购买,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自己进山寻找了。

    “方天,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这么好的医术,简直是个天才。”岳珊珊平时极少称赞人,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破天荒头一次了。

    而这次,她竟然还用了“天才”这个极高的赞誉。

    其实岳珊珊一点也没有夸大其词,连大名鼎鼎的罗山去,都束手无策的病,竟然被方天轻描淡写地治好了。

    如果他不是天才,那什么人是天才?

    “我哪里是什么天才啊,只是从小跟着师傅学习医术,略懂些针灸和草药的知识罢了。”方天嘴里谦虚着,心里却有些飘飘然起来。

    毕竟他还是个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被如此娇媚动人的御姐称赞,换做是谁,心里也是美得紧啊。

    由于今天不是周末,大巴车上的旅客并不多。

    在岳珊珊和方天对话聊天时,那几个男性乘客,目光频频朝二人坐的位置望来。

    当然,他们目光聚集的焦点,几乎都集中在岳珊珊身上。

    毕竟像她这样容颜娇俏、气质又如此优雅出众的漂亮少妇,在路途中可不多见。

    “叮铃铃——”

    车子行驶到一半路程的时候,岳珊珊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拿出手机,一看到上面的电话号码,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下来。

    想了想,岳珊珊便把电话给挂掉了。

    哪知过了没一会,电话却又刺耳响了起来。

    不得以,岳珊珊只好接了,声音却刻意放低:“喂,孙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吗?”说着,她还偷偷地查看了一下方天的表情反应。

    由于没开空调,车厢里的温度十分闷热,方天看了一会车外的风景,便闭眼假寐去了。

    “珊珊啊,我已经在林阳大酒店定好位置了,你什么时候过来啊?”话筒里,传来孙正义兴奋的声音。

    而那句“珊珊”,也是叫得极为亲密自然。

    但听到岳珊珊耳朵里,却让她有种说不出的恶心。

    “孙老师,实在对不起啊,我今天临时有点事。要不,还是改天请你吧?”岳珊珊十分抱歉地说。

    如果不是孙正义这个电话,她都把要请对方吃饭的事给忘了。

    沉默了好一会,孙正义才大度地笑道:“没关系,没关系,那就明天吧。”

    “那好,明天我再联系你。”岳珊珊说完,便匆忙将电话给挂了。

    她将手机重新放回包里,抬起头之后,突然吓了一跳。

    原来方天此时根本就没睡,正笑嘻嘻地看着她,道:“姗姐,今天有约会啊?”

    “没,没有啊。”岳珊珊结结巴巴地说道。

    “可是我怎么听着,那人的声音有些耳熟呢。”方天挠挠头说道。

    “这个……”

    岳珊珊咬着嘴唇,想了一会,便决定向方天坦白了。

    毕竟再隐瞒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从青牛山回来后,方天迟早也会知道自己身份的。

    “方天,对不起,珊姐欺骗了你。其实我……我是你们班的英语老师。”岳珊珊红着脸说道。

    “什么?”

    听到这里,方天顿时张大了嘴巴,有些不相信地看着她说:“珊姐,你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

    在他的印象中,大学老师都是年纪比较大的人,要么是两鬓斑白的老头,要么就是水桶腰的中年妇人,岳珊珊今年好像还不到三十岁,难不成她二十多岁就做了大学老师?

    “呵呵,珊姐骗你做什么呢。”

    岳珊珊笑了笑,语气很自然地说道:“在16岁那年,我就被米国休斯顿大学破格录取了,主攻国际语言专业。21岁时获得了国际语言和哲学双硕士学位,回国之后,就被聘请做了林阳大学的英语老师,到今年为止,已经在这里工作有五个年头了。”

    方天顿时听得傻了眼,21岁双硕士学位?还当了大学的老师……

    这,这也太逆天了吧?

    “呵呵,不相信吗?告诉你哦,珊姐可是会八个国家的语言呢,很厉害吧?”

    是人都有虚荣心,岳珊珊自然也不例外,此时看着方天那副崇拜的表情,她心里也不禁有些得意起来。

    “珊姐,你真是我的老师?”方天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惊喜若狂地说道:“太好了,你怎么不早点说呢?”

    一抹娇艳的红晕,从岳珊珊的脸颊两处生了起来。

    很长时间都没有被男人碰过的她,此时被方天抓着手腕,心里不禁有些异样感袭来。

    “我这不算什么,其实你才叫厉害呢,年纪轻轻就有那么高的医术。”岳珊珊任由方天握着自己的手腕,却没有主动抽出来。

    “哈哈,咱们两个都是天才。天才碰上天才,当浮一大白。”方天兴奋地大笑,乐得鼻涕泡都冒出来了,美美地说着:“有个姐姐当老师,以后在学校就没人敢欺负我了,想想都让人乐掉大槽牙啊。”

    岳珊珊娇媚地睇了他一眼,忍俊不禁道:“不过呢,在外面你可以叫我姐。但到了学校,你还得称呼我岳老师的。”

    “为什么?”方天皱起眉头,有些不高兴地说。

    他还想靠着这个美女姐姐,在班里装下逼。顺顺吓吓得那几个坏小子的。

    可如果不让说出来,那还骄傲个什么劲?

    “也没什么,就是怕别人说闲话。”岳珊珊感慨地叹了口气。

    在她第一年在林阳大学任教时,年纪甚至还没有班里那些学生大。

    因为没有威信,班里那些调皮男生,总是借着各种理由和她套近乎。

    当时岳珊珊对管教学生也没什么经验,加上刚留学回来,按米国的教育风格任教,很快就和班里的学生打成了一片。

    其实这样的教学风格本来也无可厚非,可她却忘了这是身在传统的大禹国。

    这件事,很快就被一些有心人传到了校长耳朵里。

    几天之后,校长把她叫到办公室,名则谈心,但话里话外,却不断警告她不要和班里的学生、玩师生恋云云。

    当时的谈话,对岳珊珊打击非常大。

    在接下来的几年任教中,她为了划清师生之间的界线,就刻意走起了成熟路线。

    就连性格,也逐渐变得冷漠沉稳起来。

    五六年的时间里,岳珊珊几乎都没怎么笑过,甚至都忘了该怎么去笑了。

    “敢!”

    方天挑起眉头,十分嚣张地说道:“谁敢说珊姐闲话,看我不打得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虽然知道对方说的是气话,可是听在岳珊珊耳朵里,还是让她十分感动的。

    老实说,她真的挺喜欢方天的,如果不是这层师生关系,都想认方天做“干弟弟”了。

    此时离青牛山还在小半的路程,由于天气太过闷热,聊着聊着,岳珊珊不禁有些发困起来。

    这个时候,车厢里的大部位乘客,大部位都在闭眼打瞌睡。

    “方天,姐有些困了,想休息一会,等到了地方叫醒我。”岳珊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恩,你睡吧。”方天说道。

    岳珊珊点了点头,十分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