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九章 泰山压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十九章 泰山压顶

    不好!白衣青年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免-费-首-发→【追】【书】【帮】

    心思电转间,他单手一撑巨石,借着身体反冲之力,手中那把扇铺展开来,好像挥起一把大镰刀,狠狠地向后斩去。

    岳珊珊的受辱,令方天直接发了杀心,炽烈拳发挥了九成功力,本想将这无耻淫贼直接轰死,哪知一动手,却发现这白衣青年竟然还是个高手。

    在自己的偷袭之下,此人不仅没有惊慌失措,反而使出了一招“蛟龙翻身”。

    而他手中那把折扇,势大力沉,寒气如刀,分明就是由纯铁精钢打造,斩的还是方天的丹田气门。此时方天的肉掌已经印在了白衣青年的天柱穴上,只要劲力吐出,对方绝对会脑浆崩裂、命丧当场,但同时,方天的身体也被被对方的折扇斩成两半。

    “自己的命金贵,犯不着和他鱼死网破。”想到此处,方天瞬间变换了攻击的方位。

    他的小臂一曲一伸,以十分诡异刁钻的角落,轰在了折扇的扇柄之上。

    “嗡!”

    那把折扇顿时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金铁颤鸣声。

    一股雄厚之力的力量,通过精钢扇骨传到白衣青年手臂之上,震得他胸中一阵发闷,扇子显些脱手飞出。

    “气脉二重天!”

    白衣青年顿时大惊失色,连滚带爬,足足跑出去四五米远,才靠着悬崖壁石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他终于意识到杜军为什么这么惧怕方天了。

    这小子才屁大点大,竟然能达到气脉二重天的境界,简直就是个可怕的妖孽。

    “华少,你怎么样,受伤没有?”杜军护主心切,马上绕过方天,朝白衣青年奔跑了过去。

    白衣青年吓得脸都白了,无比恐惧地盯着方天,心中一阵阵后怕。

    要不是刚才反应够快,此时他已经到地狱门口报道去了。

    在林阳市,居然还有这么恐怖的人物,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一点消息都没查觉到?

    “杜昆,上次我绕你一命,现在你又和这种人渣败类混在一起,还想欺负我的姐?”方天满脸杀意地盯着杜军,一句一字道:“这次我不会再放过你,还有他,今晚都必须死。”

    “方天,别以为你是气脉境高手就可以横行无忌。现在可是热兵器时代,你说杀就杀?也太狂妄了吧。”如果是单打独斗,杜军心里还有些忌惮,但现在有华少撑腰,老子还怕个毛?

    方天是气脉境又怎么样?得罪了华少,别说林阳市,就是整个大禹国,都不会有他立足之地。

    “这小子挺狂啊,不过我喜欢。”

    白衣青年撑开折扇,阴测测地看着方天道:“小子,现在本少爷给你一个机会,投奔到我的麾下,再把你姐姐交出来,我会考虑绕你一命,否则,我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方天皱了皱眉头,这混蛋被打傻了吧,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大言不惭?

    想了想,他便明白了。

    看来又是个靠着父母的权势作威作福的纨绔二代,不过这白衣小子的扇子功倒是不错,虽然修为不及自己,但刚才出招之际似乎还有所保留。

    等会再与他打斗时,一定要倍加留心才行。

    “方天,你知道华少的父亲是谁吗?说出来吓死你。”杜军看着白衣青年,狐假虎威地拍马道:“识相点,赶紧把你的姐姐交出来,只要把华少伺候爽了,保你们姐弟从此往后荣华富贵,吃香的喝辣的,哈哈。”

    听到这里,方天不禁有些奇怪起来。

    杜军怎么说也是个练体三重境的高手,怎么跟个马屁精似的?难道这白衣小子是个不能招惹的狠角色?

    见方天突然沉默下来,岳珊珊以为他被住唬了,马上焦急地说道:“方天,不要,不要把我交出来。”

    “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这么做?”方天皱起眉头,对她说道:“你放心,就算被人打死,我也不会让别人碰你一根手指头。”

    听到这里,岳珊珊心中突然涌出一丝暖流,眼眶顿时有些湿润了。

    以前她在报纸上看过一则报道,说有对夫妻晚上出来散步,遇到了一群地痞流氓。在那些流氓的恐吓下,丈夫不顾妻子的百般恳求,竟然独自跑掉了。厕那位可怜的妻子最后被几个流氓轮番羞辱,最后投河自了尽。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只有在遇到危难时刻,才能体暴露出一个男人的真实本性。

    想起那个豪无责任心的黑心前夫,再看看重情重义的方天,岳珊珊十分悲哀地发现,自己这辈子算是白活了。

    “方天,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岳珊珊的亲弟弟,姐这辈子都不会再嫁人,只与你和婉儿相依为命……”岳珊珊用力咬着嘴唇,心中默默地说道。

    “不识抬举!”

    白衣青年沉下脸,大怒道:“既然你们想死,那就到地狱里做一对苦命鸳鸯吧。”

    听到这里,岳珊珊马上松开方天的手臂,看着白衣青年道:“华少,刚才的事,我就不和你一般计较了,大家能不能都各自退让一步,大事化小,你看好不好?”

    岳珊珊也看得出来,这个白衣青年很有背景,绝不是她和方天能够招惹的。

    方天就算再厉害,也是一个普通老百性,万一他今天真把白衣青年给杀了,不说会被判刑,就是白衣青年的家人都不会放过他。

    思前想后,岳珊珊决定还是由自己出面,向白衣青年求情服个软。

    这样做,既保留了方天的面子,又能免除了他的牢狱之灾。

    至于自己受点委屈,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哈哈,我这个人最是怜香惜玉,既然美人求情,那我就大人有大量,暂时放过这小子一马。”白衣青年撑开折扇,很是潇洒地扇了两扇。

    “谢谢,谢谢华少。”

    岳珊珊心中大喜,马上拉住方天的手腕,以不容辩驳的口吻对他说道:“方天,如果你还认我是你姐,就听姐一句话,不要再和他们打了。”

    “姐……”

    “听话,就当是姐求你了,行吗?”岳珊珊再次颤声恳求道。

    说着,两道泪痕从她脸脸颊上滑落,那副委屈又倔强的模样,看得方天一阵心疼。

    虽然他和岳珊珊认识时间不长,但这段时间相处以来,早以被她的学识,和为救女儿不惜一切代价的母性光辉所折服。

    而且他又认了对方做姐姐。

    现在姐姐被人欺负了,如果自己不杀了那两个恶棍为她出气,简直妄为男人。

    “现在是法治时代,你想过这次做的后果吗?”岳珊珊见方天沉默不语,急得都快给他跪下了。

    “好吧,我们走。”方天一咬牙,终于同意了。

    “等一下。”

    哪知不等二人离开,白衣青年突然又叫住了他们,目光淫邪地盯着岳珊珊,笑道:“他走可以。你嘛,得留下来。还有,放下你们手中那朵七彩雪莲。”

    听到这里,方天不怒反喜,看着岳珊珊,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说道:“姐,不是我不想走,而是这混蛋欺人太甚了。要不,为了弟弟,你就牺牲一下色相?”

    “轰!”岳珊珊顿时如遭雷击,身体一阵剧烈摇晃。

    看着方天那副嬉皮笑脸的表情,她的心像一阵阵剧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方天,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姐……姐就答应他。”岳珊姗用力咬着下嘴唇,死死地盯着他,脸上露出一副决绝的神色。

    “喂喂,你不会真相信了吧。”

    方天马上意识到,自己的玩笑话已经在无形中伤害了岳珊珊,赶紧正色道:“我是闹着玩的,谁知道你这么没幽默感?再说了,这么漂亮的姐姐,我还想留着自己享用呢,哪舍得给别人?”

    自己留着享用?

    听了这句话,岳珊珊的脸顿时红成了番茄,羞嗔道:“你瞎说什么了,谁给你享用了?”

    见二人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打情骂俏起来,白衣青年心里别提有多来气了。

    特别是此时看着岳珊珊那春意萌动、风情万种的撩人模样,更是勾得他心里痒痒的,恨不得马上抱着对方的身子亲热一番。

    “麻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白衣青年转过头,朝杜军使了个眼色。

    杜军心中会意,朝前走了两步,指着方天叫骂道:“臭小子,上次老子着了你的道,今天咱们再真刀真枪地打一场。”

    “姐,帮我看照看好这朵雪莲。”方天将七彩雪莲,递给了岳珊珊。

    “方天,你一定要小心。”岳珊珊美眸如水地望着他,脸上露出深深的关切。

    “啪!”

    在杜军冲向方天之际,白衣青年突然合上折扇,从另一个方位,也向方天发起了进攻。

    二人知道,以方天“气脉二重天”的修为,若论单打独斗,自己绝不是对手。

    但二人同时出手,最后死的一定是方天。

    因为三人之间的修为本就相差不大,再加上白衣青年还有个杀手锏没亮出来,一旦使出,哪怕是气脉三重天,也照样被他拿下。

    “吼!”

    杜军怒吼一声,双腿贴地而行,竟将坚硬的沙石地面划出两道深沟。

    在离方天还有半米之遥时,他左腿踏前半步,双拳好像被绷紧的弓箭,狠狠地轰向了方天的左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