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九章 红颜祸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六十九章 红颜祸水

    “岳老师,你知道方天在哪里吗?”陈果果十分惊喜地问道。★首发追书帮★

    昨天方天说进山采药,却一直没有回来,都把陈果果给担心坏了。

    “知道,咱们现在就去找他。”岳珊珊马上点头说道。

    “好!”

    在陈果果的搀扶下,二人迅速走出了房间。

    来到酒店外面,陈果果带着岳珊珊去了刚才吃饭的川菜馆,上了路边停着的一辆玛莎拉蒂跑车里。

    “岳老师,上车吧,我们开车过去。”陈果果说着,便率先坐在了驾驶位上。

    岳珊珊看了看这辆玛莎拉蒂跑车,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但也没有多问。

    林阳市的大学生,有很多都是富家弟子,陈果果能开得起这辆价值数百万的跑车,自然也没什么稀奇的。

    二人上了车之后,迅速朝青牛山的方向驶去。

    “噫,刚才开车的,好像是我那位美丽的小姨子啊?”她们离开没多久,突然一辆路虎停在了路边。车里坐着两个青年男子,其中一个满身脂粉气,穿一身笔挺的阿玛尼西服,大背头梳理得一丝不苟,正是陈雪漫的未婚夫周世涛。

    而坐在他身边的,则是一名三十多岁的黑脸男人,身高马大,肌肉健硕,一看就是保镖一类的。

    盯着陈果果的玛莎拉蒂看了两眼,周世涛摸着下巴喃喃道:“奇怪,这个时候,她不去学校上课,怎么往青牛山的方向去了?”

    “少爷,要不要跟过去?”黑脸男人看着他问道。

    “追,我倒要看看这妞到底想干什么?”

    保镖听后,立即发动路虎车,朝玛莎拉蒂追了过去。

    在跑车强劲的动力下,不到半个小时,陈果果和岳珊珊便来到了青牛山附近。

    由于山里无法通车,二人只好把车停在路边,开始徒步朝山谷里进发。

    “到了,方天就在这个山洞里疗伤。”来到地方之后,岳珊珊指着山洞对陈果果说道。

    “什么,方天受伤了吗?”陈果果一听,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恩,事件比较复杂,还是等一会再向你解释吧。”岳珊珊说着,一马当先朝山洞走了进去。

    陈果果跟在后面,心里却在想,昨晚方天一夜未归,难道一直和岳老师住在这个山洞里?

    而且岳珊珊刚才神智不清的时候,嘴里还一直念叨着方天的名字,说明他们两个的关系很不简单啊。

    想到这里,陈果果的心情突然有些不好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个山洞,一个干柴一个烈火,他们两个昨晚不会发生了什么事吧?

    “奇怪,难道方天已经离开了?”

    走进山洞之后,岳珊珊没有看到方天,心里马上有些焦急起来。

    这一路之上,她一直在拼命克制着体内的欲望,到了现在,已经有些快要克制不住了。

    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找到方天,接下来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连她自己都不敢去想。

    “岳老师,我想方天可能是自己回去了,要不,咱们还是赶紧走吧。”陈果果总觉得这个山洞阴森森的,十分害怕地说。

    “唉,只能这样了。”

    岳珊珊叹了口气,只好带着陈果果退了出来。

    没有找到方天,二女的心情都很差,无精打采地朝山谷外面走去。

    经过这一路颠簸,岳珊珊的体力已经消耗到了极点,意志力一松懈,那种要命的动冲又上来了。

    这个时候,她觉得嘴里干渴的要命,而且体内的邪火一阵阵上涌,刺激得她总是想到一些脸红心跳的画面。

    那些画面,竟然大部分都和方天有关。

    特别是昨晚方天中毒时,自己嘴对嘴帮他喂药、还有自己赤着上身和方天拥抱的画面,总在岳珊珊脑海中跑马拉风。

    在这些暧昧画面的刺激下,一会的功夫,岳珊珊里面的内衣,就被不知是汗水,还是其它什么东西给浸湿了。

    这让岳珊珊感觉无比羞愧,想其他男人就好了,为什么总是拿方天当幻想的目标呢?

    “果果,我,我不行了,得休息一会。”走着走着,岳珊珊突然停在了那里,十分疲惫地说道。

    陈果果回过头,见她的脸红得厉害,而且眉宇间神色也不对,便马上说道:“那好,咱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吧。”

    说着,二人便找了片树荫,在草地上并排坐了下来。

    岳珊珊手指痉挛般地抓着身下的草皮,拼命咬着牙齿,她心里十分清楚,再不想办法把体内的药力发泄出来,自己迟早会做出伤风败俗的事。

    “孙正义,你这次真是要害死我了。”岳珊珊心中恨恨地想着。

    “岳老师,你昨晚一直和方天在一起吗?”陈果果突然看着她问道。

    “是,是啊。”岳珊珊红着脸,有些心虚地回道。

    陈果果本来还有很多话想问她,比如她怎么会和方天在一起,为什么来青牛山一类的?可是听到这句话之后,心情索然之下,竟然有些问不出来了。

    二女都彼此想着心事,接下来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气氛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

    这个时候,岳珊珊的气息越来越粗重,额头有大量汗水涌出,身子也控制不住地开始颤抖起来。

    她怕自己等会做出不理智的丢人事,于是就想将陈果果从身边支开。

    “果果,要不,你,你还是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会。”

    “岳老师,这怎么行?你身体还没好,我当然要留下来照顾你的。”陈果果一脸单纯地看着她说道。

    岳珊珊咬了咬牙,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男人骂骂咧咧地说道:“妈的,真是活见鬼了,刚才还看到她们两个呢,怎么突然消失不见了?”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陈果果不禁一楞,转头望去,就看到周世涛和一名黑脸青年,从身后的树林里转了过来。

    由于周世涛对青牛山的地形不熟,进了大山之后,紧追慢赶,最后还是失去了陈果果二女的踪影。

    “奇怪,这个王八蛋怎么跟过来了?”

    看着周世涛鬼鬼祟祟的模样,陈果果想了想,突然高兴地对岳珊珊道:“岳老师,这下好了,那个家伙是我朋友,一会我让他背你出去。”

    岳珊珊见有两个男人走了过来,十分紧张地说道:“不,不用了。”

    “岳老师,没关系的。”

    陈果果以为她是客气,说完之后,便站起身,朝周世涛招手喊道:“姐夫,我在这边。”

    听到喊声,周世涛抬头一看,接着便带着保镖,兴冲冲地跑了过来。

    “姐夫,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难道你一直在跟着我们?”

    陈果果双手叉着小蛮腰,一脸嘻笑地看着周世涛问道。

    “啊,这个……我也是来青牛山玩的,路过,纯属路过,嘿嘿。”周世涛有些尴尬地笑道。

    “有这么巧?”

    陈果果满脸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指着岳珊珊道:“这是我的岳老师,她身体有些不舒服,麻烦你辛苦一下,把岳老师背出去,可以吗?”

    周世涛转头看了岳珊珊一眼,马上拍着胸脯说道:“没问题。”

    “不用了,我自己会走。”岳珊珊赶紧摇头道。

    她比陈果果社会经验丰富,第一眼就看出周世涛不像什么好人。现在方天又不在身边,万一他们两个起了什么歹意,自己和陈果果,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岳老师,没关系的,他是我姐夫,不会欺负咱们的。”陈果果笑嘻嘻地说道。

    “妈的,现在叫姐夫叫这么甜,你以为老子傻啊?”看着陈果果一脸单纯的模样,周世涛心中却一阵冷笑。

    对这个美丽清纯的小姨子,周世涛早就觊觎许久了,就连做梦都想姐妹同收,好好享受一下齐人之福的滋味。加上现在方天没在身边,这里又荒郊野外的,切不正好是个一亲芳泽的好机会?

    至于陈雪漫那边,他根本不担心。因为这货对自己的床上功夫很有信心,只要把陈果果玩爽了,这丫头肯定会疯狂地迷恋自己,搞不好最后真能姐妹同收呢。

    “都说小姨子的半个屁屁是姐夫的,就算老子睡了你,也是天经地义,哈哈。”想到这里,周世涛心里那个美啊,朝自己的保镖使了个眼色之后,便一脸邪笑着朝陈果果走了过去。

    得到少爷眼神的暗示之后,那名黑脸保镖心中一阵兴奋,也不露声色地走到了岳珊珊的身边。

    “姐夫,你傻笑什么呢?快去背岳老师啊。”陈果果见周世涛不去背岳珊珊,反而朝自己走来,不禁有些疑惑地问道。

    “果果,其实姐夫已经喜欢你好久了,快让姐夫亲一口吧。”周世涛说着,突然伸手抓住了陈果果的手腕。

    “啊。”

    陈果果花容失色地尖叫起来:“你要干什么?”

    “臭丫头,上次在饭店竟敢帮着外人对付我,今天本姐夫就好好教训你一下。”

    到了这个地步,周世涛也顾不得装什么烂好人了,抓住陈果果之后,便迅速朝自己的怀里拉来。

    看到这里,岳珊珊马上意识到自己猜对了,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果然没对陈果果安什么好心。

    她刚想冲过去帮忙,可是由于身体太虚弱了,刚站起身,眼前就一阵剧烈眩晕。

    就在这时,那名黑脸保镖已经冲了过来,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将她用力搂在了怀里。

    “志军,这娘们交给你了,千万别对她客气,尽管玩,哈哈。”周世涛对自己的保镖说完之后,马上抗起陈果果的身体,兴冲冲地朝树林深处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