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可怜的备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可怜的备胎

    “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不过时间要快,我怕托的太久,我等得急,林阳警方和周大富他们,可等不急了。「^追^书^帮^首~发」”唐素研笑道,话中不无威胁的味道。

    方天当然不怕周大富一流的报复,气脉四重天,虽然称不上天下无敌,但在林阳市,已经算得上狂暴酷炫吊炸天了。

    除了青龙会的人,还没有哪个人能够威胁到他的生命安全。

    至于青龙会,不来招惹他也就罢了,要真敢来的话,方天不介意将这个组织从林阳市彻底除名。

    “好吧,你给我半个月时间。半个月内我给你答复。”方天的修为刚刚突破气脉四重天,根基还不算稳定,所以他必须利用这半个月的时间,找个安静的地方,心无旁贷地修行,加固境界修为。

    等出关之后,他就是实打实的四重天了,到时候,青龙会在他眼里,也就更加没有威胁。

    “好。”唐素研很爽快地答应下来。接着,她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四四方方的铜质铭牌,递给了方天:“这是龙盾成员的身份证明,半个月后,你拿着它,来唐家大院找我。如果你不来,就将这块铭牌找个没人的地方扔掉,千万不可落入其他人手中。”

    方天接过铭牌,微微打量了几眼,有些失望。

    小气,怎么不是纯金的?

    铜牌正面,雕刻一个繁体的“龙”字,四周有祥云雷纹,看着挺有气势。而背面,则是两把交叉的利剑图案,握在手上沉甸甸的,和人打架的时候,倒可以当板砖使。

    “那个,既然龙盾这么有钱,能不能先支付点工资福利啥的?”方天恬不知耻地问道。

    “你缺钱花了?”唐素研笑道。

    “什么话,我像是会缺钱花的人吗。”方天老脸一红,最后还是承认了:“好吧,是非常缺钱花。”

    “这没什么丢人的。”唐素研好像早有准备,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包得很漂亮的红包。就是过年给小孩子压岁钱的那种红包,交给了方天道:“这里面有一万块钱,但不是龙盾的工资。因为你现在还不是龙盾成员,所以没有这个待遇。”

    “那这些钱是?”方天问道。很不客气地将红包揣进了自己口袋里。

    “我自己的私房钱。”唐素研莞尔笑道。

    “我会还你的。”

    “等你有钱再说吧。”

    唐素研笑了笑,转身朝悍马车走去。在上车之前,她又回过头,对方天喊道:“小弟,别怪唐姐多管闲事,如果你真的喜欢陈雪漫,就不要去打扰她的平静生活。她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去找她,不会给她幸福,反而会给她带来麻烦。”

    不等方天回应,她便上了车。悍马发出震耳欲聋的引擎声,很快就消失在了浓厚的夜色中。

    方天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陈家别墅的院落。

    这个时候,对面的楼房里已经亮起了灯光。

    虽然看不见陈雪漫的身影,但方天知道,在二楼的窗帘后面,有双深情的目光,正远远地望着自己。

    站了足有半个小时,方天才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夜色中。

    “姐,别再看了,他已经走了……”卧室内,陈果果从窗外收回目光,十分伤心地说道。

    “他走了,是不是以后永远也不会回来了?”陈雪漫仍然痴痴地盯着别墅的大门,眼中弥漫着薄薄的泪水雾气。

    陈果果有些伤感地摇摇头,这个答案,恐怕只有方天自己知道。

    “果果,对不起,姐不是有意瞒着你的,而是我……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喜欢上他。”陈雪漫十分歉意地说道。

    “姐,不要说了。”陈果果摇摇头,凄然笑道:“妹妹能理解你的苦衷,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怪只怪天意弄人,让咱们姐妹喜欢上了同一个男人……”

    说到这里,她的眼神突然黯然下来,有些酸溜溜地说道:“可我知道,方天喜欢的还是你。而我在他眼里,只是个可怜的备胎,或许,连备胎也算不上吧……”

    陈雪漫摇头苦笑道:“果果,你错了。”

    “我错了?”

    “从方天的眼神里,我看得出来,他最爱的人并不是我。”陈雪漫深深地叹了口气道。

    “什么?”听到这里,陈果果顿时瞪大了眼睛:“那他最爱的是谁?”

    心说,难道自己和姐姐,都只是方天的备胎?这……这也太打击人了吧。

    “我不知道。”

    陈雪漫摇摇头道:“或许那个人是他的大师姐,也有可能是别的女人,但绝不是你和我。”说到这里,她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但笑得十分的凄凉:“听起来很讽刺,不是吗?咱们姐妹都那么优秀,却只能做人家的备胎……”

    “姐,如果方天爱的不是你,那他怎么会大闹晚宴,甚至不惜为你去杀人?”陈果果有些想不通地问道。

    “今晚换成是你,他也会这么做的。”陈雪漫幽幽地说道:“或许,这就是咱们姐妹两个,都喜欢上他的原因吧。”

    “姐,如果今晚方天带你走。你会跟着他走吗?”陈果果十分期颐地问道。话一说完,她的脸就红了起来,姐妹二人竟然谈论这样的话题,实在太令人尴尬了。

    更尴尬的是,她们两个爱上的还是同一个男人。

    “你呢。”陈雪漫看着她反问道。

    “我,我不知道。”陈果果垂下小脸,十分羞涩地说道。

    “我不会跟他走。”陈雪漫摇摇头,目光十分坚定地说道:“即使我喜欢他,也不想失去你和爸爸。”

    “姐……”听到这里,陈果果的眼圈顿时红了起来。

    她咬了咬嘴唇,仿佛做了一个十分郑重的决定,说道:“姐,我相信方天还会来找你的。到那时,妹妹就退出,把方天让给你。”

    陈雪漫苦笑道:“该退出的是我。”

    “姐,你就别再嘴硬了。”陈果果翻了个白眼,道:“妹妹又不傻,你骗得了我一次,却骗不了我第二次。你很喜欢方天,我是看得出来的。其实妹妹对他只是有些好感而已,要说喜欢,也只是一丁点的喜欢啦。再说了,方天那么花心,我才不要做他女朋友呢。”

    “就算你不退出,姐也不会和他在一起的。”陈雪漫道:“因为我和方天,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不会为我留在林阳,我也不会为他离开你和爸爸,所以我们两个,最终只能是有缘无份。”

    “姐,那你还要嫁给周世涛?”陈果果十分吃惊地问道。

    “唉,听天由命吧……”陈雪漫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身走开了。

    ………

    深夜两三点钟,整座城市都陷入了酣睡之中。

    位于城市郊外的新南村,此时更是漆黑一片,只有某个阴暗的角落里偶尔传出一两声狗吠,凭添了夜色的萧索凄凉。

    而此时,一群黑衣男人,则杀气腾腾地出现在村间的小路上。

    领头的,正是青龙帮天榜的大当家关铁甲。

    今晚,天榜的十几名高手几乎全部出洞,光达到气脉二重天境界的就有四个,其目地自然是擒拿方天。

    “大哥,就是这个院子。”一名小弟指着旁边的幽静院落,对关铁甲说道。

    “进去。”关铁甲一马当先,抬腿便走进了院子中。

    此时在院子里,早有两个青龙会的小弟在守候,看到他进来之后,马上跑过来道:“大哥,你们来了?”

    关铁甲在院中观察了几眼,问道:“那小子一直没有出现?”

    “是的。”一名小弟马上回道:“我和乌鸦是在下午的时候,打听到了这小子的行踪,本想躲在村里等他现身,哪知这小子一直没有回来,应该是听到风声给跑了。”

    关铁甲走到那个炼丹炉旁边,蹲下身子,捻了些煤渣闻了闻,道:“炉火刚熄灭不久,说明这小子走的时间不长。”

    “大哥,听周围的村民说,那小子已经在这里租住了四五天了。”小弟道。

    “这个院子的房东是谁?”关铁甲问道。

    “听村民讲,是一个姓唐的女人,而且身份很不简单。”小弟回道:“据说她每次来的时候,开的都是挂着市政府牌照的车子,想必是官家的人。”

    “姓唐的女人?”关铁甲似乎对这个姓氏十分敏感,听完之后,立即就皱起了眉头。

    林阳市姓唐的本并不多,而且还是官场中人,难道是唐家大院的人?

    想到这里,关铁甲马上问道:“那个女人多大年纪,什么长相?”

    “大概三十岁左右,听说长得挺漂亮的,只是她不经常来,一年才来两三次,显得十分神秘。”

    听了小弟的话,关铁甲几乎立即就可以判断,那个女人,就是唐家的唐素研。

    这就奇怪了。

    唐素研身为林阳市的副士长,怎么会和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古武高手混在一起。

    “这个消息非常重要,你立即回去,把这件事禀告给大长老。”关铁甲马上说道。

    “是。”小弟应承一声,立即跑出了院子。

    “大哥,如果那个女人真是唐家的唐素研,这件事可就不好办了。”一名身材魁梧的长发青年,走过来,脸色凝重地对关铁甲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