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八章 金蚕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四十八章 金蚕盅

    李鹤真说他是气脉四重天,李霓裳也一点不怀疑。★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能在数十把手枪的扫射下全身而退,而且还能暴起杀人,这可不是一般高手能做到的。

    “既然你看不上我,那你走啊,我正求之不得。”李霓裳冷笑道。

    “你笨啊,我都说了自己中了毒。能走的话,我还会等到现在?”方天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

    李霓裳心中一阵气节,想了想,便闭上嘴不出声了。

    在她雪白如玉的玲珑身段上瞄了几眼,方天忍不住舔了舔干裂的嘴角,身体也开始有些燥热起来。

    活了十八年,他哪里见过这么诱人的风景啊。

    要是换做一般男人,恐怕早就扑上去,将李霓裳给就地正法了。

    也亏得方天定力比较强,但毕竟是个标准的处哥,即使心里能忍,身体却已经明显起了反应。

    “那个,你到底中了什么毒,连你爹也治不了?”方天有些好奇地问道,其实是想确认一下有没有圈套。万一等会和她啪啪完之后,这对父女翻脸不认人,再敲诈自己怎么办?

    这年头,人心不古啊,像自已这样的好青年,可是越来越少了。

    “我身上的毒,本来就是他下的。”李霓裳睁开眼,无比伤心地说道,眼角也有些湿润起来。

    “啥?”

    听到这里,方天再次瞪大了眼睛,心说,世上怎么还有这么丧心病狂的爹啊,给自己的亲女儿下毒,不怕遭雷劈吗?

    “五岁那年,我被一条百年毒鲉咬伤,危在旦夕,父亲为了救我,便给我种下了金蚕蛊。这种盅,可以保证我的身体万毒不侵,但它只有十六年的寿命,等寿命到了,就会孵化出幼虫,在我的体内繁衍生长……”

    说到这里,她的身体一阵剧烈颤抖,似乎看到什么可怕的画面,脸色也变得无比苍白:“唯一的解救办法,就是找到气脉境四重天的高手,而且还必须是童男之身,利用移花接木之术,帮我转出体内的毒盅……”

    李霓裳脸色通红地看了他一眼,道:“这下你明白了吧。”

    “移花接木?”方天想了想,道:“这是什么意思?”

    “你明知故问。”李霓裳脸红耳赤地瞪了他一眼。

    方天看着她一丝不挂的身体,似乎明白了什么。

    “方天!我知道你不是个趁人之危的人。而且你我之也没有什么冤仇,我更不想害你。”李霓裳咬了咬嘴唇,红着脸对他说:“只要你碰了我,金蚕蛊就会进入你的体内,从此不死不休地缠着你,直到你毒发身亡为止,而且根本无药可解。”

    听到这里,方天马上惊出一身冷汗,暗想,幸好自己道德高尚,没有被美色迷失心智,不然刚才一个控制不住,扑上去和李霓裳啪啪一阵,爽是爽了,但同时,也就着了李鹤真的道。

    这老家伙还真是卑鄙啊,竟然想出这么恶毒的招术来。

    “如果我不碰你,那你切不是死定了?”方天突然发现这妞心肠挺不错的,对她的印象,也大为改观了许多。

    “他又不爱我,我活在世上,又有什么意思?”李霓裳十分难过地说道,脸上流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你说的他是?”

    “这跟你没关系。”李霓裳看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

    方天想了想,马上恍然大悟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你说的,应该是雷少卿吧。”

    李霓裳了口气,眼神无比哀怨地说道:“我从七岁那年认识他,就开始喜欢了他,发誓这辈子非他不嫁。可是……可是这十几年来,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还总是嫌我烦……”说到这里,李霓裳捂着脸,十分伤心地抽泣起来:“难道我李霓裳真这么差吗?”

    “额……”

    方天心说,这妞看着挺正常的,怎么和她毒物老爹一样,都有点心理变态啊。

    虽然雷少卿长得很漂亮,但毕竟是个娘们啊。

    两个女人,爱来爱去的,不觉得恶心吗?

    “没想到你会好这一口,真是人不可貌相。”方天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有些恶寒地说。

    “你什么意思?”李霓裳如此冰雪聪明,哪里听不出他话里的潜台词,小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还是找个男人比较好,两个女人磨面团,有什么意思啊?”方天有些想不通地说:“而且你们又没办法生孩子,以后多无聊啊。”

    “住嘴!”李霓裳马上冲他怒斥一声,那两双美丽的桃花眸中,立即有两团烈火在燃烧。

    看得出来,方天那几句话,已经无意间踩到了她的逆鳞。

    “如果你再敢侮辱少卿,我,我就杀了你。”李霓裳咬着牙龈,无比憎恨看着他骂道,如果目光真的可以杀人的话,方天已经万箭穿心了。

    “我说啥了?”方天纳闷地挠挠头:“她本来身就是个女人嘛,虽然胸小了点,不过还挺有女人味的,嘿嘿。”

    “你……你还说。”李霓裳握着拳头瞪着他,小宇宙几乎要爆发了。如果不是身上没劲的话,李霓裳绝对会跳起来和他拼命。

    “好吧,好吧,我不说了。”方天马上举起手笑道。也里也是担心,万一这丫头再气出个好歹,李鹤真就更加不给他解毒了。

    二人一不说话,屋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方天左右乱飘,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

    实在是这屋子太小,李霓裳的目标又如此刺眼,换做是谁也忍不住要偷看啊。

    这个时候,李霓裳的表情也显得无比尴尬。

    毕竟她身上连一件遮羞的布条都没有,就这么哧溜溜地躺在方天面前,动也动不了,怎么可能不紧张呢?

    “臭小子,你是块木头啊?还傻楞着干嘛,赶紧过去啊,真是气死我了。”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李鹤真的声音,冲方天破口大骂道。

    “毒王老前辈,我对这种事,真没经验啊。”方天满头黑线地说:“而且我中了你的毒,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就是想干,也有心无力啊。”

    “好像也是。”

    李鹤真拍了个额头,马上笑道:“好,我现在把解药给你。接着。”

    方天见一个小药丸从门缝中激射而来,立即接在了手中。

    拿起来闻了闻,一股辛辣之气扑鼻而来,呛得他忍不住眯了下眼睛。

    “这真是解药?”方天有些怀疑地问。

    “笨蛋,你吃了不早知道了。”李鹤真又冲他大骂道。

    方天犹豫了一下,便张嘴将药丸吞了下去。

    “爹,我可是你亲生女儿,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李霓裳强撑起身子,十分愤怒地朝门外喊道。

    “丫头,爹这么做,可都是为你好啊。无非就是被这小子轻薄一下而已,很快就过去了,乖,别再闹了。”李鹤真想了想,又道:“对了,你不是喜欢你们学校的那个姓雷的小子吗,只要你听爹的话,解了毒之后,爹就把他抓回来,让他娶你做老婆……”

    “呜呜——”哪知一听此话,李霓裳哭得更伤心了:“少卿本来就看不上我,如果我再失去了清白之身,他就更不要我了。”

    “他敢!”李鹤真勃然大怒道:“如果他不要你,我就一掌劈死他。”

    “你就知道杀人,你想过女儿的感受吗,我宁愿死,也不想让这个流氓欺辱我,呜呜……”李霓裳将脸转向一边,泪水如泉水般涌出,哭得跟个泪人似的。

    听了李霓裳的话,方天马上不高兴了,本少爷有那么差吗?

    有多少漂亮姑娘争着抢着让他“轻薄”,他还不乐意呢。

    “丫头,别哭啊,哭得爹心都碎了。”李鹤真在门外不断开口哄道。

    见李霓裳哭得越来越凄厉,李鹤真实在没办法了,又冲方天破口大骂道:“臭小子,你到底行了没有,赶紧动手,一个大男人,连这种事都不会干,你是不是个带把儿的?”

    方天吃下解药之后,本来气死沉沉的气海,很快就有了反应。

    让他大感意外的是,此时他的力量,竟然比中毒前,还要强上一些。

    听到李鹤真的催促声,方天睁开眼,脸上浮现出一丝阴森诡诈的笑容:“毒王老前辈,我已经好了。”

    说着,他握起拳头,缓缓地朝房门走了过去。

    凭他的力量,眼前这道木门,几乎跟块豆腐差不多。

    方天心想,只要自己能跑出去,凭游龙步的速度,李鹤真再想再追上他,可就难了。

    不过李鹤真毕竟不是一般人,这老家伙下毒的本事已经通玄,所以等会打破房门的时候,必须速战速决,万万不能与他纠缠,不然一旦接触到对方的身体,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臭小子,人在你后面,你往门口走什么。”李鹤真刚说到这里,突然从方天的表情上查觉到了什么,马上大怒道:“臭小子,想耍诈。”

    “晚了!”

    方天一拳挥出,只听咔嚓一声,木门立即被打得四分五裂开。

    而他的身体,则以超越音波的可怕速度,迅速冲向了大门口。

    在与李鹤真擦身而过的时候,对方那张惊恐愤怒的老脸,清晰无比地出现在了方天的视网膜中。

    “哈哈,小爷走了,后悔无期——”方天的笑声还在房间里飘荡不息,人已经消失在了十米之外的油菜田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