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章 轩辕神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八十章 轩辕神玉

    “谁说的?他不仅收了我,还收了另外一个女弟子,那就是我的大师姐。★首发追书帮★”方天冷笑道:“我问你,你有多久没见过我师傅了?”

    “恩,差不多四十多年了。”李鹤真想了想,回道。

    “就是嘛,这么长时间里,我师傅做了什么,你怎么会知道?”

    “这个……”

    李鹤真见方天说得头头是道,心里也不禁有些狐疑起来。暗想,这小子年纪轻轻就拥有一身强悍的修为,而且还精通草药和针灸之术,身后毕定有明师指点。

    难道他的师傅,真是古神农不成?

    只是,古神农早在五十前年,修为就已经达到楼观道境。

    隔了这么多年,他很可能已经突破天劫,练就虹身,成了逍遥于天地间的一名散仙。

    他没事收徒弟干嘛?而且还了这么个不着调的货色。

    “臭小子,我差点就上了你的当。””李鹤真勃然大怒道:“你要真是古神农的徒弟,怎么会解不了我下的毒?本毒王杀了你。”

    方天见他叫的挺凶,但眼中根本无杀意,哪里不知道这老家伙是在试探自己,于是冷笑一声,道:“我虽然是古神农的徒弟,但修为尚浅,学到的本事连师傅的十分之一都没有,解不了你的毒,又有什么奇怪的?再说了,你五绝毒王的名头也不是白叫的,要是随随便便就给我解了,你还是天下第一毒王吗?”

    李鹤真被他这几句马屁拍得神清气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不过打量了他几眼之后,又纳闷道:“奇怪,古神农精明一世,怎么会收你这小子做入室子弟,真是怪哉。”

    “哈哈,这还用问?肯定是师傅不想自己一身所学失传,又见我天资聪慧,根骨极佳,是个练武的好材料,就想让我继承他老人家的衣钵呗。”方天一脸臭屁地说道。

    “恩,你这种不要脸的风格,倒是很像古神农。”李鹤真哈哈大笑起来,这时已经完全相信方天是古神农的徒弟了。

    因为除了古神农,世上也没有哪个师傅,能教出像方天这种不知脸皮为何物的奇葩徒弟来。

    “我跟你师傅也算有点交情,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能杀你了。”李鹤真说道。

    方天心中暗喜,还没等他笑出声来,李鹤真又摇摇头道:“不过我还是不能放你走。”

    “额!”方天顿时又郁闷起来。

    “毒王前辈,你不是说,只有保持童男之身的人,才能救你女儿的命吗?我已经不是了,你抓了我也没用啊。”

    “哈哈,以前是没用,不过你既然是古神农的徒弟,那就大不一样了。”李鹤真一脸奸诈地笑道。

    “什么意思?”方天心中暗想,难道这老毒物,想以自己为要挟,逼师傅出手,解他女儿身上的毒?

    “以后你会知道的,哈哈。”李鹤真大笑了一阵,然后看着他,问道:“小子,你今天怎么会出现在青龙会的晚宴上?”

    方天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回道:“当然是被他们邀请来的。”

    “这么说,你跟青龙会的关系,很不错了?”李鹤真的眼睛明显亮了一下。

    “还行吧,他们的帮主是我的小妹,青龙会还是会给我点面子的。”方天豪不脸红地吹嘘道。反正吹牛又不上税,而且还能吓吓这个老毒物,何乐而不为呢?

    听到这里,李鹤真无比高兴地说:“这样就太好了。”

    “毒王前辈,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方天都快被他搞晕了,这件事又跟青龙会有什么关系?

    “到了这一步,我也不想再瞒你,霓裳只有半年的寿命了,如果再不解毒,她就必死无疑。”李鹤真有些遗憾地看了方天一眼,道:“本来是可以靠你来救她的,但你已经不是纯阳之身,那就只有用另外一种办法了。”

    “是什么办法?”方天立即问道。

    老实说,他也不想眼睁睁地看着李霓裳毒发身亡,如果还能救活她,那真是最好不过。

    “据我所知,世上有种鬼面冰蚕,可以克制金蚕盅的毒性。只是这种生物,非常的稀少,一般只生活在万年不化的雪山寒髓中,非常难以捕获。”李鹤真叹了口气道:“这十几年中,我走遍千山万水,也没有找到一只。”

    “毒王前辈,你的意思是,让我帮你去找鬼面冰蚕?”方天问道。

    “我都找不到,你能找得到吗?”李鹤真瞪了他一眼说。

    “那你就放了我啊,反正我也帮不了你。”方天有些无语地说。

    “不,除了鬼面冰蚕之外,还有一种东西,虽然解不了金蚕盅的毒,但它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却可以使金蚕沉睡三年。”李鹤真看了他一眼,道:“那是一种天外陨石,名为轩辕神玉,普天下只有一颗,就在青龙会的帮主手中。”

    听到这里,方天顿时明白过来,这老家伙拐了个大弯,原来是想让自己向青鸾讨要轩辕神玉啊。

    “毒王前辈,虽然青鸾是我的小妹,可轩辕神玉那么珍贵,肯定被青龙会当作宝贝珍藏着。我就算去借,她也不会给我啊。”方天苦着脸道。

    “那我不管。”李鹤真十分霸道地说道:“借不到,我就杀了你,你自己选择吧。”

    方天暗想,先稳住这老毒物再说,至于借玉的事,只能尽量而为了。实在借不到,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只是可惜了李霓裳,一代绝色佳人香消玉损,以后每逢清明节,就给她多烧几张黄纸了。

    “好吧,我……”方天刚要开口答应 ,哪知就在这时,李鹤真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方天低头看去,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只见一只七彩斑斓的长腿毒蛛,顺着李鹤真的手掌,迅速爬到了他的手臂之上。

    “这,这是什么东西?”方天惊恐地睁大眼睛,刚想将毒蛛甩掉,紧接着胳膊一疼。

    咬完他之后,那只长脚蜘蛛,便“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死掉了。

    “小子,我已经在你体内种下了噬元盅。这种盅术不会要你的命,但会慢慢消耗你的真气,如果在半年之内,我不给你解药的话,你就会内力尽失,变成一个废人。”李鹤真十分恶毒地冷笑道。

    不等方天开口骂人,李鹤真又继续冷笑道:“不仅如此,在这半年,你更不能碰女人。”

    “什么,不能碰女人?”听到这里,方天顿时瞪大了眼睛。

    “不是不能碰,而是不能和她们同房。”李鹤真拍着他的肩膀,为老不尊地邪笑道:“当然,如果你忍耐不住,可以去尝试一下。不过那种滋味,会让你明白什么叫生不如死,哈哈。”

    “老毒物,还有什么恶果,你一口气说完吧,本少爷还承受得住。”方天气极败坏地说。

    “呵呵,其它倒也没什么了,无非就是让你拉几次肚子而已。”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模样,李鹤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方天气得额头青筋乱跳,恨不得立即和他大打一场。

    就算被他打死,也好过被他如此羞辱折磨啊。

    “臭小子,其实老头子我还是挺喜欢你的,只要你能借到轩辕神玉,我就会给你些好处,不让你白白受罪,怎么样?我够大方吧?”李鹤真嘿嘿笑道。

    “好处?什么好处?”方天马上问道。

    “你觉得我家丫头怎么样?”李鹤真朝他眨眨眼,一副皮条客的嘴脸。

    听到这里,方天楞了愣:“你的意思是……”

    “不错,只要你能保住那丫头的命。我就把她许配给你,给你当老婆,怎么样,本毒王对你好吧?”李鹤真哈哈大笑道。

    听到这里,方天差点被他气死。

    你这是对我好吗,纯粹就是想害死我啊。

    “她体内有金蚕盅,我娶了她,不照样得死翘翘?你以为我傻啊。”方天自以为很聪明地冷笑道。

    “臭小子!”李鹤真伸手在他头上敲了一下,骂道:“你懂个屁,金蚕盅是天地间的至宝,它不仅能保护霓裳百毒不侵,还可以增强她体内的元阴之气,你和她成婚之后,阴阳互济之下,对你的修为也会大有裨益。其功效,甚至超过任何天材地宝,懂了吗?”

    额,还有这美事?和她爱爱,还能增强我的功力?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毒王前辈,赎晚辈斗胆问一句,我和你女儿……那个之后,金蚕盅不会再钻到我身体里吧?”方天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当然不会,因为你已经不是童男之身了,金蚕盅对你没兴趣。”李鹤真摇摇头说道。

    “这就好,这就好。”方天脑海中浮现出李霓裳冰清玉洁的模样,心里马上有些荡漾起来。

    当然,他不是贪图对方的美色,而是和她爱爱,能增强功力,这种好事,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啊。

    最重要的是,自己有个当毒王的老丈人,以后行走江湖,谁还敢招惹自己啊,那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霍万阳够牛叉了吧,见到李鹤真,还不是照样夹着尾巴逃窜?

    想到这里,方天美得鼻涕泡都冒出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