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一章 两个老魔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百零一章 两个老魔头

    “前辈,机关就在这里,你来看。免-费-首-发→【追】【书】【帮】”方天将苏蝉引到那排放满药罐的物架前,笑眯眯地说道。

    苏蝉走到他身后,正要聚目细看,就在这时,方天突然抓起一个黑色小瓷瓶,将瓶口对准了她的脸颊。

    “扑——”

    方天暗劲拍出,里面的暗红粉末,马上携带着一股刺鼻的腥臭气,像利剑一样射向了苏蝉的脸。

    绕是苏蝉实力通天,陡然受到袭击,也不禁大惊失色。

    在药粉还没等碰到肌肤之际,她的身体立即向后滑动,瞬息间便退出两米远的距离。

    “彭——”

    在苏蝉惊恐后退之际,方天则一头撞在墙壁之上。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尘土弥漫之中,墙壁上立即出现一个人形的大洞。

    而方天的身体,也瞬间消失在了苏蝉眼前。

    “臭小子,你果然在骗我,老娘要扒了你的皮……”

    听着房间里苏蝉凄厉愤怒的咆哮声,方天根本不敢回头看,慌不择路地冲进了油菜田中。

    因为他心里知道,这娘们修为太高,自己稍有迟疑,就会被她再次抓到。

    所以一冲出房子,他便立即施展出游龙步伐。气脉四重天的实力发挥到极致,速度几乎比猎豹还要快出十倍。

    “臭小子,你以为能逃出我的五指山吗,简直是痴人说梦。”苏蝉的愤怒声音,远远地从身后传来。

    “哈哈,有本事你来抓我……”

    方天本以为自己已经脱离了危险,正想大笑两声,哪知就在这时,眼前突然突然凭空出现一道龙卷风。

    我靠,这是什么回事?

    方天吓了一大跳,在极速奔跑中,他躲闪不及,一头便撞在了龙卷的风眼里。

    强大的蜗旋风力,将他的身体顿时卷向半空。

    方天还从来没有碰到过么可怕的情况,整个人都吓蒙了。

    一阵天旋地转过后,身体重重地落下来,扑通一声,十分狼狈地摔爬在了地上。

    “呜呜,疼死本少爷了。”方天被摔得七晕八素,眼前全是闪闪发光的小星星。

    这个时候,站在房间门口的苏蝉,突然睁开了双眼,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达到楼观道境之后,她的精神念力,已经可以控制自然界中的五行元素,制造一个小型的龙卷风,对她来说,并不是特别困难。

    此时看着在坐在地上,被摔得晕头转向的方天,她莲步移动,看似迈的步子不大,但几个眨眼间,便迅速无比地走完了那处宽阔的油菜花地。

    方天从地上爬起来,摇了摇有些眩晕的脑袋。

    幸好他有真气护体,不然从那么高的空中落下来,不死也得变成残废了。

    回头见苏蝉满脸杀气地走了过来,吓是他立即从地上跃起。

    “臭小子,你倒是跑啊。”

    “不跑才怪。”

    方天知道自己一旦落到她手里,下场绝对会非常凄惨。

    反正横竖都是死,只能再拼一次了。

    “不见棺材不掉泪,我让你跑!”苏蝉右手向下凌空一抓,两根油菜花立即出现她手中。“嗖嗖”,油菜花破空而去,迅速追上方天的身体,打在了他的后腿弯上。

    “扑通!”

    正急速奔跑的方天,突然扑爬在地上,狠狠地摔了个狗啃泥。

    脸贴在脏兮兮的泥土上,方天真是欲哭无泪。

    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与苏蝉的境界相差有多大,对方想杀他,简直就跟随手拍死一只苍蝇差不多。

    下山以来,方天还从来没有碰到这种憋屈的事,从来都是见谁灭谁的他,在这娘们手中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这种被秒杀的感觉,实在是郁闷透顶。

    “混蛋,你倒是跑啊,怎么不跑了?”苏蝉抬起玉足,狠狠地踩在他的后背上,脸上带着猫戏老鼠的残忍表情:“爬起来,接着跑,老娘倒要看看,你能跑到哪里去,哼哼。”

    方天咬着牙,一声也不哼,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既然知道打不过,他也就索性放弃了反抗。因为方天知道,苏蝉只是为了得到寒玉冰床,只要自己不说出来,就能保住性命。

    “我说过,如果你敢骗我,我就让你生不如死,小子,你不是喜欢骗人吗,那老娘就把你的牙全部拔光,再砍断你的脚筋,我看你还怎么跑。”苏蝉说罢,弯腰将他从地上提溜起来,表情十分残忍地说道。

    “你要杀就杀,本少爷可不是被吓大的。”方天挺起胸膛,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豪气模样说道。

    “臭小子,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你?”苏蝉举起手掌,凶神恶煞地说道。

    “你当然敢。”方天瞪着她冷笑道:“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如果你敢动我一根汗毛,寒玉冰床你就别想要了。普天之下,只有我知道寒玉冰床的下落。杀了我,你可以想想后果。”

    “你……”苏蝉咬牙启齿地瞪着他。

    片刻之后,这娘们突然发出一阵“咯咯”地怪笑声,目光移到他的身下某个重要部位,冷笑道:“如果我把你的玩意给废了,不知道你会不会说呢?”

    方天马上夹紧双腿,恐怖欲死地看着她道:“你,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苏蝉朝他眨眨眼,表情妩媚地咯咯笑道:“你不是喜欢美女吗,那我就咔嚓掉你的玩意,看你以后还怎么玩女人。”

    “老妖怪,如果你敢那样做,我,我就咬舌自杀。”方天色厉内荏地吼叫道。

    “你放心,我的动作很快的,肯定不会让你感到痛苦,哈哈。”苏蝉说着,突然闪电般伸出了手。

    “呜——”

    方天的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眼睛瞪得几乎有乒乓球那么大。

    “呦,没想到你人不怎么样,资本倒是挺雄厚的嘛。”苏蝉一脸春色地笑道。

    “疼,疼,快松手!”方天呲牙咧嘴地弯下腰,浑身冷汗直流,像只被抽了筋的大虾。

    他哪里想到这娘们竟然使出这么阴险恶毒的手段,实在是卑鄙无耻。

    “说,寒玉冰床在哪里,不说,我就给你整条拽出来。”苏蝉手上逐渐加重了力道,表情残忍地说道。活了近百年,她当然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可以使男人感觉最痛苦——特别是像方天这样的,又狡诈又好色的家伙。

    “我说,我说,前辈快松手。”事到如今,方天实在没辙了。死他倒不怕,怕的是变成太监。

    一个男人没了那东西,活在世上还有什么乐趣?

    “快说!”

    “寒玉冰床在青……”方天刚说到这里,突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何方高人,敢在老夫的地盘撒野?”

    只见远处的竹林中,一辆破破烂烂的牛车,正缓缓地朝这边驶了过来。

    而坐在牛车上的老头,正是五绝毒王李鹤真。

    看到这老头出现,方天兴奋得鼻涕泡都要冒出来了,马上朝他大喊道:“五绝前辈,快来救我。”

    “五绝毒王李鹤真?”看着来人,苏蝉脸上顿时露出如临大敌之色:“果然是他。”

    接着,她便松开了一直抓着“小方天”的手。

    方天一得解脱,马上后退数步,和这个恶毒的娘们保持了一个比较安全的距离。

    很快,那头老黄牛,便拉着李鹤真,来到了二人面前。

    当看到眼前站的女人是苏蝉后,李鹤真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之色,不过他什么也没说,而是转脸看着方天问道:“东西拿来了吗?”

    “拿来了。”方天知道他问的是什么,马上回道。

    “恩!”李鹤真点了点头,似乎暗松了口气。

    接着他翻身从牛车上下来,然后在老黄牛后臀上拍了一把掌:“去吧。”

    老黄牛低着脑袋,以乌龟爬的速度,又回到了竹林里。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和苏蝉说话,但脸上却明显带着一种如临大敌的凝重之色。

    看到这里,方天心里突然产生一种不详的欲感。李鹤真看到苏蝉的反应,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以这老毒物猖狂跋扈的火爆脾气,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

    “五绝毒王李鹤真,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有一派宗师的气度,失敬失敬。”苏蝉朝李鹤真拱拱手,花枝招展地娇笑起来。相比于李鹤真的凝重表情,这娘们的神色已经变得轻松多了。

    毕竟她已经达到了楼观道境,而李鹤真看起来,似乎只是气脉七重天,二人之间的境界相差还是极大的。

    “玉面罗刹,我真没想到你还活着,算起来,你也快八十岁了吧。”李鹤真抬了抬眼皮,冷冷地看着她道:“百花门的驻颜术,还真是名不虚传。”

    玉面罗刹?方天看了苏蝉一眼,真是名如其人。光听外号,就知道这娘们有多么阴狠毒辣了。

    更让方天吃惊的是,这女人竟然已经快八十岁了,怎么看着一点也不像啊。说她三十,恐怕都有人相信。

    “咯咯,多少年没有听到别人如此叫我了,听着真是舒坦。”苏蝉咯咯娇笑起来,引得胸前又是一阵波涛汹涌。说完,她伸手一指方天,道:“这个小色鬼,是你的徒弟?”

    “那倒不是。”李鹤真摇摇头,随即又笑道:“他是我女婿。”

    听到这里,方天马上楞了一下。心说,自己啥时候成他女婿了,我怎么不知道?

    “李鹤真,说实话,你家丫头的眼光还真不怎么样。”苏蝉掩嘴偷笑道,双眼眯成了美丽的月牙。

    “唉,女大不由爷,丫头就是喜欢他,我也没办法哦。”李鹤真也摇头苦笑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