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章 香消玉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章 香消玉殒

    “这次姐姐说对了,父亲不是糊涂人。★首发追书帮★先皇去世,大皇子初登大宝,父亲早早就投靠了大皇子。拥护新皇,这叫做识时务。可爷爷却一意孤行、非说先皇死因不明,需要彻查,敦老亲王确实是老了,太固执,所以父亲看着爷爷被“病痛”折磨,选择睁只眼闭只眼也在情理之中的。”顾月汐边说着,边把玩着手里的绣花针,足尖朝着身前婴孩的脚踝狠狠踩了下去。

    “顾月汐!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一定将你碎尸万段!”听着婴孩踝骨碎裂的咔嚓声,顾芊羽浑身的细胞似咆哮的火龙,欲将顾月汐燃烧殆尽。

    “哎呀我的好姐姐,月汐将一切都说出来了,这么重要的秘密,可不能传出去了,怎么办呢?只有死人能守护秘密。如今,姐姐除了因爷爷敦老亲王病逝和胞弟顾君霄暴毙而悲伤过度郁郁而终这条路外,真是没有别的路可走了!”顾月汐阴蛰的笑着,忽然眼中骤寒,手中的绣针毫无预兆的刺进了顾芊羽的下颚,用力之猛,甚至穿透了舌头,硬是将下颚与舌头连在了一起。顾芊羽手脚被铁链束缚,毫无反抗之力。

    “没办法,在弈德面前,月汐一直都是温柔可人的,这么做,只是不想姐姐太多话。”顾月汐不情愿的捡起地上的婴孩,嫌恶的包裹几下,离开时,阴柔的眸子闪烁着肆意的骄傲。

    “这一世,你到底输在我顾月汐的手里了!”

    “唔唔……玉……儿……”舌头每一次的翻卷,都会带来极致的剧痛,血,自唇角涌出。泪水模糊了视线,恨意填满了胸腔,看着顾月汐抱走玉儿的尸体,顾芊羽终是闭上了眼睛,心,一片死寂的绝望。

    脚步声嘎然而至,熟悉的声音不带半点温度的响起。

    “月汐仁慈,劝本王莫再折腾你,喝了它,从此本王与你毫无瓜葛!”寒弈德将掺着剧毒猛药“落雁沙”的汤碗端在顾芊羽面前,冰蛰的眸子似雪巅的冰锥,冷意骇人。

    “三载夫妻……换一碗毒药,骨肉分离……换胞弟惨死,孩儿殒命……你要与我毫无瓜葛……芊羽却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唔唔……”针尖刺穿舌头,血汩汩涌出,顾芊羽一字一句,如幽冥魔音,回荡在地窖的上空,久久挥之不去。

    “本王是龙裔!当今皇上的亲弟弟。何惧恶鬼!”寒弈德单手掐住顾芊羽的下颚,硬是将毒药灌进了顾芊羽的嘴里,碗沿撞击着绣针划出长长的血口,毒药和血水混合着流进腹腔,这一刻,顾芊羽黝黑的瞳孔滚动着浓烈的尧黑,直至寒弈德离开地窖,直至呼吸停止,那双眼始终没有闭上。

    ……

    北齐的这场大雪终于在第六天头上放晴,街上车水马龙,熙来攘往的人群恢复了兴华街往日的繁荣,市井茶馆的谈资又有了新的内容,这其中有两件事备受追捧。

    一件是景王妃顾芊羽病逝,敦亲王府的庶女顾月汐将在下月初八嫁入景王府为妃;第二件便是瑞王府的大小姐贺菲萱在失踪五天五夜后,终于被人在郊外找到,听说发现时,贺菲萱衣衫不整,似有被人侵犯的迹象。

    “北齐四大亲王的孙女,号称京城四大傲娇女,如今一个香消玉殒,一个残花败柳,我看还有谁敢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坏咱们调戏良家妇女的好事儿!哈哈哈……”皇都最大的酒楼里,一帮纨绔子弟簇拥在一起,笑得肆无忌惮。

    北齐帝国建立后,始皇帝曾经论功行赏,封四位功绩最为显赫的部将为王,划分属地。始皇把皇位传给先皇后,这四个老王爷宝刀不老,仍然在朝中占有一席之地。论辈分,现在的大皇子登基之后,仍然对这四个老王爷的威名有所忌惮。

    “哈哈,管他什么四大亲王,他们都老了,自己的孙女都护不住。如今本公子就是在这兴华街上横着走,她贺菲萱再敢出来说一个不字?她顾芊羽敢从地底下爬出来打断本公子的腿么?”坐在人群中的一个华衣丽服的猥琐男人,更是鼻孔朝天,猖獗不已,“哼!给本公子马上找个美貌小民女过来,让那奈何桥上的顾芊羽欣赏下本公子的雄风威震!”

    闻言,人群中又爆发出一阵猥琐的笑声,站在那人身后的狗腿们则遵照自家少爷的吩咐,一溜烟儿的出了酒楼,给主子找女人去了。

    酒楼二层的雅间,斜倚着一个年轻公子,发束白玉冠,腰围白璧玲珑带,若美玉雕成的俊脸上带着一抹雍容而闲适的冷笑。他左手微抬,左边的青衣侍童已将茶杯递在他手中,他揭开茶盖,微微吹一口气,浅尝一口,正在品茗之时,突然闻听楼下的粗言秽语,特别是有人提到“顾芊羽”这个名字时,他眉头微皱,修长的手紧握着的上等青花瓷茶杯,越来越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