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章 重生,以血起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五章 重生,以血起誓

    瑞亲王府,漪澜轩。★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红日东升,山鸟啼鸣,晨风拂露,朝花吐蕊。

    睁开眼,入眼的是白如雪的纱帐,染就几朵墨兰,素洁雅凈。

    “醒了。”丫鬟月竹恭谦候在一侧,淡淡的问候声响起。

    当她在瑞王府的漪澜轩醒过来,看到铜镜里那张美艳倾城的容颜时,顾芊羽终于相信,自己竟然借尸还魂,重生于世!自己已再世为人!

    “小姐,奴婢打听到敦亲王府的大夫人已于两天前病逝,许是因为敦老亲王七七未过,敦亲王府并没有大办丧事,只是草草殓葬。”梳妆台前,丫鬟月竹恭谦候在一侧,据实禀报。

    月竹口中这段波澜不惊的话却让梳妆台前的贺菲萱心痛如锥,不,应该是顾芊羽!

    当顾芊羽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入目一片雪白,可随后,她便被极寒冻的昏厥过去。

    而这具身体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与自己一起被称为京城四大傲娇女之一的贺菲萱,也是她最贴己的闺蜜,自己母亲的干女儿,因此对于瑞亲王府的人和事,顾芊羽并不陌生,甚至是十分熟悉。

    纤指轻轻划过温热的肌肤,涌出一道血痕,一双清澈的眸子慢慢深不见底,重活一世,她顾芊羽以自己的血起誓,从今日开始,她定以贺菲萱之名,扒了寒弈德的狼皮,抽了顾月汐的畜筋!将他们挫骨扬灰,碎尸万段!自己的重生,便是他们的末日,所有对不起她的人,她会一个一个的找出来,血债血偿!包括害死贺菲萱的真凶,她一个不会放过!

    “娘真的死了……”手中的珠钗戳进肉里,血顺着掌心蜿蜒滴落,贺菲萱的脸却如死水般平静。

    心,仿佛被带着刺的荆棘狠狠缠绕,稍稍动作,便鲜血淋漓。

    “小姐!你手流血了!”月竹惊呼着掰开贺菲萱的手指,珠钗刺进肉里半寸,主子竟然没意识!自找回主子到现在,月竹一直不敢问主子失踪后的事,现在看来,这五天,主子必定受了极深的伤害!

    “爷爷回来了吗?”看着掌心的鲜血,贺菲萱微微蹙眉,由着月竹给自己包扎。

    “回小姐,若无意外,老王爷这会儿该是到了。”月竹将手中的白纱打了个结,据实禀报。

    “陪我去见爷爷!”贺菲萱敛眸起身,迈步走出房门。她一直知道,瑞王府的这位老王爷和自己的爷爷一样,特别疼爱贺菲萱这个嫡长孙女,尤其自瑞王府的当家主母白玉歆,也就是贺菲萱的娘亲,于五年前汜水关一役,为救老王爷而身中数箭坠落悬崖之后,瑞老王爷对贺菲萱更是溺宠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小姐……您还是先歇着,老王爷舟车劳顿,这会儿怕是睡下了……”月竹先一步走到门口,急声劝阻。

    “睡下了?与自己出生入死,浴血沙场几十年的兄弟突然病逝,自己捧在掌心都怕化了的孙女失踪五天五夜后才找回来,如果你说爷爷到敦亲王府悼念顾爷爷,我会信!但你说的却是爷爷睡下了……月竹,如果你有更好的去处,本小姐不会耽误你的前程。”贺菲萱止步,凛然看向身边的月竹,声音清冽如冰。

    “奴婢这条命是小姐救下的,小姐有如奴婢再生父母,这辈子,奴婢只求跟在小姐身边,死都不会离开!”月竹听出贺菲萱的言外之意,当即跪在地上,悲泣乞求。

    “到底怎么回事?”贺菲萱渐缓了音色,狐疑问道。

    “自小姐被下人们从郊外抬回来,二夫人便让护院守在漪澜轩外,没有她的命令,小姐不可以走出漪澜轩半步……”月竹低声禀报,原本不说实话,便是不想让小姐的心情雪上加霜。

    “她凭什么?”贺菲萱眼底闪出一丝不屑。这个瑞王府的二夫人,凭着自己的哥哥是当朝镇国将军,自入瑞王府,便没有一刻不惦记着当家主母的位置,五年前贺菲萱的生母白玉歆死后,她虽未被扶正,却俨然成了瑞王府实际的管事人。

    “二夫人说小姐衣衫不整的被人抬回来,整个皇城的人都瞧见了……”下面的话太难听,月竹难以启齿。

    “失德辱节,败坏门风?那又如何!本小姐还是瑞王府的嫡长孙女!”贺菲萱冷嗤一声,旋即大步迈了出去。

    月竹见主子执意出门,登时起身紧随其后,目光惶恐不安。

    “站住,二夫人有命,大小姐……”未等护院说完,贺菲萱一个巴掌甩了过去,护院猛的一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贺菲萱。

    在北齐,失了贞洁的女人想活着已然需要很大勇气,这么嚣张的还真少见。诚然他们的大小姐过往一向如此,但今非昔比,落魄凤凰不如鸡的道理,每个人心里都有数。

    “二夫人?这瑞王府何时改作林姓了!在你们眼里,二夫人的命令比得过老王爷?站在瑞王府的一亩三分地上,你们吃谁的喝谁的!如今在本小姐面前拿着鸡毛当令箭,愚不可及!打你们算是轻的,滚下去!”

    寒弈德曾说她嚣张跋扈,说她独断专行!好,很好!她拔了一身芒刺依偎在那个男人怀里,换来的却是一地泥巴、恶心二字!寒弈德啊,我真该好好让你长长见识,什么才叫飞扬跋扈,什么才叫独断专行!

    “菲萱啊,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正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自嫁进瑞王府,我便随了夫姓!倒是某人,就算想改姓也难了……”自拱门走进来的美妇身裹华衣,髻戳金凤,额前金步摇垂下的流苏随着美妇扭腰摆臀的步子,跟着一晃一晃的,甚是耀眼。

    “二娘来的正好,这些个不识相的狗奴才是二娘派来的?圈禁瑞王府的嫡长孙女的罪名,不知道二娘是不是能担待的起!”贺菲萱一眼便认出眼前美妇,瑞王府的二夫人,出身将门的林娇娥,年约四十,体态风韵犹存,保持的十分娇好。

    “怎么能说是圈禁呢?二娘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再说这些奴才看着的也不是菲萱你,而外面那些好信儿的主儿。这两日你在漪澜轩是什么都不知道,自你回府到现在,这瑞王府的门槛都快被人踏破了,她们那些个长舌妇人,明面上都说是来看你,可暗地里分明是来看笑话的!”一尺多厚的胭脂,却掩饰不住林娇娥脸上尖酸刻薄的神情,貌似关心之语,却字字见讥讽之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