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章 放肆,衣衫不整怎么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六章 放肆,衣衫不整怎么了

    “二娘现在知道关心菲萱了?当初菲萱被人虏走的时候,怎么不见二娘出来关心一下?既然二娘没在最关键的时刻向菲萱施与援手,那么现在,也请二娘滚到一边儿去,我贺菲萱还不致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受了点儿委屈就终日躲在房里自怨自艾!月竹,我们走!”贺菲萱就那么冷冷的,连睫毛都没眨一下的看着林娇娥,从容开口。★首★发★追★书★帮★

    “贺菲萱,你往日便不将我这个庶母放在眼里,罢了!但是现在……”身后丫鬟众多,林娇娥碍不住面子,气鼓鼓的冲了上去。

    “现在还是一样!我贺菲萱叫你一声庶母,这是菲萱家教好,修养高,不代表你林娇娥在我心里有同样的分量!”贺菲萱的每一个字,都带着极深的讽刺。

    “你……你简直是无法无天!看来我还真是要好好尽一次作庶母的责任,免得你再做出什么丧门辱德的下作事来!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把贺菲萱给我绑起来,先打五十家杖!”林娇娥以将门之女的身份,却作了贺臣甫的妾氏,原本以为熬死了白玉歆,自己可以扶正,却不想瑞老王爷一句话,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以正室主母的身份在瑞王府里发号施令,这可是她一辈子的痛。

    再者贺菲萱失了贞洁,昨日凤凰已成土鸡,她还真不需要再假装客气!

    “凭你也配!来人!把这几个没长眼的狗奴才给本王乱棍打出瑞王府!”浑厚的声音突兀响起,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一白发苍苍的老者正衣带当风的走进来,目若鹰利,形似虎躯,周身散着的磅礴之气让人噤若寒蝉,那股随之而来的威压震慑住了在场每一个人。

    “爷爷!”在看到贺熠的那一刻,贺菲萱脑子里陡然浮现出顾振霆往日的慈祥,她自认不是个矫情的人,亦很少用眼泪示弱人前,可此刻,贺菲萱却情不自禁的扑到贺熠怀里,泪如雨下。

    “都是爷爷不好,让乖孙女受苦了!不哭不哭,让爷爷瞧瞧!”贺熠疼惜的扶起贺菲萱,看着哭成泪人儿一样的孙女,古稀已过的贺熠竟也泪光闪闪。与此同时,贺熠身后十几个近身侍卫以雷霆之势将彼时欲对贺菲萱不敬的护院棒打了出去。

    林娇娥见势不妙,自是顾不得那几个护院苦苦哀求的目光,一脸讨好的走了过来。

    “父王放心,儿媳已经找大夫瞧过了,菲萱身上没伤,只是被带回来的时候衣衫不整……”林娇娥似是无意开口,语气中却充满了刻意。

    “衣衫不整怎么了!不管发生什么事,菲萱都是瑞王府的嫡出大小姐,都是我贺熠的宝贝疙瘩!不管是谁欺负了我的孙女,本王都会扒了他的皮,让他不得好死!至于你,本王才走不到一个月,你居然让菲萱受了这么大委屈,来人!把二夫人送进祠堂里,好好反省!”林娇娥话音刚落,便听贺熠的虎啸席卷而至。

    “父王,虏走菲萱的又不是儿媳,儿媳有什么错啊!”林娇娥料到自己得不着好脸色,却也没想到贺熠竟然丝毫不顾林家今时今日在朝廷中的地位,动辄便要罚自己跪祠堂。

    “娇娥,还不退下!父王,菲萱这件事是儿子疏忽,儿子以后一定好生看管菲萱,保证不会再出这种事。您刚刚不是说要到顾府吊念顾伯父么,儿子陪您去?”自拱门处走进来的贺臣甫一身鹅黄锦缎,身材偏瘦,棱角分明的脸上,那双眼沉静内敛,恭敬有余,唯独少了那么一点诚意。

    “好一句疏忽,你疏忽菲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现在开始,老夫的孙女不需要你们看管!墨武!”贺熠冷喝一声,便见一抹黑色身影仿佛天降般出现在众人面前。

    “属下在!”墨武的声音很淡,似冰泉般纯净透彻,一袭简单的素白短衣,长发利落盘起,用木簪固定,清丽淡雅的容颜仿佛雪山之巅的白莲,肃杀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人会相信,江湖上排名第三的暗卫,居然是个女子。

    “从现在开始,菲萱便是你的主人!如果有人敢伤菲萱半分,你当如何?”贺熠曾以为,凭瑞王府嫡长孙女这七个字,整个皇城,谁敢不给他三分颜面!却不想真有敢虎口拔牙之人,如今就算将自己最得力的暗卫给了孙女,又怎能弥补菲萱之前所受之苦。

    “杀。”墨武精短干练的回答令站在贺臣甫身后的林娇娥不由的打了个寒颤,她怎么都没想到,原本就得宠的贺菲萱衣衫不整的回来之后,越发被宠上了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