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章 退婚!残花败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十章 退婚!残花败柳!

    “皓轩给贺爷爷请安。「^追^书^帮^首~发」”见贺熠进来,寒皓轩当即刻起身施礼。北齐四大天王曾被先皇封为一字并肩王,地位尊崇,非一般皇子可比,所以寒皓轩的这一拜,贺熠受之有余。

    “肃王客气了,不知肃王这么急找老夫,有何要事?”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先皇在世时,贺熠一直觉得和这帮小辈亲近的很,自先皇离世之后,贺熠不得不承认,属于他们的时代过去了。

    “皓轩原本是来探望菲萱的,听闻贺爷爷自长岭回来,便想着定要亲自向贺爷爷请安。”寒皓轩薄唇如削,一双深眸,含着笑意。

    “肃王这份孝心老夫领了,至于菲萱……”贺熠先入为主,打从心里认定寒皓轩是来退亲的,所以态度算不上好。

    “萱儿被虏一事,皓轩万死难辞其咎,如今萱儿能平安回来,乃不幸中的万幸,皓轩此番入瑞王府,一是来负荆请罪,再者也是想与老王爷商量,是不是可以将皓轩与萱儿的婚事提前?”寒皓轩的话惊了一侧的贺臣甫,若菲萱真以瑞王府嫡出大小姐的身份嫁过去,那么瑞王府与八王党便有了扯不断的关系,这可不是他这个保皇党所希望的。

    “提前?好……如此甚好!”贺熠怔了片刻,脸上顿时展露笑容。

    “恕菲萱唐突,这门婚事菲萱思虑良久,还是……作罢。”贺菲萱神情平淡,语调悠缓,清澈的眸如群星闪耀的夜空,清澈剔透。

    “作罢?”正厅内,贺熠,寒皓轩和贺臣甫皆惊讶无比。贺菲萱很清楚的看到贺臣甫脸上隐隐透着的欢喜,毋庸置疑,贺臣甫也该是投了皇上,看来这皇上真是好手段,登基不过短短数月,便已将顾恒和贺臣甫成功揽于麾下。

    “菲萱,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你可不能任性啊!”贺熠没料到贺菲萱竟会推了这门亲事,忧心开口。

    “父王,既然菲萱不愿意,那我们也不好勉强……”贺臣甫才一开口,便被贺熠凌厉的目光瞪的噎喉不语,退到一侧。

    “萱儿,如果你是在意被虏一事,皓轩可以当着贺爷爷的面发誓,不管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皓轩对你的感情始终如一!”有那么一刻,寒皓轩终于看到了贺菲萱自知之明的一面,一个残花败柳怎么配得起肃王妃的封号,奈何星魂剑是贺菲萱的嫁妆,为了星魂剑,眼前这个女人,他是娶定了!

    始终如一?贺菲萱觉得这四个字可圈可点,自入正厅到现在她一直在观察寒皓轩,直至她说出“作罢”二字,寒皓轩的眼睛才落到了自己身上。一个连看都不愿意看你一眼的男人,他的爱,能有多真!

    “菲萱不觉得被虏一事与这门婚事有多大关系,肃王刻意强调这件事,到底是谁更在意呢?”贺菲萱伸手扶着贺熠坐了下来,转身间,秋水般的眸子意味深长的看向寒皓轩。

    心,忽的一颤,在寒皓轩的印象中,他所认识的贺菲萱并不是一个很善言辞的人,如今这句反问,倒让他有些慌不知措了。

    “菲萱,不得无礼。”贺臣甫佯装嗔怒喝了一句。虽然道不同,但寒皓轩也不是他能得罪起的人物。

    “如果哪句话伤到了王爷,菲萱可以道歉,但菲萱自认绝不是做肃王妃的最佳人选。”贺菲萱再度表明心迹:“这门婚事是父皇和贺爷爷订下的,如果你不能说出一个确实的理由,恕皓轩不能接受!”

    前所未有的屈辱直冲脑门儿,现在是什么情况?自己竟被残花败柳嫌弃了!

    “是啊,菲萱,你就算拒绝这门亲事,至少也该有个理由,不能凭一句莫须有就毁了这门亲事吧!”贺熠也有些糊涂了。

    “理由就是……菲萱已经有了意中人,此生非他不嫁。”贺菲萱语出惊人,正厅三人再度怔在原地。

    “意中人?谁?”贺熠愕然看向自己的孙女,脸上表现出极度吃惊的神情。

    “不错,只要你能说出奸……咳,只要你能说出那个男人的名字,皓轩愿意成全你们!”寒皓轩的屈辱感越来越深,剑眉不自觉的挑了两下。

    “一定要说?”贺菲萱看着投向自己那三双意义截然不同的眼神,犹豫开口。

    “一定要说!”三人的回答十分坚定。

    “景王寒弈德。”贺菲萱无法想象,在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是不是狰狞的让人恐怖,是不是眼睛里充斥着血丝,是不是每一个字都让她咬碎了钢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