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五章 道歉,嫡庶有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十五章 道歉,嫡庶有别!

    “为什么不敢?凭你也配打我的人?道歉!”贺菲萱的这一巴掌卯足了劲儿,直打的顾月汐唇角流血。免-费-首-发→【追】【书】【帮】

    “贺菲萱!你别欺人太甚!凭什么你打完我,还要我向你的奴才道歉!”顾月汐不是不能忍的人,否则她也不会在顾芊羽的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与寒弈德勾搭成奸,只是当你就要美梦成真的时候,忽然有那么一个人,将你所有的美梦全数化作灰飞,那就真是忍无可忍了。

    “凭我是瑞王府的嫡出大小姐。”贺菲萱冷笑着看向顾月汐,纤长卷翘的睫毛盖下来,将秋水明眸间那抹彻骨的极寒掩去。

    “我家小姐也是敦亲王府的嫡出大小姐!”顾月汐身后,巧菊登时冲上来护主。

    “呵……月竹,她说什么?”贺菲萱仿佛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笑的她眼泪差点儿流出来。

    “回小姐,她说敦亲王府二夫人所生庶女是嫡出大小姐。”月竹只道嫁作一夫的两个女人势必水火不容,自然是奋力帮衬主子的。

    “二夫人已被王爷扶正,二小姐自然是嫡出,敦亲王府上下早就改了口!再说原来那个已经死了,二小姐自然就是大小姐……啊!”话音未落,贺菲萱猛的推开巧菊,一把扯住顾月汐的衣领,甩手就是一巴掌。

    “你说她是谁?”贺菲萱冷厉如锥的眸子狠狠瞪向巧菊,一字一句,如覆冰霜。

    “你!你怎么敢打我家大小姐!”巧菊倒是听过贺菲萱嚣张跋扈,却不知竟霸道到这种程度。

    “不对,再说!”贺菲萱回手又是一巴掌,直打的顾月汐唇角涌血,眼冒金星。

    “大小姐……”巧菊慌了,当即上前欲拉开贺菲萱,却被月竹推搡了回去。

    “还是不对,再说!”又是啪的一声,顾月汐终于恢复意识,正欲跟贺菲萱撕扯,却被贺菲萱猛的搥到了柜角。

    “千万别反抗,否则后果很严重呢!”贺菲萱饶有兴致的瞄了眼顾月汐的小腹,没人知道,这一刻,她有多想为自己的玉儿报仇,可惜现在不行。

    顾月汐心中暗惊,她无法理解贺菲萱为什么会看向自己的小腹,知道自己已经怀孕了?不可能!这件事除了自己的母亲,谁也不知道,她甚至没有找大夫号过脉!但有一点她很清楚,若想保住这个孩子,守住这个秘密,她不能反抗,也赌不得万一!

    “真乖!你,告诉本小姐她是谁?”见顾月汐真就一动不动的杵在那儿,贺菲萱唇角勾起一抹满意的弧度。

    “是大……是二小姐,是敦亲王府庶出的二小姐,求你别打了!”巧菊还想嘴硬,却在看到贺菲萱扬手之际登时改口,好汉不吃眼前亏,她若再死磕下去,自家小姐指不定被打成什么样!

    “这次对了!顾月汐,是不是很不服?可是没办法,这是你的命!月竹,本小姐忽然觉得这店里的东西真是俗不可耐,全都不要了,走!”贺菲萱松开顾月汐的衣领,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这才拍了拍手,扬长而去。

    “贺菲萱!你记着,今日之辱,我顾月汐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咳咳……”直至贺菲萱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顾月汐方才收回怨毒的眸子,低声厉吼。

    “小姐,您没事儿吧?”巧菊急急上前搀起顾月汐,说话间便欲离开,却听身后,店家极不应景的来了一句。

    “庶出的二小姐,这凤冠您还要不要了?”店家才一开口,便见顾月汐杀人鞭尸的眸子狠扫过来。

    “全都不要了!我们走!”顾月汐狠戾怒吼,之后暴戾离开。贺菲萱甩手不要的东西,她有什么理由再捡回来!

    君悦酒楼的雅间,贺菲萱甩了甩酸麻的手腕,脑子里回想着顾月汐怒不可遏的表情,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顾月汐,你欠我的何止这些,我可没忘,你是如何将绣针一下一下刺进玉儿胸口的!

    “小姐,逍遥王来了。”见有人进来,月竹俯身提醒了一句。

    月竹话音未落,寒子念已然悠哉游哉的坐到了对面。

    “贺菲萱,上次你走的时候没有结账,是本王替你花的银子,三百两。”清越的声音如雨打青瓷,就连要债的语气都那么好听。

    贺菲萱抬眼时,正迎上寒子念如一汪池水的眸子。今日的寒子念穿的一是身月牙白的长袍,白衣胜雪,墨发如泼,俨然自古画中漫步而出的神将,风静,人如画。

    “月竹,拿钱。”贺菲萱没心情与寒子念多费唇舌,草草吩咐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