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七章 阴险,借刀杀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十七章 阴险,借刀杀人

    “你确定那个沐锦说的话是真的?”贺如岚美眸闪过一丝质疑,挑眉问道。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奴婢依您的吩咐给了他一百两银票,他该不会说谎。”。

    “开胃?贺菲萱不是想留着这个孽种吧?她真以为有那个老东西给她撑腰,她就能无法无天了?未婚先孕,她这是找死!”林娇娥匪夷所思道。

    “管她想什么,女儿只希望这几日能平平安安的过去。秋晴,吩咐下去,让厨房这几天多做些滋补的膳食,生冷的东西切忌送到漪澜轩,还有,让人在暗处盯着,若有什么风吹草动及时禀报。”贺如岚眸色生寒,唇角勾起的笑,诡异莫名。

    也正应了贺如岚的这句话,自那日之后,贺菲萱几乎足不出户,甚至连喜服和凤冠都是由月竹拿到漪澜轩试穿的,这一晃便是七天,直至到了大婚前夜,贺如岚与林娇娥才算是松了口气,她们就不相信,在寒弈德知道贺菲萱怀有孽种之后,还会让她顺顺当当的嫁到景王府!

    铜镜前,贺菲萱一身绛红喜服端坐在梳妆台前,面染粉黛,唇涂胭脂,整个人美的仿佛画中仙子,惊世骇俗。

    此刻,贺菲萱清冷如水的眸正落在梳妆台前凤冠顶端的那颗悬棘天珠上,这颗珠子是贺熠为她亲手镶在凤冠上的,一如三年前的顾振霆。整个北齐,悬棘天珠只有四颗,分别让先皇赐给了北齐的四大天王,她何其有幸,居然得到了两颗,可谁料想,第一次,她千挑万选,竟嫁给了一个狼心狗肺的畜牲,而这第二次,她便要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小姐,离卯时还早些,奴婢扶您到榻上倚一会儿?”月竹送走了梳洗上妆的嬷嬷们,转身折回内室。

    “不必了,我想自己静一静,你先下去吧。”贺菲萱收起眼底的沉凝,透着铜镜看向月竹。月竹只道主子心情不好,虽想留下来伺候,却在看到贺菲萱目光中的绝然时,恭敬退了下去。

    直至房门紧闭的一刻,贺菲萱方才轻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

    寒弈德,顾月汐,你们准备好了么?我说过,终有一日我会化作恶鬼回来找你们报仇,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背脊一片寒凉,贺菲萱陡然转身之际,却看到墨武就跪在自己面前。

    “墨武?你怎么回来了?”贺菲萱惊讶于墨武的出现,质疑开口。

    “回禀主人,墨武将孙嬷嬷给您带回来了。”墨武说话间单手朝天,便见一抹黑乎乎的东西自房顶落在了她的手里,之后被她放到地上。

    看着眼前昏迷不醒的孙嬷嬷,贺菲萱胭红的唇紧紧抿在一起,眼底迸射出冷蛰的寒意:“墨武,让她清醒一下,本小姐有话问她。”

    “是。”墨武低应一声,随着她闪电般弹指拂过其后颈,孙嬷嬷悠悠睁开了眼睛。

    接触到贺菲萱冷蛰的目光,她全身一个颤栗,哆嗦着向后挪去:“贺……贺小姐……”

    不待她说完话,贺菲萱冷冷开口,每个字都似乎带着滔天的恨意:“我干娘平素对你不薄,为何要对她下毒手!”

    “我……我……”匍匐在地上的女人被那冰冷的声音吓到,只是稍一恍惚,额头便已经重重地磕在地上:“贺小姐饶命,我是被宋秀荣和顾月汐逼得,我没有办法……”

    “墨武,本小姐命你明日辰时将孙嬷嬷的尸体挂在敦亲王府的府门前!”不理她涕泗横流的祈求,贺菲萱漠然转身,幽冷启唇,每个字都寒冽如冰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孙嬷嬷,不管你有什么样的下场,都是你该受的!

    “是。”没有犹豫,没有质疑,贺菲萱音落之时,墨武已然扯起地上的孙嬷嬷陡然消失,不留痕迹。黎明的曙光划破漆黑的夜幕,寂静的王府渐渐喧嚣不止,端坐在梳妆台前整个晚上的贺菲萱终是舒了口气,随着房门的开启,贺菲萱伸手将凤冠戴在头顶,缓缓撩下流苏,眼底的寒芒被尽数掩去。

    偌大的兴华街彩绸狂舞,鞭炮齐鸣,唢呐锣鼓震天动地,十里红妆贯穿了整条街道,奢华之势俨然皇帝嫁女。贺菲萱的八抬大轿由铁甲护卫开路,正自兴华街缓缓移向景王府,另一头,顾月汐的六抬大轿亦朝着景王府的方向而去。

    此时的景王府更是宾客如云,皇亲国戚,高官贵胄,每一位到场的客人只要跺上两脚,整个皇城都能颤上一颤。

    众人当中,唯有一人只身坐在角落里,面色异常,身体不时颤抖,此人便是德善堂的知名大夫,沐锦。

    “皇上驾到!贺老王爷驾到!敦亲王驾到!”随着礼官的高喊,寒弈德当即迎向府门,众宾客亦恭敬俯身,施叩拜大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