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五章 水嫩,美人手感不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十五章 水嫩,美人手感不错

    “如嫣姑娘小心些,这些事由老奴做就成!”三楼梦蝶居内,周允将梳妆台上的首饰小心装进雕花木盒里,转身朝着已有八九个月身孕的女子恭敬开口。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如今孩子就快临盆了,王爷才想着把如嫣接出去,莫不是王爷有了新欢,才这般冷落如嫣?”身为怡春院的过气花魁,柳如嫣即便身怀六甲,模样还是妩媚动人的。

    “如嫣姑娘误会了,实在是敦亲王府这段时间出了太多事,王爷也是忙的焦头烂额,这不,才理出些头绪便差老奴过来了。”周允谦谨回禀,对于将来或许会成为自己主子的柳如嫣,周允表现的十分恭敬。

    “是真的误会才好,这些东西都不要了,敦王府该是什么都不缺吧。”见周允还没收拾妥当,柳如嫣急声催促。即便在王府里做个小妾,也比在青楼被人千枕万骑来的舒坦,柳如嫣美眸微闪,略显粗胖的手指抚了抚隆起的小腹。

    “呃……王爷的意思是先让如嫣姑娘住进外面的府宅里,且等孩子临盆之后,再择日迎娶如嫣姑娘进门。”周允的话令柳如嫣原本神采洋溢的娇颜顿时垮塌下来。

    “这是王爷的意思还是宋秀容的意思?”在风尘堆里摸爬滚打这么些年,柳如嫣又岂是个好欺负的。

    “这……”周允语塞,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罢了,怕是宋秀容还不知道这皇城里有如嫣这么个人存在吧!翠儿,你去帮周管家收拾,咱们就先搬进外宅!”柳如嫣冷声差遣身边的丫鬟,阴柔的眸,寒光乍现。

    随着里面的脚步声渐行渐近,贺菲萱登时拉着月竹下了楼梯,却好死不死的撞到了熟人。看着左拥右抱的寒子念一脸醉醺醺的走上来,贺菲萱忽然有种遁地的迫切感,毕竟身为女子,青楼这种地方实在不易进来。不过这种心虚却在背后声音传过来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不是瑞王府的贺大小姐吗?怎么会在这儿?”柳如嫣的质疑声很低,贺菲萱却听的分外清晰,为了不引起周允的怀疑,贺菲萱登时怒目圆睁,做出掳起袖子的姿态直朝楼下奔了过去,未及寒子念反应,贺菲萱先是拽过他左侧的美人,啪啪两巴掌扇的美人眼冒金星,右侧美人见此,还没来得及钻进寒子念的怀里以求庇佑,便被贺菲萱一脚踹下了楼梯。

    “贺菲萱,你很野蛮耶!”楼阶上,寒子念瞄了眼被贺菲萱修理的狼狈不堪的两位美人,在报以万分同情之后,十分幽怨的看向眼前这位即将与自己大婚的女人。

    “如果你不马上离开这里,我还有可能更野蛮!”贺菲萱一直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善于捉奸的人,否则也不会任由顾月汐和寒弈德鬼混了那么久。

    “咳咳……这个恐怕很难,其实本王有没有告诉过你,本王对于寻香问柳,风尘缠绵之事一向热衷而且乐此不疲,如果让本王离开这温柔乡,那你要本王怎么活啊?”寒子念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显然没有妥协之意。

    “你怎么活本小姐不知道,但如果你不从这里滚出去,本小姐会让你知道你怎么死!”贺菲萱冷厉开口,气势半点不减。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时,月竹踩碎步到贺菲萱身侧,轻声嘀咕了几句,贺菲萱随之侧眸,眼见着身后空空如也,方才松了口气,转身时,眉梢微挑,樱唇微勾的走向寒子念。

    “干嘛,你要打人呐?”贺菲萱笑的温柔,却让寒子念毛骨悚然。

    “当年的瓷娃娃终于长大了,月竹,给足老鸨银子!你们听着,好生伺候逍遥王,伺候的好了,本小姐有赏!那么现在,本小姐就不打扰王爷的雅兴了!”贺菲萱长长的睫毛一眨,纤细如玉的手指轻弹了下寒子念肩头华裳,声音温和的让人听不出一丝恼怒的情绪。

    眼见着贺菲萱神态怡然的从自己身边经过,寒子念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现在是什么情况?寒弈德与人私通,她就大闹喜堂,自己明目张胆的逛青楼,她居然还主动付了银子!

    “贺菲萱!你看清楚没有,本王来这儿是找女人的!”就在贺菲萱走下楼梯之时,寒子念突然转身,说话间拽起身边美人,紧紧搂在怀里。

    “清楚啊,特别清楚啊!”贺菲萱笑容清浅,目光如水般清澈。

    “那你……”寒子念忽然觉得胸口无比憋闷,张嘴想再说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求人捉奸这种事的确难以启齿。

    “哦!明日大婚,王爷别玩的太晚了,菲萱倒不在乎吉时,只怕皇上不乐意。月竹,一会儿……”眼见着贺菲萱旁若无事的走出怡春院,寒子念确确实实被雷到了,而且雷的外焦里嫩。

    离开怡春院,贺菲萱深吸口气,忽然觉得连空气都跟着新鲜不少。

    “小姐,您别生气……”月竹小心翼翼跟在贺菲萱身边,忧心劝慰。

    “生气?本小姐现在不知道有多开心!”其实贺菲萱早该想到,像顾恒那种特别看中子嗣绵延的人,怎么可能会容忍自己膝下无子!宋秀容,你想稳坐当家主母的位子,也得看这位怡春院的花魁愿不愿意呢!

    看着贺菲萱脸上如清风拂面般的笑意,月竹忽然觉得主子必是气的不轻,遂不敢多言,只顾跟在后面,默默替主子神伤。

    且说回到敦亲王府后,周允第一时间进了书房,将柳如嫣的事据实禀报给了顾恒。

    “没出什么意外?”毕竟是青楼之地,顾恒总要顾及颜面。

    “回王爷,一切顺利,只是老奴在怡春院看到贺菲萱了。”周允恭敬道。

    “她?她看到了?”想到彼时贺菲萱看自己的眼神,顾恒不由的心底生寒。

    “没有,逍遥王在怡春院被贺菲萱逮了个正着,那会儿贺菲萱正吵着,所以没注意到老奴。”周允解释道。

    “那最好……”顾恒舒了口气,方才托起书卷。

    “王爷,如嫣姑娘似乎并不喜欢住在外宅。”顾恒犹豫许久,方才开口道。

    “既然大夫说她肚子里怀的是女婴,那就先安排她住下,以后再说吧!”顾恒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周允自是明白主子的意思,转身退出书房时正迎上走进来的宋秀容。

    “老奴叩见夫人。”周允俯身离开,随后将门带紧。待周允走远,宋秀容这才靠近书案,下意识拽开顾恒手里的书卷,眉目焦急的看向顾恒。

    “老爷,那件事查的怎么样?孙嬷嬷到底是谁杀的?”彼时顾月汐的六抬大轿才离开,便有人将孙嬷嬷生生吊在了自己府邸,待人发现时,孙嬷嬷已然归了西。

    “老夫已经派人去找孙嬷嬷的家人问明情况,派去的人还没回来,你让老夫怎么查,不就是个嬷嬷,死就死了,你着什么急!”顾恒复拿起被宋秀容丢在案上的书卷,忍着脾气开口。

    “怎么能不急,孙嬷嬷的那些事儿老爷不是不知道!现在死的只是个嬷嬷,那接下来……”宋秀容话未说完,便听顾恒‘啪’的一声将手中的书卷摔到桌上,愤然看向宋秀容。

    “孙嬷嬷的事,老夫当然不知道!”顾恒心知宋秀容意有所指,当即否定。宋秀容不由的一怔,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就算在看到君芯雪惨死的时候,老爷也没跟自己发这么大的火儿。

    “你有时间在这里唠叨那些有一搭没一搭的事,还不如去看看自己的女儿!女儿小产,你这个做母亲的多少也该关心一下!”顾恒暗自狠吁口气,语气稍显缓和。

    “女儿小产是因为景王夜里动作猛了些,妾身若现在就去,会让景王觉得不舒服,这也是女儿梢话来的意思!女儿那边的事妾身自会上心,至于孙嬷嬷,老爷也别太马虎了,莫到最后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见顾恒放低姿态,宋秀容亦不较真儿,转身推门而去。眼见着宋秀容离开,顾恒颓然靠在椅背上,只觉头痛欲裂。

    适夜,窗外月色渐淡,已是子夜十分,贺菲萱一身凤冠霞帔端坐在梳妆台前,冰雪般的眸子映着月光落在身侧的墨武身上。

    “事情查的怎么样了?”自秦仲一事墨武显现出超凡的能力之后,贺菲萱便觉只有人尽其才,才不枉爷爷将墨武赠与她的用心良苦。

    “回主人,属下已经查明,水若寒将于十日后到达皇城,似乎是慕名而来。”墨武肃然回应。

    “慕名?慕谁的名?”对于十大宝物的下落,除了无心锥和雀翼佩之外,贺菲萱都了如指掌,而且她相信自己能查到的事,寒弈德亦能查到。较之其他宝物,落霞山庄的少庄主,江湖人称第一风流公子水若寒手里的鸿鸣刀最易得手,所以她必须要抢在寒弈德有所动作之前,得到鸿鸣刀。

    “京城十几个青楼共同推选出来的第一花魁,舞倾城”墨武淡声道。

    “第一风流公子,第一花魁,还真是绝配!”贺菲萱诚心赞美,眼底笑意深沉。

    “主人,老王爷来了密笺,若你不愿意嫁,没人敢逼你。”墨武据实开口,神色难得显露出一丝忧虑。

    “上次与寒弈德的婚事已经连累爷爷被外放到了宜中,如今我若再抗旨拒婚,岂不给了皇上惩治爷爷的借口么!你回爷爷,这一次,菲萱嫁的心甘情愿。”贺菲萱没有说谎,就目前来看,嫁给寒子念是她最好的出路。

    “是!”墨武点头应道。

    “墨武,不知道你方不方便告诉我,是不是所有暗卫都有网络消息的本事?”贺菲萱想问这个问题好久了,毕竟皇室中不是只有她有暗卫,若暗卫之间消息共通,那她便没了这个优势。

    “回主人,墨武的姨娘是燕子楼的主事人。”墨武并不隐瞒。

    “爷爷知道这件事吗?”贺菲萱闻声陡震,不可置信的看向墨武。

    纵然她非江湖中人,亦听过燕子楼的名号,那是个买卖消息的圣地,在那里,只要你肯出得起价就没有打听不到的消息,当然也有例外,譬如十件宝物中的无心锥和雀翼佩便无人知晓,但这丝毫不影响燕子楼的威望和盛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