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五章 银面男,吻袭娇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十五章 银面男,吻袭娇唇

    如果不是事有缓急,贺菲萱一定会想办法让顾月汐知道这个好消息,不过因为三日之期已到,贺菲萱只能先拿到绝影箫,再与顾月汐慢慢计较。「^追^书^帮^首~发」

    金乌西坠,玉兔东升,皎洁的月光洒下来,落了一地碎银。逍遥王府的府门处,寒子念一身逶迤红裳,姿态优雅的靠在朱漆门板上,不时抬眸看向拱门处。

    为了今晚之约,贺菲萱着实让月竹替自己好好打扮了一番,倒不是因为她对水若寒有多迷恋,只是不想让水若寒觉得自己不够重视这个约会,继而生出不必要的变数。

    于是当贺菲萱一袭华裳的出现在寒子念面前时,以寒子念如此挑剔的眼光,竟没看出贺菲萱身上有半点瑕疵。

    美,不足以表达寒子念心中的震撼,月光如银,洒在贺菲萱身上便似镀了一层淡淡的光环,眼前的女子仿佛是九重天的仙女,柔媚中透着婉约出尘的味道,简单的飞云髻上,珠钗宝簪恰到好处,多一件则显奢华,少一件则显单薄,自耳边垂下的珊瑚红的坠子随着贺菲萱的脚步轻摆着,平添一股灵动的气息,眉弯似月,眼颦秋水,行走间袅袅婷婷,美的如梦似幻。

    “小姐,是姑爷!”贺菲萱身侧,月竹一眼便注意到了府门处的寒子念。

    虽然美的雌雄难辨,妖魔难分的寒子念是所有女人心目中的神邸,就算多看一眼便少活一年,也没有人会舍得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但此刻,月竹却有些心虚的蹭到了贺菲萱身后,毕竟背地里说人坏话是件很不道德的事儿,何况还被逮了个正着。

    “爱妃今晚这身打扮很勉强耶,本王建议你换一套。”寒子念口是心非。

    “建议很好。月竹,扶本小姐入轿。”贺菲萱承认,寒子念的美绝不会比水若寒差半分,但鉴于寒子念没有绝影箫,所以贺菲萱并不打算把时间浪费在不必要的人身上。

    “咳……不换也好,那本王扶爱妃一同入轿!”寒子念自讨了个无趣,虽说心里不舒服,但脸上还是笑容可掬的。

    “如果菲萱没记错,水若寒似乎并没有邀请王爷一起去,所以某人是不是该靠靠边?”贺菲萱十分友善的指了指旁边的位置,寒子念却不为所动。

    “爱妃怎么不走?”寒子念一向知道自己脸皮厚,却不知道竟可以厚到这种程度。无语,贺菲萱的目光开始不怎么友善了。

    “那个……爱妃口中的某人,该不会指的是本王吧?”同行无望,寒子念只好自找台阶。贺菲萱十分应景的点了点头,于是寒子念不得已退到了一侧,眼睁睁看着贺菲萱入轿,朝着皇郊别苑去了。

    空气中飘来一阵浓浓的味道,无所不在的风洛衣鬼魅般出现在了寒子念身后,拍着寒子念的肩膀,投过去的目光报以十二分的同情和怜悯。

    “寒弈德找了至少三十名赏金猎人。”风洛衣同情之余,淡声开口。

    “本王已经派聂庄在别苑守着了。”对于风洛衣的消息,寒子念觉得无甚稀奇,若换作他是寒弈德,或许派的更多。

    “他们的目标可不是水若寒。落霞山庄呵,寒弈德不计后果,坐在金銮殿上的那位可不能不顾全大局。”做为江湖第一庄的落霞山庄,无论财力还是势力都不容小觑,绝影箫之所以会落在水若寒的手里,也是北齐先皇笼络落霞山庄的手段之一。

    “你什么意思?”寒子念陡然回眸看向风洛衣,心底生出不祥的预感。

    “刚刚没感觉到墨武在,想来贺菲萱必是将墨武也派到了别苑,你说这丫头是不是喜欢上水若寒……”未等风洛衣说完,寒子念已如烟尘般消失在原地,夜空中,一抹惊鸿的弧度,一闪而逝。

    让你给老子下毒,让你不承认!三十几个杀手,累不死你!风洛衣发狠的在心里咆哮一遍,这才朝着贺菲萱离开的方向遁去,撇开师兄弟的关系不说,寒子念可是他的衣食父母,这么好的金主儿,举世再没第二个。

    从逍遥王府到皇郊别苑,说远不远,就是道儿有些偏,尤其出了城门,人烟稀少,嘈杂声自身后越来越远。原本贺菲萱跟月竹坐在轿子里倒也没在乎这些,不过此刻行在甬道上,偶有几声鸟叫突兀的很,贺菲萱终是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此荒郊野外,遇个劫匪什么的也是有可能的吧!

    贺菲萱虽然想到这一点,但明显为时已晚,只得硬着头皮朝前走,如今墨武不在,她总不好让月竹独自回去带几个护院赶过来吧。

    于是当轿子砰然落地的一刻,贺菲萱终是有所顿悟,像她这种命里带煞的人当真不该存半点侥幸心理。

    “小姐!”月竹惊慌掀起轿帘,便见前面扶杆的家丁表情痛苦的倒在地上,胸前赫然插着一把利剑。

    “快走!”贺菲萱又岂是坐以待毙之人,就算跑不了也要尽量一博,老天爷让她重生一次,她如何能这样死的不明不白。可当贺菲萱拽着月竹跑出轿子的时候,心顿时凉了半截。

    眼见着荒无人烟的树林里,三十几个黑衣人各个手执利器,目露狰狞的将自己和月竹围在中间,此刻,随行而来的家丁皆已断气。

    “寒弈德给了你们多少银子,我出十倍!”贺菲萱不用过脑也想到这些人受谁指使,寻常劫匪断无这样好的身手,六七个家丁几乎同一时间被灭口,而她却没听到半点呼救声。

    许是贺菲萱的话起了作用,黑衣人中有面面相觑者,似在犹豫不决。

    “本王妃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杀人不过是为了一个钱字,如今钱就摆在你们面前,只要是个聪明人,都该知道如何选择!”贺菲萱表面上镇定自若,心却跟织布机似的抖动不止,要知道,眼下她并无银两,也不没有任何倚仗,无异于空手套白狼,在这种情况下,白狼的智商尤为重要。

    奈何双方只僵持数秒,对方便有了选择,眼见着明晃晃的利剑劈下来,贺菲萱猛的拉着月竹撒腿就跑。

    “小姐!你快走!”患难方知情重,让贺菲萱没有想到的是,如此生死一刻,月竹竟能舍了命不要,挡在自己身前。片刻感动之后,贺菲萱凭着几招蹩脚的功夫竟也拉着月竹躲过了几招致命的攻击,但赝品就是赝品,实在经不起推敲,七八个回合下来,贺菲萱已然体力不支,自顾不暇。眼见着左面利剑刺过来,贺菲萱无奈摇头,只恨她大仇未报,却又要死在寒弈德手里,这种绝顶的不甘和悲愤令贺菲萱绝望至极。

    “小姐!”千钧一发之际,月竹硬是扑到贺菲萱身上,誓死护主。

    电光石火的顺间,围在贺菲萱跟月竹周围的黑衣人忽然倒弹的飞了出去,摔在地上痛苦蜷缩。下一秒,一抹惊鸿的身影仿佛神降般落在贺菲萱面前,颀长挺健的身姿,飘逸如风的墨发,即便只是一个背影,都让贺菲萱激动不已,看来今晚是她是不用死了。

    “你是谁?”为首的黑衣人警觉开口,目光寒意森森。

    “你不配知道!”磁性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和鄙夷,来者倨傲的站在那里,宛如一尊神像挡在贺菲萱面前,令贺菲萱无形中生出一丝感动。就好比有人在最饥饿的时候给你一个包子,远比在你衣食无忧的时候给你万两黄金来的让人印象深刻。

    为首黑衣人闻声震怒,挥手时余下的三十几个杀手齐齐攻了上来,贺菲萱颇有些担心,目光紧锁在来者身上,眼见着来者挥舞手中利剑,剑光骤起,气贯长虹,刀光剑影之中,已有四五个黑衣人身受重伤,借着月光,贺菲萱分明看到来者脸上竟带着纯银的面具,看不清容颜,身姿却矫捷如鹰,显然这些黑衣人并不是他的对手。

    差不多揪斗了半个时辰,贺菲萱脸上渐渐透出忧虑之色,诚然来者武功不弱,但好汉架不住人多,贺菲萱已然看出自己的救星有些体力不支。

    忽的,一道寒光劈向来者,贺菲萱惊叫之余,本能想要冲过去,却听‘铮’的一声,利剑断成两截,背后下阴手之人也已毙命。眼见着多了帮手,贺菲萱暗自狠吁口气,却在下一秒感觉双脚腾空,身体被人极不雅观的拎起来纵身而去。

    “月竹!”贺菲萱没料到会是这种情况,当即伸手想要拽住月竹,可惜为时已晚,片刻间,已是数丈远。刀剑碰撞的声音越来越模糊,贺菲萱拼命挣脱束缚,奈何有心无力,直至到了僻静处,自己才被面具男放到了地上。

    “你是谁?”贺菲萱原本心存感激,可此刻,她不得不怀疑眼前这个面具男救自己的动机。

    “你不需要知道。”如此近在咫尺的距离,贺菲萱方才听出来,眼前之人用的居然是腹语,这种刻意隐瞒,更显动机不那么单纯。

    “你想干什么?”贺菲萱下意识后退,却不想身体竟抵在了参天古树上。男子就只站在那里,隔着面具,贺菲萱没办法看到男子的表情,蓦的,男子突然冲到贺菲萱面前,双手撑着树杆将贺菲萱圈在中央,然后一低头,就那么毫无预兆的吻了下去,唇瓣碰触的顺间,贺菲萱瞪大了眼睛,震惊不已,而原本蜻蜓点水的摩挲却慢慢变了味道。

    “唔……滚开!”贺菲萱恢复神志的一刻猛的伸手想要推开男子,却不想那男子倒非常能把握时机,趁着贺菲萱开口这一瞬,舌尖滑了进去,加深了这个吻,唇齿厮磨间男子的气息愈渐紊乱,吻的欲罢不能。贺菲萱瞅准时机,银牙利齿狠狠咬了下去。

    “呃……”男子吃痛后退的空当,贺菲萱猛的抬脚,毫不留情的踹到了男子最脆弱的地方。

    “该死!”搁着面具,贺菲萱没办法看到男子痛到扭曲的面孔,但刚刚那一脚她是卯足了力气,所以看不看得见,结果都是一样的。眼见着面具男子一副欲上前教训自己的姿态,贺菲萱正想着如何应对,便见一抹黑影咻的出现,眨眼见,连同面具男子一同消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