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八章 愤怒!老婆被调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十八章 愤怒!老婆被调戏!

    “水若寒,你这是什么意思?本王何时侮辱过你?何时!”寒弈德的反应超出了贺菲萱跟寒子念的预料,二人面面相觑后皆将目光落在了水若寒身上。★首发追书帮★

    “何时不重要,重要的是本公子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正因为这种感受,所以本公子代表落霞山庄写下这纸薄卷,自明日开始,落霞山庄所有生意皆会撤出北齐,且不再向北齐朝廷无偿提供兵器,薄卷上有我落霞山庄的庄印,即时生效。烦劳景王将这纸薄卷带回皇宫交于北齐皇上。”水若寒的这番言辞令贺菲萱惊愕不已,她只道自己与寒弈德有不共戴天之仇,却不想水若寒也跟他有如此深的嫌隙,若非如此,也不会想出这么缺德的招儿整他。

    落霞山庄在北齐的生意说多不多,但赋税却占了整个北齐国库的五分之一,再加上落霞山庄每年无偿提供的兵器,折合起来,北齐每年三分之一的国库收入皆来自落霞山庄,而水若寒的这个决定,无异于釜底抽薪,硬是让北齐朝廷每年减少了三分之一的收入,这对贺菲萱来说倒没什么,可对于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寒墨楚来说,那可是要了血命的。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寒弈德的不恭!如此看来,寒墨楚就算不要了寒弈德的脑袋,也必轻饶不了他!

    “水若寒!你叫本王来,就是让本王替你送这纸薄卷给皇上?”寒弈德双目骤凛,脸带煞气,伸手间将托盘上的薄卷扯成了碎片。

    “景王不愿也无妨,若寒酉时前已命人将另一份内容一样的薄书送进皇宫,这会儿该是到了皇上手里。”水若寒的这句话终于让寒弈德意识到,感情水若寒此番请他来,就是要当众给他难堪!

    “水若寒,这等羞辱,本王他日一定奉还!”寒弈德寒蛰的目光突地射向贺菲萱,毋庸置疑,水若寒这么做必是受了贺菲萱鼓弄!

    “若寒随时恭候,当然,如果景王还有兴致小饮的话,若寒仍会盛情款待。”水若寒由始至终都保持着温和的微笑,只是那笑容即便贺菲萱看了,都有点儿上火。

    待寒弈德甩袖而去,贺菲萱不由的看向水若寒。

    “景王何时得罪过公子?菲萱似乎并未听说过?”贺菲萱十分好奇的询问。

    “本公子请菲萱你过府小聚,寒弈德竟然敢暗中设下埋伏,险些伤了你,他敢派人杀你,本公子原是想灭了他的景王府,但思来想去,与其让他死的那么容易,倒不如留着他活受罪来的解恨,不知若寒这么做,你可满意?”清澈如水的眸子绽放出浓浓情谊,贺菲萱闻声噎喉,要知道,水若寒的这个决定,伤敌七分,反噬三分,此刻若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一侧,寒子念原本看着还挺解恨的,可在听到水若寒转移话题时,心,不由的紧了一下。

    “原来那些贼匪是景王派的,菲萱还真没想到呵。”贺菲萱顾左右而言他,如果到现在她还不明白水若寒的言外之意,那她就是个傻子。

    “自谱下凤求凰,若寒行遍大江南北欲求知音,却不想知音难觅,大半年的光景,竟无一人弹出此曲,唯有菲萱你能将这首凤求凰弹的如此清灵洒脱,如梦似幻。一曲定情,只要你应允,若寒愿以落霞山庄为聘,只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水若寒说话间,竟走到贺菲萱面前,单膝跪地,深情凝望。

    贺菲萱无比震惊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水若寒,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是真的么?江湖第一风流公子水若寒居然要以落霞山庄为聘迎娶自己过门?就好比三年前,丰神俊逸的寒弈德跪在敦王府三天三夜,信誓旦旦,言之凿凿,多么感人的场面呵!

    回忆往事,贺菲萱视线模糊的看着水若寒,诚然不是每个人都像寒弈德那样狼心狗肺,禽兽不如,但她却没勇气再赌了,更何况大仇未报,这些儿女私情于她而言,无异于镜花水月,虚空一场。

    “贺菲萱,其实……其实本王所有取向都很正常,谣言不可信啊!”寒子念噎着喉咙靠近贺菲萱,却在看到贺菲萱眼中滚动的泪水时,心里一阵难受,激动成这样,看来他这绿帽子是戴定了。

    后来寒子念每每想到这一刻,都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件事,眼见着自己八抬大轿娶回来的妻子被别人调戏,他该暴跳如雷怒发冲冠的!可当时,在看到贺菲萱的眼泪时,他就真的忘了这一点。

    “如果……如果菲萱不答应,水公子是不是就不把绝影箫给菲萱了?”贺菲萱觉得这个时候问这样的问题大煞风景,但这个问题对她来说却至关重要。

    “不会。”水若寒潋滟如波的眸子坚定异常。

    “那菲萱想要绝影箫……”

    回来的路上,寒子念窃喜之余对贺菲萱的人品表示了强烈的怀疑。譬如人家公子那样真心实意,你怎能让人如此伤心!做人可以不厚道,但底线还是要有的!那样一个倾天艳地的佳人跪在你面前,你就算不同意,也该说的委婉些!再有就是这件事千万别说出去,否则别人会怀疑你审美有问题。

    “停轿!”握着绝影箫许久的贺菲萱终于开了口。

    “干嘛?”寒子念狐疑看向贺菲萱。

    “本小姐后悔了!”贺菲萱语毕之时,寒子念忽然很想一个巴掌抽死自己,让你嘴贱!

    回到逍遥王府,贺菲萱没理寒子念,便与月竹一同回了自己房间。看着手中的绝影箫,贺菲萱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小姐……奴婢走的时候,水公子身边的小厮说了些话,他说世人皆道水公子风流,可那都是谣言,除了小姐,水公子从不曾为别的女子下厨,亦不曾邀请过别的女子到他的别苑,至于那些花魁……”月竹支吾开口,怯怯看向自己的主子。

    “至于那些花魁,不过是他想寻觅知音罢了,但凡能当得上花魁的女子,必是琴艺超群的。”贺菲萱摩挲着手中的绝影箫,眸子似有深意的看着绝影箫上镶着的五百个铃铛,心中忽然有了疑问,彼时她听水若寒的箫声里并无铃铛的杂音,他是怎么做到的呢?到底这些铃铛是绝影箫的一部分,还是水若寒后来镶上去的?

    “小姐……奴婢觉得水公子对您是真心的。”想起自家主子走时水若寒眼中的落寞和寂寥,月竹有些想哭。

    “是呵,可是怎么办,本小姐没有了……”贺菲萱吁了口气,有些疲惫的走到榻上,她承认水若寒那一刻的真心,也不否认水若寒的真心能维持很长一段时间,但之后呢?平淡,冷漠,烦躁,再到两看两相厌?而且如她这样背负血海深仇的人,如何有资格谈情说爱。不过对于水若寒惩治寒弈德替自己出气和赠箫之意,贺菲萱却铭记于心。

    翌日,寒子念在兴奋了一个晚上之后,终于想起一桩很重要的事,于是拿着字条欲向贺菲萱索要绝影箫,却不想扑了个空。

    “你家小姐呢?”寒子念开门扫了一眼未见贺菲萱,方才看向在房间里收拾的月竹,狐疑问道。

    “回姑爷,我家小姐去送水公子了!”月竹据实禀报。

    “水若寒要走了?那你怎么没跟着一起去?”寒子念心情大好之余,顿觉哪里不对。

    “小姐没让奴婢跟着。姑爷,您找小姐有事儿?”月竹好意问道。且说寒子念正欲开口时,便见管家苏晋颠儿了过来。

    “王爷,您可让老奴好找,那会儿王妃出府的时候把伏羲琴抱走了,老奴想拦下来,可王妃说是得了您的允许,不知王爷是否知道此事?”苏晋是逍遥王府的老人儿,察言观色的本事是一流的,虽然当时他有所怀疑,可主子到底是主子,又岂是他能拦住的。

    “贺菲萱!”就算寒子念不过脑子,也能猜到贺菲萱抱着伏羲琴必是想与水若寒再谱一曲凤求凰!

    看着寒子念咬牙切齿离开,苏晋算是得到答案了。

    “月竹,那伏羲琴可是先皇妃最爱之物,王爷平日里都不准人碰的。”苏晋想让月竹透话过去,但月竹显然不买账。

    “难怪我家小姐说琴是好琴,就是灰太多。”月竹耸了耸肩,自顾擦着桌面。

    皇城郊外的五里亭,琴箫和鸣引来百鸟盘旋,栖息于亭上,绵延不断的乐声仿佛天籁般婉转悠扬。此刻,贺菲萱十指止于琴弦,缓缓起身抱起伏羲琴,娉婷走到水若寒面前。

    “此一别不知何时再见,菲萱便将这伏羲琴赠与水公子,聊表心意。”所以说借花献佛的好处就是自己不心疼。

    “昨晚字字句句皆出肺腑,菲萱,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水若寒一袭白衣胜雪,墨发随风轻扬,绝美的人,随便一站便能倾倒众生,偏这众生里却没有贺菲萱的身影。

    “公子不必介怀,也许只是缘分少了些。”贺菲萱没办法直视水若寒氤氲着雾气的眸子,心里多少有些难过。

    “或许吧……这里是钥匙,要想知道绝影箫里面的秘密,至少要将它身上的铃铛解下来。”水若寒没有推拒,将伏羲琴收下后给了贺菲萱很长一串钥匙,不多不少,整整五百个。

    “公子似乎知道很多事情?”贺菲萱接过钥匙,后脑滴出大滴冷汗。

    “后会有期。”水若寒没有回答贺菲萱的问题,转身抱着伏羲琴离开了,孤寂的身影被阳光拉的斜斜长长,沧桑中透着无尽的悲伤。北齐内讧,落霞山庄必须择一而交,老庄主水睿已然选中寒墨楚,于是暗中命独子水若寒献出绝影箫,可在看到贺菲萱的时候,水若寒知道,若不将绝影箫给贺菲萱,是他一生之撼。

    且说贺菲萱回到王府时,寒子念已经坐在正厅等了差不多两个时辰。

    “伏羲琴呢?”见贺菲萱两手空空的走进来,寒子念登时上前,肃然问道。

    “送人了。”贺菲萱说的不紧不慢,继而浅步走到桌边,自顾斟了杯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