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九章 祸害,气焰嚣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三十九章 祸害,气焰嚣张

    “贺菲萱!你凭什么把本王的伏羲琴送给别人?凭……你什么意思?”就在寒子念咆哮之际,贺菲萱伸手将怀里的绝影箫递了过去,其中还包括那一长串的钥匙。首发www.zhuishubang.com

    “菲萱能得到绝影箫,王爷功不可没,之前菲萱答应过王爷绝影箫也有王爷的一份,那便先放在你那儿,对了,这里的钥匙可以解开绝影箫上的铃铛。”就在寒子念惊讶于贺菲萱如此好说话时,贺菲萱已然踱步离开了正厅。

    回到房间,贺菲萱不由的松了口气,自己手里已经有了血如意和星魂剑,如今再加上绝影箫,自己占住了三件宝物。如果她计算没错,寒弈德该朝段王府的鸿鸣刀下手了,段清姿,我们好久不见了……

    适夜,贺菲萱接到了来自柳如嫣的字条,其意便是宋秀容用苦肉计解除了禁锢,又大反常态对顾耀祖极好,且在顾恒面前提出要将耀祖过继到正房以抬高耀祖的出身,如今顾恒与宋秀容冰释前嫌,这让柳如嫣意识到了危机。

    “如果本小姐没记错,三日后是宋秀容的寿辰,这是她升到主母位置的第一个寿诞,必定会大摆宴席,说不定还会借此机会将顾耀祖收到自己房里。你告诉柳如嫣,那日是行动的最佳时机,让她先筹谋着,介时本小姐自会助她一臂之力。还有,将这包药交给柳如嫣,用法我写在上面了。”贺菲萱将彼时早就准备好的药包递给了墨武,旋即烧了手里的字条。这段时间因为忙于绝影箫的事,她倒是让宋秀容过的舒坦些了。

    夜深如墨,星光暗沉,景王府的守夜奴吹灭了夜灯,蹑悄蹲在角落里打着瞌睡。风起,顾月汐将窗关紧,转身时摇曳生姿的走向桌边抚额的寒弈德。

    “王爷又头疼了?月汐帮你揉揉。”顾月汐浅声细语,青葱般的手指落在寒弈德的太阳穴上,拿捏力度的抚按着。

    “也不知道贺菲萱用了什么狐媚法子,居然能把水若寒哄的团团转!今日御书房,皇上气的险些没砍了本王脑袋!若非本王保证尽快聚齐十件宝物,还不知道会落个什么下场!真是该死!”只要想到彼时在别苑受的侮辱,寒弈德便气的火冒三丈。

    “贺菲萱根本就是个祸害,只可惜王爷派出去的人没解决了她,反倒让她更嚣张了,王爷也别气了,她倒底是外姓王爷所出,还是个女人,再怎么厉害还能斗得过王爷么!”顾月汐说着话,手指开始不安分的下滑,直顺着寒弈德的脖子探进了衣领。

    “说也奇怪,本王印象中,贺菲萱是跋扈了些,可也没什么城府,终日顶着瑞王府嫡出大小姐的名号四处招摇,怎么被劫之后变了这么多……行事作派倒和顾芊羽……”寒弈德不由的一震,那个名字他是有多久没提了,久到他甚至忘了自己还曾有过那么一个妻子。

    顾月汐的手也是一顿,却在须臾间恢复如初,那是她的骄傲!嫡出又如何?还不是一样死的惨兮兮么!

    “王爷,很晚了,我们早些休息吧?”顾月汐嫩滑的手指在寒弈德衣襟里细腻的摩挲着,樱唇匐在寒弈德耳畔,极尽风骚的挑逗,自己小产大半个月,现在是时候再怀孕了。

    “你先睡吧,本王回书房写份奏折。”寒弈德没来由的烦躁不安,挥手甩开了顾月汐藕臂,许是力道过重,竟将顾月汐闪到了地上。

    “月汐!”寒弈德惊慌之余转身将顾月汐自地上扶起来,眼底带着些许歉疚。

    “没事……都是月汐不懂事,王爷心里烦着,月汐非但帮不上王爷,还惹的王爷更烦了……”顾月汐眼圈儿泛红,自责低嚅道。

    “不关你的事,都是贺菲萱那个瘟神……罢了,奏折的事明天再说,本王陪你休息。对了,后天是岳母诞辰,本王陪你回去。”寒弈德还是心疼顾月汐的,且在看到顾月汐盈盈泛光的眸子,便说什么也走不开了,只是床笫之欢那种事儿寒弈德确实提不起精神,于是草草了事便睡了过去。

    正如贺菲萱所料,宋秀容诞辰办的十分排场,从请柬上就可以看出来,镶金边还不行,定要嵌着一颗不大不小却十分耀眼的宝石,当真奢侈了些。

    “主人,属下查清了,宋秀容果真要在寿筵上将耀祖偷出去弄死,属下已经找到她雇佣的杀手,并换成了我们的人。”墨武据实回禀。

    “到底是本小姐看重了宋秀容,原本以为她会忍着性子慢慢折腾柳如嫣,没想到还是这么沉不住气。换的人可靠?”看来过往的十八年,已经将宋秀容的耐性都耗尽了,这一次,她是一刻也等不及了呢。

    “主人放心!”墨武的回答简洁利落,却让贺菲萱特别安心。

    翌日,当贺菲萱一袭盛装的站在寒子念面前时,柳眉不由的蹙起。

    “王爷一夜没睡?”看着寒子念一双乌黑发亮的眼圈儿,贺菲萱颇为忧心问道。

    “不如这样吧,你写封信给水若寒,问问他哪把钥匙开哪把锁?”那日得到绝影箫之后,寒子念本是欢喜雀跃的,可到了开锁时方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以致于他连熬三天,一个铃铛也没摘下来。

    “王爷真打算让菲萱写信给若寒?那好!”贺菲萱爽快应下了。

    “算了,还是本王慢慢试吧!”注意到贺菲萱双眼放亮,且叫的那么亲近,寒子念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时辰快到了,王爷还是快些,莫误了好戏。”贺菲萱似有深意的看了眼寒子念,旋即先一步转身走出府门,上了轿子。

    天气晴好,万里无云,偌大的敦王府红毯铺地,彩绸高悬,所到宾客非富即贵,但因顾恒站到了皇上一队,所以八王党的人自不会来捧场。且说贺菲萱到的时候,众人皆已落座,寿筵即将开始。

    鉴于寒子念逍遥王的身份,虽然宋秀容不情愿,但也不得不将寒子念跟贺菲萱安排到了头席,且与寒弈德顾月汐坐在一起。

    “月汐妹妹,好久不见了,上次因为一些不愉快,倒是忘了关心一下你的身子,听说小产之后的人很难再怀孕,不知妹妹的肚子可有消息了?”贺菲萱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左右两桌的宾客听的清楚,无形中令众人想起顾月汐未婚先孕的丑事,引得众人侧目。

    “贺菲萱,今日岳母寿筵,你若敢搞些动作出来,本王定不饶你!”寒弈德见顾月汐脸色惨白,狠戾低吼。

    “四哥千万别这么说,本王爱妃特别喜欢记仇,而且很会给人穿小鞋的!四哥应该深有体会吧?”寒子念煞有介事提醒道。

    寒弈德自然听出寒子念言外之意,生怕他再说出什么不堪的事来,不由冷哼一声不再开口。此刻的贺菲萱懒理寒弈德警告,侧眸时正看到柳如嫣一身浅紫色华裳坐在对面,怀中抱着今日的主角顾耀祖。此刻,顾恒已然走到台前,一番冠冕堂皇的说辞之后,终于绕到了重点。

    “老夫中年得子,实乃天赐机缘,今日便借着府中夫人寿筵,将三房所出之子过继到夫人房中抚养,是以顾耀祖此后便是敦王府嫡出大少爷,也请在座各位作个见证。”顾恒眼角堆着褶,笑的分外开怀,又岂知那耀祖并非天赐,实乃贺菲萱特别给他安排的惊喜呵。

    台上,宋秀容一脸慈容的自柳如嫣手中接过顾耀祖,祥和之态真真让人看不出她竟是那么狠毒的妇人。过继之事倒也简单,礼成之后,宴席开始,整个敦王府一片嘈杂。

    贺菲萱显得十分肃静,自顾用膳,余光下,柳如嫣已然带着孩子进了后宅,而此时,宋秀容正陪着顾恒敬酒,半步都未离开。

    此刻,顾恒与宋秀容已然到了桌边,顾月汐自是起身拉着自己的母亲腻了一阵,这么母慈子孝的场面落在贺菲萱眼里却分外扎眼。

    若论尊卑,寒弈德是不必起身相迎的,但为了能博顾月汐欢心,寒弈德在宋秀容走近时站了起来,倒是贺菲萱,就那么稳坐在桌边,美如蝶羽的眸子清冷无波的瞄着宋秀容。

    “秀容,还不给逍遥王和逍遥王妃倒酒!”彼时柳如嫣曾向顾恒提过贺菲萱的救命之恩,又说道寒子念认了自己的儿子做义弟,以致于原本对贺菲萱的那点儿顾忌也就烟消云散。

    宋秀容虽不情愿,但也笑容可掬的走过来,提壶为贺菲萱斟酒,贺菲萱报以微微一笑的同时脚不由的绊了一下,于是戏剧化的一幕发生了,宋秀容一个趔趄扑到桌上,手里的酒不偏不倚的洒了贺菲萱一身。

    “秀容,你怎这么不小心,逍遥王妃,这……”顾恒面色慌乱,欲开口之际却见贺菲萱缓缓起身。

    “无碍,今日夫人寿筵,能沾夫人些喜气是件好事。不知府上可有方便的地方?”贺菲萱掸了下湿漉的衣服,声音温和如水,丝毫无挑衅之意。

    “有,当然有,珠儿,还不快将王妃带到后宅更衣!”顾恒当即吩咐。

    “王爷且喝着,菲萱去去就回。”贺菲萱临走时冲着寒子念莞尔一笑,即便笑容人畜无害,但寒子念却由衷感慨,或许有人该倒霉了。

    眼见着贺菲萱走入后宅,顾月汐精锐的眸子闪过一抹阴光,旋即拉过自己母亲,在角落里嘀咕差不多半盏茶的功夫才回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