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二章 好主意,你去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四十二章 好主意,你去偷!

    “其实不管是绝影箫还是星魂剑,在贺菲萱手里不就等于在你手里么!只待时机成熟,你一句话,我将它们偷回来便是了,何致于气成这样。免-费-首-发→【追】【书】【帮】”看着寒子念褚色未退的妖孽容颜,风洛衣不以为然道。

    “好主意,那你现在去吧!”寒子念狠吁出一口气,认真看向风洛衣。

    “你不是说真的吧?我打不过墨武,你知道的。”风洛衣恍然抬眸,正色道。

    “那你刚才是在放屁吗?”寒子念十分不客气的点评。

    “咳……鸿鸣刀的事儿你想清楚了,真的不用我出手?”风洛衣当即转移话题,神色肃然几分。

    “玉麒麟失踪一事已经引起皇上和八哥注意,如果再有宝物失踪,他们必会猜到有第三股势力介入其中,本王庆幸当初你没能在水若寒手里偷得绝影箫,否则不管是皇上还是八哥,都有可能顺着这条线查到逍遥王府。”寒子念眸色深沉,冷冷开口。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呆在逍遥王府,等着鸿鸣刀自己送上门儿吧!”风洛衣耸了耸肩,既然不用他跑腿,他也乐得自在。

    “星魂剑和绝影箫不就是自己送上门的么!”寒子念敛了眼底的深沉,笑意幽深。

    “贺菲萱……好主意!不过你多少都该顾忌一下贺熠那个老匹夫,想她贺菲萱一介女流,如果不是受人指使,还真没理由对这些玩意感兴趣。”风洛衣似有深意提醒。

    “本王倒是想顾忌,只怕皇上未必会给本王这个机会,凭贺熠手中百万兵权,皇上又岂能容他活的太久。”寒子念的声音颇有些苦涩的味道。彼时四大天王,贺熠尤为他所敬,但自父皇暴毙之后,四大天王之一的盛彪居然在第二日便将兵权交到了新皇手里,可见盛彪早与寒墨楚勾结,所以对于同是四大天王的贺熠,寒子念亦生了疏远警觉之心。

    既然确定了下一个目标,贺菲萱决定会在近两日内离开皇都,亲自走一趟秀城,会会那位闺中敌友。不过在此之前,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关心一下该关心的人。于是贺菲萱约了柳如嫣在君悦酒楼见面。

    依柳如烟之言,因为顾耀祖的事,宋秀容被顾恒整整关在密室里两天,虽没动什么大刑,但也吃了不少苦头,若非顾月汐强行带人将宋秀容救出来,顾恒根本不会放了她。不过也因为这件事,顾恒与顾月汐之间的关系恶化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顾月汐临走时甚至警告顾恒,若宋秀容有个三长两短,她必不会善罢甘休!

    “养虎为患呵。”贺菲萱聆听许久,方才感慨道。

    “贺大小姐,如今宋秀容被放了出来,又有顾月汐撑腰,如嫣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挨啊!”如今没了儿子,柳如烟自是惶惶不安。

    “耀祖死了么?他只是被劫持而已,你怕什么!”贺菲萱樱唇微启,精锐的眸子华彩纷呈。

    “大小姐的意思是……耀祖还有可能再回敦王府?”柳如烟恍然看向贺菲萱,眉飞色舞。

    “那件事办的如何了?”贺菲萱没有给柳如烟明确的答复,转移话题道。

    “大小姐放心,如嫣已经找了可靠之人,不出一个月必有所成。”柳如烟信誓旦旦,有了贺菲萱的提点,她自然底气十足。贺菲萱没再开口,垂眸品茶,深邃的眸子在氤热的雾气里明暗莫辨。

    可也巧了,就在贺菲萱离开时,分明看到顾月汐的丫鬟巧菊正守在隔壁雅间外,神色鬼祟。

    “贺……”巧菊见是贺菲萱,当即欲推门进去,却见贺菲萱一个挥手,墨武如鬼魅般扫过,巧菊登时定在原地,动弹不得。贺菲萱放缓了脚步,指尖点在房门上,稍稍用力,门便被嵌开了一个缝隙。身后柳如嫣见贺菲萱停下,自己也乖乖站在了身后。

    “女儿啊,你这一走,让母亲怎么活啊!你也看到了,你爹是被猪油蒙了心,居然连你的面子都敢薄,现在怎么办?”宋秀容哭哭啼啼的声音自里面传了出来。

    “母亲放心,女儿只不过去秀城几日,不会呆很久,再者女儿警告过父亲了,他若敢动母亲分毫,也得看景王愿不愿意!父亲就算不顾及女儿的颜面,总不能连弈德的面子都不顾了!只是这几日女儿不在皇城,母亲莫要再生事端,免得让贺菲萱抓住把柄!”顾月汐心疼看着自己的母亲,忧心嘱咐道。

    “又是贺菲萱!到底咱们跟她结了什么梁子,她死咬着不放啊!那孽种既然不是咱们的人劫去的,那就一定是贺菲萱和柳如嫣那个贱妇搞的鬼!”宋秀容咬碎钢牙,恨恨低吼。

    “她倒是铁了心要为顾芊羽出头,那也要看她本事有多大!近些时日弈德忙着搜寻宝物没功夫搭理她,且等闲下来必定让她好看!”只要想到那日被贺菲萱的暗卫像拎小鸡一样抛出去,顾月汐便觉怒火中烧。

    “顾芊羽……她知道顾芊羽是怎么死的了?”宋秀容恍然看向顾月汐,惊愕开口。

    “嘘!这儿不是谈这些的地方,女儿这次把您接出来,就是想嘱咐您这几日一定要谨慎,莫去招惹柳如烟,即便受了委屈也先忍着,等女儿回来,自会替你教训那个贱妇!”顾月汐眸色如冰,阴冷开口。

    就在这时,房门突地被人推开,巧菊一脸惊慌的跑了进来。

    “不……不好了!贺菲萱她……她……”巧菊惊慌失措的指着门外,目露骇然。顾月汐与宋秀容面面相觑,当即快步出去,却不见贺菲萱半点人影。

    秀城离皇都并不算远,悠悠闲闲的四五日也就到了,初入秀城,贺菲萱只觉这里的繁华丝毫不逊京城,街上车水马龙,行人如织,左右店面鳞次栉比,热闹非凡,尤其是屹立在街上的艳香楼,华美奢侈,富丽堂皇,堪比京城怡春院。

    而此刻,这个男人们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地方,正有一女子手持长鞭,彪悍嚷着。

    “夏允儿!你给我出来!”女子一袭浅蓝色翠烟长裙,肩披雪色柔纱,肤若凝脂,肌如雪白,裸在外面的肌肤足以看出女子平日里保养的极好。

    “哎哟,诸葛夫人呐,您怎么能到这种地方来呢,我这艳香楼是专供男人们寻欢作乐的地儿,可不适合您这么尊贵的身子。”胖墩墩的老鸨顶着一尺厚的胭脂扭着水桶腰的到了女子面前,说话阴阳怪气,看似恭敬,却句句充满了讽刺。

    ‘啪——’不等老鸨说完,女子一个巴掌甩了过来,老鸨吃痛,当即变了脸。

    “段清姿!这可是老娘给你脸你不要!那好,来人,抄家伙,把这泼妇给老娘打出去!打伤了打残了算在老娘头上!”老鸨一改谦恭之态,恶狠狠的嚷嚷着。

    “你们谁敢!”顷刻间,段清姿已被十来个硬汉围在中央。

    角落里,一袭男装打扮的贺菲萱默然站在那里,冷眼旁观。自段清姿出嫁,一晃便是两年。这两年,物是人非,唯独没变的,就是她那张看似娇柔可爱,却无处不显霸气的脸,柳叶弯眉下,那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凛然生辉。如果她不是生在段王府,贺菲萱有理由相信以段清姿这样的长相,绝对能让所有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甘愿为其生,为其死。可惜自小被段老王爷宠惯坏了,段清姿的脾气也是越发的大,饶是再美的女人,如果不解风情,也是会被厌弃的,便如段清姿。

    早在入城时,贺菲萱便差月竹打听了秀城首富诸葛府的一些事,这才知道后天竟是诸葛府少主诸葛斯修纳妾之日,所纳之人正是艳香楼第一花魁夏允儿。贺菲萱原本是想来瞧瞧这个夏允儿的,却不想会在这里碰到了故人。

    此刻,那十几个硬汉已然冲了上去,下手极狠,段清姿仗着手里有鞭,虽没吃大亏,却也被逼的步步后退,直至鞭梢被人攥住,段清姿左脸顿时挨了一拳,小腹又被狠狠踹了一脚,更有打手心生淫念,竟一拳搥在了段清姿的胸口,反手将她的衣服扯开,之后推搡在地。

    眼见着围上去的打手一下下的踹着段清姿的头,脸,甚至是胸口和小腹,贺菲萱再不能无动于衷,一个暗号下去,便见那十几个打手忽然中了邪似的倒在地上,痛苦哀嚎。

    “你……你们都干什么呢!给老娘打啊!打……哎哟——”没等老鸨嚷嚷完,便见其整个身体突地腾空而起,尔后又重重摔下来,血吐了一地。

    眼前的场景太过诡异,那些看热闹的只见有人被打,却不见是谁出的手,一时慌神儿,只道白天撞鬼,当即作鸟兽散去,贺菲萱犹豫片刻,打消了上前搀扶段清姿的念头,随人流涌了出去。她很清楚,如果在段清姿那么狼狈的时候出现,那自己这辈子都别想得到鸿鸣刀了。

    艳香楼对面的东来酒楼内,贺菲萱选了一处靠窗的雅间坐了下来,垂眸时,分明看到段清姿独自一人,一瘸一拐,踉踉跄跄的走出了艳香楼,很快转出了她的视线。

    物伤其类,兔死狐悲,贺菲萱忽然觉得胸口闷闷的难受,那一日地窖的情景又一次浮现眼前,当年的京城四大傲娇女,如今怎都是这副光景?她们确曾年少轻狂过,但却从未有害人之心,老天如何能这样对待她们,若是考验,那这考验也忒残酷了些。

    “小姐,要不要奴婢把段小姐请上来?”月竹并不喜欢段清姿,彼时在皇城,这段清姿每每看到自家主子或是前景王妃顾芊羽,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冲过来,或大或小都要干一仗才肯罢休。可刚刚在看到段清姿被十几个硬汉打的狼狈不堪时,月竹心里亦不是滋味,再不济也是高贵出身,怎容人这样亵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