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一章 你聋么?你是聋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六十一章 你聋么?你是聋吧!

    “你比我更清楚,那一剑不会要了我的命,却能让你命丧黄泉!当时你那样的选择大错特错!本小姐知道暗卫的职责,但你是否清楚,只有保住你的命,你所保护的人才有一线生机,若当时你出了意外,本小姐的下场会好到哪儿去?”贺菲萱强忍着扶起墨武的冲动,肃然开口。★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属下愚钝。”墨武垂眸,心底一股暖意萦绕于胸。

    “这几日你便呆在逍遥王府里好生休息,外面的事本小姐自有安排。”贺菲萱深知墨武伤的很重,即便止血敷药,亦需养些时日。

    “主人,墨武伤已无碍,至少行走敦王府不成问题。”墨武急声回应。

    “这是命令!月竹,把墨武带去厢房,吩咐厨房多做些补血养气的膳食送过去,两天之内,不许她出来。”不容墨武拒绝,贺菲萱示意月竹照办。

    待月竹离开,贺菲萱正思忖着是否该亲自走趟敦王府时,房门突然响起,寒子念的声音自外面传了进来。

    “爱妃,睡否?”贺菲萱不听则已,这一听,心里的火儿腾的窜了起来。

    整个皇城的人都知道夏侯府那晚来了刺客,可打自己回到逍遥王府后两天的时间,寒子念连个照面儿都没打,虽说自己去夏侯府有那么一点私心,但好歹也是替寒子念挡了灾,他就算骨子里漠不关心,嘴上是不是也该寒暄两句!

    “睡了!”贺菲萱恨恨应了一句,转身欲回榻上歇息,以这种心态见寒子念,贺菲萱怕自己会忍不住咬死他。

    “咳……其实本王一直觉得圣人有句话说的非常有道理,生时何须久睡,死后自会长眠,爱妃说对不对啊?”关于这件事,贺菲萱着实冤枉了寒子念,那日她拖着两条灌铅的腿回到逍遥王府时,寒子念就在屋顶上俯瞰她的一举一动,尤其在看到贺菲萱额头鼓起的大包时,寒子念真心觉得自己的心疼了那么一下。

    伴着吱呦一声门启的声音,贺菲萱双手插腰,极不雅观的出现在寒子念面前,美眸如冰,在迷离的夜里,特别的璀璨如华。

    “对个屁!王爷干什么来了?”贺菲萱很有涵养的没伸脚出去踹寒子念个四脚朝天,声音极冷。

    “听说夏侯府那日来了刺客,不知爱妃安否?”寒子念一脸真诚的道明来意。

    “本小姐安否与你无关!但你若不马上滚开,本小姐可不敢保证王爷会不会安否!”贺菲萱那个气啊,他怎么不等自己死了再来问呢!且说贺菲萱正欲关门时,却见寒子念一个闪身溜了进来,且踱步坐到桌边。

    “你聋么?你是聋子吧!本小姐让你滚你听不见啊!”贺菲萱见寒子念死赖在这里的架势,一个箭步冲过去,伸手便要揪寒子念的衣领,就算没有墨武在,她也有本事让眼前这厮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就在贺菲萱的手触及到寒子念衣领的顺间,一个紫色瓷瓶赫然摆在她面前。

    “这瓶药很灵的,对你额上的红肿很有效果。”若不是寒子念此刻的表情太过生动,贺菲萱或许不会顾及什么灵药,一拳揍过去。可是此刻,寒子念那双眼满溢深情,还隐隐透着丝丝悲伤,自那双眼中散出的,竟是比月色还要温柔的光芒。有那么一刻,贺菲萱的心似被摄了去,半点跳动也没。

    四目相视间,贺菲萱脑子里莫名浮现出那晚带着面具的神秘男子,尤其想到那人的手竟在自己的胸前握着的一刻,贺菲萱脑门儿充血,鬼使神差般抄起寒子念递过来的瓷瓶,反手狠敲在那抹光洁饱满的额头上。

    “哎哟——”寒子念顿时双手抱头,疼的眼泪直朝外冒,继而抬眸,一脸幽怨的看向贺菲萱。

    “你不识好人心!”寒子念捂着的额头顺时鼓起大包,眼中含泪的模样再配以那张雌雄莫辨的容颜,简直是这天下最厉害的武器,让贺菲萱顿生愧疚之意,如此美的一张脸,就这么给毁了。

    “咳……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道歉这种事儿贺菲萱一向不擅长,能说出‘不好意思’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自贺菲萱那儿出来,寒子念表情沉重的回了自己房间。

    “送药送成这样,你对她干什么了?”借着烛火,风洛衣分明看到寒子念脸上挂了彩。

    “本王觉得贺菲萱或许真的对我没意思……”这样的认知让寒子念心情颇为不佳,甚至有些垂头丧气。

    “何以见得?”风洛衣挑眉看向寒子念。

    “如果是你喜欢一个人,那你舍得把那个人修理的连爹妈都不认识吗?”额头传来的阵痛时刻提醒寒子念,彼时贺菲萱下手时,可是半点不留情呵。

    “这么严重?你现在连爹妈都不认识了啊?”风洛衣惊愕开口,换来寒子念原地化石。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贺菲萱用罢早膳,又命月竹好生看着墨武之后,便独自坐轿离开逍遥王府,直朝敦王府去了。

    自那日大闹怡春院,掌掴碧瑶之后,顾月汐与寒弈德之间的关系已经明显不如以前,寒弈德甚至一连两日未与顾月汐同床,起初顾月汐也会耍些性子,她一直认为寒弈德就算打了她,但三年多的感情不是假的,寒弈德仍会像之前一样过来哄她,直至寒弈德命人把被褥从书房搬到前院侧卧,顾月汐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可即便顾月汐主动示软,寒弈德却依旧置之不理,甚至不愿与她同桌用膳。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是顾月汐始料未及的。

    敦王府,清音居。

    “这才几日功夫,你跟景王怎么闹成这样了?”床榻上的宋秀容明显消瘦了不少,颧骨突起,面色发白,眼神亦不如过往那般凌厉。

    “原本只是个青楼女子,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但后来巧菊打听了,那日偏巧夏侯宸也在,女儿无意中说了几句不中听的话得罪了夏侯宸,昊天镜没到手,王爷心里自是怨恨我!”顾月汐坐在榻边,懊恼开口。

    “这可怎么是好?母亲如今瘫在床上任柳如嫣那个小蹄子明目张胆的在我面前嚣张,你又在景王那里失了宠,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宋秀容苦着脸,声音凄凄楚楚。

    “对了,女儿这次来就是想问顾恒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顾月汐收起眼中的懊恼,狐疑问道。

    “药是吃了,可你父亲除了偶尔咳嗽两声,也不见有什么反应啊?”听到自己女儿直呼其父姓名,宋秀容心里颇有些无奈。

    “当然不会有太大反应,而且那也不药,而是蛊。现在那些细如尘埃的蛊虫就在父亲体内沉睡,只要我们点燃这种香熏,便能引起蛊虫苏醒,介时那些蛊虫便跟打了鸡血似的在父亲体内狂窜,之后破体而出,留在身上的伤口跟被利锥戳穿没有两样!”顾月汐说起这些时,眉目无波,竟无半点心虚之意。

    “女儿……这会不会……太残忍了?”宋秀容闻声,身上惊起一身鸡皮疙瘩。

    “残忍?母亲当初给君芯雪下毒的时候也不见得就有多仁慈!现在可不是我们妇人之仁的时候,只要顾恒一死,母亲便是敦王府说一不二的主事人,介时你想怎么折腾柳如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若能因此除掉贺菲萱,女儿自然能重获弈德欢心,这么一箭双雕的事,母亲还需要犹豫什么!”顾月汐不以为然道。

    “也罢,只是这贺菲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来敦王府,而且就算她来了,若身边跟着逍遥王,咱们也不易下手啊!”宋秀容顾虑颇多。

    “机会……”就在顾月汐开口之际,巧菊突然推门进来。

    “小姐,贺菲萱来了!”巧菊一语,顾月汐顿时眸色放亮。

    “跟谁?现在在哪儿?”顾月汐急声追问。

    “这次也怪了,不仅没有逍遥王陪着,连月竹也没带,孤身一人来的!刚听下人们说好像去了敦王爷的书房。”巧菊据实禀报。

    “这可真是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贺菲萱,你的死期到了!”顾月汐阴眸森蛰,唇角勾笑,这么好的机会,她怎能浪费!

    “女儿,你是想……”宋秀容看出顾月汐的意思,心里忐忑不已。

    “没错,择日不如撞日,与其费劲心思创造,倒不如抓住老天爷赐给咱们的机会,这样更难让人看出破绽,母亲,你且叫珠儿来,吩咐她送壶热茶过去,顺带着将这坨香熏搁在茶盘下面,这玩意不用点燃,只需要足够的热量便会挥散。”顾月汐说话间自怀里取出饼状的香熏交到宋秀容手里,低声嘱咐。

    “真……真要这么做?”宋秀容有些犹豫。

    “如果母亲愿意被一个青楼的下贱胚子踩在脚底下,了此残生,那么女儿不勉强。”顾月汐冷冷开口。

    “罢了,已经走到这一步,母亲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与其让柳如烟威胁自己的主母之位,倒不如先下手为强。宋秀容思忖至此,终是唤来珠儿。

    “巧菊,你即刻回府去叫王爷,就说贺菲萱意图谋杀敦亲王,让王爷马上带人过来!”顾月汐厉声吩咐,眼底寒意森森,这一次,贺菲萱必死无疑!

    书房内,顾恒惊讶于贺菲萱的出现。

    “顾恒拜见逍遥王妃。”见顾恒屈身施礼,贺菲萱心里些许悲凉,彼时父慈女孝竟是虚梦一场,或许在顾恒心里,从未将自己看作女儿。

    “敦亲王平身,今日本王妃闲来无事,便想着替芊羽来看看伯父,坐吧。”如柳如嫣所言,顾恒脸色蜡黄,额头暗沉,身体状况的确欠佳。

    “呃……王妃盛情,顾恒受宠若惊。”见贺菲萱抬手示意,顾恒方才坐回竹椅,许是听到‘芊羽’二字,顾恒脸上的表情显得极不自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