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七章 盛怒,不许碰那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六十七章 盛怒,不许碰那女人

    “君宵已死,谨乔固守这份义气也得不着什么好处,更何况谨乔正值壮年,还有机会成就一番事业,若在天牢了此残生,当真不甘。首发www.zhuishubang.com”郑谨乔不卑不亢,凛然站在寒弈德面前,淡声开口。

    “识时务者为俊杰,玉麒麟在哪里?”寒弈德单刀直入,问出重点。

    “谨乔虽然愚钝,但还没到傻的地步,若我现在将玉麒麟的藏匿地点告诉景王,下场会跟顾君宵有什么两样!”郑谨乔薄唇轻抿,冷笑着看向寒弈德。

    “那你想怎样?”寒弈德闻声,眸色渐寒。

    “景王息怒,谨乔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自然会学的聪明一点儿,正如景王所料,顾君宵的确向我透露过玉麒麟的下落,但却不是具体位置,所以在找到玉麒麟之前,谨乔想在景王身边谋个侍卫当当,若景王觉得谨乔称职,那便请景王多多提携,赏个好前程!”郑谨乔的态度渐渐软了下来。

    “你想在本王身边当侍卫?莫不是想行刺本王?”寒弈德狐疑看向郑谨乔,犹豫不决。

    “以王爷的武功,十个谨乔也不是对手。王爷若能答应谨乔的条件,那我也不会一直冥顽不灵,若王爷害怕那就算了,烦劳王爷命人再将我送回去。”郑谨乔见寒弈德犹豫,当下转身欲走。

    “一言为定!若你真是侍卫的料,本王定然不会亏待了你!”寒弈德当下决定。

    翌日,当寒弈德接到夏侯宸的请柬时颇感意外,鉴于是夏侯宸主动,所以寒弈德理所当然认为是夏侯宸在向自己示好,这倒是他乐意看到的。

    原本寒弈德是想自己去,但刚刚升任为自己贴身侍卫的郑谨乔说死也要跟着,寒弈德无奈,只得带着他一起到怡春院赴宴。

    初入雅间,夏侯宸一眼认出了郑谨乔,再加上本就窝着火,固在寒弈德进来时,他竟没有起身。

    “不知夏侯兄找本王有何要事?”寒弈德见此颇为不爽,声音自然有些生硬。

    “还是那句话,跟王爷称兄道弟,下官高攀不起。下官此番约王爷相见,是想跟王爷谈笔交易,如果王爷想让下官依着王爷的意思结了顾恒的案子,不是难事!但有一点,下官不想看到您身后那个人活着走出去。”夏侯宸说话时,眸子陡然射向寒弈德身后的郑谨乔。

    才一夜功夫,这个人便从皇上钦点的犯人成了寒弈德的贴身侍卫,再加上昨日郑谨乔在自己面前说的那些话,夏侯宸一万个理由相信,寒弈德这是在威胁自己。

    “夏侯将军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寒弈德惊讶于夏侯宸的要求,在他看来郑谨乔跟夏侯宸根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可就是这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却硬是让贺菲萱给连在了一起,将寒弈德夹的喘不过气来。

    “过分?王爷居然说下官过分?呵!那下官就过分一次!今天王爷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这个人的命,下官要定了!”其实真正八竿子打不着的,是寒弈德跟夏侯宸心里所担心的事。

    “岂有此理!夏侯宸,你若无心谈事,本王不奉陪了!”寒弈德已经忍到了极限,说话间起身欲走,郑谨乔自是随后紧跟,却不想郑谨乔才走两步,便觉后脊一阵寒风突袭,郑谨乔闪身之际,寒弈德倏的挡在了自己面前。

    “夏侯宸,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里是京城,不是你随便撒泼的地方!打狗还要看主人,你现在也太不把本王放在眼里了!”其实若换作其他任何一个侍卫,寒弈德都乐于答应夏侯宸的要求,甚至有可能亲自动手,但郑谨乔不一样啊,他还没告诉自己玉麒麟的下落呢!

    “实不相瞒,下官还真没把王爷放在眼里过!”既然已经闹掰,夏侯宸也顾不得许多,只道宰了郑谨乔便一了百了,于是出手便是杀招,招招致命,寒弈德自是不让,二人就这么斗在一处。

    只听‘啪——’的一声,二人自雅间冲出去,纵身跃到一楼正厅,打的那叫一个天花乱坠,眼见着桌椅翻滚,碗碟乱飞,看热闹的人甚觉过瘾。

    想那夏侯宸再不济也是堂堂将军,武功自然不弱,寒弈德身为皇族后裔,也是经过高人点拨的,二人动起手来,倒也不相上下。不过他们心里到底是有所忌讳的,夏侯宸即将审理寒子念的案子,手里还有昊天镜,若把他逼急了,皇上那儿自己不好交代,反之寒弈德到底是皇上的亲弟弟,伤了哪儿他夏侯宸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两个人虽然打的热火朝天,却也留了七八分力。偏偏这个时候,一妙龄女子双手抓着椅子,二话不说就朝夏侯宸冲了过来,举手便砸。夏侯宸正打的憋气,见有人送死,反手出拳袭了过去,眼见着拳头就要落在女子的面门上,夏侯宸突觉胸口刺痛,垂眸竟见寒弈德不知何时抽出腰间软剑,且这软剑竟直戳进自己的左胸,距离要害只有半寸。

    “你没事吧?”寒弈德不顾夏侯宸凶狠惊怒的神情,垂眸看向怀中女子,冰冷的视线落在女子身上时竟闪出一丝温柔。

    “穆晴没事……”此刻被寒弈德抱在怀里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日被寒弈德救下的穆晴。刚刚那一刻,寒弈德无法形容自己心里的惊惧,那夜情景浮现眼前,尤其是穆晴那双绝望凄楚的眸子,让人忍不住的心疼,这一刻寒弈德默默告诉自己,这个女人,他护着了。

    “没事就好。”寒弈德不想穆晴受伤,上前一步将其挡在身后,转尔看向夏侯宸。

    “好……景王好身手!下官佩服!来日方长,下官定会再找景王切磋!”夏侯宸原就是个爱面子的人,如今当着众人的面被寒弈德伤成这样,脸上早就挂不住了,于是未等寒弈德开口,夏侯宸硬是忍痛后退一步,任由软剑离体,鲜血外流,之后决然离开。

    看着夏侯宸的背影,寒弈德心下生忧,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且等寒弈德再回头时,穆晴已然没入人群,不知踪影。

    直至寒弈德带着郑谨乔离开,贺菲萱方才自角落里走了出来。

    “小姐,一切如您所料,奴婢真是佩服!”月竹欢喜跟在贺菲萱身后,眉眼皆笑。

    “下去问问老鸨,刚刚那个动手的女子叫什么……”贺菲萱淡漠开口,深邃的眸子望着寒弈德离开的方向,唇角勾起一抹冷蛰的弧度。顾月汐,看来你的男人还真是不太老实了!

    适夜,夏侯府的正厅传来一阵碗碟碎裂的声响,夏侯宸怒不可遏的掀翻椅子,双眼喷火似的瞪着厅内的下人。

    “你们都在看什么?不怕本将军剜了你们的眼珠子!都给我滚出去!”夏侯宸狠戾咆哮,不知怎的,即便眼前这些下人都低着头,可夏侯宸还是觉得他们的眼珠子拐着弯儿的就落在自己的伤口上,时时刻刻都在嘲笑自己。

    下人们哪敢作声,当即退出正厅,免得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此刻,管家硬着头皮迈入正厅。

    “启禀将军,外面逍遥王妃求见。”管家才一开口,便见一瓷瓶飞过来,幸而管家练过,稍稍挪了那么一下才不致被砸的头破血流。

    “不见!本将军谁也不见,都滚出去!”夏侯宸自从当上将军,还从没有这么丢脸的时候,此刻他是越想越气,真恨不得在寒弈德身上也捅出几个窟窿。

    “将军有时间在这里意气,倒不如实打实的去替自己挑一副好棺材。”贺菲萱气雅雍容的走进正厅,看着地上狼藉一片,不由的勾唇浅笑。

    “岂有此理!”夏侯宸见贺菲萱硬闯进来,顿时怒火膨胀,摔手将身边的凳子撇向贺菲萱,却不想凳子腾空之时忽然在空中定住,之后‘啪’的摔到了地上,紧接着,墨武突闪在贺菲萱身前,目如鹰利。

    “墨武,不得无礼。”贺菲萱声音轻柔,转身摇曳着绕过墨武走向夏侯宸。

    “本王妃的话虽然不中听,说的却是将军迫在眉睫之事,将军且想想,既然寒弈德丝毫不顾将军的颜面,硬是在青楼那种烟花之地,在那么多人面前拔剑相向,分明是要跟将军决裂!”贺菲萱垂眸扫过正厅时,墨武已然扶过一把椅子到了贺菲萱身侧。

    “小小景王,本将军会惧他!”夏侯宸愤恨低吼,冷脸看向贺菲萱。

    “寒弈德自是没什么可惧,但他身后的可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夏侯将军莫不是连皇上都放在眼里了?”贺菲萱缓身坐在墨武搬过来的椅子上,挑眉看向眼前男子,分明口是心非,他若真不惧,也不会在怡春院时手下留情了。

    “本将军为北齐立过汗马功劳,皇上一向对本将军礼让三分!”夏侯宸说起这话来,眼睛不时转动两下。什么叫嘴比肾虚,贺菲萱眼下算是见识到了。

    “既然将军这么肯定,那本王妃来的实属多余,只是可惜了八王爷的一番美意了……”贺菲萱欲擒故纵,起身走向正厅。

    在听到贺菲萱口中的‘八王爷’时,夏侯宸心下陡震,彼时在天牢,那狱卒分明说郑谨乔是皇上钦点的犯人,没有皇上的命令,谁也不能动他,如今那人摇身一变成了寒弈德的贴身侍卫,皇上会不知道?若皇上知道这件事,意味什么?

    眼见着贺菲萱迈出正厅,夏侯宸猛然开口。

    “逍遥王妃留步!”这一次,夏侯宸眼底没了刚刚的傲慢和轻蔑,反倒多了一抹凝重深沉。虽然夏侯宸三观不正,五行缺德,但身为三军统帅,他的心眼儿可一点儿都不缺。

    且在贺菲萱回到正厅后,夏侯宸屏退管家,又转眸看向贺菲萱身后的墨武。

    “将军此前并不认得墨武,所以才会出了那晚的误会,今日本王妃正式给将军介绍一下,这位是本王妃的暗卫,所以将军有话尽管直言。”贺菲萱看出夏侯宸的顾忌,于是云淡风轻的解释了几句。

    “刚刚王妃意指八王?不知王妃是否能说的详细些?”夏侯宸目色幽沉的看向贺菲萱。

    “将军在朝廷武将中地位超然是有目共睹的,纵是八王爷也不止一次在我家王爷面前夸赞过将军,奈何将军与寒弈德的交情也不什么秘密,所以八王有心招揽将军,却又不敢贸然开口,免得将军为难,如今寒弈德不义在先,本王妃也实在不想将军明珠暗投,故作主替八王爷来问将军一声,若将军肯入八王党,八王爷必盛情礼遇,他日功成,也定会委倚重任!”贺菲萱咬着重音开口,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