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九章 温情,神仙眷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七十九章 温情,神仙眷侣

    “四哥说这些毫无意义,像这样的证人,子念分分钟就能找来十个八个!你们不是想滴血认亲么!好!子念也觉得这个办法非常好,不过子念觉得用敦王爷的血来验,结果会更准确一些!来人!把衣服端上来!”寒子念眉目一凛,出口间已有狱卒端着拖盘走了进来,那拖盘上放着的,分明是件血衣。★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贺菲萱一眼便认出,那件血衣是彼时顾恒临死时穿过的衣服,上面沾满了顾恒的鲜血。

    “各位王爷,这件衣服是本王刚从狱中仵作手里借来的,狱卒可以证明,除了仵作和他之外,没有任何人动过这件衣服,而这上面的血无疑就是敦王爷的,不是要滴血认亲么,来人!重新端碗清水过来!”寒子念这一系列的举动让贺菲萱深信一件事,那就是在此之前,是她看轻了自己的夫君,这个长相妖孽,表面上吊儿郎当的逍遥王远比自己想象的要隐藏的深。

    “巧菊,你去取水!”顾月汐见寒子念胸有成竹,心下生疑,继而命自己的贴身丫鬟去取清水,生怕寒子念会在水里藏什么猫腻。且待水被端至正厅,寒子念眯起那双乌青乌青的熊猫眼看向顾月汐。

    “如果景侧妃不放心,大可由你亲自去拿敦王爷的衣服,随便选一处浸在水里。”寒子念音落时,顾月汐却下意识退了一步,身体不由的撞在了后面的寒弈德身上,她原以为寒弈德会扶稳她,却不想寒弈德竟有些厌弃般也后退了那么一小步。

    “不必……由狱卒来就好……”顾月汐脸色微变,声音显得有些颤抖。贺菲萱十分能理解顾月汐此刻的心情,饶是在亲手杀死自己父亲之后,顾月汐还能理直气壮的去碰顾恒的衣服,那么这个人,便是连半点人性都没有了。

    既然料定此事是寒子念筹谋,那么结果贺菲萱了然于胸,眼见着顾耀祖的血跟碗里的血水化作一团,贺菲萱心下微舒,看来这件事算是有了定论。一侧,柳如烟脸色煞白,只是一个时辰的时间,她仿佛从天堂和地狱之间来来回回逛荡了好几次,若是换作心理素质稍差的,怕早就吓死了。

    “慢着!”看着溶在一起的血水,寒弈德猛的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了进去。眼见着寒弈德的血没有与碗里的血水相溶,在座各位王爷心底已然有了定论。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这样!各位王爷,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顾月汐很想挽回局面,但厅内的王爷们着实年纪大了,坐了这么长时间都显得有些疲惫,于是便有一人上前表态。

    “景侧妃,既然耀祖的血与敦王爷相溶,那么敦王府的一切自然该由耀祖继承,这件事似乎没有再商榷的余地了,告辞。”随着各位王爷们相继离开,顾月汐终是绝望,分明胜券在握,可谁能料到是这样的结果,就在顾月汐恨的咬牙切齿时,耳边传来了贺菲萱的声音。

    “柳姨娘,如今耀祖的身份已经确定,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敦王府说一不二的当家主母,有这几位王爷举荐,耀祖世袭爵位的诏书不日便会到敦王府,菲萱不想多说,只希望柳姨娘好生教导耀祖,莫亏了这孩子。”贺菲萱似有深意的看向柳如烟,淡声嘱咐。

    “逍遥王妃放心,奴家……本……本王妃一定好生教导耀祖,日后也好让他报答逍遥王和王妃的大恩!”柳如烟激动之余,感激涕零的拜谢贺菲萱。

    看着柳如烟欢喜雀跃的表情,顾月汐眸色阴冷,正欲上前之时却见身边的寒弈德已然走出正厅,竟将自己凉在这儿不闻不问。

    顾月汐知道在经历许多事后,寒弈德对自己的感情大不如从前,可她却自以为这是暂时的,三年的感情又岂会说没就没了!可此刻,她忽然发现是自己太自负了,尤其看到寒弈德冷漠绝然的背影,顾月汐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危机,如今没了敦王府这条后路,她万万不能让寒弈德休了自己,不管怎样,她都要守好自己景侧妃的地位,不择手段……

    且说贺菲萱安抚柳如烟之后又嘱咐了周允几句,方才跟寒子念一同离开敦王府。出奇的,贺菲萱竟主动邀请寒子念喝茶,更出奇的是,寒子念竟然也答应了。

    “其实昨晚的事,王爷也有过错。”兴华街上,贺菲萱与寒子念并排走着,俨然成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风景,过往路人皆侧目看向这一对神仙眷侣,尤其在看到他们情谊绵绵的说着情话时,艳羡不已。

    “本王有什么错?”鉴于脸上挂了彩,寒子念原是不同意走路的,但贺菲萱一再坚持,寒子念也只能勉为其难,此刻,寒子念每说一句话都保持最唯美的微笑,用以掩饰自己脸上的小小瑕疵。

    “王爷的过错就是在菲萱抡起拳头的时候,没有及时躲开。”贺菲萱十分认真的回答了寒子念的问题。

    其实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在贺菲萱看来,一个男人若想躲过一个醉了酒的女人的攻击,可谓轻而易举,而寒子念之所以被她挠成这样,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刻意为之,借此讹诈自己。

    后来的某一日,当贺菲萱再想起这件事时,恍然,其实除了讹诈之外,那个男人也或者是因为舍不得将一个醉了酒的女人扔在那儿自生自灭。

    让人无语的是,寒子念竟也觉得贺菲萱的解释很有道理,更绞尽脑汁回想自己当时怎么就跟她缠上了呢,一走了之不就得了。

    还未等寒子念想出个所以然,一道金光猛的射了过来,直刺的寒子念眼睛疼,而此刻,他们这道俊男美女的风景线也已被前面那座金光闪闪的轿子掩盖的无影无踪了。

    “什么玩意?”寒子念很艰难的睁开眼睛,很努力的方才看清前面不远处的轿子,只见那座镀金的轿子通体金光,上面镶满了宝石琉璃,其间发出的光芒掩盖了太阳光,成了所有人眼中的最亮点,尤其在注意到抬轿的人数足有三十人时,寒子念顿悟,这轿子或许不是镀金的!

    “佛祖显灵了。”贺菲萱一向对炫富的人没有好感,眼前这位显然是炫富中的佼佼者,能将所有家产贴在轿子上,这人该是怎样一个年少轻狂!

    鉴于路上行人都跟着金轿去了,兴华街突然宽敞了不少,贺菲萱与寒子念很快到了京城的品茶圣地——清风斋。

    雅间的桌上摆着几把小壶,几色茶杯,桌前精致的小炉里烘着炭火,上面的陶瓷器具冒着蒸蒸热气,不过多时,一股醇厚浓郁的茶香萦绕在空气中,贺菲萱伸手将煮沸的茶水折了几番,最终将煮好的茶倒进了寒子念面前的茶杯里。

    其实贺菲萱不喜欢喝茶,可彼时寒弈德喜欢,于是她便花了大把的心思研习茶道,所以对于自己煮出来的茶,贺菲萱还是有相当自信的。不过回头想想,她为寒弈德付出的,远超过自己的想象,可惜她的真心,就那么喂了狗。

    “如果第一次滴血认亲你用了手段,那么菲萱不明白,何以第二碗寒弈德的血没有溶在一起?”自敦王府出来,贺菲萱便在想这个问题,既然顾月汐敢叫李五出来滴血认亲,可见那个李五十有八九就是顾耀祖的生父,所以起初的两滴血才可能会溶在一起。

    而后被寒子念唤进来的那个人,必定有古怪,才致接下来不管是寒子念还是她的血都可以一起相溶。而第二碗,顾耀祖跟顾恒的血溶在一起,说明那碗水也一定是被人动了手脚,若如此,寒弈德的血也该能溶在一起才对。彼时因为这样的思量,贺菲萱着实还担心了一把。

    “本王可以说,但你得拿昊天镜换。”寒子念一副狮子大开口的模样令贺菲萱不由的浅笑出声。见贺菲萱起身欲走,寒子念急了,“你不想知道啊?”

    “想啊,不过菲萱不会因为满足一时的好奇,便把肉割给王爷。”贺菲萱自认智商不高,但也不致于低到跟寒子念一样的水准。

    “咳……那件血衣上可不只有顾恒一个人的血。”寒子念耸了耸肩,恹恹道。

    “哦?可你不是说那件血衣只有仵作和狱卒动过?”见寒子念开了口,贺菲萱复坐回原位,伸手又为寒子念沏了杯茶。

    “是啊,狱卒是本王的人啊!”寒子念抬头,一本正经道,贺菲萱闻声,后脑不禁滴出大滴冷汗。

    “所以血衣上除了顾恒的血,还有李五的血,王爷是怎么弄到李五的血的?”贺菲萱恍然,想来寒子念也是料到顾月汐不敢去碰血衣了。

    “很难么?拿石头砸完再把石头带回来不就有了!”寒子念的表情就好像在说这是件多么简单的事一样,贺菲萱闻声,眉梢不由的挑了两下。

    “难道王爷就不怕寒弈德起疑心?”贺菲萱继续追问。

    “想都想不到的事,他怎么起疑心啊!”寒子念薄唇勾起,眼底华彩纷呈,有那么一刻,贺菲萱竟然在那双眼睛里看到了精明二字,虽然一闪而逝,但贺菲萱确定她没有看错。

    是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寒弈德怎么能想到自己这位看似乖张顽劣的弟弟还有这样的玲珑心思。或许,她从现在开始,不能再小觑这个名义上的夫君了,或许,她该考虑将自己辛苦得来的宝物换个更安全的地方了,逍遥王府似乎并没有她想象的安全。

    “你好像特别憎恶景王,为什么?”想起彼时在敦王府正厅寒子念那双凌厉如刃的视线,贺菲萱忽然有些好奇,虽然她此前也多多少少了解到寒子念是因为自己的关系不待见寒弈德,但又好像没到恨的地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