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二章 安慰,景王府猖狂云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零二章 安慰,景王府猖狂云雨

    “咳……有些急,舅舅去去就回。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未及贺如岚再行阻拦,林峰已然猴急的离开椅子,拐着弯的入了后宅。

    一侧,贺菲萱垂眸喝汤,唇角勾起一抹冷笑,想来贺如岚是知道林峰跟顾月汐的那点儿事,怕林峰手里的雀翼佩被顾月汐拐了去,才会想着阻止林峰,可惜啊,男欢女爱的事在某些人眼里,可是一刻也等不得呢。

    作为女人,最不如意之事,莫过于自己的夫君抱着别的女人洞房花烛,自己却独守空闺,此刻,顾月汐坐在屋子里,一手握着剪刀,硬是将自己身上的正红袍子捡碎了扔在地上。

    一侧,春灵默默站在那里,任顾月汐在那儿发泄,这个时候上前劝慰,就是找打。

    忽的,房门响起,顾月汐停了动作看向春灵,春灵自是明白,小心踩着步子到了门口。

    “谁?”春灵语毕时,自外面传来了林峰的声音。春灵并没有开门,而是转身请示顾月汐。顾月汐先是一惊,随后命其开门,这种默许春灵还是能领会的,于是在林峰进门时,春灵十分识相的退出房间,反手将房门紧闭。

    “景王也真是,娶个青楼女子也就罢了,怎能让她的名份与你平齐,这也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两次鱼水之欢,林峰与顾月汐的关系已不似最初的针锋相对。

    “呵,他也从未把月汐放在心里,当初我真是鬼迷心窍,居然为了他错过了更值得托付终身的人……”顾月汐对雀翼佩志在必得,所以在林峰面前,她必须演足苦情戏码。

    “怎么可能!当初你可不是这样说的!”林峰踏着步子走到顾月汐身边,看着此刻顾月汐那副娇滴含泪的模样,心里痒痒的难受。

    “那是因为月汐当初并不知道寒弈德的目的是血如意!都是宝藏害的!”顾月汐似是无意的将话题引到了十件宝物上。

    “本将军就不明白了,找齐十件宝物就能找到宝藏,那宝物上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稀奇的地方啊!”听顾月汐这么一说,林峰脱口而出应了一句。

    “将军见过宝物?”顾月汐心下微舒,看来贺菲萱没有骗她,林峰手里果然有雀翼佩。

    “呃……没有……”林峰自知失言,不由的停顿一下。

    “那东西是祸害!若将军有,也最好扔了!”顾月汐心知林峰防备自己,也不急着追问,只恨恨剪着手里的红袍,凄怨开口。

    “啧啧……这么好的袍子,剪了多可惜……”林峰尚没忘记自己的初衷,说话时上前一步,粗糙的手拽过顾月汐手中的剪刀,后又顺着顾月汐的胳膊滑到了胸前。

    想到寒弈德与穆晴在洞房里翻天覆地,顾月汐心中愤恨不已,再加上被林峰揉的舒坦了,顾月汐也就半推半搡的跟林峰滚到了床上。

    几番云雨过后,林峰终在发泄个痛快后走出后宅,顾月汐则被林峰折腾的只剩下半条命,直至林峰走远,她还兀自在床上时不时的痉挛着,享受着寒弈德永远也不能给她带来的快感。

    此刻前厅已经散了不少人,林峰自然没兴致再去用膳,转身离开景王府,却在拐角处遇着了自己的外甥女。

    “舅舅越发大胆了,居然敢在景王府强上了景侧妃!”贺如岚声音冰冷,话中嘲讽之意甚浓。

    “嘘!”见贺如岚如此大声,林峰登时上前,狠嘘了一声。

    “既然敢做,还怕被人听见!”贺如岚看着自己这个不知轻重的舅舅,恼怒开口。

    “如岚,你这管的也太宽了,再说,舅舅可不是强上,是她顾月汐主动趴在床上,等着舅舅上的!”回想刚刚顾月汐那副妖精模样,林峰似乎又起了那么一点兴致。

    “舅舅好糊涂!单凭这点,她顾月汐就有猫腻!”贺如岚闻声微震,旋即肃然看向林峰。

    “能有什么猫腻啊!如岚,你想太多了,行了,舅舅还有事,你也先回吧!”林峰心知贺如岚在这儿等自己是为了雀翼佩的事,于是推脱着想要抽身。

    “舅舅,那件事你可想好了?迟则生变,舅舅再这么犹豫不决,怕是不妥。”果然,贺如岚是冲着雀翼佩使劲儿。

    “你总要给舅舅思考的时间吧!再说,当初可是你让舅舅抢在寒弈德前头立功,如今扯舅舅后腿的也是你!”林峰至今都觉得自己这嘴巴该扇,当初在得到雀翼佩时,他就不该找自己这位外甥女商量,可他也实在不知道自己这位外甥女何时跟寒皓轩混到了一起。

    “此一时彼一时,总之如岚不会害舅舅就是了!”贺如岚见拐角处有人影过来,似有深意的看了眼林峰,转身离去。

    直至林峰走远,贺菲萱方自暗处走了出来。从刚刚的对话中,贺菲萱倒是有几分了解林峰的意思,凭贺如岚的舌灿莲花,居然还没有说服林峰交出雀翼佩,说明他是自骨子里想跟着皇上,这可不是好事!于是贺菲萱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冬梅,想到了一箭双雕的好主意……

    因为穆晴与顾月汐同为侧妃,再加上穆晴怨恨顾月汐用那么下作的手段害她,所以即便穆晴已然起床,却没打算到顾月汐的房里请安。

    “侧妃,该用膳了!”此刻,穆晴自怡春院带过来的丫鬟冬梅已然将早膳准备妥当。

    “还是叫我晴儿吧,侧妃这两个字听着怪别扭的。”穆晴有些疲倦的走到桌边,伸手欲拉冬梅一起用膳。

    “奴婢不敢,王府有王府的规矩,您现在是侧妃,奴婢怎可与您平起平坐!若是让王爷看到,指不定怎么罚奴婢呢!”冬梅谦卑回绝了穆晴的好意,恭敬站在一侧。

    在知道自己当日之辱是拜谁所赐之后,冬梅便一心想要报仇,可她知道,以她的身份,莫说报仇,就连看一眼顾月汐都难上加难,于是在劝服穆晴嫁入景王府后,她便求穆晴将她一并带进来,嘴上说是有个照应,实则却是冲着顾月汐来的。

    穆晴因冬梅无端替自己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当然也想要补偿她,于是便找了老鸨要了冬梅,连带着将冬梅的卖身契也一并要了过来。

    “呕……”穆晴见冬梅态度坚决,便由着她去,只是刚拿起筷子,穆晴便觉胃中翻滚的难受,干呕出声。

    “侧妃,你没事吧?”见穆晴干呕不止,冬梅心急问道,随后唤来府上大夫,号脉方知穆晴竟然怀有一个月的身孕。

    对寒弈德而言,这无疑是天大的喜事!以至于在听到喜讯的时候,寒弈德连问了大夫三次!偏巧当时顾月汐也在正厅,看着寒弈德欢喜雀跃的表情,她真是恨到了骨子里!

    虽说当初是因为贺菲萱的五石散,才会令寒弈德乱了心志,可自己不能再孕终究是寒弈德的过失!

    “恭喜王爷……”顾月汐忍着心底的极恨,缓步上前欲道庆贺之词,却不想寒弈德竟连看她一眼都没舍得,便直朝穆晴的房间奔了过去。阴蛰的眸子迸出嗜血的寒光,顾月汐手中的锦帕早已褶皱变形。

    穆晴,你莫高兴的太早了,你有命怀这孩子,可也要有命生下来才行!

    君悦酒楼内,贺菲萱静静坐在桌边,胸口似有棉絮堵着,闷闷的无法呼吸,穆晴居然怀孕了,可惜这孩子注定不能生下来,穆晴注定要经历丧子之痛,贺菲萱不会出手,因为她笃定顾月汐会不惜任何代价将这个孩子扼杀掉,她在为自己的不作为感到歉疚。

    门口响起月竹的声音,贺菲萱收敛心神,看向跟在月竹身后进来的冬梅,不禁微微皱眉。

    “本王妃没想到你会入景王府当丫鬟,看来是本王妃的错,当初便不该将景侧妃的事告诉你,也不至你走这样的极端。”贺菲萱的手指摩挲着桌前的茶杯,叹息开口。

    “还请王妃恕罪,此事冬梅未与王妃商量便擅自作主,实在该死!”冬梅闻声,登时起身,双膝跪地,目露愧意。

    “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贺菲萱语闭时,已有月竹将冬梅扶了起来。

    “王妃明鉴,冬梅随穆晴嫁入景王府并无他意,只是想跳出怡春院这个火坑,虽说有王妃护着,可冬梅终有人老珠黄的一天,此番这个决定,也是想给自己找条后路……”混迹在风月场上的女人,脑子都还灵光,冬梅这样解释,是怕贺菲萱会将自己的事告诉顾月汐,毕竟她们都是皇亲国戚,关系就算不好,也谈不上差。

    “是后路还是绝路本王妃不敢断言,但有一点你大可放心,本王妃与那顾月汐素无交情,自然不会多话。”贺菲萱说的这样直接,令冬梅脸色刷的惨白一片。

    世人皆道侯门之内是另一方天地,在那里,处处机关算尽,处处云波诡谲,能从那里面走出来的人,各个都是人精,原本冬梅觉得这话夸张,现在看来,是自己见识短浅了,单凭几句敷衍之词便能猜出自己的心思,冬梅自认再修炼个十来年,也未必会有这样的境界。

    “王妃……”冬梅支吾着低头,额头渗出冷汗。

    “其实今日让你过来,本王妃是有事相求……”清澈的眸子透出一丝诚恳,贺菲萱樱唇轻抿,正色看向冬梅。

    且说贺菲萱在君悦酒楼与冬梅差不多逗留半个时辰左右方才回了逍遥王府,却不想回府后自管家那里知道寒子念去了无银小筑,原因竟是夜无痕受了重伤。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贺菲萱觉得自己有必要走一趟无银小筑,虽然自己与夜无痕交情不深,但从某方面来讲,夜无痕该算是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父亲的义子,可不就是自己的哥哥么!

    无银小筑。

    其实夜无痕并不觉得自己伤的有多重,反倒是寒子念那双瞪如铜铃的眼珠子,好似要把他戳的千疮百孔方肯移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