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章 寒子念,陌生的深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二十章 寒子念,陌生的深情

    已经三天了,自那日贺菲萱被夜无痕带走后整整过了三天的时间,寒子念终是在沉默中爆发,不管风洛衣如何劝解让他别找不自在,寒子念还是下定决心要到无银小筑把人接回来。★首★发★追★书★帮★

    就在寒子念准备上马车的时候,宫里的李公公却把路拦了下来。

    “逍遥王,皇上口谕,命您即刻入宫。”寒子念接了口谕,犹豫之后终是选择入了皇宫。然而这一入宫,便将接贺菲萱回逍遥王府的事彻底耽搁了下来。

    这一日,贺菲萱正坐在碧湖边发呆,明明已经知道那个人就是寒子念,明明知道寒子念是什么样的人,可贺菲萱就是没办法放宽心,她一遍遍告诉自己寒子念有断袖之癖,他喜欢男人,那一次又一次轻薄其实就是寒子念的恶意挑衅,即便如此,贺菲萱却依旧无法释怀。

    “有件事无痕不知当讲不当讲……”夜无痕不知何时坐到了贺菲萱身侧,清越的声音隐隐透着几分担忧。

    “夜公子从来不是这么吞吞吐吐的人吧。”贺菲萱敛了心底的烦躁,她忽然发现,寒子念的这件事给她造成的影响太大,她好像已经有些日子没想正经事了。

    “皇上下旨赐婚,欲将青州刺史的女儿冯兮儿嫁与逍遥王为妾。”夜无痕的声音平静无波。

    “哦……”贺菲萱握在手里的石子紧了紧,抬手扔进了碧水湖,平静的湖面漾起丝丝涟漪,如同贺菲萱此刻的心境,她终究不能无视。

    “而且那个冯兮儿已被准许先入逍遥王府适应一段时间,婚期择日。”夜无痕试图在贺菲萱的脸上找到一丝不悦,但那张脸却无波无澜,很难让人看出不良情绪,以致于他早就准备好的安慰话无从开口。

    “知道了……是不是到时辰吃饭了,好饿。”贺菲萱不以为意的看向夜无痕,之后径自起身朝正厅走去,这顿饭贺菲萱吃的格外撑。

    不管什么原因,贺菲萱都觉得自己有必要回逍遥王府一趟,回去总要有理由,理由就是她胃口不适,定要服用自南郡带回来的药丸,可那药丸被她留在王府了。

    夜无痕原是想送她回来,却被贺菲萱拒绝了,她知道夜无痕在担心什么,自己会伤心吃醋么?怎么可能!她根本就不爱寒子念,以前不爱,现在不爱,以后也一定不会爱!

    就在轿子行至兴华街的时候,贺菲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虽然贺菲萱无法理解她怎么会在这么嘈杂的大街上一下辨认出寒子念的声音,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此时的寒子念正站在卖糖人的铺子前,亲手将刚刚捏好的糖人递到身边的女子手里。

    “停轿。”贺菲萱开口时,轿子已经停了下来,因为角度问题,寒子念身边的女子背对着自己,所以贺菲萱只能看到寒子念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正直直的盯着女子。有那么一刻,贺菲萱觉得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自嫁入逍遥王府,她还从没见过寒子念这样认真的看过哪个人,尤其是哪个女人!

    “小姐,要不要把姑爷叫过来……”月竹忧心看着自家主子,小心翼翼问道。

    “叫他干什么,回府!”贺菲萱蓦地收回视线,随后撩下车帘,不是不喜欢么,那又何必在意!。

    角落里,寒弈德踱步而出,幽深的眸子从贺菲萱的轿子转到了寒子念身边的冯兮儿身上,那是一张跟顾芊羽有七八分相似的脸,起初听到皇上给寒子念赐婚的时候,寒弈德觉得纳闷儿,可在看到冯兮儿的时候,寒弈德就更纳闷儿了,为什么皇上要找一个跟顾芊羽长的那么像的冯兮儿嫁给寒子念?而这个冯兮儿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说她只是一个青州刺史的女儿,寒弈德真是打死也不信。

    “近在咫尺,王爷连自己的侧妃都不认得了?”清冷的声音阴恻恻的飘际过来,寒弈德闻声陡震,转眸间盛秋灵已然到了身前。

    “你说什么?”寒弈德剑眉紧皱,狐疑看向盛秋灵。

    “顾芊羽真是有眼无珠……”盛秋灵低声呢喃,幽冷的视线缓缓移到了寒子念的身上,明暗莫辨的眸子似透着一股浓浓的,不可磨灭的忧伤。这天下间,若有一人担得起艳绝双殊,除了寒子念,还能有谁呢!

    “你说她是顾月汐?你怎么把顾月汐弄成顾芊羽的样子了!”寒弈德不可置信的看向盛秋灵,无法容忍的瞪了过去。

    “呵!景王到现在还不明白?而且,秋灵最后提醒王爷一遍,从那天起,这世上便没有了顾月汐,只有冯兮儿,王爷该谨记于心才是!”盛秋灵不屑的瞥了眼寒弈德,继而转身进了一侧的君悦酒楼。

    寒弈德顿悟,他明白了,原来寒子念竟然喜欢顾芊羽!这真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寒弈德一直以为寒子念时不时的与自己作对是因为贺菲萱的关系,可原来不是!

    寒子念带着所谓的冯兮儿逛遍了兴华街,买了不少东西,又用罢午膳后方才回府。

    “王爷,王妃回来了。”走进府门时,苏晋急匆迎了过来,低声禀报。

    “她肯回来了?”寒子念闻声挑眉,悻悻道。

    “是……逍遥王妃回来了?王爷,兮儿想把刚刚买的胭脂送给王妃,不知道……王妃会不会喜欢?”顾月汐拿捏着音调,尽力回忆着顾芊羽的一颦一笑,即便是一挑眉的动作,都力求模仿到十成相像。

    彼时当盛秋灵告诉她寒子念暗恋自己那个嫡姐至深的时候,顾月汐着实吃了不小的惊,即便盛秋灵不似骗她,可她还是有些不能相信,以她对顾芊羽的了解,顾芊羽与寒子念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可偏生这世上总有一些事出人意料。

    当自己以这张脸出现在御书房的时候,寒子念简直看傻了眼,那种即便掩饰却还是能看出来的深情让顾月汐对盛秋灵的话深信不疑,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自跟着寒子念回到逍遥王府,他对自己简直呵护有佳,吃穿住用行,每一样都想在自己前面,这让顾月汐在享受的同时,也恨极了自己那个嫡姐!

    她如何也没想到,有这么一天,她要顶着顾芊羽的脸才能继续活!也罢,从今天开始,她顾月汐就以冯兮儿的名字让贺菲萱付出代价!

    “算了,一会儿本王替你送过去,你也累了,本王先扶你回去休息。”寒子念见冯兮儿脸上微显的惧意,心疼开口。

    就在这时,贺菲萱自后宅走了出来,月竹则跟在后面。

    “是王妃……”苏晋觉得气氛不对,于是在提醒寒子念时不由的退到一侧,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那位就是逍遥王妃吧?”看着化成灰她都认得的贺菲萱,冯兮儿未及寒子念拉住,已然迎上前去。

    “兮儿拜见逍遥王妃。”轻柔的声音自冯兮儿口中溢出,贺菲萱并未止步,而是径自走过去,却不想她突然起身想要拉住贺菲萱,可惜下一秒,自己已然动弹不得了。

    贺菲萱好奇这丫头怎么敢如此大胆,居然这么早就来向自己示威,可在看到冯兮儿的脸时,整个人却怔在一处。

    此时此刻,贺菲萱分明有种照镜子的感觉。虽然眼前之人眉宇间少了几分英气,但总体上看,跟彼时的自己也有七八分像了!

    “王爷……”冯兮儿的表情显然是被吓到了,但她却有恃无恐,她知道自己现在不一样了,作为逍遥王即将要娶进门的妾,贺菲萱就算不喜欢,也不敢贸然对她怎么样。

    “兮儿!菲萱,你这是干什么,快让墨武帮她解开!”寒子念见冯兮儿被封了穴道,急匆上前解穴,却发现墨武的封穴指法并不一般,登时看向贺菲萱,似是乞求开口。

    闻言,贺菲萱怔忪的目光从冯兮儿那张酷似顾芊羽的脸上移开,慢慢转向寒子念,那张玩世不恭的倾世容颜上少有的疼惜和凝重,让贺菲萱的呼吸有一瞬的停滞。

    有什么被忽略的情绪似要呼啸而出,却终究慢慢地淡了下去。

    没有理会寒子念着急的目光,贺菲萱转身离开府门上了轿子。

    眼见着贺菲萱的轿子淡出王府的府门,寒子念不由的叹了口气。

    “兮儿,委屈你了……”寒子念不由的摇了摇头,随后将冯兮儿横腰揽起,径自朝房间而去。

    君悦酒楼,当贺菲萱迈进雅间时,脑袋下意识嗡嗡作响,即便有些年没见,贺菲萱对这位昔日的姐妹还是十分的膈应,尤其在看到游走在盛秋灵手指间的绿色小蛇时,贺菲萱便觉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逃离般滚落在地。

    “好久不见。”相比之下,盛秋灵倒显得极为自然,说话时眉眼皆笑,十分熟络的样子。

    “咳……没想到你会约我。”对于盛秋灵,贺菲萱至今没有想到任何方法应对,比起以往任何一个对手,眼前这位明显跟他们不是一个档次。

    “没想到的事多了,秋灵也没想到,一个被贼匪虏去五天五夜,清白不在的女人,居然还可以这么逍遥自在的走在人前,虽然,她曾那么风光过……其实秋灵一直很想问问贺大小姐,你难道不知道羞耻是什么?”盛秋灵丝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鄙夷,笑靥如花的看向坐下来的贺菲萱。

    “咳咳……羞耻那玩意,离本小姐好远。”对于盛秋灵的讽刺,贺菲萱并不在意,她的确没有让全天下人看自己都顺眼的本事。

    “你这种女人……罢了,小青,倒茶!”被贺菲萱这么一呛,盛秋灵冷哼一声,之后手指轻摇,那条缠在她指间的小绿蛇竟滑不溜丢的游到茶壶边,硬是拖着茶壶到贺菲萱面前,屈身时,茶壶微倾,茶水哗哗落到了贺菲萱眼前茶杯里,满满一杯,却一滴未洒。

    此刻的贺菲萱脸上看起来很淡定,身体却很僵硬,心都开始痉挛了,谁能告诉她,盛秋灵是怎么办到的!

    “你真有才华……”贺菲萱憋了半天气,终于诚心赞美。

    “告诉你,想得到龙牙齿,不可能。”盛秋灵的手指在桌上敲了几下之后,便见那条小绿蛇卯劲儿拖着茶壶朝自己主人的方向游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