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四章 装享受,很困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二十四章 装享受,很困难!

    “这怎么能劳烦王妃身边的丫鬟呢,你们都眼瞎了不成!”林峰一声冷喝,伺候在一旁的丫鬟们登时忙碌起来。★首发追书帮★

    “这说起来啊,当初王妃被贼人虏去之后,下官真是万分着急,还特别命手下找过!”林峰攀附开口。

    “那是舅舅有心了,不过……如果菲萱没记错的话,当时舅舅似乎不在京城?”贺菲萱语调温和,心底却嗤之以鼻,好友的仇拖的这么久,也是到了清算的时候了。

    “呃……是啊,下官虽然不在,但京城里还有个把信得过的属下,所以特命他们全力搜找!”林峰狠狠点头。

    “果然是亲戚,就是别人比不了的!其实……就算舅舅不来找菲萱,菲萱也想着有时间来舅舅这将军府一趟呢。”贺菲萱玉指夹着筷子,咬了口青笋。

    “哦?不知王妃找下官何事?”林峰闻声微震,狐疑问道。

    “这个么……”贺菲萱欲言又止,眸子扫过屋内伺候的下人们。

    “咳,你们都下去,没有本将军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林峰自然明白贺菲萱的意思,当即下令。

    直至正厅的门再次关紧,贺菲萱方才吁了口气,复又看向月竹,此刻,月竹自怀里取出一个紫砂方盒走到林峰面前,当方盒打开的时候,林峰猛的揉了揉眼睛,直至确定盒内之物正是雀翼佩之后,不由的惊愕抬眸看向贺菲萱。

    “王妃这是……”

    “当日菲萱偶得消息,知雀翼佩在舅舅这儿,如果舅舅能将雀翼佩安全送到八王手里,菲萱那晚便不会出面,可寒弈德来的太突然,所以墨武才会夺了雀翼佩,且助舅舅脱险。事后菲萱发现那雀翼佩只有一半,便没急着告诉舅舅,之后得知另一半的下落,就更没时间跟舅舅解释了,如今雀翼佩已全,菲萱吃饭是假,送玉佩才是真的。”贺菲萱淡声开口,每一句话都让林峰听的心惊肉跳,那晚可不是有个人影出现,且打退寒弈德的人,要不他岂能安全回来,怕早被寒弈德抛尸荒野了。可他没想到那人会是墨武,而贺菲萱居然能将雀翼佩送到自己手里,他这是在做梦么!

    “王妃的意思是?”林峰噎了噎喉咙,手指有些颤抖的抚过盒内的雀翼佩,果然与当日那块手感一样。

    “想必舅舅已经知道爷爷投了八王这件事吧?”皇城皆知的事,林峰自然知道。

    “略有耳闻……”林峰点头应声。

    “日前爷爷来了消息,让菲萱托个可靠的人将宝物送过去,菲萱思来想去,这件事唯有舅舅最合适。”贺菲萱目色坚定,诚恳看向林峰。

    “这……这不是开玩笑呢吧?”林峰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他一直挖门盗洞的想投奔八王爷,奈何手无宝物,贺如岚一直不肯替自己引荐。

    没想到贺菲萱竟主动送上门儿来,且还是完整的雀翼佩,看来这捡来的外甥女可比亲的那个管用的多。当然,林峰也不是全然信了贺菲萱,只是摸一下,他还不确定这雀翼佩的真假。

    “舅舅觉得菲萱会拿这种事开玩笑么?若舅舅不愿,菲萱也不为难。”贺菲萱眸色渐寒,肃然开口。

    “不是……下官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林峰一时语塞。

    “菲萱手里的宝物不止这一样,但事关重大,菲萱不能太冒险,这点还请舅舅谅解。”贺菲萱舒缓了语气,悠然道。

    “其实下官觉得……比起下官这几斤几两,墨武或许更适合……”林峰显然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奇怪的是贺菲萱有什么理由舍墨武而选择让自己做这么重要的事。

    “如果墨武走的开,菲萱自不会来求舅舅,而且皇上那边已经有了动静,菲萱身边的人,就连月竹进出都有人监视。”贺菲萱肃然解释。

    “那现在?”林峰惊讶起身,视线下意识落在门口处。

    “舅舅放心,菲萱来的时候已经让墨武将那些人引开了,所以我们时间有限,如果舅舅同意,便收了这雀翼佩,如果不同意,菲萱只好另寻他人。”贺菲萱端正神色,等待林峰的回应。

    眼见着林峰将雀翼佩收入袖内,贺菲萱润泽的唇方才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在与林峰小酌几杯之后,贺菲萱便以疲倦为由离开了将军府。

    且待贺菲萱前脚离开,林峰便迫不及待找人鉴定了雀翼佩的真伪,在确定雀翼佩如假包换之后,林峰兴奋的整整一夜未睡……

    自被白雕抓伤之后,原只是一条细细的血缝,奈何冯兮儿擦了两天的药都没见好,于是寻了个由子离开逍遥王府找到了盛秋灵。

    “本小姐没想到你这么不中用,呆在逍遥王府的十几天,药没给贺菲萱下到饭里也就罢了,居然还让她伤成这副德行,把它涂上,一日便好。”盛秋灵鄙夷瞥了眼她,随手将一个紫色瓷瓶扔了过去。

    “寒子念总有不在的时候,不过你放心,人我已经买通了,毒死贺菲萱是迟早的事,咳咳……”冯兮儿打开瓷瓶,一股恶臭扑面而至,熏的她咳嗽不止。

    “你可别大意了,逍遥王府里住着的,可都是猴精一样的人。”盛秋灵冷声提醒,毒死贺菲萱?若真毒死了她,那宝物自己问谁去!不过对冯兮儿,她自然要这么说。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个味道?”冯兮儿将瓷瓶举出老远,蹙眉问道。

    “管保不会害你就是了,你这脸经过削骨贴肉,有些地方还没有完全溶合,这种药虽然臭,不过药效还是不错的。”盛秋灵云淡风轻的说着,看着冯兮儿的眼神却有种莫名的诡异。

    “下月初八之前,贺菲萱必死无疑,你别忘了我提出的条件!”冯兮儿有些不确定的看向盛秋灵。

    “你放心,本小姐可不像你那个夫君,断然干不出过河拆桥的事情。”盛秋灵接过药瓶,讪讪笑道。

    “还有一件事,虽然我已入逍遥王府有些时日,寒子念对我也是呵护的紧,但他却一直没碰我……所以……”如今的她对贞洁看的真是非常淡,她只想让贺菲萱难受。

    “所以什么?”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盛秋灵眼底寒光乍现,连声音都跟着冷到了零点。

    “你似乎并不希望我跟寒子念发生关系?”看出盛秋灵的变化,冯兮儿狐疑开口。

    “我只是提醒你,千万别弄巧成拙。”盛秋灵心知自己失态,于是渐渐收敛情绪,转尔自药箱里取出一包五石散。

    “盛大小姐放心,我自有分寸。”接过五石散之后,冯兮儿满意的走出密室,许是她太得意,以致于丝毫没有感受到背后那道寒光。

    原本冯兮儿是想回逍遥王府,可有个人她若不见,真真是咽不下心底那口气。

    此刻,如今的冯兮儿踱步走出轿子,冰冷的眸紧盯着面前景王府三个字,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她的一生荣辱都攥在这个男人手里了,可到最后,他却亲手将自己抛出去!

    “您是?”老管家开门时,茫然看向顾月汐。

    “本小姐是青州刺史冯大人的女儿,你只管去禀报,景王必会相见。”她相信,自己现下的处境寒弈德定然知道的一清二楚。老管家不敢怠慢,登时转身去了书房。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冯兮儿想见的那个人便急匆走来,且面色凝重。

    “你……冯小姐,请!”寒弈德说话间刻意瞄了眼府门左右,但见周遭无人,方才暗自吁了口气。看着寒弈德惊诧的模样,冯兮儿冷笑一声,方才走了进去。就在二人一前一后走向书房时,恰巧被自后宅出来的冬梅瞧见了。

    且待冯兮儿走进书房之后,寒弈德猛的摔上房门,目光如炬般看向眼前女子。

    “顾月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居然还敢到这里来?”寒弈德怒不可遏的瞪着面前的冯兮儿,实是自己侧妃的顾月汐,愤然怒吼。

    “寒弈德,收起你那副恼人的嘴脸,本小姐看着恶心。”顾月汐瞥了眼寒弈德,玉指轻抚着书案,转身坐到了案后的椅子上。

    “你!”寒弈德先是一怔,随后大步跨到书案前,睚眦欲裂。

    “啧啧,这就不爱听了?那怎么办?本小姐接下来说的话可比这难听的不止千倍万倍!”眼见着寒弈德目光如刃,顾月汐幽幽的直起身子,缓缓的自椅子上站起来,“寒弈德,看清楚这张脸,你不觉得惭愧?这个伺候了你三年,还为你生了一个孩子的女人,是怎么死的?顾芊羽真是有眼无珠,当初怎么就喜欢上你了?那寒子念不知道有多爱她,即便知道我不是顾芊羽,可还是百般呵护,千般宠爱,只要我想要的,他就算散尽千金也毫不在意,如果当初顾芊羽选择的人是寒子念,定然不会落得个鞭抽铁烙,一碗毒药的下场。”

    “你闭嘴!”寒弈德冷喝一声,眼底渐渐染上血丝。

    “闭嘴?话没说完怎么闭嘴啊!说完了顾芊羽,现在说说本小姐,我顾月汐何尝不是瞎了眼,居然会对你一心一意,倘若当初便知今时今日的下场,我便该选择林峰,他虽是一介武夫,但对我的情谊不假,自己逃命还不忘把我带走,单单是这份心思,便说明他心里有我。不仅如此,他的床上功夫和技巧那也是你寒弈德比不了的!尤其是他驰骋在月汐身上的时候,那么孔武有力,断不像王爷你那样软绵绵的,无趣的紧,王爷你是不知道,每每在你身下,月汐最痛苦的就是装的很享受的样子,你知道那有多难?”顾月汐的话真是戳到了男人的最痛,如果说除了金钱,地位,名誉之外,男人最在乎的怕就是床笫之事被人嫌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