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三章 救她,死也甘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三十三章 救她,死也甘愿

    只要贺菲萱不傻,便知道寒子念舍了命救她,是因为心里有她,毕竟谁都不是佛祖,没有义务普度众生。首发www.zhuishubang.com

    荒山野岭之处,贺菲萱只寻得一个破的不能再破的独轮车,将寒子念扶到车上,便依着他的指引吃力前行。山路崎岖,单单推着车子已是不易,偏寒子念又在上面,于是贺菲萱双手紧攥着车把,任由搭在肩上的绳子将皮肤磨的出血也不敢有半点松懈。

    手磨出血泡也好,肩膀刺痛难忍也好,她只是不想寒子念再多受一点苦,所以她拼尽力气,也要将车推的稳稳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贺菲萱低头时,一双鞋已是血迹斑斑。这一路,他们没有说话,可心都沉甸甸的。

    且说贺菲萱推着寒子念一入皇城,便被人认了出来,不多时,夜无痕与墨武以最快的速度赶至城门。

    “主人!”在看到贺菲萱的那一刻,墨武激动的热泪盈眶,单足点地飞身而至。

    “菲萱!还好你没事……王爷这是?”几日的光景,夜无痕已然憔悴的脱了相,颧骨突起,脸上的胡茬儿也疯长的不像样子。

    “无痕……看你这样子,本王舒服多了……”寒子念无力调侃之际,贺菲萱终于放下车把,怔怔的看着寒子念。

    “爱妃……你这么看本王,本王压力很大……”未及寒子念说完,贺菲萱已然直挺朝后仰过去。

    见墨武将贺菲萱揽腰送回逍遥王府,夜无痕亦亲自握起车轮。

    “慢点儿,好痛!”其实这一路,寒子念真是不想太沉闷,可是他体内那股钻心的疼却让他不得不要紧牙关,尤其是车轮每一次颠簸,都会让他在原本的基础上更难以承受,不过有贺菲萱在,他不承受又能怎么样呵!

    “王爷干了什么?”初见贺菲萱安然无恙,寒子念这副惨相的时候,夜无痕似乎明白了,可他还是不相信,背负天下的寒子念,怎么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命,或许……也不是轻易!可他做到了。

    “谁说……‘晶魂’无解,换血不就行了……呃……无痕,如果本王过不了这个劫,你便替本王照顾……贺菲萱吧。”寒子念苦涩抿唇,脸上的笑,那样无奈。

    “王爷的爱妃,自该由王爷亲自照顾!”夜无痕冷声开口,心却莫名的空洞寂寥,如果,如果寒子念只是在利用贺菲萱该多好,那他便有一万个理由追求贺菲萱,可是现在,看着寒子念疼的面目纠结,夜无痕知道,一万个理由都敌不过寒子念一颗真心。

    适夜,贺菲萱醒过来的第一件事便是要去陪着寒子念,即便心疼主子,可月竹却没有阻拦,她怎么都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像只花孔雀一样的姑爷,到了真格儿的时候,竟然能替主子死!

    “菲萱……你还好吧?”已是子夜时分,寒子念却没有半点入睡的意思,不是他不想睡,实在是疼的睡不着,原本贺菲萱不在,他还可以龇牙咧嘴的释放一下,可贺菲萱这么一来,他顿时敛了脸上不雅的表情,笑的灿烂无比。

    “你放心,刚刚无痕喂了他一些丹药,还能多挺几日,无痕这便出去想办法。”见贺菲萱从进门到现在,视线都没有一刻离开过寒子念,夜无痕眸色转暗,起身安慰几句便离开了。

    房间内烛火摇曳,香熏丝丝缕缕如烟,贺菲萱缓身坐到榻边,看着寒子念许久,方才开口。

    “疼就叫出来,彼时菲萱也想叫来着,实在是没力气了。”贺菲萱抿着唇,眸色温柔如水,眼泪虽不如初时来的汹涌澎湃,却也如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下来。

    “可是不疼,怎么叫啊!”寒子念仍是那副咬紧牙关死不承认的态度,贺菲萱不由的来气,狠拧了寒子念的手腕一下。

    “好痛!”寒子念被这么一拧,不由的失声喊了出来。

    “你何必替我挡这一劫,若你死了,这笔债菲萱要怎么还?”看着寒子念煞白的脸色,贺菲萱数度哽咽,竟觉十分亏心。

    “算是子念还你的吧……亲也亲了,抱也抱了,总要负责不是。”寒子念轻轻一叹,笑着应声。

    “这代价未免忒大了……”此时想起那几次荒唐事儿,贺菲萱竟也不觉得恼恨,只道这样算来,自己还是赚了。

    “那若本王侥幸活着,爱妃是否可以补偿本王啊?”寒子念一听这话有戏,登时追问道。

    “且等你好了再说吧,既然不是无解,菲萱明日便去找那老头儿,让他来给王爷换血,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菲萱都不会含糊。”贺菲萱淡声开口。

    “这条路怕是走不通,且不说那老头儿脾气古怪的很……就算他有心,也是无力,之前一次换血已经耗尽他大半功力,在他功夫未恢复之前,断不可能再换第二次……咳咳……”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寒子念还是求生的。

    “你再忍忍!不管用什么法子,菲萱都不会让你死!”见寒子念吐出血来,贺菲萱登时掏出锦帕,为其拭净唇角的血迹,却在收手时被寒子念一把扯到了怀里。

    “爱妃……让本王抱抱好不好?”贺菲萱不知道寒子念哪儿来的这么大力气,也没想到死到临头这厮居然还有这种心思,不由的想要挣脱。

    “好痛……只抱一下,让子念记住你的气息也好,这样下辈子才不会认错……”寒子念的话说的无懈可击,就算贺菲萱是铁石心肠,也不好再动了。

    于是贺菲萱就那么任由寒子念双臂揽着自己,如此近的距离,她甚至能感觉到寒子念的呼吸喷薄在自己的脸上,没有抵触,也不想躲藏,贺菲萱竟不知不觉的将头靠在了寒子念的肩窝,任眼泪顺着眼角的曲线滑落在他的肩头。

    原来对这个男人,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在乎,似乎又不是一点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寒子念终于开口了。

    “爱妃该适当注意一下自己的身形了。”如果不是痛到了极点,寒子念真想一进这么抱下去,一辈子也不嫌长。

    “本王妃没嫌你单薄,你倒嫌弃本王妃胖?”亘古至今,女人对身材的重视绝不亚于男人对床上功夫的重视,贺菲萱虽然不觉得自己相貌有多么的倾城,但自问身材却还是玲珑有致的。

    “爱妃……其实夜无痕还算是个很不错的人……”看着贺菲萱气鼓鼓的模样,寒子念哑然失笑,身体的疼愈渐强烈,他忽然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看到明早的太阳。

    “不是很不错,是非常好。”精明如贺菲萱怎会猜不透寒子念接下来想说什么,此刻这么回应,是故意气他。

    “哼!”寒子念没料到贺菲萱对夜无痕的印象已经到了非常的程度,原本还想着撮合二人,现下看来,若自已现在咽气死了,保不其他二人就敢即刻入了洞房!想到此,寒子念特别提了一口气,就算死,也要挺到最后一秒。

    “可是他再好,也不是寒子念啊……”贺菲萱替寒子念掖着身上的锦被,云淡风轻的一句话说的寒子念颇为动容。

    房间静谧无声,空气中夹杂着暧昧的气息,许久,贺菲萱方才打破僵局。

    “不知王爷允了什么给那怪老头,他才肯替菲萱换血?”只要想到那个长相惊奇的,勉强看上去还可辨认出是人的老头儿,贺菲萱便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他说以他那副惊世的美貌,只有配本王身上那件红裳才叫相得益彰。”寒子念想起彼时初见‘怪叟’时,自己也着实吓的不轻,难得面对那张脸,自己还能说出‘天下第一俊’,寒子念觉得自己的脸皮已经修炼的差不多了。

    “难得他也知道自己很惊世……”只要想到那老头穿上寒子念的红裳,贺菲萱便哆嗦不断,

    “本王一直以为爱妃从不以貌取人的?”寒子念不以为然的看向贺菲萱。

    “原本菲萱也以为是,可原来……我也不过是个俗人……”

    贺菲萱知道寒子念睡不着,就如彼时的自己,虽然闭上眼睛,但身体的疼每分每秒都是锥心的,索性她也不睡,陪着寒子念有一搭没一搭的插科打诨,直至黎明时分,当寒子念听到榻边均匀的呼吸声后,便不再开口,只是忍着痛,将手覆在贺菲萱的手上,一股暖意入心。

    也就是贺菲萱打个盹儿的时间,外面却吵成了一片。

    “你让开!”盛秋灵愤然看向墨武,眼底透着掩饰不住的焦虑,贺菲萱居然没死,寒子念却倒下了,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盛秋灵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没有主人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这间屋子半步。”墨武面色如冰,半点没有让开的意思。

    “让她进来。”贺菲萱的声音自里面传了出来,墨武闻声后方才闪到暗处,盛秋灵见此,登时迫不及待的冲进屋子。

    “就算你不来,菲萱也想着去找你……”贺菲萱撑起疲倦的身子迎了过去,却见盛秋灵没看她一眼,径直走到榻边,伸手替寒子念号脉。

    贺菲萱随即转身,眸子落在盛秋灵脸上,希望能从她的脸上看到一丝希望,许是贺菲萱太专注了,以致于盛秋灵的巴掌落在自己脸上,她才反应过来。

    “贺菲萱!你太自私了!为了自己活命,竟然逼着寒子念给你换血!”盛秋灵赤眼欲裂,每个字都说的咬牙切齿。

    “主人!”墨武亦没想到盛秋灵出手如此之快,登时现身。

    “他还有救吗?”没在乎脸上火辣辣的疼,贺菲萱挥手退了墨武,淡声问道。即便不是她逼的寒子念,但寒子念却是因为她才会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

    “你现在问这个不觉得太矫情了!”盛秋灵嗤之以鼻。

    “是谁允许你在本王府邸,打本王的爱妃……”看着贺菲萱面颊上浮现出的五个指印,寒子念愠怒低吼,许是因为动了真气,一口血不由的喷了出来。

    “你这人也是,到现在还护着她作甚!”贺菲萱本欲上前,却见盛秋灵先一步俯身自袖内取出锦帕,心疼无比的擦净寒子念唇角的血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