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六章 人已逝,口下留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三十六章 人已逝,口下留德

    “没想到吧!不然你以为我什么要把顾月汐易容成顾芊羽的模样!别说你没看出来,对顾月汐扮的那个冯兮儿,他多少还是动过心的!”看着贺菲萱这副模样,盛秋灵忽然觉得心情舒畅很多。「^追^书^帮^首~发」

    “这怎么可能?顾芊羽老早就嫁人了!而且他们才见过几面啊!如果不查皇家族谱,顾芊羽甚至都不知道京城还有寒子念这个人!”贺菲萱毫不夸张的质疑道,自有记忆以来,她还真不记得自己与寒子念有过交集,就算有过,她也真忘了。

    “所以说顾芊羽那个有眼无珠的瞎子,竟看不到天底下有这么个好男人守着她,偏偏选了寒弈德那个败类,活该她死!”盛秋灵毫不同情的诅咒让贺菲萱无语凝喉,这话说的还真是,毫无风度可言。

    “咳,人都死了,留点儿口德吧。”贺菲萱多少有些不乐意。

    “她死是她的造化,早死早投胎!你懂个屁!”盛秋灵悻悻道。

    “那你呢?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寒子念的?”贺菲萱觉得还是快些转移话题比较好,不然自己耳根子必保得红,而且特别红。

    “二十几年前吧,寒子念喜欢上顾芊羽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了!可他眼睛里只有顾芊羽,又怎么能看到我眼中的深情……每次看到他默默注视顾芊羽的时候,我都恨死了那个白痴,她自以为嫁的好,却不知道自己选了天下最恶心的家伙,平白让寒子念痛苦了那么久,死的好!”盛秋灵骂的那叫一个爽快,贺菲萱听的那叫一个窝火。

    直至贺菲萱离开炼丹房,脑子里还回响着盛秋灵那些个肺腑之言,当真如醍醐灌顶,令她清明不少啊。

    适夜,贺菲萱扶着寒子念躺回床上,双手不由的搥腮,貌似考究的看着寒子念,直盯着寒子念心里毛毛的。

    “本王脸上长东西了?”寒子念抹了抹脸,并未觉有任何异常。

    “菲萱知道王爷自幼便没了母妃,会不会因为这样……所以你对年纪稍长一些的女子特别有好感?”贺菲萱绞尽脑汁在想盛秋灵的话,终于让她想出一些头绪。

    “本王从未嫌弃爱妃长的老。”寒子念深情开口。

    “说起来顾芊羽比我还要年长几岁呢。”贺菲萱敛了眸,缓缓直起身子,挑眉看向寒子念。

    “呃……爱妃无缘无故怎么提起她了?”寒子念不经意流露出的尴尬让贺菲萱坚信盛秋灵的那些话是真的。

    “王爷敢不敢用菲萱的命发誓,当日对顾月汐所扮的冯兮儿,王爷是动过心的?”贺菲萱端正了神色,肃然开口。

    “这件事本王不是解释过了,当时你也很满意啊?”寒子念不明白贺菲萱为什么会旧事重提,顿升心虚之感。

    “王爷只管发誓就好。”彼时的确很满意的答案,如今想来,却有些莫名的失落。

    “本王还从没听说有谁发誓会用别人的命,不如本王用自己的吧?”寒子念有些为难。

    “我贺菲萱指天发誓,如果风洛衣是男的,就让寒弈德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这回王爷听说了?”贺菲萱很大方的为寒子念打了样儿。

    “可风洛衣真是男的啊?”寒子念怔了怔。但见贺菲萱耸肩,方才顿悟,所以寒弈德注定要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了。

    “菲萱……”看出贺菲萱的决心,寒子念颇有些为难。

    “我只想知道,在王爷的心里,顾芊羽是不是真的存在过?”贺菲萱从盛秋灵那里听了好些寒子念为自己吃了不少苦的事情,譬如素芯兰,当初因为知道自己喜欢素芯兰,寒子念明知道他对那种花过敏,还硬是要在房间里养一株,为此还遭了不少罪,直到现在,寒子念的房间里仍摆着那株素芯兰。

    “有过……可是……”面对贺菲萱清澈如水的眸子,寒子念不想骗她。就在寒子念想要特别详细的解释一下时,贺菲萱却突然冲了过去。

    看着眼前逐渐放大的人影,寒子念觉得自己完了,许是不用‘晶魂’发作,他便要去见佛祖了,直至感觉得胸口一暖,寒子念方才睁开眼睛,却见贺菲萱已然扑进了自己怀里,眼眶红红的,明明有泪,却是硬憋着。

    “爱妃……你若是生气,随便打子念两下也好的……”寒子念有些心疼的抚着贺菲萱的发髻,轻声开口。

    “我没生气啊……”贺菲萱紧揽着寒子念,眼泪终是涌了下来,原来盛秋灵说的那些全都是真的,寒子念竟默默爱了自己二十几年,而且那么痴情!所以彼时他不是因为帮自己才与寒弈德为敌,是他根本就恨死了寒弈德,他在为顾芊羽报仇!

    “如果爱妃没有生气的话……那能不能抱的稍稍轻一点儿呢?”贺菲萱楼的太紧,以致于寒子念身体疼有些难忍。

    被寒子念这么提醒,贺菲萱登时松手,有些歉疚的看了过去,眼睛里还悬着泪。

    “是不是又疼了?我扶你躺下!”贺菲萱忧心看向寒子念,继而上前欲将寒子念扶稳了倒在榻上,却不想才一伸手便被寒子念拽进了怀里。

    “本王只让爱妃别那么紧,可没让爱妃松手啊!”寒子念薄唇微抿,有些苍白的脸上荡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门口处,盛秋灵端着手里刚刚炼制的解药,犹豫很久,终究没有走进去……

    虽然知道寒子念曾对自己用情至深,但贺菲萱欣喜之余还是恢复了些理智,曾经的顾芊羽已经死了,她是贺菲萱,所以之前的那段于她而言后知后觉的感情,只能感叹,不能留恋。

    翌日,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盛秋灵将解药喂服到寒子念嘴里之时,管家自外面急匆跑了进来。

    “王妃,外面……”苏晋见寒子念醒着,欲言又止。

    “外面怎么了?”解药入腹,寒子念顿觉一股清凉之感透过肺腑传遍四肢百骸,可也只是如此,该痛的地方依旧痛,该疼的地方依旧疼。

    “说吧。”贺菲萱见管家瞧向自己,不由的点了点头。

    “那会儿景王的马车自府门前呆了好久,老奴以为景王又来闹事,所以没敢开门,刚刚透着门缝看时,竟发现门口处躺着一个人事不省的姑娘,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如今的逍遥王府正值多事之秋,若在以往,苏晋也不会表现的如此窝囊。

    “姑娘?”贺菲萱柳眉微蹙,喃喃自语。

    “是景王刚娶进府没个把月的侧妃!好像叫……穆什么玩意。”盛秋灵将手搭在寒子念的皓腕上,漫不经心开口。

    “是穆晴?她怎么了?”近几日被‘晶魂’闹腾的,贺菲萱暂时无意再探究景王府的动态,自然不知道穆晴中毒已深。

    “中了本该你中的毒,顾月汐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盛秋灵冷哼一声。

    看着盛秋灵的表情,贺菲萱忽然很想感慨,这世上总有些人就好比乌鸦落在猪身上,就看见别人黑。

    “咳……那现在怎么办?就任由她躺在外面?”寒弈德既然忍心将穆晴扔到逍遥王府的门口,便说明他已经黔驴技穷,这是最后一招,也是他最后的希望。

    “否则呢!”盛秋灵抬起手,眸底那抹暗淡一闪而逝。贺菲萱没有应声,是呵,否则呢,她不认为自己会救醒穆晴,之后再让寒弈德欢喜雀跃的将她带走,除非她脑子进水了,就算进水了,也不可能!

    盛秋灵没有留下话便回了炼丹房,贺菲萱知道这粒解药十有八九没有成功,心底的担忧又加重了一分,眸子不由的看向寒子念,正巧寒子念也在看她,

    “爱妃,扶本王到外面走走好不好?”以往若看到寒子念这副萌的跟个招财猫似的表情,贺菲萱一定会不屑的哼一声,但此刻,她只觉心酸。

    寒子念一如既往的黏在贺菲萱身上,肆无忌惮的占着便宜,贺菲萱依旧不适应,却没有特别强调,因为她知道,这一次,寒子念是真的不能自己走了,已经过去五天了,寒子念的身体已现萎靡之态。

    “那次是顾月汐主动攀上来的,本王真是一点儿都没想亲下去……原来……原来顾芊羽在本王心里就像女神一样,不忍,也不愿亵渎……”寒子念果然开始虚弱了,只是走一小段路便开始喘个不停。

    “所以你就亵渎我?”贺菲萱没好气的应了一声。

    “本王不是那个意思……本王的意思是,有些人,注定是天上的星星,永远只能仰望,而有些人,才是与你携手百年,共度余生的人。”潋滟的眸子荡出一抹柔光,寒子念深情看着贺菲萱,直看的贺菲萱浑身难受。

    “幸而王爷的余生不过二十天,菲萱不日将会解脱。”贺菲萱违心开口,心底却悲凉的要命,彼时因为寒弈德,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了,纵然是冷眼旁观天地老的过一辈子也是好的。可如今,她动心了,与意志力无关,实在是寒子念的所作所为让她没有再无情下去的理由。

    “菲萱,说句爱我的话,你能死么?”贺菲萱的话令寒子念十分伤情,此刻,寒子念正默默含情的注视眼前女子,心里百感交集。

    “不能,但会恶心的三天吃不下饭。”彼时在她全心全意对寒弈德时,也不曾说过爱有多深这样肉麻的情话,她一直以为,爱一个,从来不是嘴上的活儿,现下这种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年代,说真心,玩手段的人真是太多了。

    “其实……其实本王觉得爱妃要是三天不吃饭,对你保持身姿体态十分有益。”寒子念颇有些不甘道。

    “或许……夜公子不喜欢太瘦的呢?”贺菲萱挑起眉梢,似有深意的看向寒子念。

    “本王要活下去!”寒子念犹豫片刻,正色开口。贺菲萱闻声,微微浅笑。可不得活下去么,不然我怎么办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