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九章 挚爱,以命换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三十九章 挚爱,以命换命

    可当看到寒子念日渐衰弱之后,盛秋灵终于明白了,其实在搬进逍遥王府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决定了,炼丹只是借口,她只是想在死前能与寒子念再相处几日,即便每天只能见上一两面,总好过这三年来独守相思。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墨武,将菲萱送回房间,驰燕,你与钟叔等人在外面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至于我,留下来帮你。”夜无痕淡声开口之际,贺菲萱已然被墨武带出房间。

    人生一场大梦,世事几度新凉,贺菲萱对于这句话体会颇深,每一次她沉睡,苏醒之后都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譬如这一次,贺菲萱一直以为自己定是因寒子念中毒离世而悲伤过度的晕死过去,所以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要月竹带自己去见寒子念,哪怕他的尸体已经入棺。

    月竹却犯难的看向同在房间里的夜无痕。

    “你真的想去看寒子念?”夜无痕看着双眼闪烁着晶莹的贺菲萱,低声问道。

    “是!立刻!”贺菲萱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境,不管是生是死,她都要看到寒子念。

    “我带你去。”夜无痕犹豫片刻,终是转身走出房间,贺菲萱自是跟在身后,心里忐忑不安。

    彼时身处逍遥王府,贺菲萱从不觉得原来逍遥王府居然这么大,好像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这一路上,她几次张嘴想问夜无痕关于寒子念的情况,可她不敢,她怕听到的结果与自己心里所想不谋而合,她不知道若真听到那样的消息,她会不会登时再晕死过去,可她不能再晕了,子念在等她。

    出奇的,夜无痕这一路上也不曾开口,这使得贺菲萱对自己心里的猜测越发笃定,以致于在后花园看到那一身逶迤红裳的寒子念正扶着盛秋灵赏花的时候,贺菲萱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子念……居然没有死?”贺菲萱惊讶看着百花丛中那一对人影,愕然不已。

    “盛秋灵与寒子念换了血,如今‘晶魂’的毒素已经存于盛秋灵体内,所以她没有几日好活了。”夜无痕的声音浅浅淡淡,却令贺菲萱陡然一震,她早该想到的,以盛秋灵对寒子念的深情,这必是她最后一步。

    于是此刻,即便寒子念安然,贺菲萱却高兴不起来,她不知道,如果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会不会真真舍了命的去救寒子念,虽然当日她在榻前信誓旦旦,纵是要她的命,她也舍得,可动动嘴皮子有多容易,真格的时候,她不确定自己会像盛秋灵那种义无反顾。所以跟盛秋灵相比,自己终究爱的浅了……

    贺菲萱最终没有上前,而是跟着夜无痕悄然离开的了后园。

    适夜,贺菲萱本欲就寝,没想到盛秋灵却不请自来,这是贺菲萱始料未及的,那么虚弱的身子,躺在床上最好,即便躺不住,也该跟寒子念在一起,平白过来找自己,不是添堵么。

    “我……我本打算明天再去看你……”不知道为什么,此刻面对盛秋灵,贺菲萱竟有亏欠之意,虽然她换的是寒子念身上的血,可寒子念身上的血是从自己体内抽走的。

    原本是盛秋灵千方百计给自己下毒,可结果却是这般光景,实属意外,忒意外了。

    “不用不好意思,我从来没想过救你。”见盛秋灵身体摇晃不止,贺菲萱登时上前将其扶到座位上。

    “那算是无心插柳好了……对不起……”贺菲萱眼底一酸,声音稍稍变了调。

    “想来咱们四个,属你命最硬,能把我克死的人可不多……”盛秋灵开的头儿不错,可贺菲萱却不知道该怎么接。

    “段清姿根本不爱诸葛斯修,可偏要嫁到秀城,且不说过的好不好,至少是没跟自己爱的男人在一起,顾芊羽那个蠢货就更不用说了,瞎子都比她会认人!至于我……用命换来的不过是施舍罢了,只有你,贺菲萱,只有你最幸福,幸福的让人嫉妒!”盛秋灵苦涩抿唇,搭在桌上的手紧攥着拳头,毒医又如何,面对‘晶魂’,她一样脆弱的像块水晶。

    绝艳易凋,连城易脆,当初的京城四大傲娇女如今都是怎样一副光景,如果说硬要选出幸福的,那该算是段清姿吧。

    “你不该那么冲动,或许还有别的解法……”贺菲萱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从心里不希望盛秋灵就这么死了。

    “或许有,可我等不起了……如果寒子念因为这样的耽搁丢了性命,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盛秋灵的话让贺菲萱无比动容,许久,贺菲萱终于开口。

    “不如……不如明日便让子念娶你为妾,如何?”贺菲萱的语出惊人令盛秋灵似是连痛都忘记了,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贺菲萱,满目震惊。

    “那个……如果你不想做妾的话,那就平妻吧?要是再不合你心意,那我委屈些,把位子让给你,如何?”贺菲萱觉得盛秋灵的震惊是她竟让堂堂盛王府的嫡出大小姐为人妾氏,这着实有些侮辱人的意思。

    “贺菲萱,倘若他日你负了寒子念,我盛秋灵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这是盛秋灵在她房间里的最后一句话,贺菲萱记忆犹新。

    以致于在后来的某一日,当贺菲萱想起这句话的时候,特别骂了一句盛秋灵你这个白痴!

    寒子念痊愈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到了寒墨楚耳朵里,令其勃然大怒,于是寒墨楚深夜召见盛王爷,直至黎明方才放其回府。

    翌日清晨,贺菲萱无甚胃口,草草用罢早膳便想着去瞧瞧盛秋灵,可又怕撞见寒子念会尴尬,所以只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来回溜达,既然‘晶魂’不是盛秋灵下的,那么下毒者便是另有其人,不管这个人是谁,她都不会轻易放过!

    就在这时,管家苏晋急声求见,大概意思就是盛王府的盛老王爷现下正带着几十名侍卫在门口要人,说是不交出盛秋灵,便将逍遥王府夷为平地。

    且待贺菲萱走出后宅时,寒子念正扶着盛秋灵先一步到了府门处。

    “灵儿,你怎么……怎么虚弱成这样了啊!”在看到自己孙女儿脸色苍白,消瘦不堪,连走路都需人搀扶时,盛彪白眉皱在一起,眼中透着说不出的心疼。

    “爷爷……你回去吧,孙女儿还不想回府。”盛秋灵轻喘着,眸子有些涣散的看向盛彪。

    “不成!今日爷爷无论如何都要把你带回去!灵儿,听话,跟爷爷回去!”盛彪说话间走上前来,正欲伸手扶过盛秋灵,却被寒子念拦了下来。

    “盛老王爷,是子念对不住灵儿,如今灵儿想留下来,子念必定倾心照顾,还请盛老王爷成全。”当寒子念知道盛秋灵替自己换血之时,心底涌起说不出的愧疚,他只是想再挺一日,之后便让辟龙替自己换血,以辟龙的武功,虽然会元气大伤,但绝不会有性命之忧。偏这一日盛秋灵就等不及了,而且事先未经自己同意。这件事的的确确是他寒子念欠了盛秋灵的,且还是一条命!

    “照顾?老夫的孙女儿凭什么让你照顾!走开!”盛彪明显对寒子念并不友善,说话冲的很。

    “爷爷……灵儿没有几日好活了,余下的这几日,灵儿只想呆在这里,只想……咳咳……”盛秋灵忍不住狂咳,鲜血自唇角渗了出来。

    “怎么会这样?灵儿?你怎么会这样啊!”盛彪一直以为自己的孙女儿只是虚弱些,却不想竟严重到这种地步。

    “爷爷……是孙女自己不小心,怪不得旁人……”盛秋灵喘着粗气,寒子念则在一旁为她拭着唇角的血迹,眼底一片深沉和歉疚。

    他是不喜欢盛秋灵,就是因为不喜欢,所以他最不想欠盛秋灵的这份恩,可怎么办,如今不想欠也欠了,这几日他除了细心照顾,还能怎么样呢。

    “该死!寒子念,你到底对老夫的孙女做了什么!今日若不讲个明白,老夫便带你到金銮殿上理论清楚!”盛彪愤怒之际,已然挥手,身后几十名侍卫登时将寒子念跟盛秋灵围在中间。

    “爷爷……咳咳……您别动怒……此事与子念无关的……咳咳……”眼见着双方剑拔弩张,盛秋灵狂咳不止。贺菲萱终是走上前去,清眸看向盛彪。

    “盛老王爷,菲萱不才,想说句公道话,刚刚秋灵说的明白,她现在的状况只是意外,与人无尤。而且秋灵也没有几日好活了,她想留在逍遥王府与菲萱过这最后几日。难道身为秋灵的爷爷,你连这点心愿都不能满足她么?”盛彪心疼盛秋灵是真的,但他此番来的真正用意并不是为了盛秋灵,这点贺菲萱也是十分的清楚。

    “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来人,把小姐给本王抢过来!”盛彪冷觑一眼贺菲萱,登时下令。

    “墨武!”贺菲萱目色如冰,当即唤出墨武。

    “哼,丫头,你以为贺熠给了你墨武,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么!老夫倒要看看,她墨武到底有什么能耐,敢居暗卫排行榜头三名!给老夫一起上!”盛彪嘴上这么说,可心里也加着小心,否则也不会在小辈面前玩群殴的把戏。

    就在贺菲萱担心墨武不敌的时候,身后的夜无痕随之唤出驰燕和钟叔,以及无银小筑十几名暗卫同时站在墨武身侧。

    “墨武固然有这个本事,但本公子实在看不过老王爷以多欺少,驰燕,一会儿打起来卖力些。”夜无痕刻意提了提驰燕,就是想告诉盛彪,除了墨武,位于暗卫排行榜第二的驰燕亦在。

    “咳……没想到无银小筑的夜公子也在……灵儿,今日你必须跟爷爷回府,否则爷爷在皇上那里不好交代!你难道都不顾及盛王府的上上下下了?”盛彪果然识相,下意识退了侍卫。

    “可是……”盛秋灵眸色暗淡的瞥了眼寒子念,眼底透着无尽的悲伤和绝望,她这一生啊,只爱过这一个男人,如今她豁出性命不要,只想死在这个男人身边,可是老天爷却不成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