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章 成全,也是一种美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四十章 成全,也是一种美德

    就在盛秋灵欲走向盛彪的时候,贺菲萱突然上前拦在两人中间。★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墨武,去拿星魂剑!”贺菲萱一语,全场皆惊,没人知道贺菲萱此举有何用意,纵是寒子念都猜不透。彼时贺菲萱将到手的宝物皆藏到不同的地方,唯独将星魂剑留在府上,毕竟是自己的嫁妆,搁到别处也不妥当。

    片刻功夫,墨武已然将星魂剑恭敬递到贺菲萱手里。

    “丫头,你想干什么?”初见星魂剑,盛彪的眼神完全自盛秋灵身上移了过去,眼底透着毫不掩饰的贪婪。

    “没什么,菲萱只想将秋灵留在府上几日,至于这星魂剑,是菲萱孝敬盛王爷的,还请王爷笑纳。”贺菲萱知道,寒墨楚必是害怕盛秋灵手里的龙牙齿落到自己手里,所以才逼着盛彪将盛秋灵带回盛王府,如今自己将星魂剑交给盛彪,即便盛秋灵交出龙牙齿,他们也不吃亏,退一万步讲,如果盛秋灵没有交,那他们可就赚了,所以贺菲萱笃定这笔交易盛彪不会拒绝。

    “你说的可当真?”盛彪不可置信的看着贺菲萱,惊讶开口。

    “东西都拿来了,还假的了么?老王爷该不会怀疑这星魂剑是假的吧?那便请老王爷验验!”贺菲萱毫不吝啬的将星魂剑递到盛彪手里,爽朗道。

    此刻,莫说寒子念,夜无痕,就连盛秋灵都无比震惊,虽然她不愿承认贺菲萱这么做是为了自己,但从现下的情况看,似乎也没有别的解释。

    “好!灵儿,若你想回去,随时差人到盛王府叫爷爷……”盛彪收起星魂剑,心疼看着自己的孙女。

    “多谢爷爷成全……”许是因为站的久了,盛秋灵点头之际,身子也跟着摇晃起来,幸而寒子念及时将其横抱起来,才不致她虚脱跌倒。

    盛彪离开时,贺菲萱心里有些不舒服,不是因为星魂剑,而是她觉得若是换作自己的爷爷,断不会扔下奄奄一息的自己就这么走了,不管是顾振霆还是贺熠,都不会。

    “菲萱……”自寒子念醒过来之后,便一直陪在盛秋灵身边,此刻见了贺菲萱难免有太多话要说。

    “我没事,先送灵儿回去,照顾好她……”贺菲萱目色坚定的看向寒子念,微微点头。寒子念明白贺菲萱的意思,于是不作耽搁的抱着盛秋灵回了房间。

    一侧,夜无痕缓步走到贺菲萱身边,眼底的光异常夺目。

    “以前是无痕小看你了。”贺菲萱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当她将星魂剑交到盛彪手里时,那样决然的表情,是这天底下最美的风景,至少在夜无痕眼里,那道风景永远无人匹敌。

    “终究是菲萱欠了她的,如今只希望她能开开心心走完这辈子,至于下辈子……还是别入帝王家了吧。”贺菲萱苦涩抿唇,眼底闪过一丝落寞。

    “下辈子……若真有下辈子,无痕一定会比任何人都先一步娶了你……”夜无痕喃喃低语,看着贺菲萱的眼神不禁流露出浓浓的情谊。

    “什么?”贺菲萱狐疑看向夜无痕。

    “没什么……”夜无痕勉强微笑,旋即转身离开了。看着夜无痕淡泊如羽的身影,贺菲萱反复思量,下辈子许了我?许我什么呢?

    回到房间,寒子念小心翼翼的将盛秋灵搁在榻上,为她掖好被子,之后倒了杯温水喂她喝下。

    “秋灵没事,王爷还是去找贺菲萱吧,没了星魂剑,她一定恼死了……”盛秋灵双手捂着胸口,虚弱启唇,脸上的惊奇未褪,直到现在,她都猜不透贺菲萱是不是脑子长霉了,居然会主动交出星魂剑。

    “子念想留下来陪你……盛……灵儿,不知道本王可不可以这么叫你?”寒子念轻声开口,眼底的光似月色般温柔淡雅。

    “王爷是在可怜灵儿?不必,其实王爷能陪在灵儿身边于我而言,已经是莫大的奢侈了……”盛秋灵没料到寒子念能提出这样的要求,他难道不知道,这正是自己二十几年来最梦寐以求的么!是呵,他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爱,已经那么深了。

    “不是可怜,也不是感激,是子念发自真心的,子念从不知道,原来这个世上,还有人肯为了子念连命都不要,如今知道了,便想好好珍惜,即便只有几日,子念也不想留下遗憾……”寒子念动情的看着盛秋灵,眼底莹光闪烁。抛开大是大非不提,盛秋灵对他所做的一切令他感动不已。

    诚然,虽不是可怜,却是实打实的感激,但如果说谎可以让盛秋灵笑着走完这一生,他又何必太有原则?更何况他寒子念从来也不是个有原则的人呵。

    “是呵……灵儿也不想留下遗憾,子念……灵儿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盛秋灵不知道自己眼泪是什么掉下来的,只知道现在她是无论如何也收不住了,任由眼泪滚滚而落,原来笑着流泪的感觉竟是这样幸福。

    “还渴么?我帮你再倒一杯?”寒子念拿过盛秋灵手里的杯子,正欲起身时却被盛秋灵拉了回来。

    “子念,不要离开我……好不好?”盛秋灵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脆弱的一面,可她喜欢这样的脆弱,非常的喜欢。

    “好……”寒子念将杯子搁在桌边,随后任由盛秋灵拉着自己的手臂,将头靠了过来。只是一小会儿的功夫,寒子念便感觉到自己袖子似被血水浸透,垂眸时,正看到盛秋灵唇角溢着血。

    “灵儿!”寒子念想要推开盛秋灵替她擦净唇角的血,可胳膊却被盛秋灵抱的死死的。

    “别动好不好……灵儿现在很幸福……”

    盛秋灵的状况越来越糟糕,夜无痕说也就是这一两天的功夫,贺菲萱听后很失落,也很痛心,她很想见盛秋灵一面,可又怕打扰了她跟寒子念,毕竟跟寒子念相比,自己在她心里实在是微不足道。

    偏生这一日,竟是盛秋灵差人来找的贺菲萱。贺菲萱受宠若惊的同时,特别打扮一番,不敢太艳,也不敢太素,只怕盛秋灵看着不顺眼。其实贺菲萱觉得自己实在是多此一举,依着她对盛秋灵的了解,自己就算是裸着去,她该看不顺眼还是不顺眼。

    初入房间,一股浓浓的药味刺的贺菲萱不由的捂鼻。

    “从来都这么矫情,有那么难闻么!”床榻上,盛秋灵不悦开口。贺菲萱很想诚实的点头,不过在看到盛秋灵瘦若枯槁的躺在那里时,默默将手放了下去。

    “听月竹说你想见我?”贺菲萱的声音有些不确定。

    “你把星魂剑交给爷爷,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对不对?”即便盛秋灵形容憔悴,可精神似乎不错,连带着说话都有几分力气。

    “那个……如果你真这么想的话,算是吧。”贺菲萱耸了耸肩,亲手将煮熟的鸭子捧给别人,真不是一般的憋屈。

    “什么叫算是吧!贺菲萱,你可别告诉本小姐,你把星魂剑给爷爷的目的,只是想让爷爷将我留下这么简单!”这是盛秋灵心里的疙瘩,自贺菲萱将星魂剑捧给爷爷的那一刻起,这个疙瘩就存在了。

    “我没告诉你啊!”贺菲萱正色点头。

    “为什么这么做?”即便不想承认,可至少从表面上看,贺菲萱就是那个目的,事情就是那样简单。

    “做什么了?”贺菲萱明知故问。

    “想得到龙牙齿么?”盛秋灵深吸口气,转尔看向贺菲萱。

    “不想。”贺菲萱敛了眼底的温和,肃然应声。无语,盛秋灵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贺菲萱,完全没想到贺菲萱的回答居然会是两个字。

    “我盛秋灵自小到大不会让任何人欠我的,但也绝不会欠别人的,既然你是因为我才失了件宝物,我现在就替你补齐,这里是龙牙齿,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盛秋灵说话间自脖颈上摘下一枚象牙白且呈牙齿状的东西递向贺菲萱。

    梦寐以求的东西就摆在眼前,可贺菲萱却不知道该怎么伸手去接,她不想让盛秋灵觉得这是笔交易,在送出星魂剑的时候,她从没想到要得到任何回报。

    “拿着吧,也算是我感谢你将子念让给我这几日的回报……”看出贺菲萱眼中的犹豫,盛秋灵凄然苦笑。贺菲萱依旧没有上前。她一直觉得,凭盛秋灵对寒子念的深情,这几日是她该得的,而盛秋灵该得的,远远不止这些。

    “那如果我说这龙牙齿是你我友谊的见证呢?”见贺菲萱依旧没有伸手的意思,盛秋灵换了个说法。

    “友……友什么?”贺菲萱有些哭笑不得,要说她与盛秋灵之间有仇勉强可以接受,友谊就真是没有。

    “贺菲萱!你再矫情我便毁了龙牙齿!咳咳……”见盛秋灵突然咳嗽不止,贺菲萱登时上前将龙牙齿接了过来。

    “这回我不欠你的了,你出去。”盛秋灵的话峰转的太快,以致于贺菲萱握着龙牙齿愣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别看本小姐躺在床上,若想给你下毒也不是难事,还不走啊!”盛秋灵不耐烦的嚷了一句。贺菲萱无语噎喉,原还想嘘寒问暖两句,现在看来倒是省了。

    且待贺菲萱行至门口处时,盛秋灵突然开口。

    “京城四大傲娇女死了三个,你可一定要活着……别像个草包一样的活着……我们的颜面全都靠你传承了……别丢脸!”盛秋灵的话听着让人心酸,贺菲萱微微一怔,随即看向盛秋灵。

    “我会活的很好,比任何人都好!”贺菲萱眼圈儿泛红,却倔强的没有让眼泪流下来。

    后来贺菲萱才知道,盛秋灵之所以显得精神好,是因为她给自己服下了一味冲药,那种药可以让病入膏肓的人顺间神清气爽,如常人一般,但害处便是会缩短人的寿命。

    原本盛秋灵还能坚持三四天的时间,可吃了那种药,便只有一天的命了。那一天,盛秋灵让寒子念带她离开了逍遥王府,他们吃遍了兴华街上的小吃,逛遍了街上所有的衣庄,饰品庄。听说从最后一间首饰铺出来的时候,盛秋灵笑的特别灿烂,因为不管是衣服还是首饰,都是寒子念亲自为她选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