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三章 旧情,各怀心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四十三章 旧情,各怀心思

    “菲萱今日不求其他,只求王爷知道菲萱的心思,虽然菲萱人在逍遥王府,可心里惦记的并不是同住屋檐的那个人。首发www.zhuishubang.com”贺菲萱拭了拭眼角的泪,目光盈盈如秋水般的看向寒皓轩。

    “只是今时今日你已是子念的正妃,我们如何……其实本王心里……也一直没有放下……”寒皓轩本欲断了贺菲萱的念想,可在想到宝物的时候,忽然话峰一转,深情应声。

    “真的?王爷心里真的还有菲萱么?”贺菲萱眸色骤亮,闪烁如星。

    “本王与你有过婚约,对你自然是动过情的,若非当日阴差阳错,本王非你不娶。”寒皓轩正色看向贺菲萱,一字一句绝对是敷衍了事,与肺腑无关。

    “王爷能有这番心意,菲萱真是死也值了……”贺菲萱欢喜的不能自挂,又掉下两滴珍珠泪。

    “咳……若寒子念胆敢欺负你,你大可找本王替你出头,本王到底是他兄长,我的话他还是会听的!”寒皓轩缓步上前,轻抚上贺菲萱的肩膀。

    “他倒是不敢欺负菲萱,只是菲萱与他在一起索然寡味,不如与王爷在一起舒坦罢了……”贺菲萱抹了抹泪,顺势倚在寒皓轩怀里。

    “这……那你就时常来找本王好了……”在贺菲萱的身子靠在自己胸前的一刻,寒皓轩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竟有片刻的停顿,手就那么不经意抚上了贺菲萱的雪肩。

    且说寒皓轩又安抚贺菲萱几句后,便被贺菲萱借着由子遣走了,就在贺菲萱坐在桌边优哉游哉品茶的时候,房门突地被人踹开,月竹欲阻拦,却被贺菲萱摆手退了下去。

    “能在这里遇见妹妹,真巧呢。”贺菲萱自君悦酒楼掌柜口中得知,贺如岚今日订了二楼雅间宴请平日里那几个闺房好友,这个机会再好不过,于是贺菲萱方才自导自演了刚刚那出戏,说实在的,彼时贺菲萱对着寒皓轩说出那番甜言蜜语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头皮发麻,好在寒皓轩不负所望,与她倒也十分配合。

    “贺菲萱,你简直不知廉耻,居然跟肃王在这里勾搭成奸!”贺如岚虽是心思缜密的女子,但面对情爱之事却难参透,这也是贺菲萱用此计引她上勾的原因,只不过这次的美人计,她贺菲萱亲自上阵。

    “妹妹,说话要讲证据的,你说我跟皓轩勾搭成奸,你哪只眼睛看到了?”贺菲萱摇着手里的茶杯,双腿交叠,一脸无害的看向贺如岚。

    “本小姐亲耳听到的!贺菲萱,你自己不要脸也就算了,可还要顾及肃王的身份!你难道想让肃王跟你一样,出门便被人指着脊梁骨么!”贺如岚愤恨看向贺菲萱,狠戾低吼。

    “皓轩都不在意,你急什么!莫不是……妹妹你喜欢上皓轩了吧?”贺菲萱颇为惊讶的看向贺如岚,狐疑开口。

    “你胡说!贺菲萱,你简直丢尽了瑞王府的脸!若你还有廉耻之心,就断了跟肃王的联系,不然……”贺如岚气极怒吼,

    “不然怎么?贺如岚,你以为你是寒弈德么,他寒弈德敢跟本王妃作对,可你不行,人家背后靠的是皇上,你背后有谁啊?以我现在的身份,就算父王来了,本王妃也是说一不二。”贺菲萱随手撩下茶杯,悠然起身,继而绕过贺如岚,哼着小调的走出了君悦酒楼。

    眼见着贺菲萱大摇大摆的从自己面前经过,贺如岚恨的咬牙切齿,她这辈子没对谁动过心思,唯独对寒皓轩种了情根,谁若想从她手里夺走寒皓轩,还真没那么容易!

    贺菲萱,本小姐是奈何不了你!可寒弈德能!

    酉时用罢晚膳后,寒子念定要送贺菲萱回房,贺菲萱不允,二人正纠结之时,夜无痕突然到访。

    “无痕?你怎么来了?”见是夜无痕,贺菲萱眸色微亮,眼底难掩兴奋之意。

    “是啊,你这来的也太早了,天都黑了……”见贺菲萱那副花痴模样,寒子念心情十分不爽。

    “自神偷入幽冥教盗取‘万圣丹’的消息传出来之后,无痕便一直派人追踪神偷下落,不才,今日方将神偷追拿到手。无痕知菲萱你找这神偷有要紧的事询问,便连夜给你送来了。”夜无痕淡声开口时,驰燕已然将五花大绑的风洛衣给推了进来。

    “王爷,菲萱怎么觉得这个人跟风公子长的那么像呢?”见风洛衣被推进来,且被打的很惨,寒子念不由噎喉,心道这必是夜无痕故意为之。

    此刻,贺菲萱已然踱步到了风洛衣跟前,纤长卷翘的睫毛呼扇着,正上下打量风洛衣,直看的风洛衣浑身发毛。

    “是啊!本王怎就从来没问过洛衣是不是还有一个孪生兄弟!”寒子念一副恍然模样令风洛衣不由抽了两下唇角。

    “所以王爷觉得他不是风洛衣?”贺菲萱缓缓直起身子,挑眉看向寒子念。

    “当然……不是。”寒子念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否认道。

    “那就烦劳驰燕将他拎出去剁碎了喂狗。”贺菲萱云淡风轻启唇,顿吓出风洛衣一身冷汗。

    “那个……爱妃不打算问他什么?”寒子念登时开口提醒。

    “寒子念,你磨叽什么呐!我都已经认了!我是风洛衣,是你师兄!你倒是快救我啊!”见寒子念支支吾吾的,风洛衣也急了,大声吼道。

    此刻,贺菲萱的视线也随着风洛衣落在了寒子念身上。

    “王爷,你怎么说?”贺菲萱再度启唇,眸底已现幽光。

    “咳咳……那个……好吧,他是风洛衣,是我师兄!可是本王指天发誓万万不知道他就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神偷啊!师兄,你何时去干偷鸡摸狗的勾当了!没钱可以找本王要的!怎么……怎么就误入歧途了!师傅,子念对不起您老人家啊!”寒子念捶胸顿足的一番话令风洛衣将其从头到脚鄙视了一万遍,对于一个连死都要死到钱眼儿里的人,你能管他要出钱来?

    “原来真是风公子,你倒是隐藏的很深啊。”贺菲萱轻吁口气,继而转身看向夜无痕。

    “无痕,多谢。”贺菲萱美眸看向夜无痕,含意颇深的点了点头。

    “你我这般交情说谢字就远了,既然这人你用的上,无痕便将他留下。驰燕,我们走。王爷,告辞。”夜无痕温声开口,继而洒脱离开。

    看着夜无痕轻雅如风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贺菲萱心底划过一抹淡淡的情愫,说不清道不明,片刻,贺菲萱转回身,眸子若有似无的瞥过风洛衣,落在寒子念身上。

    “如果王爷不介意的话,菲萱想跟风公子好好聊聊?”贺菲萱声音轻柔,婉转动听,但落在寒子念跟风洛衣耳朵里却令二人不由的毛骨悚然。

    “可不可以……介意?”寒子念试探开口。

    “王爷说呢?”贺菲萱樱唇勾起浅笑,美眸艳色无双。

    “不介意!”寒子念狠狠点头。

    “我觉得……三个人一起聊会不会更热闹些?”这一刻,风洛衣已经不求寒子念能雪中送炭,他别落井下石就好。

    “你没有觉得的资格。墨武,把风公子带到本小姐房间,本小姐要与风公子秉烛夜谈。”贺菲萱特别加重了尾音,令风洛衣觉得生无可盼。眼见着风洛衣被贺菲萱带走,寒子念不由的抹了把冷汗,只道自己这位师兄自求多福了。

    于是这一夜不管是对寒子念,贺菲萱还是风洛衣而言都非常之漫长,正如贺菲萱所言,她当真是与风洛衣聊了整整一夜。

    翌日,寒子念不敢耽搁,早早的便到贺菲萱门口守着,原本是想带着棺材一起来的,可棺材铺的掌柜说但凡上好的棺材都得定做,于是作罢。

    就在寒子念忧心忡忡之际,房门吱呦一声开启,接下来的场景令寒子念不可思议。

    “洛衣啊,你既是王爷的师兄,便是菲萱的兄长,都是自家人,以后有空便带媚娘回来看看,也好让菲萱尽尽心不是。”贺菲萱笑靥如花,硬是亲自将风洛衣送了出来。

    “一定一定!”再看风洛衣,身上半点伤口也无,脸色似比昨晚红润很多。

    “那菲萱就不远送了,正好王爷来了,子念,你便替菲萱好好招呼师兄,千万别怠慢了!”贺菲萱浅笑嫣然的看了眼寒子念,之后转身回了房间。

    房门紧闭一刻,寒子念一个箭步上前,将自己这位师兄从上到下打量一遍。

    “她没打你?”寒子念惊讶质疑,风洛衣摇头。

    “她没骂你?”寒子念再度质疑,风洛衣摇头。

    “她没朝死了折腾你?”寒子念继续质疑,风洛衣终于不摇头了。

    “她不打不骂不折腾老子这件事,就那么让你难以接受么!寒子念,老子死了你能得着什么好啊!”风洛衣怒了。

    “咳咳,话可不能这么说,事有异常必为妖,小心她有后招!”寒子念刻意压低了声音,好意提醒。

    “不能够!菲萱多好的人品呐!怎么可能有后招呢!菲萱不是那样的人!”风洛衣特别将嗓子抬高了七八调,直急的寒子念猛的将其嘴巴捂住。

    “你那么大声干什么,本王又不是聋子!”寒子念恨恨道。

    “我愿意!”风洛衣扬着眉,扒开寒子念捂在自己嘴上的手,大摇大摆的朝拱门走去。寒子念顿觉茫然,回头看了看贺菲萱的房间,又看了看风洛衣,终是唏嘘不已,想来风洛衣已经被自己的爱妃折磨傻了……

    房间里,贺菲萱悠然坐在桌边,眸子顺着窗户瞥过去,正瞧见寒子念摇头走过拱门。

    “主人,你相信风洛衣的话?”墨武恭敬候在一侧,不以为然。

    “他说的话,本小姐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贺菲萱轻吁口气,转尔将视线落在翡翠方桌上的紫砂茶壶上。

    “墨武不明白。”在墨武看来,昨晚风洛衣天马行空说了一大通,简直是驴唇不对马嘴,破绽百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