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夺命,千钧一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夺命,千钧一发

    “你还好意思问本王妃为什么?贺如岚,且不说你近日给本王妃下毒,害的本王妃差点儿魂归西天,当初本王妃被人虏走,就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贺菲萱声音陡寒,利目如锥般射向贺如岚,那眼神太过凌厉,仿佛地狱阎王般的威压直逼的贺如岚松了手中的茶杯,任由茶杯掉在地上摔的粉碎。免-费-首-发→【追】【书】【帮】

    “你……你别胡说,当初你被人虏走跟我没有半点关系!”贺如岚没料到贺菲萱居然旧事重提,以致于贺菲萱之前说的那些话她都没放在心上,黑锅就这么给背上了。

    “知道林峰是怎么死的么?”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此刻贺如岚眼中的惊惧已然昭示一切。

    “舅舅……你什么意思……”贺如岚眸色深敛,反复思量贺菲萱的这句话,当下惊醒过来,“是你!是你害舅舅走投无路的?”贺如岚清楚记得,当初舅舅手中的雀翼佩是贺菲萱给她的,她就知道贺菲萱不会那么好心!

    “想来咱们那位舅舅当初派人将菲萱虏走的时候,一定没想到报应会来的这么快,快到他都来不及躲呢!”想起林峰死时的惨状,贺菲萱满意的勾起樱唇。

    “贺菲萱!你简直蛇蝎心肠!”贺如岚惊恐的看着贺菲萱,奋力怒吼。

    “比不起妹妹你!也不知道我贺菲萱是怎么得罪你了,你居然伙同林峰欲将我置之死地,有仇不报非君子,所以贺如岚,他日你若落得跟林峰一样的下场,那也是你罪有应得!”贺菲萱冷眸倏的射向贺如岚,眼底寒霜一片。

    “好……好!贺菲萱,你倒是有十足把握置我于死地,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跟我摊牌,原本如岚还想念及手足之情轻饶了你,现在看来,不必了!”贺如岚忽然冷笑,双眼诡异莫名,几乎同一时间,屋顶传来一阵打斗声,贺菲萱眸色微凛,贺如岚果然设下了埋伏。

    “姐姐,好好享受一下妹妹为你安排的一切,保证你永生难忘!”听到打斗声愈渐远去,贺如岚阴笑转身,未及贺菲萱追出去,贺如岚已然反手将门锁紧,转身离开。

    “岂有此理!墨武!”贺菲萱唤了一声,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心下微震,按道理墨武就算打不过,也不会离开自己才是,现在是什么情况?贺菲萱忽然发现自己这次大意了。

    贺菲萱奋力摇了几下房门,见无果便转身朝窗口而去,却在转身时忽觉身体燥热,连带着额头也冒起虚汗……

    醉乡榭左侧幽径的死巷内,墨武单手舞动软剑,另一只手则紧紧捂住胸口,剑尖所指之处,便有黑衣人应声倒下,奈何几十个黑衣人连手围攻,倒下一拨便有另一拨及时围了上来。

    “噗--”墨武才砍了一黑衣人的脑袋,便觉喉咙一阵腥咸,一口血狂涌而出,黑衣人见此,登时来劲儿,玩命冲了过去。此时的墨武已然体力不支,再加上肺腑剧痛难忍,难免会露了破绽给敌手,利刀砍过,墨武后背顿觉一阵刺痛,反手一剑,那始作俑者顿时见了阎王。

    奈何双拳难敌四手,墨武左右双臂都已负伤,连腿上都被捅了一剑,堂堂暗卫翘楚如今竟被一群废物逼到了绝境,如果不是惦记贺菲萱,墨武怕早就撑不下去了,肺腑的痛仿佛万蛇啃噬,令她痛不欲生,可墨武的视线还不时的望向窗口。

    “杀了她!”余下的黑衣人虽然不多,但墨武已然狼狈跪在地上,口中不时涌出鲜血,这样的墨武是已强弩之末,再也没了攻击的力气。

    眼见着黑衣人蜂拥而上,墨武漆黑的眸子缓缓抬起,紧盯着窗户,主人,对不起,墨武先行一步了!

    千钧一发之际,那些冲上来的黑衣人突然倒地哀嚎,痛的龇牙咧嘴,墨武惊愕之余身体已然倒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墨武!怎么会这样?”驰燕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墨武无力看向驰燕,用手指了指窗口,嘴里吐出血沫。

    “你放心,主人已经去找逍遥王妃了!墨武!你坚持住!”看出墨武中毒,驰燕啪啪几下封住墨武所有穴道,转尔冲着那些倒地的黑衣人猛的甩手,将袖内百十余银淬着剧毒的银针射了过去。细密的银针如牛毛细雨般射过去,黑衣人无一幸免,全数毙命。

    “墨武!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驰燕说话间将墨武横抱起来,看着墨武满身的鲜血和苍白如纸的面颊,驰燕红了眼眶,眼泪啪嗒涌了出来。

    “你……哭什么,是因为没机会在暗器排行榜上超过我了么……”墨武苦笑,眼睛越发迷离,驰燕近在咫尺,她却看不清了,至于主人,她知道夜无痕有能力护主人周全,便也安心了。

    “是因为我爱你!所以墨武,在没嫁给我之前,你不许死!”驰燕的话太惊悚了,硬是把墨武吓的晕了过去。

    “墨武……就算我死,你也要活着!”驰燕紧揽着墨武,朝荒郊一处温泉而去。

    贺菲萱知道自己中了催情药,还是特别厉害的一种,此刻,贺菲萱已然扯落了自己的华裳,只剩下紫色的抹胸,即便如此,贺菲萱还是觉得燥热难耐。

    “菲萱!贺菲萱!”在接到贺如岚的字条后,夜无痕原是不信,但跟贺菲萱的想法一样,他不敢赌这万一,于是便带着驰燕火速赶过来。

    原本看到墨武被数人围攻且伤痕累累的一刻,夜无痕的心便已经悬在了嗓子眼儿,此刻看到房门在外面反锁,夜无痕心下陡震,于是急呼出声。

    “别进来……”贺菲萱拼着力气喊了一声,但她才一开口便后悔了,因为在她语闭之时,夜无痕已经冲进来了。

    “菲萱!你……”眼见着贺菲萱衣裳不整的倚在桌边,夜无痕登时转身,见房门还开着,即刻伸手将其关紧。

    “不是叫你别进来……”在看到夜无痕的那一刻,贺菲萱原本就燥热难忍的身子越发的难受起来,此刻,她便是想捡起衣服披在身上也是不可能了。

    “菲萱,你是不是中了……中了催情药?”在看到贺菲萱的那一刻,夜无痕便已了然,此刻,夜无痕突然觉得自己身体亦有些不适,登时绕过贺菲萱将窗户推开。

    “好难受……救我……”贺菲萱忽然觉得浑身似被火烧一样的难受,面颊潮红,她拼命用手抓着自己的衣服,试图让自己凉爽些,可她越是如此,就越难以忍受身体的灼烧。

    “菲萱……菲萱你等着!我这便去找逍遥王!”救,怎么救?难不成要与贺菲萱上床么,虽然他爱贺菲萱,但还不致这般趁人之危。

    “救我……救我……”催情药太过猛烈,贺菲萱的理智渐渐涣散,就只剩下了冲动。见贺菲萱的双手在雪颈上抓出几道血痕,夜无痕登时上前想要阻止她近似于自残的行径,却不想手才伸过去,贺菲萱便似八爪鱼一样攀到了自己身上。

    “救我……我好难受……”本就是夏天,夜无痕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纱衣,肌肤相触的时候,贺菲萱顿时感觉到有一股清泉注入自己体内,原本燥热的身子有了些许慰藉。

    “菲萱……你再忍忍,我这就去叫寒子念!”夜无痕的声音沙哑异常,身体僵在那里半点不敢乱动。可就在夜无痕伸手想要推开贺菲萱的时候,贺菲萱反倒顺着他的手臂攀了上来,樱唇喷出的灼热的呼吸落在夜无痕的脸上。

    “救我……”酡红的面颊,迷离的美目,此刻的贺菲萱仿佛是朵盛放的牡丹,等人采撷,诚然夜无痕是正人君子,可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这样邀请的眼神,他还是心动的不能自持。

    “菲萱……我们……”夜无痕清楚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喉咙越发的干涩难忍,抚在贺菲萱玉背的手渐渐变成了爱抚。

    “救我……”催情药的药效发挥到了极致,贺菲萱的神智已经飞到了九天云外,她只是凭着本能拼了命的将身子贴在夜无痕身上,想要得到更多的慰藉。

    纵是圣人,也有意乱情迷的时候,此时的夜无痕再也把持不住心底的渴望,猛的将贺菲萱揽起来,大步跨到床上。

    就在夜无痕将贺菲萱搁到床上的下一秒,房门突的被人踹开,夜无痕陡然回身,正见一抹幽深的眸子狠戾瞪向自己。

    角落里,贺如岚与寒弈德清楚看到夜无痕进了醉乡榭,掐算时辰,已是到了合欢花粉最厉害的时候。

    “景王手下的精兵良将果然非同凡响,居然能将墨武打成重伤,现下好戏怕已经上演了,该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贺如岚邪佞的眸子微挑了两下,随后拍了拍手,紧接着便有一群长相粗犷,满脸横肉的妇人们蜂拥冲进醉乡榭。

    “景王不想去瞧瞧热闹?”看着那些平日里最能骂街的妇人冲了进去,贺如岚转眸看向由始至终都一脸冰封的寒弈德,幽幽开口。

    “贺菲萱的大喜日子,本王自然要亲自问候一声。”语闭后,寒弈德迈步上前,径自走进醉乡榭。看着寒弈德的背影,贺如岚眸色微凛,贺菲萱,你竟然将寒弈德得罪的这样彻底,这一次,你不死也得扒层皮了。

    见那些无知妇人硬闯进来,醉乡榭的掌柜登时上前阻拦,却被走在最前面的彪悍妇人一脚踹到地上,挥爪挠了个满脸花,此刻没了阻碍,那些妇人登时鱼贯而入,直直到了天字一号的房门外,门,就这么被撞开了。

    “呦!大家快瞧瞧呦,堂堂逍遥王妃贺菲萱居然在这里跟男人鬼混!真是不知羞耻!”为首的妇人见床上一男一女纠缠的紧,登时扯开嗓门儿大声嚷嚷。

    “呸,狐狸精,真是不要脸,无痕公子那是多少人的梦中情人,居然被你糟蹋了!像你这种女人,就该浸猪笼,点天灯!”

    “是啊!贺菲萱!你也不撒波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简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凭你也配爬上无痕公子的床!”

    “大家都知道,那逍遥王有断袖龙阳之癖,满足不了咱们这位逍遥王妃,所以人家就来这儿打野食,啧啧……贺菲萱,现在你被抓了个现形,是不是该跟我们走趟衙门了!在这青天白日的天子脚下,居然还有这种荡妇辱没我们女人的贞洁,抓她浸猪笼!”妇人们嚷的正欢时,后面忽然传来一阵低戈的声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