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章 嚣张?你奈我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五十章 嚣张?你奈我何!

    许久之后,风洛衣说他要去杀了八王爷,是八王爷利用了媚娘的天真,才造成今日这种无法挽回的局面,但他终究没有去成,因为寒子念告诉了他一个秘密,在听到这个秘密之后,风洛衣全决定跟着寒子念,直至看到八王爷罪有应得的一天。★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瑞王府门外,贺菲萱居然被管家拦在了外面。

    “逍遥王妃,不是老奴不让您进去,这不,老奴已经派人入府通报了,一会儿老爷夫人自会迎您出来……”此刻,管家站在三五个护院后面,一脸犯难的看向贺菲萱。

    “你既然称我一声逍遥王妃,就该知道在本王妃面前,还轮不到你来造次!滚开!”这显然是林娇娥的主意,看来贺如岚是跟自己的母亲支会过了。

    “王妃,您就别为难老奴了,老爷他们就快来了。”管家明显更在乎自己主子的喜恶,并没将贺菲萱的话放在心上。

    看出管家欲跟自己死磕到底的决心,贺菲萱忽然懊恼,自己什么时候竟变得这么婆妈了,平白在这儿耽误这么长时间,浪费这么多口水,其实她一早就该唤出墨武,快刀斩乱麻,既省了许多废话,也不致憋了一肚子肝火。

    于是在墨武一通风卷残云之后,贺菲萱踏着管家半死不活的身子走进瑞王府,可就在贺菲萱才走进去没两步的时候,便见贺臣甫与林娇娥自别院走了过来。

    “菲萱,你这是……这是做什么!”在看到府门躺在地上痛的龇牙咧嘴的护院时,贺臣甫愠怒开口,眼中些许不满。

    “可不就是么,你这一嫁出去,个把月不回来,一回来就弄出这么大动静,真是不像话!”一侧,林娇娥添油加醋的哼着气。

    “咳……”贺菲萱不语,只轻咳一声,身侧月竹领会其意,登时上前。

    “老爷夫人是不是先向逍遥王妃行了大礼,再唠家常。”毕竟是从瑞王府出去的,月竹在气势上并没有放开。

    “月竹,你只不过是个丫鬟,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滚一边儿去!”林娇娥斜睨了眼月竹,冷嗤道。

    “林娇娥,月竹是本王妃的人,她做什么,该怎么做还轮不到你多话,月竹,替本王妃掌嘴。”贺菲萱觑了眼林娇娥,悠然开口。

    “什么?贺菲萱,你要打我?凭什么?”林娇娥惊讶看向贺菲萱,怒声质问。

    “凭本王妃喜欢。”贺菲萱漫不经心应了一句。

    “老爷,你看啊!”林娇娥闻声,登时靠向贺臣甫。

    “菲萱,她到底是你二娘,你……”贺臣甫见贺菲萱半点没有让步的意思,语气渐缓了些,再加上官大一级压死人,贺菲萱虽然是他女儿,可也是实打实的王府正妃,在他之上。

    “父亲最好闭嘴,否则凭父亲刚刚见了本王妃,却不施礼这一条,菲萱便可让父亲吃几下板子!”贺菲萱开口间,清澈如水的眸子陡生寒意,只那么一眼,便让贺臣甫浑身一震,连心都跟着颤了一颤,只不过一年的时间,自己的女儿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以往就算贺菲萱再跋扈,却也不敢这么跟自己说话的。

    “老爷!你倒是说话啊!月竹,你敢动本夫人一根汗毛,本夫人一定要你好看!”见贺臣甫不说话,林娇娥气恼之余愤愤吼道。

    “罢了……”贺菲萱的这两个字让贺臣甫和林娇娥心下微舒,却不想才舒服完,便听贺菲萱继续道,“墨武,还是你大材小用一下,本王妃怕月竹力气忒小,扇的二娘不尽兴。”

    贺菲萱丢下这句话,便径自朝后宅去了,身后,林娇娥正欲反抗,却被墨武封了穴道,紧接着便有噼里啪啦的响声传了过来。

    月竹闻声,不由的回头看向林娇娥,转回头时,却见主子已经站下来,肃然看着自己。

    “小姐?”月竹狐疑开口。

    “月竹,本小姐从未将林娇娥看作二娘,至于贺臣甫……他也不配作本小姐的父亲,所以下一次,别让我失望。”彼时林峰在狱中的话依稀在耳,汜水关一役已然斩断了贺臣甫身为贺菲萱父亲的资格。

    “奴婢明白。”月竹垂眸应声,坚定点头。

    就在贺菲萱点醒月竹准备去找贺如岚时,有人却主动送上门儿了。

    “贺菲萱!你凭什么打我母亲!”彼时贺菲萱入府后的举动已有人向贺如岚禀报,她猜到贺菲萱会因为醉乡榭的事来找她,可贺如岚却没想到贺菲萱如此嚣张,居然让墨武打自己的母亲,而且父亲就在身边,竟没拦下。

    “凭什么?你说凭什么!贺如岚,你好高明的计谋!”在看到贺如岚的一刻,贺菲萱眸色骤寒,心里一股火儿蹭的窜了起来。如果不是寒子念突然出现保住了自己的名节,那么她现在已经被人沉塘喂鱼了!

    “那又如何,还不是让你逃过一劫!贺菲萱,你别得意,此番不成,本小姐必有后招!”既然已经撕破脸,贺如岚也没什么好伪装的。

    “我的好妹妹,你会不会太天真了些!既然我逃过此劫,还容得你再出后招么!墨武!”贺菲萱一声厉吼,便见前一秒还在前院扇的林娇娥七荤八素的墨武,下一秒,已然欺身到了贺如岚面前,啪啪封住了贺如岚的穴道。

    “你……你要干什么?”贺如岚没想到贺菲萱竟然这么直接,登时脸色一变。

    “有仇不报非君子,尤其像本小姐这种脾气不好的,一般有人惹了我,我当场就报了,让你白白舒坦这么久,我真真觉得是对不起自己!”贺菲萱冷声上前,甩手就是一巴掌,未及贺如岚反应过来,贺菲萱又连扇了两巴掌。

    毁人贞洁这种事最令她不耻,即便是对顾月汐恨之入骨,她也从未想过找人轮她几次解恨,至于林峰,那是顾月汐自己心甘情愿,她从头到尾都没强迫顾月汐与人苟且。

    所以说最美的女人心也最毒,贺如岚两次出手不仅取人性命,且连贞洁都不给人留下,这样阴毒的算计,她贺菲萱自愧不如。

    “老爷!你就任由咱们的女儿被这样欺负!你倒底还是不是男人啊!”在墨武离开后,贺臣甫急声命人解了林娇娥的穴道,此刻,两人已到后宅,正瞧见贺菲萱狠扇贺如岚,都说儿是娘的心头肉,眼见着贺如岚受欺负,林娇娥哪还顾得上自己脸上的疼,双手狠拽着贺臣甫,大声吼着。

    “菲萱,万事好商量,如岚到底是你妹妹!”贺臣甫自小便疼贺如岚,此刻见如岚被打的面颊红肿,登时上前阻拦。

    “父亲要这么说……那菲萱不得不问一句,爷爷到底是你的父亲,白玉歆到底是你的妻子,可你又做了什么?”贺菲萱冷蛰的眸如两片墨色的夜空,幽幽的看着贺臣甫,直看的贺臣甫心惊胆战。

    “你说什么?”贺臣甫心下陡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贺菲萱,心里反复琢磨着刚刚听到的话。

    “没什么,菲萱只是随口说说,父亲别朝心里去……”贺菲萱嫣然一笑,原是转回身,却觉不够,复又转向贺臣甫,“父亲千万别朝心里去呢!”

    自贺熠投了八王的消息传来后,皇上虽未责难瑞王府,却也处处设防,许多原本由贺臣甫负责的政务也都有意无意的交给了其他官员,如今的瑞王府已被皇上架空,且有圈禁的意思,也就是说,若有一日皇上与八王爷开战,那么瑞王府一干人等分分钟便会当成威胁贺熠的人质。

    贺菲萱便是将这一层看在眼里,才敢公然找贺如岚的麻烦,公然将彼时林峰告诉自己的事露些说给贺臣甫听,诚然,她不会对贺臣甫做什么,因为这件事,得由爷爷亲自处置,但让贺臣甫终日提心吊胆的活着,也算是她为挚友尽心了。

    “老爷,你快让人解了岚儿的穴道!贺菲萱!你再敢动岚儿一根汗毛,我跟你拼了!”林娇娥抓狂的跑到贺如岚身边,将其护在怀里,厉声咆哮。

    “二娘放心,妹妹只是犯了点儿小错,本王妃不会与她太计较,不过……”贺菲萱欲言又止,看了贺如岚一眼,之后将眸子落到怔在那里半天都没动弹的贺臣甫身上,看来林峰说的半点不错,否则贺臣甫也不会这么大反应。

    直至贺菲萱走出瑞王府,贺臣甫依旧没有从惊惧中清醒过来,那件事是绝密,贺菲萱怎么会知道?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二小姐的穴道解开啊!”见两侧护院站着不动,林娇娥登时大嚷。且说贺如岚解了穴道,林娇娥心疼的抚上贺如岚的面颊。

    “女儿……让你受苦了,都是娘不好……你放心,贺菲萱那个该死的孽种,娘不会放过她的!”

    “母亲说的不错,如岚也一定不会让她好过……”看着林娇娥肿的发紫的脸颊,贺如岚眸底闪过一道寒光。而此时,贺臣甫却已迈步走向书房,丝毫不顾林娇娥与贺如岚所受的委屈。

    回到房间里,贺如岚将当初自己与舅舅谋划除掉贺菲萱的事情全数告诉了林娇娥,而舅舅之所以惨死,正是因为贺菲萱的报复,之前自己设局陷害贺菲萱,却不想被她好命逃过一劫,此番贺菲萱来瑞王府撒泼就是为了之前醉乡榭的事。

    “怎么会这样……那现在怎么办?如今她有墨武护着,我们就是想害她也难啊!”林娇娥没想到弟弟竟死于贺菲萱之手,恼恨之余越发担心自己的女儿。

    “其实也不用我们出手,景王寒弈德恨死了贺菲萱,只要我们能有好计谋,介时请他相助,也不是不可能!上次若不是逍遥王突然出现,贺菲萱必定会被当作荡妇沉塘!”贺如岚懊恼开口。她千算万算竟没算到寒子念会替贺菲萱出头,如果她料想没错,寒子念一定看到贺菲萱跟夜无痕搂在一起了,这便是突破点。

    “提起景王,我倒想起来了,你不如去找肃王,让他派几个暗卫护着你!你也知道,咱们瑞王府的护院在墨武面前根本就是白给!”林娇娥恍然提醒。

    “皓轩……”贺如岚心下微颤,那日在君悦酒楼他们闹的很僵,贺如岚不确定自己这会儿去是否合适,不过想到刚刚被墨武顺间点了穴道,贺如岚心有余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