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二章 爱要彻底,何必矫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五十二章 爱要彻底,何必矫情

    寒子念的吻突如其来,贺菲萱来不及招架,便被寒子念撬开牙关,一路纠缠,渐渐的,这个吻从最初的深沉有力,到最后竟温柔缠绵到了极点,以致于贺菲萱忘记了寒子念的偷袭,双手不自觉的揽上了寒子念的脖颈。首发www.zhuishubang.com

    贺菲萱知道她爱寒子念,是在寒子念为自己换血的时候爱上的,贺菲萱也知道自己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何必矫情,喜欢就是喜欢。

    在感觉到贺菲萱化守为攻的深吻之后,寒子念的手温柔穿插进贺菲萱的发髻,吻的越发深情起来。于是这个吻,直至两人喘不过气来才算终止。

    “你敢骗我?”贺菲萱面颊酡红的轻喘着,眸子娇嗔的瞪着寒子念。

    “不敢,真的脱臼了……”寒子念无辜的展示了一下刚刚硬是被自己拽脱臼的左臂,委屈应声。

    “你还真是……”贺菲萱极度无语,之后命墨武将寒子念手臂搥了回去。这次之后,寒子念了解到贺菲萱的心意,于是越发赖皮起来,以致于当晚便要进贺菲萱的房间入睡,贺菲萱自是不愿,但寒子念的决心也是首屈一指的。

    于是当寒子念连着在贺菲萱的窗户底下睡了五个晚上,且喷嚏不断之后,贺菲萱终于心软的应了下来,这一应便一发不可收拾了。寒子念仿佛初食鱼腥的猫儿,当晚便与贺菲萱缠绵了四五次。

    “菲萱……我们真是错过太多了……本王一定好好补偿你……”寒子念百般呵护的在贺菲萱身上索取着,薄唇划过贺菲萱的耳垂,说着发自肺腑的真心。

    “你还要补偿多久?本小姐好累。”最初的一两次,贺菲萱也会随着寒子念的引导热情如火,但这毕竟是个体力活儿,贺菲萱觉得以前是小看寒子念了。

    “多久……天长地久!”寒子念稍作思考后,认真回答道。且在寒子念语闭的下一秒便被贺菲萱踢下床,嗷的一声栽到地上。

    与寒子念关系的突飞猛进让贺菲萱欣喜之余颇有些担心,不过她相信,一个肯为自己死的男人,就算再差,还能差到哪儿去。于是隐在心里的担心渐渐在寒子念温柔呵护下化作了灰飞。

    至于贺如岚,贺菲萱时不时的会派墨武到瑞王府问候她一下,随便扮个鬼什么的,再洒一些沁入皮肤的慢性药,虽不致命,但也不会让她舒服了,这也是贺菲萱对贺如岚的惩治,她就是要让贺如岚在百般惊恐中惶惶度日,尔后不得善终。

    这一日,贺菲萱得了消息,说是德妃竟女扮男装出了皇宫去了无银小筑。贺菲萱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于是当即命月竹备车欲往无银小筑会会德妃。

    “爱妃,你要去无银小筑啊?”寒子念见贺菲萱盛装打扮了一番,心里颇不是滋味儿。

    “是啊!”贺菲萱迈着轻浅的步子上了马车,但见寒子念欲跟上来,登时伸手将其阻挡在外,“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贺菲萱此番去无银小筑是有特别的目的,寒子念在场,会很不方便。

    “本王好像也很久没去无银小筑了,都有点儿想夜无痕那小子了呢!”寒子念自然而然开口时,不死心的朝马车上蹭了一下,依旧被贺菲萱推了下去。

    “嗯,菲萱相信王爷想他,许是想他怎么还没死吧?警告你,若本小姐今日在无银小筑看到王爷,那么王爷就等着和离吧!”贺菲萱突然变脸,狠瞪了寒子念一眼,旋即命墨武驾车,直朝无银小筑而去。

    看着贺菲萱的马车在拐角处消失,寒子念敛了眼底的无辜,眸色渐渐幽深如潭。

    “看来贺菲萱是朝着凤凰印使劲儿了,离你们决裂的日子越来越近,你最好再斟酌一下,莫后悔……”低沉的声音自耳边响起,寒子念闻声转身,不以为然的看向风洛衣。

    只是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自己这位师兄都不复以往的潇洒不羁,尤其是眼中那抹深沉,如何都挥之不去,媚娘走了,许是连他的心都跟着带走了。

    “决什么裂啊!我们不知道有多好!”寒子念一派轻松的应声,可心里却似有千斤重石压在上面,令他连呼吸都觉艰难。

    风洛衣说的不错,贺菲萱得到凤凰印的时候,便是他出手的时候,介时他与贺菲萱会走到哪一步没人猜得到。但此时此刻,他真心爱这个女人,爱到骨子里都不觉够的爱。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市井的谈资从寒子念的威武雄壮换成了贺菲萱与夜无痕的私情,对此,贺菲萱不禁感慨,这皇城的百姓左右是见不得别人好,尤其是像自己这样的名人,仿佛自己若是好好活着,于他们而言是莫大的折磨一样。

    其实贺菲萱知道谣言的始作俑者是谁,彼时贺如岚还没像现在这般抑郁的时候曾收买几个长舌妇四处散布自己与夜无痕的所谓的风流韵事,目的昭然若揭,可这也成全了贺菲萱,如今若想引出德妃对自己的注意,她还真需要这么一段艳色无边的绯闻。

    一路无话,贺菲萱到达无银小筑的时候,正看到一顶十分华丽的轿子停在无银小筑外面,不用猜,这应该就是宫中那位德贵妃的轿子了,想那皇宫是何等森严之地,能从里面混出来,这楚容心定是花了不少的心思,足见其对夜无痕的心意有多浓厚。

    贺菲萱瞥了眼轿子,随后带着月竹进了无银小筑,原是想先入正厅,再让钟叔禀报,却不料正厅的门竟然关着,事有异常必为妖,贺菲萱不由的止步,正犹豫着要不要进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自里面推开了,紧接着,夜无痕一袭如雪白裳的走出来,即便不是第一次相见,可夜无痕淡泊儒雅的气质仍能感染到贺菲萱,嫡仙一样的男子,走到哪里都是万人瞩目的焦点。

    “菲……逍遥王妃?”在看到贺菲萱的一刻,夜无痕惊讶不已,眼中的烦躁顺间被欣喜取代。

    “不是已经喊出菲字了,何必要刻意拘泥称呼呢,这里又没有外人。”贺菲萱余光瞄到随后走出来的那位娇滴美人,心下一闪,继而盈盈上前,玉指轻抚上夜无痕的肩膀,声音温柔如水。

    “逍遥王妃?”眼见着贺菲萱的手搭上夜无痕的肩,而夜无痕却没有避开的意思,自正厅出现的那位美人眸色顿时阴郁起来。

    “无痕,这位是?”贺菲萱佯装诧异的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正对上楚容心充满敌意的眸子。

    “这位是楚公子……”初时的喜悦渐渐淡去,夜无痕看出贺菲萱的刻意为之,心底闪过一抹失落,说好了要将那份爱与执着隐藏,可原来不是说好了,就能做的到。

    “楚公子……无痕,你与楚公子还有要事?看来菲萱来的不是时候。这样吧,菲萱且先到后园走走,你办正事要紧。”贺菲萱只瞥了眼楚容心,便将视线转到夜无痕身上,字里行间的绵绵情意毫不掩饰的显露出来。

    “无痕与楚公子已经说完正事了,而且于无痕而言,你才是正事。”夜无痕顺着贺菲萱的意思接下去,眸底绽放出的光彩令一侧的楚容心恼恨不已,

    说起这个楚容心,长的也算国色天香,肌肤白皙,柳眉凤目,丹唇外朗,皓齿内鲜,身段婀娜,盈盈几步如弱柳扶风,惹人怜惜。说起来能被选入皇宫且封了贵妃的,长相自然差不到哪儿去,只可惜寒墨楚的特殊癖好,白白耽误了人家姑娘的青春呵。

    “夜公子……在下还有几句话想跟夜公子说,不知……”见夜无痕欲跟贺菲萱离开,楚容心咬唇上前,幽幽开口。

    “可无痕实在不觉得我们之间还有再说下去的必要,钟叔,送客。”夜无痕的态度与对贺菲萱时相比实在是天壤之别,这令楚容心自然而然的嫉妒起了贺菲萱。

    直至楚容心的身影淡出无银小筑,贺菲萱方才舒了口气。

    “逍遥王妃想利用她得到凤凰印?可她在后宫并不得宠。”夜无痕何等精明,贺菲萱刚刚的举动已然说明了一切。

    “被你看出来了……她虽不受宠,可与她要好之人却是十分的得宠,这件事如果独孤艳肯答应帮忙,菲萱便有十成的把握。”贺菲萱嫣然浅笑,随后转身朝碧水湖走去。

    那一笑,如晨露朝阳,相映成辉,又如天山雪莲,圣洁高雅。夜无痕费尽心力筑起的防线在这一刻溃坝决堤,原来他所有的千辛万苦,却敌不过贺菲萱的一笑倾城。

    “无痕?”见夜无痕怔在那里,贺菲萱不由的唤了一句。

    “能在寒墨楚身边长盛不衰的人,必不是简单的人物,菲萱,你莫要大意了。”夜无痕不再刻意疏远,缓步上前。在听到夜无痕直唤自己名字的时候,贺菲萱唇角的笑若有似无的勾起,心下释怀。

    “菲萱也不是简单的人物呢!”贺菲萱扬眉看向夜无痕,笑的越发灿烂。这一刻,夜无痕知道,这辈子,他或许再不会爱上别人了……

    此刻,两人脉脉含情的相视却被远在角落里的楚容心看的心生恼火,夜无痕口口声声让自己自重,可换作贺菲萱,他那些伦理道德怎么就没了!难道贺菲萱不该自重么!她一样是有夫之妇!

    “娘娘……我们走吧,若迟了,令妃那儿跟皇上不好交代。”楚容心身后,枝儿小心翼翼提醒道。

    “够了!别在本宫面前提起那个变态!”楚容心猛的甩袖,眼底妒意冲天。她恨贺菲萱,凭什么她不仅能得寒子念百般呵护,如今又让夜无痕对她神魂颠倒,而自己,虽顶着贵妃的头衔,过的却是怎样的日子!自己的夫君,那个高高在上的北齐帝王从未曾怜惜过自己,他甚至将自己的初夜都给了独孤艳。

    提起独孤艳,楚容心更是恨到了骨子里,想那独孤艳也算是与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那段日子,楚容心左看右看,都看不出独孤艳竟有那个嗜好,后来她入宫成了贵人,整整三年都未得皇宠,终有一日,皇上翻了她的牌子,可当她被洗干净抬到皇帝寝宫时,看到的却是独孤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