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五十七章 情爱,只有愿与不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一百五十七章 情爱,只有愿与不愿

    “本宫已经见过贺菲萱了,她说出了一切,你心里不是没有本宫,只是碍于本宫的身份!可是无痕,你知道吗,只要你点头,我便再不是宫里的德妃娘娘,而是你夜无痕的女人!”楚容心泣泪说出的这番话没有让夜无痕感动,却只令他惊悚。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德妃娘娘……”夜无痕欲开口之际,却见楚容心继续泣泪道,“无痕,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贺菲萱那里我自会想办法让她不再纠缠!”

    “可是……”夜无痕自楚容心嘴里多半听出了贺菲萱的意思,心下凄然,若贺菲萱肯纠缠他,那便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至于皇上那里……也由本宫来想办法,无痕,你只管在无银小筑等本宫,过不了多久,本宫便能与你比翼齐飞!”楚容心包揽下所有的障碍,一心只想跟夜无痕在一起,此刻说起这番话来,也是异常坚定。

    直至楚容心离开,夜无痕也没能插上一句完整的话,但楚容心的意思他算是明白了,而且非常清楚。

    “可怜独孤艳对她情深意重,她竟半点旧情不念……”贺菲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夜无痕身边,目色深沉的看着楚容心的轿子渐行渐远,言辞间多了几许对独孤艳的同情。

    “旧情这玩意从来不是用来念的,而是用来忘的。”贺菲萱身后,寒子念不以为意开口,原是想借题发挥,莫让贺菲萱念夜无痕什么旧情,却不想这句话后来竟成了贺菲萱的口头禅,以致于贺菲萱每每说出这句话时,寒子念都有一巴掌扇死自己的冲动。

    “菲萱,你确定她能得到凤凰印?”夜无痕无视寒子念的存在,一双清眸宛如月光般落在了贺菲萱脸上。

    “她没那本事,但独孤艳若诚心助她,便有五成可能。”贺菲萱由始至终都将希望落在独孤艳身上,楚容心不过是个引子。

    “若真如爱妃所言,本王倒是觉得这楚容心不配独孤艳如此。”寒子念中肯点评。

    “情爱这东西,从来没有配与不配,只有愿与不愿。”夜无痕不失时机的回了寒子念一句,心下抹过一丝凄苦,亦如他对贺菲萱。

    见夜无痕转身走回正厅,寒子念登时走到贺菲萱身侧,小声嘀咕,“爱妃,不要理他,这人酸的很!”

    “哦?可菲萱怎么觉得身边有个更酸的?”贺菲萱樱唇浅笑,随后跟着进了正厅,寒子念却在原地左顾右盼,找了半天,硬是没找到贺菲萱口中那个更酸的在哪儿,于是追上去想要问个明白,却不想贺菲萱已经改了口,“菲萱错了,菲萱怎就忘了,智障的人不知道吃醋。”

    于是寒子念终于明白那个更酸的在哪儿了……

    当楚容心回到自己的凤栖宫时,独孤艳一如既往的等在那里,贵妃椅上,那抹颀长的身影心不在焉的倚着,手中握着的紫釉玉锦杯里,果酒飘香,那是皇上特别赐给独孤艳的贡品,就因为自己多看一眼,独孤艳便呈请皇上将这套杯具送到了凤栖宫。

    其实楚容心从来不怀疑独孤艳的美貌,那是一张惊为天人的脸,玉一样的面容,璀璨的明目,灰色的眉峰淡如烟雨,纤长卷翘的睫毛在眼睑下投出一片剪影,高挺的鼻梁如刀削般秀美,润泽的唇轻嚅间似有着蛊惑众生的力量,若非倾城容姿,也不会被皇帝看在眼里。

    楚容心亦不怀疑独孤艳对自己的爱慕,这爱慕许要追溯到十几年前,彼时独孤艳长的小,再加上相貌可人,时常会被比他年长一些的男孩子欺负,每每都是楚容心十分彪悍的将那些男孩儿呵走。那个时候,独孤艳心里便有了楚容心的位置,日复一日,不知何时开始,独孤艳的心里竟再装不下别的女人了。

    “令妃一直等在这里?”曾经青梅竹马的两个人,本应该有千百种可能,但一句‘令妃’便将所有的可能毁的干干净净,而楚容心永远也不会知道,她每每这样称呼的时候,独孤艳的心,仿佛是被毒蛇狠咬一口,分明很疼,他却还要微笑。

    “容心,还好你回来了,我一直担心……”见楚容心走进凤栖宫,独孤艳登时撩下紫釉玉锦杯起身迎了上去,眉宇间的忧色分毫不假。

    “本宫既是借令妃的牌子出的皇宫,自会在宫禁前回来,断不会让令妃在皇上那儿不好做人,令妃多虑了。”在独孤艳面前,楚容心一直恭敬有余,但眼底的疏离和冷漠也是分毫不减。

    “容心,你该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毕竟你多年未出皇宫,外面并不似你想象中安定。”楚容心承认,单单在容貌上,独孤艳半点不输夜无痕,甚至还更胜几分,但在看到夜无痕的第一眼,楚容心便尝到了一见钟情的滋味,至此后,不管白天黑夜,甚至在被独孤艳压在床上的时候,她心心念念的却是那样一个淡泊如羽的男子。

    “本宫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令妃面前么,有什么可担心的。”楚容心绕开独孤艳的手,迈着轻浅的步子坐到了翡翠玉桌边。

    “容心……你这两次出去……是不是去找无银小筑的夜无痕了?”独孤艳狠噎了下喉咙,转身时终将在心里憋了许久的问题吐了出来。

    “令妃派人跟踪本宫?”楚容心闻声微震,眸色渐冷。

    “娘娘,皇上驾到!”未及独孤艳解释,门外已有宫女禀报。楚容心顿时敛了眼底的冰冷,盈盈起身与独孤艳一并迎了出去。

    “臣妾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楚容心施礼之际,独孤艳亦要俯身,却被寒墨楚拦了下来。

    “朕在朝凤殿未见爱妃身影,便知爱妃到了这里,德妃,你可怠慢了令妃?”寒墨楚万分宠溺的将独孤艳拉到自己身边,转眸看向楚容心时,面色稍有阴沉。

    “臣妾不敢……”楚容心听出寒墨楚声音中的愠怒,登时双膝跪地,惶恐应声。

    “皇上,德妃一直尽心尽力,将我照顾的极好。”见不得楚容心跪在地上,独孤艳随即赞了几句,而后将自己的身子朝寒墨楚靠了一靠。

    “嗯,既是爱妃这么说,朕也就放心了,起来吧。”寒墨楚收起眼中的凌厉,微微颌首。这也是楚容心为何对独孤艳恭敬有佳的原因,即使她再看不起独孤艳男扮女装,由着皇上蹂躏,可自己的生死也全在独孤艳一念之间。

    “艳儿,朕这几日忙于公事,少了时间陪你,幸有德妃替朕给你解闷儿,朕也就没那么多愧疚了。”寒墨楚略有粗糙的手指抚过独孤艳的长发,最终停在腰际,轻轻一握,心底不由的涟漪轻荡。

    “皇上说笑了,国事要紧。”独孤艳本就生的极美,此刻一双尾角上挑的凤眼眼波流转,顾盼生辉,惹得寒墨楚心底越发痒了起来。即便比起寒子念的双眼,独孤艳还欠些火候,但这足以令寒墨楚春心涌动,竟有种当下便要了他的想法,原本握在腰间的手已然朝下探了几分。

    一侧,楚容心分明看到寒墨楚的手在独孤艳的翘臀上揉搓拧捏,胃中顿时翻滚,只想呕个痛快,不过也只是想想,除非她不想活了。

    “皇上……”独孤艳面色微窘,眸子不由的瞄了眼站在一侧的楚容心,内有千般苦楚,脸上却要强颜欢笑,只盼自己这般忍辱负重,能保全心底至爱的女子。

    “咳……朕突然想起还有几本奏折没有批阅,德妃,艳儿既是来了,你便好生伺候着。寒墨楚凛然生威的眸子扫过楚容心,声音低沉中透着不容拒绝的霸气。

    “皇上放心,这是臣妾的本分,就算皇上不说,臣妾也会尽心尽力的。”楚容心温良谦恭的欠了个身,顺从应声。似是对楚容心的回答十分满意,寒墨楚颌首间起身而去。

    眼见着寒墨楚离开凤栖宫,楚容心随即走向独孤艳,纤长如玉的手指划过独孤艳的颈项,身体倾了下去。

    宫门处,寒墨楚微有停顿,回眸看向此时已攀在独孤艳身上的楚容心时,眼底闪过一道寒光。

    “容心,你不必……”独孤艳抿了抿唇,眉目纠结的看着怀里的女子,此时,楚容心的手已然穿过华裳,探进了独孤艳健硕的胸膛。

    “不必什么?这是圣旨,本宫可以不从么……”楚容心索性不与独孤艳探究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两片樱唇倏的覆了下来,就跟每次一样,楚容心只想速战速决,多在独孤艳身上停留一秒,于她都是一种煎熬。

    感受到楚容心疾风骤雨般的炙吻,独孤艳抑制不住的揽起贴在身前的纤腰,手指穿插进楚容心的墨发,顺间反守为攻,这一吻,亦或者是他落在楚容心身上的每个吻都强悍有力,身处后宫,唯有此刻,他才能证明自己是个男人,也唯有在楚容心面前,他才想证明自己是个男人。

    不消片刻,独孤艳已然拽下楚容心的华裳,薄唇游走着落在了楚容心纤长的雪颈上,在留下一串串深紫色的吻痕后又一路向下……

    “呃……”当独孤艳的薄唇顺着小腹移下去的时候,楚容心顿觉身体一阵麻酥,喉咙处不由的溢出一声低吟,身体不自觉的拱起,仿佛等人采撷的花朵,有些迫不及待。

    楚容心不得不承认,即便她打从心里恶心这个男人,但每一次的床笫之欢她都能在这个男人身上得到巨大的满足,譬如此刻,独孤艳才稍稍停顿一下,她便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感顺间笼罩周身,令她不得欢颜。

    “给我……”偌大的贵妃椅上,楚容心裙袂翻起,裸在外面的玉腿一只搭在贵妃椅的扶手上,另一只则被独孤艳拖在掌心。

    “容心,你爱我么……”独孤艳半跪在贵妃椅上,看着仰面躺在那里满面潮红的楚容心时,动情启唇。

    “爱……无痕……容心爱你……呃……快,给我……”楚容心意乱情迷的看着身上模糊的身影,丁香小舌诱惑般舔舐着自己的樱唇,娇躯如游蛇般扭动,半阖半张的眼眸中尽是无限爱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